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盖世唐皇 > 盖世唐皇最新章节 > 第两百二十五章 布局对阵

盖世唐皇 第两百二十五章 布局对阵


    “魏洛?”

    李世民凝思片刻,摇了摇头:“似这等人渣,如果有机会,我自然会让他命归黄泉。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在鱼俱罗等人离京之前,我等无论如何都不可妄动。”

    张雨柔吃惊的看向李世民:“你就不听一听后面?明天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不用怎么费劲,就可将此子诛杀——”

    “那么然后呢?天子震怒,绣衣卫与司隶台搜查的力度,必定要比之前激增十倍!”

    李世民摇着头:“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我虽然心切于给玄霸复仇,却不会自不量力,将自身与诸位陷于险境当中。你们该知道,绣衣卫现在的注意力,还是在查几个月前的谋逆案,如果他们的注意力转移,我们必将举步维艰。”

    袁天浩不由眼现赞赏之意,这样的主公,倒是蛮可靠的。罗礼亦微微颔首:“此言上善,须知天子回京之后,便是黑市里的那些杀手生意,都已经偃旗息鼓。那些超品重将的实力,实在过于恐怖。张姑娘,你仔细想一想十二位令尊,堆在洛阳城的场面,就该知道怎么抉择了,”

    张雨柔想了想十二个张仲坚汇聚在京城的场面,也不由泄了气,心想那确实是很恐怖。

    关键是大隋朝廷,还真能够拿出这份力量,甚至更在这之上。

    “那么城外了?距离洞府四十里外总行吧?预计三天之后,慕龙山庄的庄主青魔神刀孙彦,即将从河北返回东都。此人是齐王府扶植的黑道大豪,近年崛起于河南,不但垄断了东都附近两成的私盐生意,更将势力延伸到了河北一带,如今每年都会为齐王府,提供上千万的资金。”

    张雨柔说到这里,又有些犹豫:“我猜这很可能,是一个陷阱。据我所知,慕龙山庄在河北的那场纠纷,还没有完全解决,青魔神刀孙彦就急于返回东都,这怎么看都像是吸引你现身的陷阱。不过我想他们一定没想到,我们现在的实力大增,增加了两位一品战力。”

    她把袁天浩与李世民的护法神灵,都算成了一品。前者自然名副其实,至于后者——只要李世民这三天时间,能够熟悉一番御剑术,还有护法神灵的操控之法,那也勉强可以算是了。

    “只要能够杀死这位,不但可以断去齐王府的最大财源,也可以让慕龙山庄群龙无首。后者也是如今齐王府势力,最大的支柱之一。”

    罗礼闻言,不仅微微蹙眉,欲言又止。可他随后就听李世民一阵摇头:“既然有可能是陷阱,那就没必要与他们硬顶。雨柔你对一位神射的可怕程度,了解还是太浅薄了,那怎么可能是多出两位一品,就能够抵消得了的。我想这次刺杀即便成功,也一定会死伤惨重,我们这几个人,能够活着回来一位,就已经是万幸。”

    李世民嘴里这般说着,暗里却已经开动起了脑筋。

    他确实是被张雨柔说动了心——孙彦此人对齐王府而言,确是至关重要,不逊色于王府总管曹问。如果能够将其诛杀,可说是斩掉齐王杨暕的一条臂膀。

    之前的魏洛不但是官身,而且是太子直合这样的近臣,所以他必须谨慎又谨慎。

    可青魔神刀孙彦,却没有这样的问题。一位黑道大豪,在地方上固然是叱咤风云,只手遮天,可在天子眼中,却挂不上号,还是可以谋划一二的。

    “这也不行吗?”

    张雨柔闻言,一副很是失望的神色:“那么这一个月,我们就只能这么干等着吗?”

    “如果对手是轮回天眼,那我倒宁愿干等着。”

    说话的是袁天浩,这位面无表情的盯着张雨柔:“此人可是名闻天下的神射,射程的最远距离达二十五里,四年之前,此人在中牟之南,远隔二十里,连续狙杀血手盟两位一品,四位二品,由此一战成名,震撼天下!慕龙山庄能够在河南崛起,这人至少要占据三分之一的功劳,可那还是在四年之前的事情。谁知道现在的轮回天眼,实力强到什么地步?他与孙彦联手,便是你的父亲,也未必就能够战而胜之。”

    张雨柔有些委屈,不过她也有自知之明。既然连袁天浩与罗礼这等人物,都这么慎重,那多半是自己小视了天下英雄。

    “袁兄也没必要把他们两人看得太高,我们三人合力,难道就会逊色于对手?关键是战场——”

    李世民神色专注的,看着身前的洛阳城地图:“交手之地,不能任由他们选择。在人流与建筑密集之所,可没法发挥罗兄的全部实力。如果我没料错,这个孙彦,一定是从孟津渡而来?”

