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炮灰女的另类修仙 第1616章 随意的任务49


    吕冬青狂点头。

    什么叫听说啊,这是赤果果的事实啊!

    “那好,既然你喜欢我,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吕冬青继续狂点头,然后把已经快变成冰玫瑰的那束花递给林夕。

    “先回答问题,请问,胡萝卜切成丝叫胡萝卜丝,土豆切成丝叫土豆丝,甘蓝切成丝叫甘蓝丝,那么屌丝是什么切出来的?”

    吕冬青:……

    林夕其实已经很生气,就算没有几个人出来看热闹,但是个个寝室窗子后面起码都潜藏着两双眼睛,被这种二傻子表白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林夕的室友已经笑歪了,本来跟着下来是害怕程丽吃亏,现在发现是她们想多了,该担心的是那个拿着花的屌丝求爱男。

    林夕的声音比寒风还要冰冷:“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出来吗?那我再问你,你手里这个是什么玩意儿?”

    “玫瑰。”吕冬青有些瑟缩,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因为林夕。

    林夕翻了个白眼,声音里有些不耐:“我问你这个是什么东西。”

    其实她的态度让吕冬青很不高兴,这根本跟景微澜说的完全不一样好吗?什么叫程丽对他印象不错,不过女孩子毕竟比较腼腆,他是男孩子,要主动点。

    他特么是主动了,但是现在已经从主动变成了主冻。

    “这是花。”吕冬青不断提醒着自己,忍耐,忍耐!

    绝对不能翻脸,有些女人就是很贱格,喜欢靠着在朋友们面前耍弄男人来显示自己的魅力,他倒希望程丽是这种人,等到把她拿捏在手里,今天丢的脸定要翻倍讨回来!

    “对。”林夕总算是微笑着肯定了他的答案:“严格说,花是种子植物的繁殖器官。那么你这个屌丝抱着一束玫瑰花,其实就是一个人类繁殖器官带着一堆植物的繁殖器官,你居然还有脸在我们女寝楼下鬼嚎鬼叫,果真配得上你的名字。”

    负责捧哏的三位室友很有眼力见的配合林夕:“他叫什么啊?”

    “驴动情。”

    “噗!”三个室友差点笑到背过气。

    “你特么再说一次?”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可以这样解释的吕冬青现在是真的愤怒了,拳头攥得死紧,牙齿咬得“咯嘣咯嘣”直响。

    “说什么啊,从植物学来说,你拿着的是升1执1器,从解剖学来说你拿着的是被切割的尸体,你居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来我们q大,哎,以后千万别提起我的名字,丢不起那人!”

    林夕说完给了三个室友一个“撤退”的眼神,然后转身要走的时候又顿住身形:“记得把那玩意儿带走,不然我告你在我们学校藏尸。”

    过了也不知道多久,吕冬青这一口气才算缓过来,别说那程丽和她同学了,连为数不多的几个看热闹的也早就无影无踪。

    吕冬青感觉自己四肢僵硬,胸闷气短,心脏像是要爆开一样,他一定要回去告诉老妈,景微澜联合她小姑子戏耍自己!

    结了门有钱的亲戚就拽成二五八万了?当吕家人是熟透的柿子可以随便捏了?

    另外再告诉老娘,一定要改个名字!

    吕冬青生在冬至,自幼体弱,老妈怕他养不活,所以取了个冬至长青的口彩,没想到长大以后会在某个冬日被人重新赋予了完全不同的意义。

    吕冬青自然是添油加醋告诉自己的母亲,他被人给耍了,他吕冬青在q大被一个乡下丫头给耍了!

    他老娘只生了吕冬青这个一个娃,自幼体弱多病,怎么养就是胖不起来,现在看自己儿子瘦骨伶仃的小体格,青灰色的一张小脸,双颊酡红,浑身发抖。

    幸亏儿子鼻子下面还挂着两串晶莹剔透的水晶粉,不然的话她都以为这是棺材铺的小得用(男性纸人)成精了。

    看到自己心肝宝贝一样养大的儿子出去还兴高采烈呢,回来就跟霜打的茄子一样,景大姑心里这个难受啊。

    等到听完被儿子加工后的过程,景大姑顿时火冒三丈,告诉儿子呆在家里好好养着,不行的话就去住院,她景微澜要是敢不给他赔礼道歉来,老娘就随她姓!

    这一场轩然大波除了林夕之外任何人都是始料未及的。

    景微澜果然特意买了很多东西过来给吕冬青赔礼道歉了,而一同前来的程岩也被景大姑骂了个狗血喷头:“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了?还q大呢,满嘴都是那个玩意儿,亏得她还是个小姑娘家,你表弟都不好意思回来跟我学,一个大学生,就那么没羞没臊当着别人面说那样的话……”

    景大姑看着自己的侄女,满脸惋惜耷拉着嘴角“啧”了一声,叹息着说道:“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这要是搁到你们没结婚之前,我拼了这条老命也绝对不会让我们家微澜嫁给你们这种家庭,太没素质!”

    “装什么啊?不就是家里有几个臭钱,不就是念个q大吗?这种人我见的多了,听说现在的小姑娘都流行什么‘普遍撒网,重点培养’,结果看我们家冬青动了心上赶着去了,她又拿乔。”

    “对人家没意思,为什么还要告诉人家是在q大经管系?穿得那个招摇的样子,结果人家真的来追求你了,你又耍着人家玩,你赶紧给我滚去你哥哥家,按照你嫂子的安排去给人家赔罪。”

    晚上,母上大人的电话就打到了林夕的手机,林夕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妈”之后,就被一顿铺天盖地的说教湮没了。

    林夕在背诵着法语单词,她学习的是法国法语,正在努力搞清楚阴性词、阳性词的区分和应用,哪些单词是不存在阴性、阳性,电话里刘玉蓉也察觉不对,突然问道:“小丫,你在听吗?”

    “我在。”林夕一边背书一边毫不迟疑的回答,然后母上大人继续慷慨激昂@¥*……#……

    林夕:我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笑。

    这场战役从林夕和吕冬青开始经由吕家和景家最后传达到程家,到谁家谁家大家,绝无例外,最后甚至程国杰开天辟地第一次动手打了刘玉蓉。

    刘玉蓉又一次拿出剧情里对闺女的指责“为什么吕冬青看不上别人偏偏去骚扰小丫?”来回怼程国杰的话。

    刘玉蓉觉得是小丫不懂事害了大哥,你不同意好好跟人家说就好了,为什么要那样羞辱人家?

    而程国杰则坚持小丫早就拒绝得清清楚楚,儿子明知姓吕的对小丫有歪心思,还特意让他去给小丫送什么好吃的,结果好吃的还变成了玫瑰花,如果你是女娃子,你会怎么样?

    “那不是小丫害了她大哥,是她大哥跟嫂子拎不清,用自己的想法去干扰别人的生活!”

    程国杰忿忿说道:“也就是咱家小丫脾气好,换了是我,我都揍他!”

    刘玉蓉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接了一句:“哎呀,那你是不是现在也想打我啊!”

    然后,美梦成真了。

    ://8/42_42994/407289257.ht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8。8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