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魔门老祖会穿越 第84章:不在服务区


    皎洁的月光透过屋顶的破洞,照入了四处漏风的砖瓦房,照在了一个盘膝打坐的人影身上,隐隐绰绰可以看出那是一个身形瘦削的中年汉子。

    仔细辨认,那正是王渊门下的三大入室弟子之一,常武。

    残破的瓦片因陡然刮起的大风变得摇摇欲坠,最终没能逃脱坠落的命运,它顺着屋顶的破洞,眼见就要摔入屋内时,一道微不可查的惨白灵光忽然出现,只是一闪瓦片便化作了飞灰,丝毫没有影响到破屋内的宁静。

    常武似有察觉,虽然没有睁开双目,眉毛却是皱了一皱,稍待片刻,在察觉到只是破瓦片触动了防御禁制后,他的呼吸才慢慢恢复悠长的状态。

    但他好像并没有注意到,地上因月光照射而产生的黑影却是悄悄地发生了变化,就像被揉捏的橡皮泥一般,黑影缓缓由盘坐的一团,变成了一个好似站立的人形,同时它又慢慢从中年人的侧后方挪动到了他的正后方。

    似乎是找准了位置,终于有了偷袭成功的把握,左右移动了好一阵的黑影陡然由二维升格成了三维,一个身着黑衣的刺客出现在了常武的背后,扬起手中紧握着的黑铁长钉,便向常武的后脑狠狠扎去。

    可惜,本该十拿九稳的刺杀却出现了意外,只见盘坐在破草席上的常武,身周突然鼓荡起了凌厉的阴风,将袭来的长钉卷偏,风中夹杂的碧绿灵火更是顺着攻击袭来的方向回卷了过去。

    刺客并没有因为突然出现的变故而手忙脚乱,他就像多次见过这样场景一般,身形只是一顿便快速开始向黑影转化。

    “怎能再让你跑了!”常武却是睁开了双眼,随着他一声爆喝,破屋却是被陡然亮起的禁制光罩,照了个通明瓦亮,阴影尽消。

    但那半身化为黑影的刺客却并没有如料想一般受到巨大的影响,他只是稍稍一顿便完全化作了“影子”消失在屋内。

    收起还没来得及打出的焚骨灭魂钉,常武面色阴沉地走出了破瓦房,此时已有不少听到动静的荒茔山弟子点亮明光围了过来。

    见到常武出现,他们纷纷出言。

    “常师兄,你没事吧?”

    “有没有抓到那个混蛋?”

    “那个偷袭我们的人是不是唐师兄,或鹿师兄的人?”

    ……

    抬手止住了渐趋混乱的询问声,常武抬眼扫过这十来位与自己亲厚的记名弟子,看着他们愤恨不平的神色,与人人带伤的惨状,他虽知道近来针对他们的一系列袭击,肯定是一个阴谋,但若他常武再不拿出办法,或是给他们找到一个宣泄怒火与愤懑的渠道,他怕是再也无法服众。

    “跟我去寻大师兄,二师兄!”虽然知道不大可能是内部人员动手,但那在之前击伤众多记名弟子,如今又袭击自己的钉状武器,却肯定是焚骨灭魂钉无疑。

    无论是对质,还是探究是谁泄露的法宝炼法,他都需要与自己那两位师兄好好谈谈了。

    常武他们落脚的房屋虽然破败,但看其形貌规制,此处破落前却定是个豪门大宅。带着自己那一系记名弟子穿廊过园走了一会儿,方才来到以唐忠与鹿青枝为首的荒茔山弟子落脚处。

    他们之所以要分开住,原因却也在那不明身份的刺客身上,就在二十几日前,刺客首次出现,并在接下来的每天夜里对荒茔山弟子发动袭击,不论是否在赶路,也不论阴晴雨雪,每天一入夜都能看到那个混蛋的身影。

    若非这个刺客“胆小怕事”,被发现就会逃走,且荒茔山弟子身上都有那碧火阴风帐护持安全,伤亡怕是早就出现了。

    当然,单这样根本不会让荒茔山的弟子没分开,反而会让他们更加团结在一起,但若那刺客只袭击常武一系的弟子,且手中的武器又是焚骨灭魂钉呢?

    就算一同经历过诸多危难,怀疑的种子依旧会生根发芽。

    在相互对质,互纠互察多日仍未发现那可能存在的叛徒后,常武只好在他那一系记名弟子的鼓动下,带人“分居”,今天就是这分居的第一天,结果就是刚才的情况。

    就连常武自己也被刺客袭击了。

    吩咐自己一系弟子保持克制后,常武便与同样面色不佳的唐忠、鹿青枝两人进入到了一间相对完好的小屋中,布下禁制,开始了密谈。

    “已经可以确定刺客手里的武器是焚骨灭魂钉了!”常武摩挲着手中的烟杆,却是难得地没将其中的烟叶点燃,他目光幽幽地盯着唐忠与鹿青枝,等待他两人这里的结果。

    “我们这大家都聚在一起,就算有私事要办也会三人同去,所以刺客绝对不是我们的人。”唐忠同样十分肯定地说道。

    “会不会是你那一系的弟子?”鹿青枝出言猜测道。

    “不会,我在他们身上都暗中留下了特殊的香气记号,今晚袭击我的刺客不是他们任何一人。”常武轻嗅烟袋锅里未点燃的烟叶,还有那遗留的烟火气说道。

    “不用找了,应该不是我们的人。”就在三人陷入沉默许久后,唐忠突然说道。

    “可那焚骨灭魂钉……”鹿青枝话刚说一半,便被唐忠挥手打断。

    见鹿青枝与常武都用疑惑的目光看向自己,唐忠犹豫片刻才说道:“焚骨灭魂钉的炼制法门并不是绝密,单我知道的就有两个知情人或者说是势力。”

    不等鹿青枝两人发问,唐忠便继续说道:“大师兄很早之前就被师尊赐下焚骨灭魂钉的炼法,而他与自在天的关系,想必你俩也知道。”

    “自在天没有袭击我们的动机,就算有也不会用这种挑拨离间的方法,直接碾压才更符合他们的行事风格。”常武却是不知他们的师尊已经单人成为一方“大势力”了,不过就算他不知道这点,他的分析依然很有道理,只看那唐忠与鹿青枝连连点头便知道了。

    “另一个便是玉骨宗了,那是师尊出身的宗派,虽然师尊曾经说过已将他们尽灭,但保不准还有漏网之鱼。”唐忠继续说道,“这个倒是实力不详,还与我们有仇。”

    “向师尊问问那遁入阴影的法门吧?或许师尊他老人家会知道!”鹿青枝却是不想到处去寻找那什么玉骨宗的余孽,虽然直接求助很可能被师尊不喜,但这无疑是最简单的解决办法。

    见到其他两人首肯,鹿青枝掏出了王渊临行前亲赐的传讯灵符,将法力与问题注入其中,他抬手将灵符打出,却只见灵符在屋中稍稍盘旋了一阵,便又落回到了他的手中。

    唐忠三人不知这是为何,但若王渊在此却可以用一段简单明了的话语解释这一状况。

    “您呼叫的用户不在服务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