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扶摇而上婉君心最新章节 > 第三百五十一章 血气方刚

扶摇而上婉君心 第三百五十一章 血气方刚


    这个时候的春月心里已经很死了冬雪,她刚才明明还想救冬雪一命,却想不到她反咬一口,将自己攀咬出来。

    现在自己私藏王爷旧衣一事还不知道王爷要作何处置,已经自身难保的她,自然不会为罪魁祸首求情。

    虽然是冷下了心肠,但一想到再过片刻冬雪便会被捂死,还是让她脊背泛寒,双肩忍不住发抖。

    闵柏涵喊完那一句后,门外却迟迟不见来人,甚至连一声应答都没有,当下心中的怒火更盛。

    他现在还没有完全失势,东山再起也不过是时间的事情,这帮吃里扒外的东西现在竟然连他的话都敢不听!

    “都聋了吗?本王的话都听不见吗?”闵柏涵抓起里裤胡乱的穿上,一脚跳在地上,对着门外怒吼一声。

    “不急,王爷再等等吧!”门外传来一声淡淡的声音,声音有些尖细又略带沙哑。

    这声音听的闵柏涵一愣,眉宇间飞快的紧皱起来。

    跪趴在地的春月也是怔楞一下,若是没记错,这声音的主人可不是王府里的人,反倒是宫里面那种人特有的声音。

    春月转了转眼珠,低道一声:“请王爷恕罪。”

    闵柏涵紧皱的没有没有松开,看了一眼春月后点点头便一矮身又坐在床榻边上,冰冷的目光看着面前的冬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春月压下心中的惊怕,知道事情已经不是王府里能压得住的,深呼一口气后起身轻步向着外门口的方向走了过去。

    绕过屏风又悄悄的走过雕花隔断,春月直接向着摆设书案的窗口走去。

    将食指放在舌尖上轻舔了一下,抬手捅破那一层薄薄的窗户纸,春月把眼睛贴在那破开的小孔上向外面看去。

    当她看清外面那人所穿的服饰和侧脸时,眼睛蓦地瞪大,口中忍不住轻呼一声。

    他怎么会在这?春月连忙捂住嘴,一张脸也有些发白。

    稍稍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惊骇,春月蹑手蹑脚尽量不发出一点响动的连忙向里屋走去。

    迟公公是炜妃娘娘身边的得力内侍,是炜妃娘娘身边的老人,更是红人。

    自从王府里诞下一名天生血瞳男婴一事,炜妃娘娘对王爷已经颇有微词,更是劝解过王爷不能因女色误了大事。

    今天的事若是被娘娘知道指不定怎么对王爷失望呢!而且听迟公公话里的意思,这会怕就是再等宫里那位娘娘的定夺呢!

    这可如何是好,全段时间因为荷侧妃生下血瞳男婴一事,王爷被禁足在王府中不得外出,大门口又有陛下的羽林卫把守,外人更是进不来。

    今日这事闹到现在恐怕陛下定然已经知道,想瞒怕是已经瞒不住了。

    都怪冬雪这个浪蹄子,发浪选择什么时候不好,偏偏选在这个时候!

    “王爷,门外的是迟公公。”走到闵柏涵身边,春月小声的禀报道。

    “他怎么来了!”闵柏涵又惊又怒。

    这个问题春月给不了回答,连忙转身去拿了准备好的衣衫服侍闵柏涵换上。

    仍旧跪在地上的冬雪无人理会,眉目含春的她听见他二人的对话,心中升起一丝希望的同时又感到一丝绝望。

    她知道现在她的命已经不在王爷手中,而是在宫里那位娘娘那了,是生是死,全凭娘娘的一句话。

    生便能一跃飞上枝头成为这王府里正儿八经的主子,死便是在这王府中再添一具幽魂,多她不多,少她不少,毕竟前段日子……

    冬雪想起那日的情景浑身一颤,便委顿在地。

    穿好衣衫的闵柏涵阴沉着脸走向外门,母妃知晓此事,那守在府门口的羽林卫定然也能从其中嗅出一些不寻常的味道。

    恐怕这个时候父皇也已经知晓此事了!

    “这个老不死的阉人忒过多事!”阴沉着脸的闵柏涵低声咒骂一句。

    “迟公公,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门里的闵柏涵语气有些阴阳怪气,但脸上的阴狠已经收敛起来,换上了一副有些惊慌的模样。

    说着,便一手拉开了紧闭的门扉,迟公公一张木然严肃的脸映入闵柏涵眼中,看见他,闵柏涵心中的厌烦更盛。

    “洒家若是不来也不知道让娘娘夜不能寐的王爷您在这府中花天酒地。”迟公公耷拉着眼皮,嘴角讽刺的冷哼一声。

    “你可知道你的行径会将本王重新推上风口浪尖!你当真是为了本王好、为了母妃好吗?”

    心中早已经害怕不已的闵柏涵看见这老阉人这幅样子,心中怒气横生,顾不得维持温和的模样,迈下台阶上前一步狠狠的抓在迟公公的领口。

    经闵柏涵这么一说,迟公公也觉得自己派人进宫禀报有些鲁莽,但仍旧死鸭子嘴硬道:“老奴当然一心为娘娘,老奴要让娘娘看看她担忧的好儿子都做了哪些混账事!”

    “本王做什么事情如何做,还轮不到你来说教,谨记你的本分才是。”闵柏涵一耸手将迟公公推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闵柏涵都不知道该去怪谁,怪自己吗?怪荷侧妃吗?怪冬雪那个贱人吗?还是该怪面前的这老阉人?

    眼看着这一个月就要熬出头了,顾先生那边也肯定有了对策,如今有要怎么处理?

    那些弃自己而去纷纷转投老二麾下的墙头草们会不会感到十分的庆幸?

    外面的人又会怎么看待自己?父皇又会怎么看自己?他一定认为自己备受打击就此一蹶不振,现在又破罐子破摔了吧?

    先前父皇已经命人悄悄送了东西过来,想必心中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如今之事,又要作何解释!

    那始终支持自己的顾先生又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老二和老三他们听闻此事必定会在背后嘲笑自己管不住裤裆!

    种种情形一一在闵柏涵脑中闪现,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心里却把冬雪和迟公公恨了个半死,还有罪魁祸首的荷侧妃。

    若不是那块手帕、若不是那件相似的裙裳,恐怕自己也不会失控!

    在迟公公派回去禀报的人还未达到炜妃娘娘的宫里时,羽林卫已经先一步把事情禀报给了正坐在龙案后看奏章的轩帝。

    听完羽林卫的禀报后轩帝从奏章中抬起眼皮看了一眼那名羽林卫,声音毫无起伏道:“你说瑞王爷昨夜宠幸了一名婢女?”

    单膝跪在地上的羽林卫拿不住陛下是喜是怒,只能应道:“是。”

    “呵呵,到底是血气方刚啊,那便赏个夫人的位分吧!”轩帝面上似有愉悦,淡淡的抛下一句后便把视线重新落到奏章上。

    “是。”羽林卫应了一声便要起身离开,谁知上首的轩帝又发了话。

    “一个月太短,再来三个月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