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妖艳渣受的自我修养 未央曲(63)


    此为防盗章

    舒乐从高高的宫墙上爬下去时, 小侍卫就一手捧着舒乐正三品的官帽,一手下意识托着, 像是生怕舒乐摔了。

    舒乐两脚落地, 不客气的推开了侍卫的手,一撇嘴道:“去去去, 冬青, 我有这么弱不禁风吗?”

    小侍卫满脸忧心忡忡,捧着官帽亦步亦趋走在舒乐后面:“您明天还要上朝吗?今天有好几位娘娘来拜访您。”

    舒乐扭过头兴致勃勃道:“都有谁呀?”

    冬青认真想了想:“德妃娘娘来了, 惠嫔娘娘也来了,还有叶贵人下午时候也来了一趟。”

    舒乐更高兴了, 索性停下脚步:“哎哟, 这么热闹啊?她们漂亮吗?”

    冬青:“……”

    可怜的小侍卫点点头, 又摇了摇头,“比市井的女子要漂亮一些……不过, 都没您着凤冠时美丽。”

    舒乐立即嘚瑟了起来,对系统道:魔统魔统,我是不是全天下最漂亮的人?

    系统忍无可忍的捂住了耳朵:不是, 滚。再说话举报了!

    舒乐便佯装谦虚的对身后的冬青摇了摇头, 故作生气道:“我乃男儿, 怎可与女子比美?此话勿要再说。”

    冬青自小跟在舒乐,自然知道他最不喜谈及容貌之事。

    只是今晚看舒乐心情大好,才一时失了言, 赶忙就下跪道, 眼看着就要给自己掌嘴道:“是属下乱说, 属下有罪,望将军——”

    舒乐:“……”

    舒乐对冬青这种没有护垫也能跪得干错利落的人充满了敬佩,伸手将人扶了起来,“好了,只有你我,不必如此,起来吧。”

    片刻后舒乐又道:“等等你给父亲去封信,明日早朝我就不去了。”

    冬青立即点头:“是,将军。那明日若再有后宫妃嫔来访——”

    舒乐果断道:“迎进来就是。”

    冬青:“全部都迎进来吗?属下怕您招待人辛苦,不然只迎嫔级以上?”

    舒乐摇摇头,高风亮节道:“既然我现在坐在皇宫之位上,自然要帮陛下照顾后宫姐姐妹妹,断不可区别对待。全部都迎进来吧。”

    冬青眼底闪过一丝感动,忍不住对舒乐抱了个拳:“将军……皇后一向如此仁义,末将领命。”

    舒乐:我就是如此棒棒的一个人!

    冬青退下以后,四位宫女将舒乐沐浴更衣的木质浴缸抬了过来。

    舒乐内心极为不舍的将小宫女们赶了出去,脱光了泡进浴缸里,美滋滋道:明天不但不上班,还可以看漂亮的小姐姐嘻嘻嘻。

    系统:……唉。

    舒乐:你怎么不骂我了?

    系统道:我回了一趟总部,领导说,对待你这种不要脸的宿主,修身养性是最好的方法。

    舒乐:……你们领导看上去经验十分丰富。

    系统点了点头,敬佩道:它还送了我防高血压和突发心脏病的补丁,我很感激它。

    舒乐:……厉害了我的统。

    舒乐没有皮成,于是很丧的洗完了澡,摸着假胸上床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皇帝新婚第二天就夜宿惠嫔殿中的消息如阵阵春风一般,从四面八方吹进了舒乐耳朵里。

    舒乐本来吃御膳房上的早餐吃的正香,结果在周围几个小宫女同情,怜悯,担忧,害怕的表情里硬生生的没敢再吃下去。

    ——生怕那几个小宫女以为他要化悲痛为食欲撑死自己。

    很难过了。

    非常委屈。

    还贼鸡儿饿。

    舒乐一边坐在凤栖宫的主位上可怜巴巴的啃苹果,一边听坐在左边的德妃和坐在右边的叶贵人噼里啪啦的说惠嫔是个狐狸精。

    小皇帝登帝不过也就三年,又一心想做出一番事业,后宫不丰。

    除了已经在面前的旧人德妃和新封的叶贵人,也就惠嫔能战一下了,其余几个要么是身体不好,要么就是已经宫斗失败进了冷宫了。

    大半天之后,德妃给自己顺了顺气,对舒乐掏心掏肺道:“皇后,姐姐比你在后宫的日子虚长几年,但也从未见过惠嫔如此嚣张的人,就算是先帝在世!也未有过这种例子!”

    叶贵人和德妃的角度出奇一致,接着道:“是呀!今晨我与德妃姐姐同去叫她来拜访您,她却说自己身子不爽利,等陛下下朝以后和陛下一起来?您说说,这是什么话?”

    舒乐一口苹果卡在嗓子眼差点没把自己噎死,好不容易咽下去,便听门口福泉公公尖细的声音道:“陛下驾到——惠嫔娘娘驾到——”

    舒乐赶忙把苹果核吐了出来,擦擦手和德妃叶贵人一同跪了下去。

    周绥一进凤栖宫,便闻到一阵之前从未闻到过的冷香。

    不似中原其他香薰那种浓烈的味道,只浅浅一点,若是仔细去闻,又闻不到了。

    周绥让殿中跪着的三人起了身,松开惠嫔的手,走到舒乐的身边坐下,微微一笑道:“今天这么热闹?”

