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小世界其乐无穷最新章节 > 第495章 我今生何求,惟你【庆祝‘镜大人赛高’赏盟】

小世界其乐无穷 第495章 我今生何求,惟你【庆祝‘镜大人赛高’赏盟】


    11月22日上午,涉谷。

    坐着银座线来到这个地方,走在前面的任索低头看导航,乔木依这时候却是拉着他,指了指着太阳底下旅客汇聚的雕塑说道:“是忠犬八公!去拍照去拍照!”

    任索直接将手机递给她,乔木依摇摇头,说道:“你的后摄双摄像头比前摄像头好。”

    任索心想乔木依说得有道理,虽然他是看不出双摄比单摄强在什么地方。至于图片里的小细节,谁会这么闲着蛋疼放大图片直到能看见模糊像素点啊——要是手机没有摄像头,他肯定也能接受。

    然而走过去等这一波旅客拍完离开后,乔木依却是直接将他拉过去,将脑袋挨到他肩膀上,说道:“愣着干什么?打开拍照,换到前摄像头啊。”

    任索:“……”

    等拍完照片,任索再次将手机递过去:“你喜欢拍照的话,手机还是你拿着吧,我不是很会看地图。”

    “不要。”

    走在前面的乔木依闻言停步,双手十指在背后屁股蛋上像弹钢琴一样交叉弹动。她侧过脑袋回头看了一眼任索,沐浴在朝日阳光下的脸庞露出浅浅的笑容:“那是你的手机,又不是我的,你自己拿着吧。”

    “但你……”

    “帮女孩子拍照都不愿意吗?”乔木依侧过头,啐了一声,不屑地说道:“哼,怪不得还是死童贞。”

    虽然乔木依说得比较小声,周围又是人多嘈杂,但身为三转修士并且身具「洞悉尘世」的任索自然是一个字不差地听到了。他一脸黑线走上去,说道:“我很少拍照,你看我图片库上一张照片是大半年前的地狱4pro游戏主机开箱就知道了……我要是拍的你丑,你可别找我麻烦。”

    乔木依轻轻呵了一声,语气里尽是自信:“不管你怎么拍,你都只能拍到我漂亮的照片。”

    “你能看到的我,肯定都是超~~漂亮的!”

    任索被噎了一下,心想自从早上安慰完乔木依后,乔木依就彻底洗去了沮丧,变回以前那个自顾自己开心,自信得像是刚穿上亮晶晶能闪灯的新鞋子的小孩子一样,不过毒舌毒鸡汤依然存在——虽然减轻了很多。

    “去哪里啊?”乔木依走到红绿灯前,到处张望,一点都不紧张,仿佛彻底变成享受旅游的旅客了。

    任索走过来,看见对面三条商业街,才明白游戏里为什么将这个地点叫“中央大街”——原来从车站一出来,真的会有左中右三条路给你选择。

    “走中间那条。”任索说道。

    乔木依没有任何异议。绿灯亮了之后,他们被密集的人流裹挟着往对面前进,这时候乔木依轻轻伸手抓住了任索的手腕,转过头对他说道:“你现在拿着导航,可别丢了我啊。主角要有人看着,才有存在的意义。”

    任索看了看手机的电,心想幸好出门前充满了电,不然到时候手机用完电,他又不认识路,结果就是将两个人都丢在异国他乡了……不过他们两个都会日语,再这样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路过太平堂书屋,乔木依拉着他走进去四处瞧瞧,任索随意看了看架上的书籍:《八公物语》、《魅惑的交谈术》、《传说中的闹鬼体验》、《帅哥英勇录》……繁樱这边真是什么书都能出版。

    乔木依拿起一本名为《星空博物馆》的杂志,翻了几页便展示给任索看:“呐呐,我们去这个地方玩吧!”

    巧了,任索眨眨眼睛说道:“我本来就打算今晚去池袋,到时候顺便去这个星空博物馆看看咯。”

    今晚上能遇到的‘线索路人’,就是在星空博物馆里遇到的,任索还以为又得自己领着乔木依去,没想到乔木依走走书店就提出来,省了他一番功夫。

    听见任索采纳了自己的意义,乔木依满意地笑了笑,然后又拉着任索继续逛中央大街——任索这时候都迷茫了,不应该是他带着乔木依到处玩,然后触发剧情吗?

