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全球高武 > 全球高武最新章节 > 第416章 还记得曾经吗?

全球高武 第416章 还记得曾经吗?


    不灭物质,方平还是稍微蹭到了一点的。

    可惜不多,很少!

    此刻的方平,骨骼上覆盖了一层血色,反而显得愈加的诡异起来。

    而王金洋,伤势也恢复了许多。

    胸口那个大洞都被修补了一大半,不过也就到此为止了,不灭物质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

    来无影去无踪。

    方平留心观察了一下,没发现这些不灭物质从何而来。

    一旁的吴川,眉头紧蹙,半晌才低沉道:“封闭于三焦之门内!有意思!”

    三焦之门,虚实相间。

    说它确实存在,可实际上是没有的。

    说它不存在,其实三焦之门内藏着很多秘密,比如能量,比如气血,到了六品巅峰,都会感知到,三焦之门内封藏着大量的能量和气血。

    是人体本身就具备的?

    还是修炼这么多年,储存的?

    这些,目前都无法去验证。

    九品的吴川,自然也是有不灭物质的,可他的不灭物质,并非存在于三焦之门内,而是蕴藏在体内。

    王金洋体内,并无这种物质。

    吴川看了一眼方平,方平……好像知道一些东西。

    此刻的吴川,其实也猜测到了一些东西。

    什么人有不灭物质?

    八品和八品以上!

    不灭……不灭……这个称呼,并未现在就有,自古以来就有之。

    加上一些传说,吴川自然联想到了很多。

    何止吴川,其他人也都陷入了沉寂。

    这一战,虽然只是几位中品武者的战斗,可暴露的东西太多了。

    很快,王金洋睁开眼睛,看着自己恢复大半的伤势,没有出声,只是露出一抹深思之色,接着推开了还抱着他的方平,这家伙刚刚喊话,他其实也听见了。

    推开了方平,王金洋看了他一会,忽然道:“你的呢?”

    “啥?”

    “你的不灭物质去哪了?”

    方平一脸无语,我哪来的这玩意!

    老王显然是想岔了!

    不过王金洋这么一说,其他人也纷纷看向方平,吴川脸色变幻一阵,哼了一声。

    某些人恐怕也有吧!

    结果不用自己的,蹭别人的,真的好意思吗?

    这玩意,可是极为珍贵的。

    早知道如此,自己刚刚就不该浪费,虽然他消耗的不多,可没有三五个月修炼,那是别想补回来。

    方平有些郁闷,我说我没有,你们信吗?

    好吧,他觉得这些人应该不会相信的。

    没纠结这个,方平正准备开口,坑洞上方,有低微的脚步声传来。

    吴川早就发现了,也没在意,随意道:“一个三品,两个非武者,应该是附近的人……”

    方平却是眉头一皱,接着二话不说,踏空而起,从坑洞中飞出。

    其他人见状也要离开,下一刻,方平忽然倒飞回来,在不远处那具尸体上摸索了片刻,忽然皱眉不已,骂骂咧咧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骂了几句,方平看向众人道:“几位宗师,能借我一件衣服吗?”

    几位宗师面面相觑,大家都穿着一件,借你了,咱们穿什么?

    “上面是我家人,我这样子现在出去见人,吓到人。”

    一旁的白司令闻言想了想,将自己的军装外套脱了下来,几人中,就他穿的多一点。

    方平接过外套,连忙道谢,迅速给自己穿上,遮住了让人恐怖的双臂。

    看了看腿部,也崩裂了大片的血肉,方平朝几位宗师再次看了看。

    几人都一脸的无语,脱上衣还行,脱裤子给你,你让咱们光腿见人?

    方平看了看吴川,干笑道:“吴师兄,您这武道服不错……借我遮一遮?”

    吴川无奈,想了想,还是将自己的武道服脱了下来。

    方平急忙接过,围在了腿上,叹气道:“以后要是都这样,那就真没法见人了,希望政府可以给我一点能量精华,修补血肉。

    这一次,两大公司的人太过分了!”

    “你说什么?”

    吴川脸色瞬间大变!

