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强势锁婚:傅少的哑巴新妻 167 做人不要太贪心


    傅寒川的脚步停下,再一次的转过身来,将半掩的门推开,走了进去。

    鞋底踩在木质地板上,脚步声轻响。

    房间内,常妍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面对着进来的男人。

    傅寒川在距离常妍几步远的地方停下,她抬头望着他,眼眸中含着泪水,抬起手将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傅寒川看了一眼,那是傅赢的玩具。

    他伸手接过,开口道:“常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他的声线很好听,性感,低沉平稳,只是与她说话的时候,永远都是透着疏离冷漠。

    常妍喉咙翻滚了下,说道:“傅寒川,你觉得我对傅赢怎么样?”

    傅寒川淡扫了她一眼道:“很好。”

    “那我对你怎么样?”

    傅寒川的眉心皱了起来:“常小姐,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

    常妍仰起头,擦了擦眼镜后对视着傅寒川道,“我想问,这三年来,你把我当成什么?”

    “……”

    面对傅寒川的沉默,常妍自嘲的笑了下说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只是因为我跟傅赢的朋友关系吧?”

    她一直说,自己跟傅赢是朋友,更多的时间里,她也只是跟傅赢在一起。

    可她来往于傅家,跟傅赢在一起,不是为了能看他一眼,跟他说几句话吗?

    哪怕一天只有一句,只有一个问好,她都心满意足。

    明眼人都知道,所有人也都知道她的心意。

    “你那么聪明,怎么可能不知道……”

    常妍凄楚的笑了起来,微微颤抖着睫毛上沾着泪水,专注而深情的望着傅寒川道:“我一直喜欢你,爱着你,所以才愿意去忍受一切。”

    “她背叛了你,我知道你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我想,我就这么默默的陪在你的身边,陪你抚平你心里的痛,就算你不喜欢我,但每天能够看我一眼,我也会很开心的。”

    “她离开了,傅赢又那么小。我学着照顾去傅赢,该做的,不该做的,我都去学着做,希望他不会因为她的离开而感到母爱的缺失。”

    “我知道你对我一直冷漠,可我想,时间那么长,我总能把你焐热,可是……”

    “可我做的这一切,你都看不到吗?”

    一行眼泪从她眼底滑落,挂在下巴上摇摇欲坠。

    她固执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她怕再不说这些,她就再也来不及。

    人心肉长,她以为她不说,他也能看的到。可那个女人回来,她什么都没做,他便一心向着她去了。

    那天晚上,她看到的那辆红色车子,就是一直停放在傅家车库中的一辆。

    这三年里,那一辆车一直放在那里,从没动过。

    她知道傅寒川有收藏车子的习惯,但那一辆车根本没有什么收藏价值,可他却将车放在车库。

    她以为,那只是一个留念,只是那个女人留在这里的一件还能当做留念的物品。

    看到那辆车在马路上行驶,她便知道,傅寒川将车还给她了。

    也就是说,其实他是在等她回来?

    为什么?

    她这三年,承受了那么多的风言风语,为他做了那么多,她自问做得没有不好的地方,为什么他还是忘不了那个背叛了他的女人?

    “傅寒川,我想问你,你把我当成什么?”

    傅寒川面色冷淡,听完了常妍的控诉,他轻吸了口气,抬眸看向泪水涟涟的女人,他开口道:“是你把自己当成是傅赢的朋友,我只是尊重了你。所以,你在我眼里,我也只是把你当成是傅赢的朋友。”

    “至于你所说的,你照顾傅赢,不想让她感觉到母亲缺失所带来的情感缺失……”他顿了下,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我想常小姐,这是你的错觉。”

    “我从来没有要求常小姐去做什么,更不要说为我做什么。”

    傅寒川直白而冷酷的回答,让常妍的脸色瞬间失了血色,身体受不住的晃了下。

    她一直知道自己是一厢情愿,可是被她所爱的人这么直白的说出,依然让她承受不住。

    她的唇微微的颤抖着,眼泪汩汩而下,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说了,她捂不热他的心,直到现在,也是……

    她的喉咙哽咽,心里沉闷的几乎透不过气来,连着翻滚了好几次才道:“好,我知道了……”

    傅寒川把话挑明了,便没有再想继续留下的心思。他点了下头道:“常小姐身体不适,那便好好休息。”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几步到门口时,他停了下来,转头道:“还有一句话忘了说,常小姐,傅常两家有合作,两家互有往来是基本社交,常小姐也请不要误会。”

    常妍静静的站着,手指头攥紧了。

    听着那脚步声越来越远,她再度的捏了下拳,起步追了出去。

    “傅寒川!”