    早上的安慰就这么有用?乔木依真的被激活了主角光环?那等下乔木依是不是会带着他去闯入别人家里打开宝箱搜刮衣柜……

    他们在中央大街逛了十几分钟,途中在路边小店买了两份牛肉杯填填肚子——长得像土耳其人的店主用刀将旋转的牛肉树上切下热腾腾的牛肉块,然后切成丝条状塞进杯子,再塞进沙拉青菜,卡路里十足的同时还安慰着那些食客们‘虽然肉很多,但你也吃了青菜,所以没关系的哦’。

    一边走一边吃,乔木依忽然哎了一声,示意任索看向她指的方向。

    任索瞄了一眼,刚好看到三个穿着潮流的青年夹着一个中年走进一处楼梯,没发现什么不对:“怎么了?那里连招牌都没有,不知道是什么店。”

    “跟我来吧。”乔木依老神在在地说道,带着任索走进去。楼梯很窄,几乎只能容许一人上来,任索和乔木依走上三楼后,在一间写着‘雀庄’门口前听见里面传来呵斥和骂声。

    乔木依示意任索在楼梯待着,她打开门口走了进去。

    任索看见雀庄里面放着几桌自动麻将台,三个青年正将中年人围堵在角落,一个青年甚至已经伸出手脱掉中年人的裤子,看得任索眼都直了——繁樱的年轻人胃口这么好,这么辛辣重口的吗?不怕得痔疮?

    不过任索看见另外一个青年手上拿着相机,顿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了——他们要拍下中年人的裸体丑照,以此来威胁他。

    估计他们非常清楚中年人的底细,现在拍下中年人的丑照,就可以威胁他‘不xx就将你的照片发到你公司’——放在玄国里,这种事都让人受不了,哪怕丢不了工作也丢光了面子,但可以换个城市换份工作重新再来。

    而在繁樱就不一样了,人到了中年,人际关系几乎是固定的:同事、家人。一旦人际关系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基本可以等于一个中年人的死亡。因为终生雇佣制等问题,除非是公司社长主动挖人,否则很少会雇佣社会人员,转行对于中年人来说也极为困难。

    若是因此丢了工作,中年人的下场除了去打零工寻觅生计,就只剩下当流浪汉这条路了——在原有人际关系被彻底摧毁后,很多人会选择后者,因为逃避总比忍受容易。

    乔木依进去后,雀庄里的老板和正在打麻将的四个壮汉马上围了过去,然后任索就欣赏了一场他在游戏里没见过,而且十分轻松简单的战斗。

    三分钟后,乔木依拿着吃得饱饱的钱包出来,顺手关上了雀庄的玻璃门,跟任索说:“下去吧,可以继续逛街了。”

    注意到任索在盯着她的钱包,乔木依想了想,打开钱包拿出两张福泽谕吉(一万元)给他:“等下要花钱的地方我来付钱就可以了,两万元应该够你买买买了。不够再找我拿。”

    任索茫然地接过两万元,他指了指雀庄里面,乔木依耸耸肩,拉着他往下走,一边走一边说:“放心,他们不会记得我的,我一进去就打烂了他们的摄像头和电脑,并且对所有进行了失忆处理。”

    “失,失忆?对策局还有这种法术!?”任索一惊。

    “物理失忆。”乔木依眨眨眼睛:“就是度不好把握,不过他们24小时内的事肯定是忘得一干二净了……”

    任索扯了扯嘴角:“你进去就是为了……抢钱?”

    “什么抢钱?他们可是通过出老千来骗钱的黑帮,肯定是某个极道组织经营的雀庄,我这是替天行道,顺便搜刮点不义之财。”乔木依一本正经地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们出老千骗钱的?”任索奇了。

    “进去之前我不确定,我进去后一看,就发现他们的麻将台内有乾坤,实锤了。”乔木依带着任索走回大街上,晃晃脑袋说道:“反正抢他们这群坏蛋的钱肯定没事,他们连报警都不敢。”

    “你抢这么多钱干嘛……”任索看了看乔木依,他记得乔木依不是财迷啊。

    至于乔木依说雀庄是骗钱老千经营的,任索一点都没有怀疑——乔木依可是有追溯线索的「魔眼通天」能力,她的推理能力和追溯能力足以让所有骗局无所遁形。

    “旅游资金啊!”乔木依认真说道:“难道能出来玩一趟,因为没钱而不能购物娱乐,那得多郁闷啊……我可不喜欢穷游!”