    其他几位宗师脸色也都变了。

    方平幽幽道:“猜测,猜测而已,不过……是两大公司的人,概率可不低。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猜测,我迟早会找两大公司的人对质!

    要是被证实了,的确是他们指使!

    那哪怕所有人反对,我方平也要报这个仇!

    为了杀我,这些人简直丧心病狂!”

    一旁的王金洋眼神闪烁,没有吭声。

    方平,故意说是两大公司的人,恐怕有所图。

    这事,两大公司是可以撇清的,其他人恐怕也难以相信是两大公司干的。

    可联想到之前,死去这人透露的另一位强者姓名……王金洋心中轻叹一声,这一次,要是被证实了,两大公司恐怕要倒霉。

    方平未必想如何,可联想到方平在魔武的一系列动作,有些事,那就有的谈了。

    王金洋没说话,吴川脸色难看至极,沉声道:“方平,话不能乱说,虽然这次你被袭击,是受害的一方,可事情没查清楚之前,你这张嘴最好收敛点!”

    这绝不是小事!

    一旦传出去,那就是天大的麻烦。

    两大公司牵扯的东西太多太多,一旦被传出,不顾普通人性命,袭杀魔武和南武天骄武者,那造成的也许是整个武大的反抗。

    99所武大,宗师强者可不在少数。

    加上大批的军政两界强者,以及商界强者,很多人都是出自武大的。

    哪怕现在大家毕业多年了,不一定会站在武大的角度去考虑。

    可这种直接袭杀天骄武者,包括对方家人的事,那是绝不能容忍的。

    如果人人都如此,社会早就大乱。

    你再强,除非真的孤家寡人,要不然,你亲人朋友,不会都是强者。

    除了邪教武者,没有任何一方势力的武者敢对武者的家人动手。

    查不出来还好,查出来了,无论是谁,甚至是九品强者,都承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而全力查下去,很少有人能瞒住。

    两大公司真要这么干,那就傻到家了,最后爆发起来,恐怕有无数人要人头落地!

    在吴川看来,方平要是在地窟被人类追杀,那两大公司有可能。

    地面上,绝对是邪教干的!

    方平淡淡道:“吴师兄,话不能说的这么满,我方平没点把握,敢说这话?当然,这事我会继续查下去的,等我魔武宗师来了,我再细说!”

    吴川眉头皱成了川字型,方平……底气很足啊。

    而且,魔武的宗师也要来了,谁会来?

    他也毕业于魔武,可这事真要被确认为事实,他又该如何自处?

    其他几位宗师,脸色也都沉重的吓人。

    这事,已经不单纯是中品境的战斗了。

    甚至不再是方平的事,一旦处理不慎,可能会爆发一次大规模的内讧!

    方平见状又笑道:“当然,几位宗师放心,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我不会乱说的,以免造成不好的影响。

    哪位宗师和两大公司的人熟悉的话,最好通知他们一声,尽快来南江一趟。

    能私底下说清楚,说明白,那最好。

    说不清楚,说不明白,我不相信这世上就没有能为我做主的地方!

    人人都这么干,除非现在就杀了我灭口,要不然,谁还会为人类而战?”

    说罢,方平扬了扬自己的手臂,冷笑道:“我入地窟次数不多,可我敢说,我方平没有对不起任何人!我为人类流血的次数,也不在少数!

    我立下的功劳,中品境能比得上我的,也没几个。

    当初在魔都地窟,妖葵城来袭,可是我带回来的情报。

    南江地窟,也是我拖住了一位九品,让局势扭转!

    如今内部有人对我下手,还波及家人,我若不死,走着瞧好了!”

    “方平!”

    吴川刚想说话,方平打断道:“吴师兄……不,吴镇守!这事和镇守府和军部都无关,而且现在也没有具体确认,暂时不说这些,等我查清楚了,那我再讨个公道!”

    吴川没再开口,脸色沉重至极,不知心里如何去想。

    其他人也是如此,都是面色凝重。

    这事一定会查清楚的,这不是小事,而且现在闹的沸沸扬扬,魔武也有数位宗师,不给个交代,这事无法平息。

    方平没再继续说下去,再次御空而起,朝上方飞去。

    吴川看了一眼王金洋,沉声道:“他为何会认为是两大公司做的?”