    傅寒川的脚步停住,转头看向常妍。

    常妍眼睛通红,眼角也有使劲擦过的痕迹,她走到他的面前抬头望着他说道:“刚才说的,是我跟你的问题。”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就算她背叛了你,你心里还是她吗?”

    “为什么?”

    傅寒川的目光凉淡,视线从她脸上移开,看向走廊尽头。

    那边是一扇窗,阳光从窗户透进来,投下大片的阳光,地板上一片明亮光泽。

    男人开口道:“你问的,是我的私人问题。我之前已经回答过你,你我的交情并不深厚,还没到告知你我私事的地步。”

    “至于你第二个问题,我就更没有告诉你的必要了。”

    脚步声重新响起,常妍捏紧了拳头,看着那个离她越来越远的高大背影,眼睛里透出了异样的光芒……

    楼下院子的聊天还在继续。

    傅常两家人在说着普通的场面话,无非就是股票行情,对热门行业的看法,投资价值等等。

    傅正南作为商会会长,这些年对常家在北城的发展给了诸多照顾,常家也把南城的一些市场放开给傅家,于是这些场面话中,又多了一些试探的意思。

    两家是否还能继续这么互惠互利下去。

    杨燕青将半空的茶杯中添上了些茶水递给常奕,常奕对着爱妻笑了下,伸手接了过来,卓雅夫人看在眼里,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扭头看向别处。

    常奕轻啜了一口茶,眉梢微挑了下,似是想到了什么,意有所指的道:“有件事我觉得有些奇怪,现在想起来了,正好大傅先生也在,就想顺便问一下?”

    傅正南正在剥一颗石榴,瞥了他一眼笑道:“哦,常先生有什么觉得奇怪的,不妨问。”

    这时候,卓雅夫人才看了过来,说道:“是什么,我也好奇起来了。”

    杨燕青笑了下道:“不知道卓雅夫人是否也关注那些小年轻的话题。”

    “最近,有两个视频网站联合举办的舞蹈大赛很是热闹,一直登上话题热搜呢。”

    卓雅夫人面色微微动了下,笑着说道:“我都已经老了,小年轻的话题,我怎么会知道。”

    杨燕青垂下眼,眼眸微动了下,伸手拿起一颗黄岩蜜桔剥了起来。

    卓雅夫人常年参加太太团的社交活动,那些太太小姐们也有关注娱乐圈的,对那些看中的小鲜肉小花,出手阔绰,私下里也会聊起来,卓雅夫人就算不关心,也会听到。

    舞蹈大赛,是眼下最热门的竞技综艺之一,想不听到也难。

    小小的蜜桔,几下就去了皮,她便顺手递给了常奕,自己又拿了一个。

    之前在常家的时候,常妍不开心,她在丈夫面前不想说起她的伤心事,不过在车上的时候还是跟自己的男人提了下。

    常奕在大前方,她这个守着后方的,也要睁着眼时刻关注着。

    如今傅、常两家这关系,更要关注傅家的异动。

    常奕将空茶杯放在桌上,手里捏着蜜桔,笑了下说道:“卓雅夫人是傅氏的大股东,不知道是否清楚傅氏也赞助了那个舞蹈综艺?”

    说着,他转头看向了傅正南。

    傅氏赞助节目,那笔数字对于庞大的傅氏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公司资金的去向,还有这一赞助产生的影响,对公司内部总要有个说法吧?

    能不知道吗?

    傅正南之所以今天抽空来作陪,就是为着这一事。

    要说傅氏赞助一档综艺节目,本没什么大惊小怪,但是往里仔细看了,就出问题了。

    那女人也参加了节目,只是不是由她亲自上场而已。

    但常家跟傅家有着这一层暧昧不明的关系在,自然是关注到了的。

    傅正南一想到这之中的关联,心里就堵着不舒服,可面上还要挂着笑。

    他道:“原来常先生觉得奇怪的是这件事。”

    常奕偏头问:“哦,那么这件事,大傅先生也是认同了的?”

    傅正南的一条胳膊搁在座椅扶手上,拇指慢慢的搓着一截食指侧面。

    他笑着道:“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刚才常太太也说,那个节目很火。我们这些老骨头是不清楚这节目到底有多火,但是既然都这么说了,那傅氏赞助节目,借着机会打个广告,提高一下品牌知名度,这不是很正常的事吗?”