    “这趟旅行,我可不想留什么遗憾……”乔木依大步往前走,侧过头看了一眼任索,轻声说道:“这也是我的第一次旅游,我希望它在我的记忆里是完美无暇的。”

    任索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是啊,万事开头难,然后中间难,最后结尾难……所以第一次旅行是轻松愉快的话,那么以后才有动力去进行第二次、第三次旅行。”

    任索小时候第一次被爸妈带着去旅游,主要游玩景点居然是泰山——天知道那年那天九岁的任索是怎么走到山顶的。反正从那时候开始,任索就对去旅游敬谢不敏,宁愿待在家咸鱼发臭打游戏,也不肯到处观光了。

    乔木依呵呵笑了笑,似乎是赞同他的意见。

    他们路过一间甜筒冰淇淋店,买了两份冰淇淋,吃着吃着乔木依忽然将吃了一半的冰淇淋塞给任索,说道:“我要进去买点东西,这雪糕你吃了吧……你要跟着我进去还是怎样?”

    任索看了一眼前面的店铺,店架子上都是各色的水晶瓶,店里也只有女性,似乎是卖化妆品的。

    对这个完全不懂的任索自然没有任何兴趣,他啃完手上的甜筒脆皮壳,神色自然地继续吃第二个甜筒,指着旁边挂着【sega】招牌的游戏机中心说道:“我进去打游戏等你吧。”

    “行。”乔木依露出笑容。

    结果任索打游戏一打就是一个小时。虽然游戏机中心里游戏众多,不过任索好久没玩过格斗游戏,打电脑都打不过,而粉丝向游戏机‘舰娘收集’和‘命运冠位’他又不认识,倒是模拟高达驾驶舱的游戏机颇为有趣——任索可以坐在存在三面液晶屏的驾驶舱里,用类似开车的方式操控高达。

    一个小时后,乔木依过来找到正在打太鼓达人的任索,说:“我好像遇见携带线索的人了。”

    任索‘啪’的一声放下棍子,连忙带着乔木依走出去游戏机中心,着急问道:“人在哪里?你先上去问到线索再找我啊——我人就在这里不会丢,但线索可能会跑掉啊!”

    乔木依似乎不甚在意,笑道:“线索不会丢的,她就是里面的兼职店员。”

    走进刚才的化妆品店铺,乔木依指出收款台旁边颇为年轻的女店员,她看起来应该也就是女高中生的年纪。

    “小索你不是很会勾搭女孩子吗?去吧。”乔木依笑语盈盈,似乎是在认真跟任索商量。

    任索可不敢戴这顶帽子,连连摇头:“怎么可能,我才没有勾引过女孩。”

    乔木依笑容像是停滞了,她瞥了一眼任索,挤出一个如同冷笑的不屑笑容:“哼……算了,那我们一起去吧。”

    在任索的‘超级亲切力’和福泽谕吉的‘金钱魅力’下,那位女店员很快向他们交代出线索。

    有个被武魂殿武士击杀的男高中生就是她的同学,在月初的时候就旷课不来上学了。那个男高中生在班上是跟着一个现充圈子活动,男高中生旷课后,那个现充圈子的同学也一个个接着旷课了。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她的同学都是被男高中生杀了。

    说到这里,她也有点疑惑——因为她记得那个男高中生在现充圈子里一直都是担任被欺负的角色,经常需要跑腿,甚至被人当成丑角来戏弄,看起来也很懦弱,连跟班上女孩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本来胆小懦弱,实力低微的人,忽然拥有了力量和杀人的勇气吗……”

    乔木依跟任索离开店铺后,她低声呢喃一句:“果然是拥有影响心灵的力量呢……”

    任索这时候也是松了口气——幸好这个‘线索路人’是店员,要是乔木依错过了这个路人,任索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喂,小索。”

    这时候,任索被乔木依一拉,回过神来便看见乔木依的脸近在咫尺,他仿佛能从她的瞳孔看见自己的倒映。

    “你就没什么想跟公子说说的吗?”乔木依嘻嘻笑道。

    任索眨眨眼睛,很快从「聆听耳机」得到正确情报。他认真看了看乔木依的脸庞,说道:“你化了妆。”

    他思索了一秒,追加一句:“很好看,嗯。”

    乔木依笑容不变,又问道:“那是化妆了好看还是不化妆好看?”

    小孩子才会做选择,任索的做法是:“都好看。”

    “如果都一样好看,那我化妆来干嘛?”乔木依哼了一声,收敛笑容:“果然是童贞,都不知道该怎么称赞女孩。从游戏中心到现在,非要我提醒你你才看得出来。”

    等等,她没第一时间找店员要线索,而是先过来找我是想炫耀她的妆容吗?

