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扶摇而上婉君心最新章节 >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倔牛姓马

扶摇而上婉君心 第一千二百六十章 倔牛姓马


    装作深思熟虑了半晌后,段恒毅这才有些迟疑地开口,“您认为马御史如何?”

    耐心地等了许久的顾言听闻是马御史后,丝毫没有感到半点的意外。

    他手下这位马御史虽是姓马,但脾气却像足了一头倔牛,认定的事,是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的。

    清临打算找马御史作戏,可见除掉李独一事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有马御史从中插手上奏陛下翰林院编纂李独德行有失,便撇清了整件事与顾家有关的可能,将来无论是丢了差事的李独还是折损一员部将的二殿下,都记恨不到顾府上。

    而马御史,则更是不怕多一个仇人。

    这一年下来,朝中哪位官员没被马御史参本过?就连他这个顶头上司都没能幸免。

    多了一个二殿下和李独,对于马御史来说,什么影响都没有,他也可谓是虱子多了不怕咬……

    “尚可。”顾言点点头,便算是同意了马御史陪段恒毅作戏。

    “马御史秉性直率,脾气耿直,眼中更是容不得半点的藏污纳垢,他以身作则行得正坐得直,这朝中怕是没有比马御史更为尽责之人,你找他算是找对了!”

    谈及马御史,顾言眼中的神色便不由地有些古怪起来。

    他放任马御史密切地监察朝中百官,又纵容马御史背着他给陛下上书弹劾他这个顶头上司待子不公,有失为慈父。

    原本他是有些怀恨在心的,只是马御史这样的官员未免太过惹人注意,就连陛下对都他这个臭脾气颇有几分欣赏。

    为了朝中百官,也为了能更给陛下乃至百官留下一个宽容大度的看法,他这才没有寻个错处处置了马御史。

    如今却想不到,清临这回也算是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天下之事,果然因缘际会难寻踪迹。

    顾言在心中不由地感叹起来。

    他得到这话,像是给段恒毅莫大的鼓舞。

    段恒毅双眼晶亮地看着顾言,方才神色间的忐忑已经荡然无存,反而有些格外欣喜。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可真是多亏了父亲点拨。”

    像是激动到有些手舞足蹈一样,段恒毅不禁连连抚掌。

    他这般,倒是打消了顾言心中的疑虑。

    看来这个小子事先对他所掌管的御史台内部并不一清二楚,之所以会知道马御史的存在,也不外乎是这个老倔牛臭名远扬罢了!

    这般想着,顾言眼中的甚视便悄然褪了下去,转而有些和颜悦色的模样。

    “你这个小子啊!我算是看出来了,平日里的沉稳都是装出来的,一到真章便会露出你的本性来。”

    似是极为高兴的顾言指了指段恒毅,口中嗔道。

    “儿子这不是一时得意忘了形么,日后不会了,否则倒是陛下以为儿子不够沉稳,不给儿子升官可如何是好?”

    段恒毅状似无意间一句抱怨的话,却让顾言眉心直跳。

    看来是陛下已经训斥过这个小子行事不够稳重,这才让他像现在这般学会了装模做样拿腔捏调,这个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听这话的意思是,陛下有心思给这个小子升官了?

    眼珠子转了几转,顾言却是没把这话问出来。

    御史台的职责不仅仅是监察百官,更监管着下诏书一事。

    若是这个小子被提拔升官,诏书定会经由御史台,那时他便是自会知晓。

    若是此时他问了,这个浑小子怕是要忍不住把尾巴翘上天了!

    略微严肃了面孔,顾言颇有些语重心长地叮嘱道:“沉下心来做好陛下交给你的差事,升官便也会水到渠成,莫要投机取巧弄巧成拙。”

    “是,父亲。清临醒得。”段恒毅格外认真地应了一声,但随后他却又轻啧了一声。

    “父亲,孩儿想知道马御史平日都去哪里逗留,这样清临才好布置一番偶遇,让马御史撞见翰林院编纂的丑事不是?”

    “呵呵,这个嘛,马御史行踪不定,但逗留最多的便是东街鼓楼巷后街的一家酒肆。马御史十分自律,虽十分喜酒,但因过去苛责己身,这酒他是不常饮的,但他却十分愿意到酒肆里去闻酒香。”

    对于越发看重的儿子,顾言是丝毫不吝啬自己所知道旁人真不知道的秘密的。

    之所以会对马御史十分了解,还是他当时被陛下叫进宫里闲谈一番后,想要让府上的小厮去毒打马御史一顿,足足连着盯了半月有余,才摸寻出来的规律。

    但他在得知马御史的这点不为人知的小秘密时,心里说不出是可怜他还是佩服他,但毒打他一顿的心思却是淡了。

    对于顾言熟知属下的落脚点和习惯,段恒毅是十分惊讶的,但他眼中流露出来的却是惊喜。

    有些兴高采烈的段恒毅连连拱手,口中急慌慌道:“多谢父亲。事不宜迟,清临这就去安排。”

    眼见着段恒毅要走,顾言有些不放心地起身叮嘱道:“去吧!切记小心行事,莫要被人抓住把柄。既然想让自己一身清,就要做得干净利落才可。”

    “孩儿谨记父亲教诲。”段恒毅郑重地应了一声,心里却是万分不屑地呸了一声。

    老狐狸顾言徇私枉法的事情没少做,但事到如今鲜少有人上奏揭发他的罪行,不仅仅是因为他身为御史大夫。

    更多的原因便是因为他行事谨慎小心,鲜少有让人抓住把柄的机会,否则御史大夫这个位子他又岂会坐得这般稳当?

    顾言的罪行加起来,一旦被揭发,怕是被丞相李宏源还要尽早倒台!

    直到段恒毅的身影彻底被掩映在满目的翠绿间,再也难以寻觅时,顾言才缓缓地收回视线重新坐回到太师椅上。

    然而顾言刚刚坐下,便又站起身来,旋即便起身走到一旁的书架前。

    一盆兰草盆被转动了几下,一道暗格显露出来,看着暗格中存方的木匣子,顾言眉头微拧,似有迟疑后便又把花盆归到远处。

    现在他便去陛下那里送上账本,未免有些太过心急了,还是再耐心等上两日罢!否则不光陛下会生疑,只怕在这个浑小子心中,他这个父亲也是有些沉不住气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