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扶摇而上婉君心 > 扶摇而上婉君心最新章节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坐等看戏

扶摇而上婉君心 第一千二百六十一章 坐等看戏


    又平静地过了两日,这天一早刚刚用过早饭后,段恒毅便脚步轻快地离开了顾府。

    早就得知段恒毅动向的顾言抚须面带微笑,这个小子,到底是有些沉不住气的。不过有些事的确是宜早不宜迟,否则便会失了先机。

    就像事关丞相李宏源父子贩卖私盐一事,他便是是了先机,否则又岂会放任李家父子逍遥到如今!

    想到李宏源,顾言眼眸微眯冷哼了一声。

    这个老东西处处明里暗里与他作对,如今风水轮流转,也该他占上风才是。

    那个老东西只有一个嫡子,他却是足足有三个嫡子,且他的长子李生桐,如今也不过是清临的手下败将……

    越想心中越得意的顾言脸上尽显笑意,就连说话都比平日里温和了许多。

    “吩咐人去备车,我要进宫。”

    吩咐了一声屋里候着的小厮,顾言便转身去了书房的最里间。

    他去书房里,自是拿上那本有关李生桐贩卖私盐的账册。

    这个时候的顾言心里,对于今日一行是存了势在必得之心的。他已经知道了必须啊正在暗暗调查此事,而他手里又恰好又此账册,趁此机会献给陛下简直是顺理成章。

    这样一来,陛下只会以为他刚正不阿,而不是认为他有落井下石之嫌,毕竟陛下对外并没有露出要对丞相下手的兆头。

    那么他权当不知便罢。

    言多必失,祸从口出这个道理他还是知道的。

    怀揣着账本的顾言胸有成竹地上了马车,缓缓地沿着街道向皇宫行驶。

    在顾言的马车离开顾府后,已经离开有一会儿的段恒毅才从顾府旁的那道巷子口露出头来,见马车走远后,段恒毅轻声讥笑一声。

    能抻上两日,怕是已经是老狐狸的忍耐极限。

    却不知,有这两日的耽搁,只怕轩帝那里该调查的早就调查清楚了。

    对于能在轩帝身边就留的暗卫,他还是有几分认知的。

    如今,老狐狸手中的账册于轩帝而言,怕是已经无用。那么老狐狸想要在轩帝那里博得一个好的希望,也自是会落空。

    略微瞥眼扫看了一眼顾府的门楣和府门前那两尊威武的狮子,段恒毅眼中的目光渐冷,随后他脚步轻转,彻底地消失在巷子口。

    如何让牛御史撞见李独和郑荷华婢女春杏儿的好事,自是少不得要用些手段。

    否则那李独又岂会次次不顾及场合,便拉着春杏儿行苟且之事?

    不过这事并不难,烟花巷里多得是助兴的药,他只要买上那么一点,便足以让李独现了原形。

    而牛御史常去的那家酒肆,说来也巧,便正是他时常和霜痕见面的那家酒肆。

    这家酒肆已经易主多回,最后才落在了霜痕手上,却想不到牛御史倒是始终惦记着那一口酒香。

    如此一来,倒也省去了许多得麻烦。

    而他唯一要做的便是把李独和春杏儿约到酒肆便可,只要牛御史撞见,便自会出手处置了这个李独。

    李独,呵呵,此人隐藏倒是极深,不过一个小小的探花郎却早就在暗中投靠了二殿下,倒也是有些手段的。

    不过经此一事,这金陵日后便再也没有这号人了!

    这般想着,段恒毅心中颇有疏朗,就连脚下的步伐都轻快了不少。

    而他要去的地方,自然是叶府。

    事情他已经都准备就绪,接下来便是等着这桩丑闻发生了。

    依旧是步行到叶府的后门,出了巷子的段恒毅左右环顾了一下,见四下里无人,这才一跃上了叶府的墙头。

    从墙上稳稳当当地落地后,他便熟门熟路地在叶府这片小花园中自顾自地逛了起来,园中各色的月季开得正艳。

    大红、鹅黄、嫩粉、雪白的、橙黄的,都带着昨夜残留下来的露珠迎着朝阳吐露芬芳,尚未走近时,便可闻到一阵阵浓郁的花香。

    从花圃边上走过时,段恒毅顺手采了两朵鹅黄和嫩粉的花朵,这才心满意足地朝着荷韵园的方向走过去。

    如今的段恒毅出现在叶府,似是已经习以为常,就连后院那些洒扫的小厮们,见到他都是一副视而不见的模样。

    垂眼看看手中花朵上的几滴露珠,段恒毅不禁露出一个有些憨憨的傻笑。

    婉儿平日里打扮总是太过清素,这花若是簪在鬓边,定是无比的好看。这才是人比花娇……

    眼见着荷韵园就在眼前,心里美滋滋的段恒毅一改先前的缓慢懒散,大步流星地便进了荷韵园的门。

    一进门,他便看见在树下比划招式的怀瑾和怀瑜二人。

    那二人穿着一身短打正打得火热,只看了两眼,段恒毅便忍不住有些眼热,扫了一眼周身,从地上拾起两枚松果掷了过去。

    两枚松果壳带着一股强劲的力道,便飞向那兄弟俩抵在一处的剑刃上,随着钉钉两声响,松果也掉落在地。

    见那兄弟俩看过来,段恒毅一脸正色地问道:“你们小姐呢?这会儿可是起了?”

    “公子您来啦?”

    收了剑的兄弟俩一起问道。

    怀瑾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这才道:“小的见虹玉已经端了水和早饭,想必这会儿小姐已经起了,公子您自去便是。”

    “行,你们兄弟继续练。”

    段恒毅摆摆手,这才抬脚继续往里走。

    走到正房前,段恒毅便撞见了出来倒水的碧玺,碧玺端着水盆匆忙地福了福礼,脸上是可见的喜色。

    “等婉儿用完早饭让她去那边亭子下寻我就行。”略一颔首的段恒毅对碧玺交代了一句,便熟门熟路地沿着正房外那条小径走向建在荷塘边的亭子。

    屋内的叶婉茹听见外面有响动,却并不知道是段恒毅过来了,只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了一眼,满眼的葱绿别无他物,便又收回了视线。

    那人已经两日不曾来了,这两日不只是没见到人,就连书信也没有一封,眼前没有那人晃来晃去,她倒是有些不习惯。

    看了一眼桌上的素包子,叶婉茹突然就失了胃口倒是有些想念肉包子的味道。

    那人最喜肉包子,这么大点的肉包子,怕是要足足吃上三四十个才能饱,饱了又要喝粳米粥溜缝儿,可不就是饭桶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