    王金洋摇头道:“不清楚。”

    “你觉得呢?”

    王金洋低沉道:“从大局,从情理上而言,我都希望是邪教的武者,绝不希望是两大公司的人。

    可……有些事,查清楚了,没坏处。

    是与不是,给一个明确的交代。

    要不然,一旦在心中埋下一根刺,那就会影响到整个未来!

    如果给人留下两大公司迫害英雄的形象,诸位宗师可以预料到,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这已经超过了底线!

    我们这些人,在地窟不顾生死,从不畏惧,从不怯战,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那点不足为外人道的虚名?

    有几个武者会在乎这个的?”

    吴川深吸一口气,迅速道:“好,这事一定会查个清清楚楚,是与不是,都会有个交代!我会上报中央政府,南方镇守府也会出面,包括军部、教育部、侦缉部几部,都不会徇私!

    如果是真的,哪怕……后果再严重,也要彻底肃清一切!”

    吴川说的极为郑重!

    这真的不是开玩笑的事,太严重了。

    王金洋也不多说……有些事,你觉得不可能,他未必就是假的。

    方平看似是想捞点好处,可今日几人,是邪教的,还是两大公司的,谁能保证?

    ……

    地面。

    白锦山几人小心翼翼地查看着,也没人喊话。

    这时候喊话,谁知道会喊出谁。

    不过白锦山低估中高品强者的实力了,真要有敌人在,几人再小心,也早就被发现了。

    方平踏空而起,瞬间落在几人跟前。

    白锦山一脸警惕,作出攻击姿势,方平笑道:“是我!”

    “方平!”

    “哥!”

    “平平!”

    方圆一下子冲到方平跟前,抱着他就哭了起来,哽咽道:“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方平笑了一声,手都缩进了袖子里,拍了拍妹妹的后背,笑道:“傻不傻,这时候你们也敢跟来?要不是我击杀了敌人,余波就能震死你们全部。

    下次别犯傻了,我能有事吗?

    也就几个六品武者,六品巅峰的才一个而已。

    我曾经和七八九品的武者都交过手,还在乎这点小麻烦?

    要不是怕伤到了阳城居民,我早就爆发大招击杀这几个跳梁小丑了!”

    这话一出,方圆和方名荣倒是没想那么多,见方平能说能笑,两人都是喜极而泣,哪还在乎那么多。

    白锦山却是脸色剧变,果然是六品巅峰!

    而且……被方平击杀了!

    “方……方社长,你击杀了敌人?”

    白锦山一时间都不太敢直呼其名,带着说不尽的震撼,轻声询问了一句。

    六品巅峰!

    早在两年前,南江总督张定南,就是六品巅峰的武者。

    而方平,两年前连武者都不是。

    方平淡笑道:“当然,要不然我现在还能跟你们聊天?一群跳梁小丑罢了,这次过后,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些家伙,不杀他个血流成河,誓不罢休!”

    说话间,其他人也都飞了上来。

    白锦山连忙一一问候,作为阳城提督,有些信息他还是极为关注的。

    南江的白司令,他是认识的,其他几人,他也认识几位,当然,别人认识不认识他,那就难说了。

    见到这么多强者在这,白锦山倒是轻松了许多。

    之前的强者大战,他忧心无比,现在有这么多宗师在,可以安心了。

    最后,白锦山看了一眼王金洋,瞳孔微缩。

    王金洋虽然伤势好了许多,可体表伤,不是那么容易痊愈的。

    看到王金洋胸口到现在还有贯穿伤,甚至可以看到对面,白锦山一方面震惊于这次交战的惨烈,一方面也震惊于这些人的生命力强大。

    换成他,这样的伤势在身,别说没事人似的,恐怕早就死了。

    吴川见方平还在和家人说话,沉声道:“方平,待会来提督府一趟,我们好好谈谈!”

    “等我魔武众人来了再谈!”

    方平直接拒绝,现在他不谈,没那个实力,不好谈。

    吴川闻言眉头微蹙,没有再说,深吸一口气道:“好,那我们在提督府等你!”