    罗礼与袁天浩,不仅面面相觑了一眼。从孟津渡到洛阳城,可都是人烟稠密之所,无数交通于黄河南北的商队行走于期间,周围每隔数里,都有着繁华城邑。且地形复杂,周围多有丘岗山林,确实不适合罗礼。

    “而且,谁说我们杀人必须要用射术将之狙杀不可?在入城之后,此人反倒可能会放松警惕。在城内近身暗杀,毒蛊道法,只要能够杀人,效果都是一样。”

    “二郎你的意思是?”

    张雨柔的眸光微亮,已经猜知了李世民的用意。

    “我会继续注意他的行踪的,一旦有合适点机会,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除此之外,还得注意轮回天眼司马云帆,最好是能够想办法将他找出来——”

    李世民的目中闪着微光:“还有,我想齐王府之所以会出面,为那些袭杀我三弟之人收尾,要么是亲身参与,要么就是有求于对方。而后者潜伏在东都附近,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你怀疑他们在东都,是在谋划着什么事情?”

    罗礼用怀疑的语气道:“这很有可能,可我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任何线索。倒是那位齐王,最近看这位的布置,对宫中倒似有叵测之意。可这位总不可能,是想要弑父弑君?”

    ——这是极其荒唐的事情,当今天子乃雄猜之主,又正值壮年,麾下战将如云,谋士如雨。

    齐王府经营的那点势力,天子随随便便吹口气,就可使之冰消瓦解。

    如非是这位一意要亲征辽东,就只凭绣衣卫与司隶台的实力,就可让任何人,打消叵测之心。

    “我不知道,不过我想他们也是在等,等诸位朝廷重将离京之时。”

    李世民若有所思了片刻,又问张雨柔:“我要雨柔你查的事情,现在可有结果了吗?”

    张雨柔点了点头:“最近大隋各处府库,确实有不少墨甲不知去向。卫尉寺的武库有你父亲看着,情况还算不错。可近日以来,江南与川蜀一带,有不少库存的墨甲,以年久失修的名义报废。而这幕后黑手,正是楚国公,礼部尚书杨玄感。”

    李世民闻言,不由精神一振,不过他随后就听张雨柔道:“不过这位,大肆贪墨甲具,并不似你说的阴图叵测,也没有将它们卖给高句丽,而是出售给了吐蕃与林邑。”

    “吐蕃与林邑?”

    李世民一阵错愕,之后就沉吟不语

    所谓的吐蕃,是昔日南凉王秃发利鹿孤的后裔,如今正为一统青藏,而四处征战。他现在经手的私盐,正是来源于这一家。

    至于林邑,本是汉时的日南郡象林县,又作临邑国。

    在后汉末,当时县功曹区连,杀令自立为王,子孙相承,自孙权以后便不朝中国。此地之民,也渐渐演化为占族,人性凶悍,果于战斗,便山习水,不闲平地。

    先帝末年,群臣多言林邑有奇珍异宝,而林邑国君也桀骜不驯,谬视中原。时天下无事,交州新定,先帝便欲趁势经略林邑。令大将刘方,帅数万精锐伐之,一战大破林邑国象军,俘杀数万,并攻占了林邑国都。

    可惜的是,中原之军不耐瘴气,水土不服。刘方麾下将士,近半人患上了脚肿病,就连刘方自己,也不能幸免,因此而亡。

    于是大隋仅仅攻灭了林邑不到一年,就不得不全军撤离,而林邑也得以复国。

    不过此战之后,林邑的国君梵志,却再不敢对大隋不敬。一方面遣使谢罪,每年朝贡不绝;一方面在厉兵秣马,以防旧事重演。

    近年从大隋境内流出的墨甲,至少有一成被林邑国得了去。

    “——而且,我猜绣衣卫与司隶台,也多半已查得此事。不过不知为何,朝中一点动静都没有,天子也未因此发作杨玄感。”

    李世民听张雨柔说到这里,不禁哑然失笑。

    他们这位天子,还是很顾及名声的。

    那位故楚国公,可说是一手将天子捧上九五至尊的高位,对后者德重恩弘。之前碍于故楚国公权倾朝野,天子不能不忌惮有加,屡次出手削夺其权。

    可如今故楚国公已亡,那么除非是故楚国公的子嗣谋反,天子绝不会再对楚国公一脉随意出手,以免损伤其宽仁之名。

    私贩一些墨甲而已,朝中许多大臣都在做,天子又怎会在意此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