    常奕微微笑着,心内暗忖,老狐狸就是老狐狸。

    他微扬了下眉毛,干脆挑明了说道:“那大傅先生可清楚,前傅太太也参加了这档节目?”

    傅正南的笑容微微僵住,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傅寒川处理完事情,走了过来。

    刚才那两人的那些话,他听到了一部分。

    他不动声色,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傅寒川一来,那些人的脸色也是各有精彩。

    有些话就是想避开当事人,从傅家二老那里要个明白,傅寒川一来,这话题就有些说不下去了。

    傅寒川直视着前方,伸手拿了茶几上的茶水轻啜一口,他道:“你们常家做生意,会因噎废食吗?”

    “生意场上,只讲究利益关系。我赞助节目,节目为我傅氏扩大品牌影响力,如果因为一个小人物我就放弃这种机会,按照这推理下去,那我傅氏何以做到这地步?”

    他侧头看向常奕夫妻,直视过来的目光毫无退避躲闪。

    ……

    送走了常家的人,傅正南便把傅寒川叫到了书房里。

    傅寒川之前就曾不经过董事会擅自做主的做些事,而这次赞助节目同样的是。

    在外人面前自然要撑着场面,但是关起门来,傅正南就要算个清楚了。

    到了书房,傅正南就对着傅寒川摆起了脸。

    他道:“我以为你坐上了傅氏的头把座椅,做事能更加沉稳些,能有所顾虑,你看看你现在做的这是什么!”

    “你为一个女人,要得罪了常家吗!”

    傅正南把桌子拍的梆梆响,一脸怒不可遏。

    “你做的那些小动作,当常家的人都是傻的吗!”

    傅寒川面对傅正南的暴怒,他神色淡漠,只说道:“父亲,傅家跟常家,只有生意场上的交情在,既然如此,一个赞助而已,又怎么会得罪常家?”

    “你……”

    傅正南指着傅寒川:“你还天真的以为,把自己撇干净了,跟常家只有生意上的往来吗?”

    “常妍将来是要做傅家的人的!”

    他沉沉的吐了口气,狠狠的瞪了一眼沉默不语的儿子。

    傅寒川却道:“我从没想过要跟常妍有什么,我已经跟她说清楚了,她不适合我。”

    闻言,傅正南气得瞪眼睛,不过对于富贵名门,婚姻之事又岂是个人就能做主?

    若不是当年苏家耍手段,傅家也不会……

    傅正南深吸了口气,不想再去想那件糟心事,但更让他糟心的事,他不得不提。

    他道:“你说常妍不适合你,她配不上你,那个哑女就适合你?”

    他讽刺的笑了下,接着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赞助那个节目想的是什么?”

    “那我也不妨告诉你,我见过那个女人。”

    傅正南的眼睛里闪过一道阴狠的光:“她回来,是来报复的!”

    傅寒川一直摆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直到傅正南说出最后两句,他的眉心皱了下:“报复?”

    ……

    常家的私家车内,车后座坐着的三人脸色都不好看。

    常奕对傅正南、傅寒川的那番托辞自是不满的,只是话到了那个份上不好再说下去罢了。

    傅寒川的心思不在常妍身上,他们都知道。

    按照常妍的身份地位,要嫁人的话,要找个跟傅家差不多的,也不是什么大难事。

    只是这两家要联姻的风吹了这么些年,两家为了推动他们二人感情,也先做起了往来。

    被架到了这个份上,再说两家婚事只是空穴来风,那常家的颜面就不好看了。

    尤其,那个苏家的女人跟常妍相比,身份背景差的那么多,那让常妍以后挑人的时候,被人怎么看?

    杨燕青捏了捏丈夫的手,往常妍那边使了个眼色。

    常妍神色憔悴,精神萎靡的靠在车门上,比来之前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杨燕青关心问道:“妍妍,你这是怎么了,身体真的很不舒服?”

    常妍抿了嘴唇,直起了身子来。她直直的看着前面,忽然说道:“大哥,我想让那个少年团给常氏做代言。”

    话音落下,杨燕青跟常奕都愣住了。

    常奕拧着眉道:“妍妍,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

    舞蹈大赛十六进八的那一期比赛在网络上播出以后,果然引起了大热潮,网络点击再创新高。

    屏幕上,每个参赛者一出场就刷起了弹幕,播出第二天便热议了起来。网络微博成了粉丝们的另一个战场,有为支持的参赛者打call的,也有为被刷下来的人抱不平的。

    有些商家提前就签约下代言人的,到了这期节目播出,销售额直线上升。

    苏湘静默的刷着微博,看着少年团的最新大数据,桌角的手机响个不停。

    苏湘知道这次比赛过后,少年团一定会火起来,为了分担工作量,聘请了一个助理。

    助理小邓敲门进来道:“苏姐,又有几个商家想来谈代言的事儿。要不要谈一下?”

