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异域降生 > 异域降生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五章 神父

异域降生 第八十五章 神父


    滴答!滴答!

    在一间装修风格古典肃穆的房间内,淡淡的近乎闻不到的香气在房间中弥漫着,仿佛水滴般从高处落下的声音不断在耳边响起,轻柔而又舒适令人不知不觉就沉醉在其间,整个人都放松起来。

    略显偏黯淡的暖色环境中,一名大兵躺在舒适的躺椅上,正对着在威严庄重的至高之父的神像下的神父不断倾诉着自己的痛苦。

    “神父,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没有想杀她的。我向至高之父起誓,我当时瞄准的是那只狼人,我真的没有注意到旁边还有人躲在哪里。真的,我真的没有注意到,当时套混乱了,我其实应该保护她的。”大兵痛苦的回忆着当时的场景,不断诉说着自己所遭遇到的一切。

    “神父,你说至高之父会宽恕我的罪行吗?”

    皮尔金顿神父脸上带着慈爱的笑容,目光中温柔而又真诚的力量,不断开导着这名陷入自我怀疑中的大兵。

    “主的孩子,你无须自责。这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这是主对她包庇黑暗之民的惩罚,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主认可的,请相信我,主是不会为此惩罚他忠实的信徒的。”

    神父伸出宽大温暖的手掌,轻轻的放在他的额头上不断抚摸着,似乎想要靠这种方式为他拂去心头上的阴霾与痛苦。

    大兵感受着神父手掌上温暖的温度,慢慢放开心灵然后闭上眼睛,口中不断诉说着自己的恐惧与痛苦。

    在这期间,大兵偶尔还会因回忆起某些恐惧的场景而突然睁开眼睛,但皮尔金顿神父一直温柔慈爱的看着他,让他慌乱的心彻底平静下来。

    渐渐地,淡淡清香充斥在他的鼻尖,耳边不断传来悦耳的水滴声。大兵感觉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他觉得自己好像躺在柔软的云朵之上一样,一切的恐惧与烦恼尽数离他远去。

    皮尔金顿神父看着逐渐打起呼噜的大兵,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的神情,但下一刻他又恢复了先前的温柔慈爱的表情,慢慢的取下放在大兵额头上的手掌,悄悄的拉上房门让他好好的休息一下。

    做完这一切后,皮尔金顿神父迅速的往自己的休息密室走去,他已经快要忍不住了。

    一路走来他的脸色越变越差再不复先前的温和。

    “该死的!又来找我,你们又来找我,为什么不能让我清静清静!!!”

    狭小而又压抑的房间中不断出来压抑低声的嘶吼,皮尔金顿神父彻底撕下了自己在外面的伪装,面目狰狞的殴打着隐藏在暗处的拳桩,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你们为什么都来找我?为什么都来找我?我替你们开解

    痛苦,谁来替我开解?我在天上的父啊!您何时来拯救我?”

    皮尔金顿神父疯狂的撕咬扭打着拳桩,眼泪鼻涕起飞,柔和的五官已经扭曲在一起,整个人仿若一头发狂的野兽。

    他疯狂的发泄着自己的愤怒、怨念、痛苦,不断的抱怨着、咒骂着、诅咒着,似乎这样能让他轻松一点。

    短短的数分钟里,皮尔金顿神父就好像耗费完全身的力量一样,此刻正躺在地下不断大口的喘着粗气。但他脸上的憎恨愤怒丝毫没有减少,反而越发浓厚起来,眼睛之中已经布满了疯狂的血丝。

    他踉跄的爬起身来到房间的柜子边上,从暗格中取出一把带着细微锯齿的小夹子。

    皮尔金顿神父喘着粗气脱下自己的裤子,他手指哆嗦的捏起一枚夹子,废了不小的劲儿才捏开,然后直接往自己大腿的嫩肉夹去。

    夹子夹住的皮肤处瞬间充血变成酱紫色,细小的锯齿陷入肉中,皮尔金顿神父捏住夹子再狠狠的扭了一圈,造成更加剧烈的疼痛感。

    嘶!!!