    说罢,吴川一把抓起白锦山,直接腾空离去。

    其他几位宗师,也不耽误,纷纷跟了过去。

    其中一人,手中还抓着那位被斩杀的中年尸体,这件事,大家既然来了,那就要查清楚了。

    现在,小小的阳城,汇聚了五位宗师,一位大宗师。

    待会还会有强者赶来,这时候他们也不再担心方平的安全,这时候在这动手,九品到了,都难跑。

    见人都走了,方圆还挂在自己身上,方平笑道:“好了,没事了,你和爸回去吃年夜饭吧……我待会要去处理一下这件事。”

    “哥……”

    方圆鼻涕眼泪稀里哗啦的,在方平身上蹭了蹭,忧心忡忡道:“你伤的重吗?”

    她也看到了王金洋,伤的很重,胸口都被打穿了,能伤的不重吗?

    至于方平……现在脸上血肉倒是恢复的差不多了,可一些裂口还在,看起来也格外狰狞。

    方平笑道:“没太大事,小伤,别看你王哥伤的吓人,其实也是小伤,王哥,是吧?”

    一旁的王金洋苦笑点头,是小伤。

    小伤到,没有不灭物质恢复,他这次十有八九要在病床上躺个一两年。

    而且就算现在,伤势是恢复了不少,可骨髓之力透支,也让他有些站不稳了,方平还说小伤,这家伙真行。

    不过他家人在这,王金洋也不反驳,随他说就是了。

    方名荣看了看儿子,盯着他的手看了看,此刻,方平手一直缩在衣袖中,尽管看不到什么,可方名荣还是脸色沉重。

    儿子骗一下女儿还行,可他还是看出来了,双袖内的手臂,显得有些空荡。

    伤势,恐怕没儿子说的那么简单。

    然而此刻,说出来也没用,只会增加女儿和妻子的担忧。

    方名荣心中担忧,脸上却是没表露出来,拉了女儿一下,开口道:“别缠着你哥,先回家。”

    说着,拉着方圆一起往山下走去。

    方平也没御空飞行,实际上此刻他的,的确是强弩之末,他和王金洋,都难以飞回去,下山坐车回去再说。

    见方平父亲和妹妹走在前面,王金洋低声道:“两大公司……”

    方平笑了笑,淡淡道:“查查看,顺便也当个威慑,下次有麻烦,直接丢他们头上,算是以防万一。这次一闹,下次就算他们有这心,也没这胆,魔武和南江的合作还没传开,要是传开了,你猜,两大公司会坐视?”

    方平说罢,笑道:“好了,暂时不谈这个,等魔武的人来了,咱们一起去提督府。

    这次不管如何,我被袭击了是事实。

    而且差点就死了!”

    方平脸色陡然阴沉下来,冷冷道:“我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不止我,你也是,要不是不灭物质复苏,你这伤势,恐怕难以痊愈。”

    “不灭物质……”

    王金洋呢喃一声,方平笑道:“远古强者复苏,其实我也是,王哥,还记得远古时代,我创建天庭,你为我天庭第一战将的事吗?”

    王金洋脸色一变,低沉道:“天庭?”

    “你忘了?看来记忆还没复苏。”方平笑道:“没事,迟早的事,你是我天庭第一战将,李铁头是我天庭征北大将军,姚成军是征西将军……当年天庭108大将,南征北战,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可惜,最后和地窟禁区强者一战,双方都损失惨重,陨落无数。

    如今,大家都开始复苏了,记忆没恢复没关系,不要忘记我天庭的荣耀!

    迟早,你们都会一一归来,我一定会带着大家重新杀入地窟……”

    王金洋脸色变幻不定,显得半信半疑。

    方平轻叹道:“别想太多了,我这个天帝……有愧于大家,让你们当年陨落,如今记忆都丧失了。你们哪怕恢复了记忆,不认我也没事,其实我也不想再当这个天帝了。”

    “方平……你……你……”

    王金洋忽然头疼欲裂,玛德,这小子说的到底真的假的?

    他现在真不好确定!

    可之前不灭物质的复苏,让王金洋确定了一点,自己是不同于常人的,这不是简单的变异可以解释的。

    而方平……好像并不意外,早就知道这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