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门小厨娘 第538章 来历


    夏侯暄没有看那个番商,听了云棠郡主的话,开口就说着他的来历。

    “他是武器商人,从邻国而来。他的手里有邻国最新制造出来的武器,想要卖给太子。”

    旁边的几人都愣住了。

    “邻国最新制造出来的武器要是出现在我国境内,到时候免不了又是一场外战。太子怎么能答应呢?皇上的意思呢?难道他也同意了吗?”苏澜蹙眉。

    “皇上还不知道。这是太子私自作主的。”夏侯暄翻烤着手里的烤肉,刷着调味料。“我不打算告诉皇上。”

    苏澜看向夏侯暄:“你是皇上最信任的人之一。如果你隐瞒了他,他必然会对你失望。你要考虑清楚。”

    以夏侯暄的性子,遇见这种事情应该先向皇帝汇报。这次他却没有汇报,显然是有了别的心思。比如说……

    换掉太子。

    看来夏侯暄察觉到太子对苏家的恶意,想要换掉太子。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只不过这样做也有后遗症,比如说皇帝对夏侯暄失望。一旦失去君心,以后想要重新获得信任就难了。太子是储君,应该是百官效忠的对象。而这次夏侯暄明显算计了他,以皇帝的聪明,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当权者最忌讳下面的人阳奉阴违,夏侯暄向来忠心耿耿,他要是‘阳奉阴违’,对皇帝来说绝对是不能容忍的事情。

    “我会让皇上明白我的用心。”夏侯暄说完,看向苏澜。“澜儿在担心我吗?”

    嗤!苏澜晒笑:“我担心你做什么?还不如担心我们家里的小黑最近要下崽的事情。”

    “你们在这里偷吃。”靳书月和汪云哲走过来。

    刚才靳书月还满脸的别扭,现在如沐春风,显然汪云哲的危机已过。

    汪云哲用同情的眼神看了一眼夏侯暄,那眼神仿佛在说:兄弟,自求多福吧!

    夏侯暄挑眉,轻轻地笑道:“汪大人,腊梅甘愿为奴为婢伺候你,不要名份。问你何时去接她入府。”

    “什么腊梅?”汪云哲瞪着夏侯暄。“世子爷,你别乱说。我哪里认识叫腊梅的女子?”

    “刚才在这里跳舞的,穿着黄衣服的,那不是腊梅吗?”夏侯暄满脸迷茫。

    “那叫红梅……”汪云哲说完,表情僵硬。他小心翼翼地看向靳书月,见后者脸色难看,一幅你死定了的样子。他暗暗地懊恼,用苦涩的表情看向夏侯暄。“世子爷,你这是想害死我啊!”

    苏澜轻笑。

    夏侯暄有多可恶,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的。谁让汪云哲敢挑畔他?以为他在她面前示弱,就是个好说话的人吗?这人心眼特别小,只要敢招惹到他,他必然反击。他的敌人就没有不怕他的。

    “这里的聚会就是为了那个番商吗?”苏澜问夏侯暄。

    “嗯,差不多。”夏侯暄点头。

    “那,他们讨好你,也是为了不让你泄露出去?”苏澜继续询问。

    “聪明,不愧是我的女人。”夏侯暄捏了捏她的下巴。

    旁边的几人做出一幅恶寒的表情。

    “两位,不要刺激我们好吗?”云棠郡主狠狠地扯掉手里的肉串。“看不下去了。”

    说着,她转身离开。

    其他几人也用各种理由远离那对表面上在闹别扭,其实总是在他们面前炫恩爱的‘旧夫妻’。

    之所以说他们是旧夫妻,是因为他们已经和离了。然而每当他们同时出现时,那种遮掩不住的恩爱总是炫花他们的眼睛,让他们心里羡慕得不行。

    “他们都走了。”苏澜将所有的肉串塞到夏侯暄的手里。“你自己吃吧!”

    夏侯暄见苏澜要走,哪里还顾什么肉串。他大步追上她,拦着她在船身上说话。

    而另一边,云棠郡主站在船头,看着湖面上那开得灿烂雅致的荷花。在经过一朵荷花前时,她伸出手想要摘下来。然而她身体不便,始终离那束荷花有些远。

    “小心。”就在船身摇晃了一下,云棠郡主差点摔下船的时候,一只手臂环住她的腰,将她整个人抱回来。

    云棠郡主愣愣地看着面前的男人。

    是那个番商。

    他有双非常深邃的眼睛。面对这双眼睛时,总感觉无所遁形。

    她轻轻地说道:“多谢这位公子。不过,可以放开我了吗?”

    番商松开云棠郡主,看向不远处的荷花。他身子一跃,脚下轻点,身轻如燕的落在众荷花中间,再手臂一挥,摘下了最大最漂亮的那朵荷花,再利落地回到了船身上。

    他的举动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当众人看见他把荷花递到云棠郡主的面前时,那一个个表情古怪极了。

    云棠郡主也被他的动作弄得不知所措。

    “我不能收。谢谢你的好意。”云棠郡主说完,转身就跑了。

    刚才那一瞬间,她的心脏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不知为何,脑海里总是浮现那个男人为她摘花的画面。

    云棠郡主拍拍脑袋,自言自语:“你真是昏了头了。那么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你居然看花了眼。是不是想男人想疯了?不许乱想,不许乱想……”

    其实那番商长得平凡,来历不明,又做着这么危险的事情,要是看上这样的男人,简直就是自己找死。

    云棠郡主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一瞬间的萌动。或许是因为他摘花的样子太好看了吧!想她活了这么多年,还没有哪个男人这样讨好过她。

    这样想着,云棠郡主冷静下来。

    “他居然给你送花。”苏澜拍了拍云棠郡主的肩膀。“瞧他的样子也不是一个喜欢讨女人欢心的男人。现在莫名其妙的送花给你,总不可能是看你喜欢荷花,所以就这样体贴的送一朵给你吧?”

    “或许是呢?我刚才差点摔下去了,是他拉住了我。”云棠郡主恢复平静,脸上看不出什么。“总之是好意。既然是好意,就没有必要深究下去。反正我也不可能和他有再见面的机会。”

    “说得也是。”苏澜点头。“他是邻国人,早晚会离开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