    剧烈的疼痛感直冲脑门,皮尔金顿神父的本能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额角不停的流着冷汗,身体因剧烈的疼痛不停地哆嗦起来。

    他紧紧的握住面前的把手,努力不发出一点惨叫声,只是皮尔他脸上却带沉迷享受的表情,鼻子间不断发出阵阵令人想歪的喘息声。

    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皮尔金顿神父不断地将一个又一个小夹子往自己的臀部大腿上夹去,直到将数十枚夹子全部用完后,他才停下手来,享受着虐待疼痛带来的快感,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暂时让他忘却一切苦恼。

    “嗯啊!!!”

    小半个钟头后,皮尔金顿神父忽然发出一声长长的喘息声,他就像上岸的鱼一样,张大口不断的喘息着脸上一片满足,裤子上的双腿间隐约有一大片湿迹。

    喘息了好一会儿后,皮尔金顿神父迅速的取下夹子,熟练地从旁边的抽屉里取出一瓶快速止血喷雾剂,往自己大腿臀部的伤口上喷涂上药剂。

    收拾完整后,皮尔金顿神父再一次恢复了温和慈爱的神情,他痛苦而又迷茫的看着自己手中的夹子摇摆不定,想扔又不想扔。

    “伟大的至高之父,请您宽恕您忠实的仆人的罪吧!”

    皮尔金顿神父默默地祷告着,但他却快速的将夹子收了起来放回原处,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痛苦与悔恨。

    神父换了一条新的裤子,然后走进卫生间中,直接将自己的脑袋押在喷头之下,任由冰冷的凉水将他的脑袋浸透,直到

    他再也憋不住时才关上喷头的开关。

    皮尔金顿神父看着镜中狼狈不堪的人影,再也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就要彻底疯了。

    “不,其实我已经疯了。”神父流着眼泪看着镜中的自己默默的对着自己说道。

    皮尔金顿神父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般模样,只能靠自虐来缓轻心中的暴虐。

    他已经厌烦了为信徒们开解烦恼痛苦,也厌倦了每天没日没夜的倾听他们的恐惧悲伤。

    每当他闭上眼睛后,每天过来倾诉的信徒们的烦恼都会浮现在他的心头,让他彻夜不能安眠,以至于他不得不靠服用大量的安眠药来进入睡眠。

    尤其是再加入特异局以后,这种情况更加明显。每天都会有士兵来找自己倾诉,讲述着他们遇到的隐藏在这个世界黑暗角落中的各种恐怖的故事。

    比如,食人心的妖魔,玩弄灵魂的鬼婆,分尸献祭的邪教徒,用处女鲜血沐浴的吸血鬼等等等等。

    他们讲的是如此细腻,以至于皮尔金顿神父每听完一个故事后,他总能将自己代进去,感受着故事中这些黑暗邪物们的凶残与恐怖。

    以至于到了现在,他已经深深的恐惧起夜晚的到来,因为那代表着又是一个恐怖故事的开端。

    每天晚上他都能梦到各种离奇古怪的东西,腐烂成蛆的肉泥,永远被迷雾笼罩而不能逃脱的世界,长着长长头发却永远看不清面目的女人......

    一个又一个的噩梦就这样陪伴着他直到天明,当他每天早晨清醒过来时,皮尔金顿神父总会下意识的摸摸自己,他总是害怕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怪物。

    就这样,他晚上在噩梦中度过,白天却竭力安抚前来倾诉的士兵。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就像他在外面一样,越来越多的士兵们喜欢来找他倾诉,明明基地中的神父还有两位的,但他们却偏偏只来找他。

    慢慢的,皮尔金顿神父的内心深处越来越暴虐,一股邪恶的破坏欲望充盈在其中,不断促使着他发泄出来。

    每当一名大兵来此寻求心灵的慰藉后,皮尔金顿神父心中的邪恶念头便越强大上一分,让他日夜备受痛苦的煎熬。但他

    却牢牢的用理智将它困在心中,不让它释放出来。

    因为,他是一名神父,一名至高之父的仆从,他不能就此放任心中的魔鬼出来。

    只是,随着又一次听完一名和黑暗生物战斗的士兵的倾诉后,皮尔金顿神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魔鬼了。

    那名士兵说,他这次战斗时正好遇到至高神庭的牧师们,也多亏了他们的神术自己才能活下来。

    虽然在接触到特异局后,他了解到一星半点这个世界的黑暗面后,他有时候也在猜测至高神庭中是否也有人拥有神祇赐下来的超自然能力,但等到真的确认的时候,他心中突然涌出无比愤恨的情绪。

    为什么?

