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抗战之广陵密码 第254章 挟持人质


    南宫仕听见了何碧瑶的喊声。

    但是他绝不会开枪,自己没有焦顺那样的枪法,胡乱开枪,很容易误伤了何碧瑶。

    宁可放过一千次郎秀,也绝不能伤了何碧瑶。

    他躲在卧牛石后面,喊道:“郎秀,你跑不了了,投降吧。”

    郎秀也冲他喊:“南宫仕,你放下枪,后退,否则,我杀了何碧瑶。”

    何碧瑶听了郎秀的喊声,气得浑身发抖,差点晕过去。

    这就是自己的表兄。

    生与死面前,他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这是敌我之间的斗争啊,残酷无情,哪里还会讲什么表兄妹之亲缘关系?

    而自己这么幼稚,这么犹豫。

    她想喊:“郎秀,你放开我,”却闭住了口。

    此时,向他求情,那是更加幼稚。

    郎秀的右臂,狠狠夹着何碧瑶的上身,左手举枪,朝着南宫仕射击,“叭,叭,”

    同时高喊:“南宫仕,后退,放下枪后退,否则我打死何碧瑶了。”

    南宫仕果然后退了。

    而且,他按照郎秀的命令,扔掉了手里的驳壳枪。

    郎秀挟持着何碧瑶,一步步后退。

    何碧瑶急得脑袋上直冒汗,高喊:“南宫仕,别听他的,打呀,”

    南宫仕没有作声,他伏在山坡上,缓缓后退。

    此时,南宫仕的心里,远比何碧瑶焦虑。

    抓住郎秀,此时对他来说,很容易,是打是跑,郎秀都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何碧瑶就有性命这忧了。

    只要郎秀一扣扳机,何碧瑶就将血洒山坡。

    他完全做得出来的,郎秀绝不会考虑嫡表亲情的,他真的会开枪。

    因此,南宫仕扔掉了手枪,缓缓后退两步,同时,脑子里飞速旋转,思考着对策。

    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何碧瑶。

    驳壳枪扔掉了,南宫仕并不在意,就算赤手空拳,掐也能掐死郎秀。

    可是,现在何碧瑶在他手上,绝不可冒失。

    郎秀,挟持着何碧瑶,一步步后退。

    何碧瑶急了。

    她猛地抬起脚来,死命地一跺,踩在郎秀的脚面上。

    这一脚,郎秀猝不及防,被踩得生痛,不禁“哎哟”一声,手臂一松。

    何碧瑶猛地挣脱出来。

    她用尽了平生的力气,朝旁边一挣,终于挣脱了郎秀的手臂。

    郎秀反应也快,转身便跑,他知道,此时要争取的,是时间,再重新去抓何碧瑶,是否抓到,难以保证,但南宫仕是什么人?他一定会抓住这个机会扑上来的。

    那……就什么都完了。

    因此郎秀毫不犹豫,转身撒腿便跑。

    他猜得不错。

    南宫仕看见何碧瑶挣脱了,身子猛地一跃而起,朝前扑了两步,迅速捡起了自己的驳壳枪。

    用最快的速度,举起了枪。

    “叭,叭,”两枪射出,仓皇间,没有射中。

    南宫仕一边射击,一边往前猛跑,他现在距离郎秀有几十米远,追上去,快……

    郎秀象被猛虎追赶的兔子,也是连窜带蹦,他跑向坡下那匹马。

    南宫仕和何碧瑶骑来的那匹马,正停在坡下,郎秀连滚带爬,也不顾得射击,迅速朝着马匹跑过去。

    “叭,叭,”南宫仕射出的枪弹,擦着郎秀的头皮飞过。

    郎秀跑到马跟前了,飞身上马,拨转马头,催马便走。

    南宫仕停下脚步,郎秀上了马,再使劲追,人的脚步也赶不上马匹,他单腿跪在山坡上,略一瞄准,朝着郎秀打出一串连发。

    “叭叭叭,”

    也巧了,郎秀催马便走,这一段地形复杂,南宫仕子弹射出的时候,他和马正窜过一片乱石。

    石砬子,挡住了郎秀。

    一串子弹,都打在乱石砬上,噼噼叭叭迸起一片石屑。

    “叭叭叭,”南宫仕手里的枪,持续不断地射击,他看见郎秀的身子,伏在马鞍上晃了一下。

    打中了吗?

    难以确定。

    那匹马,被郎秀催着,一阵疾驰,消失在曲折的山路上。

    南宫仕站起身来,提着枪口冒蓝烟的驳壳枪,摇了摇头。

    他回转身来,快步走到何碧瑶身旁。

    何碧瑶眼里冒出泪水,又恨又急,她对南宫仕说:“南宫……都怪我。”

    “别瞎说,”南宫仕笑了笑,用左手抚摸着她的肩膀,“你受伤了吗?”

    何碧瑶摇了摇头,她滚得浑身是土,头发也散乱了。

    南宫仕替她理了理乱纷纷的长发,“没受伤就好,刚才可给我吓坏了,没事就好,你看,哭什么,真是个小孩子。”

    “都怪我,我太笨了,净给你添麻烦。”

    南宫仕柔声说道:“净说傻话。”

    “南宫,”何碧瑶抬起头,亮晶晶的眼睛瞅着南宫仕微笑的脸,“刚才,你为什么不开枪?”

    “你说呢?”南宫仕脸上露着憨厚的微笑,“胡知故问,你在郎秀的手里,我能开枪么?郎秀的命,怎么能跟你的命相比?拿一千个一万个郎秀,能换来何碧瑶么?”

    何碧瑶心里暖意奔涌。

    她轻轻靠在南宫仕的胸前,闭上了眼睛。

    南宫仕用手轻轻揽着她的肩膀,下巴摩擦着何碧瑶的长发,轻声说道:“碧瑶,其实……虽然郎秀跑了,但我心里却很高兴。”

    “为什么?”

    “因为,你今天为了我,向郎秀开了枪,他是你的亲表兄,你朝他开了枪,我……知道你心里一定过了好几个坎儿,碧瑶,我真很感激你,能迈出这一步。”

    何碧瑶紧紧贴在南宫仕的胸前,用胳膊抱住他,嘴里喃喃地说:“南宫,其实……今天我犹豫了,不过以后,我不会了。”

    南宫仕紧紧抱了一下她。

    何碧瑶抬起头来,笑着说:“南宫,今天是我第一次跟你一块打仗,可是,打输了。”

    “哈哈,不算输,咱们把德广师父给救下来了。”

    “哎哟,”何碧瑶忽然想了起来,挣脱出南宫仕的怀抱,不好意思地说:“咱们俩光顾说话,把德广师父给忘了。”

    两人返身走上山坡。

    让南宫仕奇怪的是,王寒桃、索小友,这一对恶毒又怪异的母子,都不见了。

    难道是掉山沟里去了么?

    随她们去吧。

    钻进山洞里,德广和尚已经爬起身来,朝着南宫仕两手合什,行了个礼,问道:“请问,您就是南宫队长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