    苏湘的问好少年团,是那么多参赛者中,唯一一个没有签下任何代言广告的。

    小邓在娱乐圈也混了一年多,从她的从业经验来看,对苏湘的这个做法一直不了解。

    砸了那么多钱,又花了那么多的心思培养起来的艺人,有签约广告赚钱的机会,当然是要敲下来的。

    有的人饮料广告、服装、食品,已经签下了七八个,这还在不断的寻找机会再多签约几个呢。

    那可都是摇钱树。

    而苏湘的这支团队一直被看好,绝对是香饽饽,可她却一直不松口。

    此时苏湘听到这个消息,也依然只是笑笑,她道:“去帮我推了吧。”

    “好的。”

    小邓作为助理,老板发话自然是只能答应下来的,但她又架不住好奇。

    她问道:“苏姐,怎么又往外推啊?你是不是在等一个更合适的机会,签更高的代言费?”

    随着名气的不同,代言费肯定也是不一样的。

    但比赛已经过半,都已经过了十六进八,再后面几场比赛下来,节目就结束了。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得了冠军,节目的热度已经过去,那时候的签约费不一定会比现在的高。

    有些商家在一开始就找看中的参赛者签约,一反面是为了降低签约费,另一方面也是趁着节目火的时候蹭个热度提高销量。

    小邓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苏湘笑了下道:“我的人,哪怕是得了冠军,我也不会给他们签下别的代言。”

    “为什么?”小邓下意识的问了出来。

    苏湘道:“因为他们只为我的品牌代言。”

    小邓微怔了下,她才来不久,只以为苏湘只是一个舞蹈团的经纪人跟编舞老师。

    小邓在圈子里也听说过这位编舞老师的名气,有很多歌手开演唱会或者拍mv,会请她帮忙编舞。

    “你、你的品牌?”

    苏湘淡笑了下,将自己的电脑转了过去,上面是回形针工作室旗下负责的内容。

    小邓看了眼,不由睁大了眼睛。

    首饰品,工艺品,护肤品都有。网页上赫然挂着那五个少年人的广告。

    苏湘道:“你才刚来,这些我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以后你就会慢慢接触到了。”

    她将电脑又转了回来,这组广告是苏湘亲自带着孩子们去拍摄的,那时候小邓还没来。

    不过这个时候可以开始挂在门店宣传了。

    苏湘将一叠资料递给小邓道:“这些你负责跟一遍,这样下来,你便了解我的业务了。”

    小邓将资料接了过来,她想了想,还是忍不住的问道:“可是少年团只代言自己的品牌,这样不是很浪费他们的商业价值?”

    “如果这时候多签约几个,有了更多的资金,不是可以将产品扩大了吗?”

    小邓虽然看到苏湘有自己的产品内容,不过她也注意到那些品牌还没有什么产生什么大的价值。

    小邓的这个想法,是很多经纪公司的固有想法,但前提是他们只是经纪公司。

    苏湘道:“任何艺人,如果过度消费,价值就会削弱。”

    “得了一次奖就马上去消费他们,拍广告,赶通告,然后进军影视界?”

    祁令扬有影视公司,如果她要这么做,完全不愁资源问题。

    苏湘道:“他们还是孩子,要学习要充电,后面还有几十年的时间。电量不满,很快就会被消耗光的。”

    “而且……”

    苏湘看着电脑上自己的产品,笑着说道:“代言的产品少,被代言产品的关注度就更高,所以就算只有这么一次机会,我的品牌知名度也提升一大截了,已经赚了。”

    “做人不要太贪心。”

    小邓笑了笑,了解了苏湘的意思:“好的,我知道了。”

    她转身走了出去,苏湘支着下巴,心情好的时候,点开了少年团的歌舞曲,手指跟着音乐节拍转动。

    这时候响起来的手机铃声将苏湘的惬意打断,苏湘关了音量,看到手机上“傅寒川”三个字,眉头就皱了起来。

    自从乔深将车还给她以后,他还没有来找过她的麻烦,这就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