    我在天上的父啊!

    我为你牧养羔羊,为什么你没有注视到我,任由我被魔鬼纠缠,这是为什么?

    我按照您的教诲,拯救一切需要拯救之人,但何人来拯救我?

    我的神啊!求求你告诉我吧!

    在送走大兵之后,皮尔金顿神父跪在至高之父的神像下面

    一天一夜,不断念诵着祂的教诲,乞求着祂的拯救,但是丝毫人前来拯救他。

    从昏迷中醒过来后,皮尔金顿在那一瞬间,仿佛心中的一道信念崩塌了,他再也束缚不住心中的魔鬼了。

    皮尔金顿神父对着镜子整理了下自己的仪装,他看着镜中的自己,轻轻的梳拢了下额角的发梢,嘴边露出一抹狰狞的微笑。

    “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呢?”他这么想到,“希望大家能喜欢自己在发疯前的给大家准备的礼物。”

    神父摇了摇头,便大步走出自己的秘密休息室,前去安慰那只迷途的羔羊了。

    在他离开没有多久后,卫生间中的镜子里突然泛起幽幽的光芒,皮尔金顿神父的身影竟然再次出现在镜子之中呆呆的站在那里,只是此刻的卫生间中根本空无一人。

    基地的魔药室中,西蒙不断的摇晃着瓶中的魔药,观察着它的成分,只是不经意间,他的目光透过装载魔药的炼金瓶望向了远方。

    “具备非凡魅力和超高灵视的神父吗?这倒是一个不错的人选。”

    夜晚时分,基地中大部分人员都已进入睡眠状态,只留下值班人员以及应付紧急突发事件的工作人员还没有休息。

    皮尔金顿神父早早的就已经洗漱完毕,他将屋子中所有的灯光全部打开后,然后取出床头柜中的药瓶,倒出五颗镇定安眠的药剂一口喝下,等待着噩梦的到来。

    “今晚是什么?别在来血腥杀人机器就好了。”他自嘲的想道,只是还没等他想完,一股猛烈的睡意突然涌了出来,他不经意间就合上了双眼陷入梦想之中。

    皮尔金顿神父的意识突然跌入一片空虚荒芜的黑暗之中。

    他分不清自己在哪里,只是感觉到自己在不断下沉。就好像从高空中坠下又或者跌入深海之中一样,整个人的意志不断下沉......

    或者说,这种下沉的感觉只是他自己的感觉,因为这片虚空之中并没有什么前后左右上下高低之分。只是一片荒芜的虚空。

    朦胧之间,他的眼前突然突然出现了一条盘踞在整个虚空中的衔尾蛇。

    它是如此巨大,似乎整片虚空都无法容纳其存在。

    只是皮尔金顿神父并没有关注着衔尾蛇的存在,他整个人的心神都在衔尾蛇盘踞在身体之中的那面镜子之上。

    下一刻,纯粹剔透的镜光将他的身影整个笼罩住,皮尔金顿神父只感觉整个人得到了净化升华一样,所有的憎恨愤怒疯狂恐惧统统离他远去。

    光亮的房间之中,皮尔金顿神父满脸泪水的从梦中苏醒了过来,他第一时间跪倒在地下虔诚而又崇敬的喊道,“赞美我主永恒之镜,愿您的光辉笼罩大地之上,万物皆尊您之名讳。”

    这一刻,皮尔金顿神父心中充满了浓浓的喜悦,数十年来对至高之父的信仰早已被他忘在脑后,眼中只有伟大的永恒之镜的存在。

    与此同时,就在西蒙成功感召了一位天赋不凡的神父的时候,地下四层的收容所之内。

    一只仿若真人般的芭比娃娃娇笑的坐在收容所人员卢卡斯的肩上,旁若无人的离开了第四层的区域,一路走来所有遇到她的工作人员好像看不到她一般,没有发现任何不正常之处,就连安装的重重监控设施仪器也没起到任何作用。

    “真是的,我还有好几件奇特的收容物品都没看的,明明距离行动还有段时间的,就这么急着让人家做准备,简直无聊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