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扶摇而上婉君心最新章节 > 第一千零三十章 兄弟过招

扶摇而上婉君心 第一千零三十章 兄弟过招


    姜恒捋了捋下颌上的胡须,颇有些赞赏地点了点头。

    如今的殿下较到瑜城之初少了几分锋芒,却又多了几分内敛,但是仔细观察下,便又会发觉那些昔日外露的锋芒如今都已经收在了心中。

    对于瑾瑜殿下这样的转便,姜恒自是乐意得见,毕竟锋芒太盛只会成为众矢之的,可若是学会了扮猪吃虎做一个大智若愚之人,那大约便可所向披靡!

    然而姜恒心中拿不定的却是,不知殿下这般飞快得转变,究竟是因为大病一场经历非凡,还是因为陛下的有意抬举。

    若说这金陵上上下下,大约最会拿捏人心之人,便惟轩帝陛下是也。

    如今的殿下手段虽有,却仍旧有些稚嫩,想要与轩帝陛下一教高下,还相去甚远。此番才当真是任重而道远。

    想到这些的姜恒心中方才升起的那股欣慰感,便也飞快地散去,同时又有一股担忧浮起。

    如今金陵的局势险峻且亦晦暗不明,殿下回金陵后回发生什么并不能预料。

    闵柏衍并不知此时的心中如何作想,只静静地且又眼中带着期待地看着立在帐中的几人。

    而那几人早在听闻闵柏衍的话后,便俱是一副极为吃惊过后便有些狂喜的模样。

    方才瑾瑜王爷的言外之意他们都听得分明,且对于这位殿下的雷霆手段他们也都是亲眼所见,如今又闻这样的话,不禁都感觉似是天上正掉了一个大馅饼,且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他们一行人的头顶。

    瑜城亟需整顿,又言之他们几人任重而道远……这是何意?

    这便是在暗示他们等人只要忠心耿耿一心为殿下谋事、为瑜城百姓谋福,那日后的荣华富贵便触手可得!

    这又如何能不振奋人心呢?

    本想着不过是替殿下做事的小喽啰,如今得了殿下的许诺在前,那便摇身一变成了殿下身边的谋士之臣。

    “吾等叩谢殿下大恩,能为殿下、为百姓做事是吾等之幸。”

    几人心中狂喜过后便纷纷敛起眼中的喜色,纷纷恭敬地叩首谢恩。

    端坐的闵柏衍神色坦然地受了众人这一礼,见众人起身后这才又缓缓开口,“瑜城如今虽正是用人之际,但若是尔等中有人贪赃枉法,本王也绝不姑息!”

    这句话闵柏衍说得并不狠戾,甚至言语间都还带着几分温和,然而在场的几人却分明听得脊背发凉,同时心中不免对这位年轻的王爷也多了几分敬畏之心。

    那时菜场口刀斩贪墨之人全城的百姓都有为官,他们这些人也自是在场。

    他们犹记得那日连日暴雨以后是一个难得的晴天,阳光下令人作呕却又让人心悸的鲜血染红了菜场口的石板路……

    “吾等自是谨遵王爷教诲。”

    得了闵柏衍许诺又经历了一遭警告的几人神色间不似方才那般浮躁,又恢复了先前的谨慎和恭谨。

    一直立在一旁的姜恒姜管事得了闵柏衍的暗示后,便笑呵呵地站出身来唱起了红脸。

    “诸位小哥都是心怀大义之人,王爷言此亦是提醒诸位日后若是一朝得势,切莫忘了初心才是。”

    姜管事的年岁在那,且又为王府管事,本身便也多了几分沉稳和岁月沉淀的睿智。如今他笑呵呵且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模样,便又多了几分和善可亲。

    已经不再心浮气躁的几人得了姜管事这般捧高的赞许,心中早已经无形中多了几分士气,且又想到如今昔日鱼米之乡的多灾多难,一种使命感便油然而生。

    “吾等自当谨记今日之言,殿下且看日后吾等如何行事即可。”

    “大善!大善!”

    笑呵呵的姜管事口中接连赞叹了两声,这才引着几人走出营帐。

    看着一众身影鱼贯而出,坐在榻上的闵柏衍不禁哼笑一声。

    这姜管事倒是个八面玲珑之人,且为人更是狡猾多变,这样的人若是一朝入朝为官,怕也是一个老狐狸!

    他现在倒是越发地感激母妃有先见之明,早早地为他觅得姜管事。有了姜管事这样的老狐狸坐镇瑜城,这才没有让他手忙脚乱,更没有让瑜城在他昏迷后乱成一锅粥。

    这些人已经得了赏,姜管事这样的有功之人更应该犒赏几分才是,否则难免会寒了谋事之人的心。

    这厢闵柏衍掌握了最容易出现问题的江堤近况,便开始在心中思量起该赏赐姜管事何物,而昨夜方赶至瑜城的瑞王殿下闵柏涵在帐中却是眉头紧拧。

    那边瑾瑜王爷所宿的帐中闹出那么大的动静,他已经早有耳闻,且亦派了人盯紧那边帐中的动静,然而他对于旁人所言瑾瑜王爷再次病重的传言却是不大相信的。

    且他始终怀疑这一次传到金陵瑾瑜王爷患病的消息是否属实,昨夜他与老三彻谈,除却他偶尔会显露出来的精神稍有不济外,丝毫看不出是一个久病之人。

    若是能借卧病在床的借口,趁机除去暗中敌手,又可看清人心,才方是老三的本意吧?

    闵柏涵时而面目含忧时而眼露阴沉之色,这般的起伏不定也大可看出其内心此时的波澜不平。

    趴在大帐门口透过帘幔缝隙向外看的亲卫口中低语了一句。

    “殿下,那些郎中已经离开了三殿下的大帐,是那位姜管事亲自送出来的。”

    “来去匆匆,可见老三的情况并不如传言那般凶险,只是不知老三此番做戏是给本王看的,还是另有其人!”

    闵柏涵口中冷冷地嗤笑一声,“城中今日的情况如何?”

    “回禀殿下,先前来人报,城中今日格外安静,且城外亦没有难民涌入。”

    那亲卫眼见着数位挎着药箱走过来的郎中后,便把帐帘合上,这才走了过去。

    “殿下可知三殿下是如何安置那些灾民的?”

    “如何安置的?”闵柏涵听闻属下这般问,倒是起了几分好奇之心。

    “属下得知三殿下将入城的灾民们都编入了河堤护卫队中,说是护卫队,也不过是临时组建的,这些人整日在河堤上加筑堤坝,听说是不想让这些灾民们有食白食的惫怠之心。”

    “呵呵,属下还听闻那些人无不对三殿下此举感恩戴德,更觉保全了最后一丝尊严。可三殿下此举在属下看来不过是在以看似仁慈的手段在压榨灾民罢了!”

    “为了一个干粮一碗稀粥,这些逃难至此的灾民们却是干得热火朝天,他们此举与苦力有何异?”

    听闻亲卫的话后,闵柏涵面上开始显露出几分意味深长的笑来,“狭隘!这便是拉拢人心的最高手段,一米一粥便可让人感恩戴德,你做得来还是本王做得来?”

    “不过这一点我们倒是可以借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