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扶摇而上婉君心最新章节 >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养了外室

扶摇而上婉君心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养了外室


    要说叶婉茹时如何知道段恒毅此时就在这府近的,还要归功于雪虎。

    方才心中纠结不已的叶婉茹对着雪虎发呆的时间久了,就发现雪虎的视线是始终看着一个地方没有挪动的。

    并且它的耳朵还会不时地抖动几下,微微眯着的一双虎目中并没有见到陌生人时的那般警惕,反而状态格外地放松。

    这才引起了叶婉茹的注意,而她也是在看到雪虎这般模样时才想起来雪虎究竟是怎么的回到叶府的。

    师父已经在今天早上离开了金陵,而雪虎定然不会走街串巷找回来,那样恐怕她就不是在府上见到雪虎,而是在衙门里见到它。

    这等山间猛兽若是现身市井,定会造成百姓们的恐慌,也早就被巡街的士兵给抓了起来。

    而她也不过是顺着雪虎看的方向扫了一眼,便透过树影看见一个人影正蹲坐在墙上。

    待她看清是段恒毅时,心中不是没有惊讶的。

    如今叶府对于他来说,已经如入无人之境,虽说这其中有爹爹的授意,但他此时不声不响地出现在这里,还是以这种方式,还是让叶婉茹心中倍感惊讶。

    他真是越来越放肆了……

    “想什么想得这么出神,就连我走近都半点反应也没有。”叶婉茹好整以暇地微微仰头看着墙上的段恒毅,半点让开的意思都没有,又轻轻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柳树枝条。

    段恒毅看着叶婉茹手中不断摇晃的柳树枝条,视线便跟着来回毅动,口中不自觉便脱口道:“想师父……想赵诗妍……”

    对于段恒毅口中提到的这两个人,叶婉茹更是有些惊讶。

    然而她却忽地挑眉一笑,“都是女子?”

    说着,叶婉茹把柳树枝条在手中敲打了两下,眼中带着威胁看向段恒毅。

    知道一时失言的段恒毅脸上连忙带上些许谄媚的笑,“哈哈,婉儿莫要吃干醋,给我个机会,听我细细跟道来。”

    段恒毅一脸谄笑,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尖,垂眼扫到叶婉茹手中的柳树枝条后,眼中闪过几丝笑意。

    他伸手从叶婉茹手中拿过枝条,顺手就插进了自己衣领中,又做出一脸的苦相来。

    “在下看这位姑娘生在富贵之家,想来不缺黄白之物,在下流落街头已经三天没吃饭了,姑娘看着就是个面善之人,不知能不能赏在下一口饭吃。日后在下定会为姑娘鞍前马后在所不辞。”

    一连气说完这些话,段恒毅故意咽了几口口水又舔了舔嘴角,当真像几天未沾水米的模样,看向叶婉茹的眼中也满是期盼。

    看着这样的段恒毅,叶婉茹忍不住感到好笑,却是强忍了笑意,有些挑剔地上下打量了几眼。

    “这是要卖身给本姑娘吗?本姑娘脾气可不是好的,动辄打骂都是轻的,我看这细皮嫩肉的模样怕是不禁打,这模样也不出挑,买回去也不能当个面首赏心悦目,这个年岁又正是能吃的时候,买回去当饭桶吗?”

    “这样赔本的买卖,本姑娘可不做!”

    把段恒毅批的一无是处后,看着那人的脸一寸寸变黑,叶婉茹便再也忍不住笑,紧转身朝着雪虎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

    心中同样憋了笑得段恒毅看叶婉茹有些仓皇的模样,不由地轻笑出声,随后便从丈高的墙上一跃而下,直朝着叶婉茹的方向飞扑了过去。

    “小娘子搭讪完就想走?哪有那么容易!”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响让叶婉茹心下有些慌张,虽然她知道是段恒毅,而段恒毅断然不会伤害她,还是让她止不住地慌乱。

    “雪虎,快、快!”心下着急的她急忙地叫了雪虎几声。

    而雪虎果然没有让她失望,懒洋洋地从地上站起身后,便直接跑了过来。

    有雪虎横在身前,叶婉茹安心不少,正待她回头时,一只手便搭在了她的肩上。

    “小娘子这是想把在下甩开吗?”

    随着说话声,她的耳畔一道温热的气息紧随而至。

    已经放下心来的叶婉茹又遭受惊吓,生生地打了个激灵,低头看时,却见雪虎正用大脑袋蹭着段恒毅的腰背。

    它虽是横在叶婉茹身前,却并未抵触段恒毅的接近,反而格外亲昵地与他嬉戏,而段恒毅恰好隔着雪虎把叶婉茹揽住。

    “哼,吃里爬外的小东西!”叶婉茹低语抱怨一声,便又低叹道:“可是师父给去了信?雪虎也是送回来的吧?”

    “正是。”

    段恒毅只简单地应了一声,并没有提起昨夜霜痕把字条放到他书房的事情。

    一手揽着叶婉茹的肩,二人缓缓地朝着廊下走了过去。

    而这时,段恒毅也提起了他昨日所知道的消息。

    “赵诗妍的夫婿李独果真是有问题,他不仅暗地里早就已经搭上闵柏淳,更是与瑞王府上荷侧妃身边的婢女春杏儿有染。”

    “而那天说的话本子也的确是以他为原型所写,写这个话本子的人本与李独是同乡,从前也受春杏儿照拂过,对于李独抛弃春杏儿一直耿耿于怀。”

    “再加上他落榜心中忿忿,便把李独给嫉恨上了,并且此人落榜后也并没有回乡,而是在一家粮铺里做了帐房先生,闲暇时便写些话本兜售给茶馆。”

    “眼下这个人已经因偷盗之罪被关押牢房,想必这其中也是李独做了手脚。”

    “赵诗妍向打探,怕是受了李独的吩咐,为的便是给二殿下闵柏淳安插一条暗线。”

    “如今李独又重新联系上春杏儿,可见日后二殿下对于瑞王府上的动向怕也是知道得一清二楚,毕竟没有人会怀疑荷侧妃身边的婢女。”

    “可见这个李独也是没什么本事的,这点子心思算计都放在了女人身上,可惜了一个探花郎的名声,真真是瞎了眼!”

    这个瞎了眼,段恒毅没说是谁,但以他眼中的讥讽来说,怕是在暗指轩帝。

    殿试时的名次都是由轩帝钦点,且到了殿试一关,才华与否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合了轩帝的眼缘。

    听得这些,叶婉茹微微拧起了眉,只觉得心中无比恶心,“那诗妍可知道她丈夫在外面养了外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