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寒门祸害 第429章 收粮


    “公子,这边请!”

    一个背扛着鱼筐的老汉赤着脚丫在前面引路,那张饱经沧桑的老脸如同菊花般绽放着,正向着前面的小路走去。

    林晧然一大帮子人跟在老汉的后面,说来亦是巧合,刚才在海边遇上了上次卖鱼的刘老汉,这刘老汉热情地邀请他们到家中做客。

    他们现在亦很是口渴,附近又没有茶铺子,便接受了这份纯朴的善意。

    沿着一条小山路走了数百米,在翻过一个小山坳,便直接来到了一个环境幽静的村子,只是这村子并没有牌坊。

    据刘老汉所言,他们村子叫小泉村,因村边有一口泉水而得名。原先这里有三十多户人家,但如今只剩下二十余户,很多年轻人都到城里谋生了。

    林晧然走进村子,映入眼帘的是一间间破败的屋舍,特别村头一间屋舍已经崩塌,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在此居住了。

    没走几步,他便看到几个老头和小孩蹲坐在墙角边,一个个如此游魂般,甚至有的人饿得双眼泛着绿光,仿佛要吃人一般。

    虽然他知道城东一带比较贫穷,但却没有想到会如此,这贫穷的程度已经超乎他的想象。只是让他微微有些不解,这里紧挨着海边,为何还如此的窘迫?

    不过他的目光落在老汉的空鱼筐上,猜测可能是自己想当然了。这挨着海边未必就不用挨饿,就像他当初沦落到海岛上,亦很难弄到海鲜一个道理。

    事实就是如此,生活有时要比想象要艰难许多。

    一行人走到村中,前面突然传来了妇人和小孩的哭啼声。

    大家放眼望去,却见前面一户人家的门口聚了不少人,一个披头散发的妇人坐在地上,而两个小孩子守在妇人旁边陪着呜呜哭泣。

    “就算天皇老子来了也一个样,你欠的粮今天必须要交上!”一个带着匪气的青年男子一手持着钢刀,一手提着老母鸡的脖子恶恶地说道。

    在那青年男子的身旁,还跟着三名身穿家丁服饰的人,每个人都拿着刀棍。虽然周围有几个青壮村民,但却没有上前相助。

    妇人的泪流不止,作势就要扑上去道:“你还我的母鸡,正生着蛋呢!”

    咯……

    老母鸡像听懂了妇人的话般,艰难地发出了一声脆鸣,但眼睛已经翻白。

    青年男子并没打算将生蛋的老母鸡还回去,用钢刀指着房子凶神恶煞地道:“我现在只是抓你的母鸡,你若再不交粮,我就将你家的房子都烧了。”

    听到还要烧房子,妇人心中涌起更大的悲恸,而两个小孩知道娘亲难过,将母亲抱得更紧,呜呜哭泣的声音变得更大。

    林晧然才刚弄明白这伙人是来暴力收粮,结果旁边卷起一股小旋风,一个小身影掏出短刀冲了出去,口里大声地喊道:“放开那只母鸡!”

    看着这个充满正义感的小身影,他表示很是无奈,发现自家的丫头就是这点不好,啥事都要管。

    浑身散着匪气的青年男子听到是一个小丫头的声音,脸上当即流露出浓浓的不屑,只是扭头望去,不由得愣住了。

    一个虎头虎脑的小丫头持短刀跑来,但一只白色的怪犬陪伴在她的身旁。这只怪犬那双铜铃般的眼睛很是吓人,雪白的牙齿仿佛能将人撕成碎片,宛如一只凶猛的老虎。

    “再不放,我就让小白咬你了哦!”虎妞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在近处指着青年男子脆声威胁道。

    青年男子自然不惧怕这个小丫头,他都能踩死几个,但却忌惮着她旁边的怪犬,不明白这只凶神恶煞的怪犬为何叫小白,又抬头望着小女孩身后的一大帮子人,但仍然硬气地说道:“小丫头,你可知道我是谁的人?”

    “小白!”虎妞看着那只母鸡就要一命呜呼,当即朝着小白脆声吩咐道。

    嗷……

    小白突然上前,朝着那个青年男子歇斯底里里地大吼一声,眼睛恶恶地盯着对方,作势就要扑上去将对方撕得粉碎。

    啊……

    青年男子的头皮发麻,惊恐地退了几步,并将老母鸡的脖子松开。他真是害怕了,若是这只怪犬扑来,极可能会将他撕成碎片。

    老母鸡落在地上,先是大口地喘着气,很快就恢复如常,并机敏地逃回到屋里。

    哼!

    虎妞的小塌鼻有些得意地轻哼一声,朝着转回来的小白拍了拍脑袋,以示嘉奖。

    经过大半年后,小白已经不再是小不点,而是威风凛凛的藏獒,甚至比一般藏獒还要高大,简直就是一头藏獒王。

    “愣着做什么,去找锄头过来!”青年男子很快就稳住情绪,冲着手下吼了一声,然后又朝着走过来的林晧然道:“我劝你们少多管闲事,识相的就马上离开,不然我让你们好瞧!”

    林晧然原本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这时眉头微微蹙起,却没想到对方会如此嚣张,心里亦是涌起一股怒气,便是淡淡地说道:“我要是不走呢?”

    “我告诉你!老子现在办的是皇差,失手打死你亦是白死!”青年男子伸手指着林晧然,模样显得很是嚣张,先前恐怕确实没少干过这种事。

    明朝立国之初,便确立了粮长制度,将每个县划分为若干粮区,每个粮区任命一个粮长,而这些粮长则由富户或里正担任。

    这些人奉命收粮,而知县的升迁亦跟征粮有关,故而只要不是弄出人命,恐怕县衙都不会处理这种事。有的地方,当真是挨打亦是白挨打,哪怕断胳膊少腿都不一个找得着衙门申冤。

    现在这青年敢如此嚣张,正是有着这个护身符。说话间,两个手下已经找来了锄头,显然是要对付小白的,打算用锄头将小白砸死。

    “那就试试看!”

    铁捕头带着两个捕快走了出来,不屑地望着那个青年男子道。

    却不是他性子鲁莽,而是他确实有看不起对方的资本,有绝对的实力对付这几个恶奴,另外说想借这个机会在知府大人面前露两手。

    “你们找死!”

    青年男子自然不知道铁捕头的小算盘,看着这帮外乡人真敢如此挑衅于他,眼睛却是一瞪,当即就领着三个手下冲了上去。

    只是这几个恶奴哪可能是铁捕头等人的对手,铁捕头是练家子出身,这些年亦没少经历过生死搏斗。仅是三四个回合,铁捕头等人便将这四个恶奴打倒在地,有一个更是鼻血直流。

    “你们等着,我陈四还会回来的!”

    陈四恶恶地指着铁捕头,当即撒腿就跑,显然是要回去搬救兵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