    等等,购买化妆品真的要一个小时吗?

    其实这一个小时里,化妆的时间更多吧……

    任索扯了扯嘴角,不过乔木依说得很有道理,他也没法反驳,只好嘟囔一句:“因为你化得太自然好看了嘛……”

    转过身的乔木依,听到这话重新露出笑意,说道:“前面有间一兰拉面,好像还挺出名的……我们去尝尝吧!”

    ……

    “要来看看天象仪吗?无论何时都不会消逝的无穷闪耀美景,满天繁星都在等待你的光临。”

    夜晚,随着天文馆机器人响起的悦耳女音,任索和乔木依两人来到池袋柯尼卡美能达天文馆。

    按照乔木依的意愿,他们买了票等待下一场星空之旅开始。而且因为打劫极道变得非常有钱,他们买的还是第二贵的白云席——下一场最贵的草地席作为已经卖光了。草地席和白云席是天文馆里最中心的座位,不仅视野极好,还非常装逼,给人在野外一般的感受,像是幕天席地地欣赏星空。

    在外面等待的时候,乔木依意外地发现一个天文馆里的客人居然也是携带线索的关键人物。

    经过一番交流后,他们毫不费力就得到了崭新的情报。

    看着一旁正在思考推理线索的乔木依,任索鼓励道:“看,我们出来逛了两个地方就遇到两个有线索的路人,不比去调查点调查来得慢。东京人这么多,想遇到有线索的人还是很容易的,接下来几天我们继续出来玩,肯定能很快就将幕后黑手揪出来……”

    乔木依嗯了一声,点点头:“好啊,要在东京里好好玩。”

    这时候她忽然想起什么,说道:“我要去一下洗手间。”

    “下一场星空之旅要开始了啊。”任索非常欠揍地问道:“能不能憋着?”

    乔木依白了他一眼,任索耸耸肩,坐在休息区的沙发上,慵懒地笑了笑:“那我在这里等你吧。你连手机都没有,人要是丢了就麻烦了……”

    乔木依居高临下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在这里乖乖别乱走,不要随地大小便,不要咬那位保安叔叔……”

    逗了一下任索,乔木依才笑着走到化妆间——繁樱的女洗手间也叫化妆间,可谓相当隐晦了。

    乔木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想到:‘今天随便走走就恰好遇到身怀线索的人证,难道我还是真如同任索所说那样,是受到命运眷顾的主角……?’

    不过,她现在对这个已经不是特别在意——至少,她更在意接下来要做的事。

    调查的事,就顺其自然吧。

    乔木依打开新买的化妆包,里面放满了她今天的战利品:眼线膏、防晒隔离乳、遮瑕膏、散粉、卸妆液……卸妆棉、粉扑、眼线笔等等也是一应俱全。

    乔木依发动「侦探之眼」,认真看了看镜中的自己,发现自己手艺果然生疏了——不仅要稍微补补妆,而且眼线也画得不太好。

    毕竟快半年没化过妆了,乔木依又是新上手这套化妆品,有所疏漏也是正常。

    半年前,乔木依在自己觉醒之后,她以为自己应该不需要再化妆了——以前就罢了,都灵气复苏了,还将这么多时间浪费在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实在太蠢了,对策局看重的是实力和业绩。

    后来乔木依因为修为提升,外貌也越来越好,甚至连护肤品都不需要了,自然更不会想起这件事。她本身就不喜欢化妆,她以前只是因为知道更好的外貌能让她在职场上获得更多优势,所以才花时间学习这项技能。

    至于现在,乔木依依然认为化妆是一项浪费时间的事,但不一样的是,她此时此刻却是很享受这个过程。

    她不需要用化妆品遮掩脸部的缺憾——她的脸没有缺憾。不过,她需要通过化妆进一步优化自己,令这份美丽越加闪耀,越加多变,越加能铭刻在他人心中。

    用号称能‘填补睫毛根部空隙,彰显眼部轮廓的弹性气垫型眼线笔’来完善眼线,乔木依一边认真注视镜中漂亮动人的自己,一边轻轻哼歌:

    “谁,三言两语,撩拨了情意,”

    “谁,一颦一笑,摇曳了星云,”

    “……有了你,恩怨都似飞鸿踏雪泥……”

    “……我今生何求,惟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