    德妃和叶贵人都是已经许久没见小皇帝了,现在见了人,刚刚朝舒乐抱怨时候的理直气壮全没了,羞答答的看了周绥几眼,一个比一个千娇百媚。

    舒乐看了一眼面前的气氛,悄悄伸手将周绥面前桌上自己啃的干干净净的苹果核偷走了。

    惠嫔在德妃身边坐下,本欲先开口,却听坐在上面的舒乐道:“这位便是惠嫔妹妹吧,哎呀,真漂亮,难怪陛下喜欢!”

    惠嫔:???

    惠嫔还没来得及反应,舒乐却已经先站了起来,走到惠嫔身边,绕着她转了一圈,在惠嫔身边坐下了。

    周绥:???

    舒乐自然看到了其他人一脸懵逼的视线,他格外自然的从果篮里挑了个果子塞进惠嫔手里,顺便伸手摸了一把惠嫔的小脸,嘴角笑容特别真诚:“不知妹妹是怎么保养的?皮肤如此之好。”

    惠嫔觉得有一点微妙,按理说新皇后应该非常不喜她才是。

    但她却没有从舒乐身上感受出来女人之间的不喜……甚至,舒乐似乎还对她有一点兴致勃勃?

    惠嫔觉得自己一定是眼花了,但女人之间的战争她怎么能输?

    于是惠嫔反手拽住了舒乐的手,抚在自己脸上,甜甜一笑道:“姐姐说笑了,女人家呀,就这一张脸最是重要,姐姐可是有这方面困扰?妹妹一定为姐姐解惑。”

    舒乐:美滋滋美滋滋。

    系统:……

    周绥从刚刚舒乐起身之后,视线就一直落在舒乐身上,直到舒乐在惠嫔身边坐下。

    他自小在宫中长大,前前后后见过三任皇后着凤装的样子。

    第一位是先帝最早的皇后,陪着先帝从庶子到帝位,可惜被人毒害,早年离世。

    第二位是他的母后。

    第三位便是他的皇后。

    他与她叩过三首,拜过高堂,行了祭礼。

    在他见过的三任皇后里,凤装穿在舒婉怡身上竟然是最好看的。

    从背后看,凤装下的身形瘦削却并不十分单薄,腰封衬托下,显得那腰肢柔弱得不堪一击,似乎只要单手便能掌握其中。

    周绥皱了皱眉,舒家的人……腰都这般细弱吗?

    他排除掉舒乐和舒婉怡两人,往其他人身上一想。

    舒弘毅……

    周绥被那狮虎一般的壮硕腰杆吓得抖了抖,重新将视线挪回了舒乐和惠嫔的身上。

    惠嫔刚开始只是不想认输,后来却发现舒乐似乎真的对自己毫无恶意,反而眼底都是羡慕。

    她握着舒乐的手,舒乐便任由她握着,由着她牵引,像是完全处于惠嫔的控制之中。

    也只有在这么近的距离之下,惠嫔才发现——陛下新娶的这位皇后娘娘长得极美,挺翘的鼻,薄薄的唇,还有显得格外纯良的双眼。

    此时那双眼睛里满是对她身体的惊讶。

    这让惠嫔不禁生出一种将如此漂亮的人掌握在手心中的,微妙的快感。

    也是由此,在带着舒乐感受完她悉心呵护的脸之后,惠嫔不仅没有收手,反而诱惑一般的道:“皇后娘娘,女人胸部的保养也是十分重要的,不知娘娘平日里是否注意这一点呢?”

    舒乐还没来得及说话,惠嫔便笑了笑,带着他的手,向下滑了滑。

    于是周绥看到的便是惠嫔强迫式的攥着舒乐的手,去摸向自己胸上的一幕。

    舒乐对系统特别乖巧道:系统爸爸,我想对你唱一首歌。

    系统冷酷无情道:不,我不想听。

    舒乐: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系统:唉,我真同情这一届的男主……

    就在舒乐的手即将碰到那两团小面团的时候,周绥沉着声音开口道:“惠嫔。”

    惠嫔像是恍然惊醒一般,抓着舒乐的手陡然一松,立即转过身去,娇媚道:“陛下。”

    周绥面色依旧不太好看:“你若想与皇后交流呵护之事,当改日单独见面商谈。现在众人在此,有失体统。”

    惠嫔赶忙乖巧应声,磕了个头后语气格外柔弱道:“臣妾知道了,以后一定注意,还请陛下轻些责罚。”

    周绥又看了舒乐一眼:“罢了,今天就不予追究了。皇后,你且坐回来吧。”

    舒乐看了看周绥身边的座位,又看了看惠嫔大美人身边的座位,垂头丧气的应了一声,小步小步的迈了回去。

    刚走回去坐下就听周绥在自己身边低声问道:“怎么?朕叫你坐回来,你不高兴?”

    舒乐在心里殴打了小皇帝一百遍,转过脸露出一张格外灿烂的假笑,伸手往周绥胳膊上一抱:“高兴呀~坐在陛下身边,臣妾可高兴了!”

    舒乐自己揉了两把,淤青还在,他只能撇着嘴三两下把衣服套上,抬脚出去了。

    舒家小将军自任以来固守西北边疆,这还是第一次出征西南,他自己的兵还在边防没带回来,于是这次带的是舒弘毅的兵。

    或者说,曾经舒弘毅的兵。

    毕竟现在舒弘毅手中西南的虎符已经被周绥找借口缴了一半,成了一个只有威名的镇国将军。

    后周至今已安稳三朝。

    按照后周正史,自周绥爷爷一辈起就未有过大型战事,更从未有过皇帝御驾亲征的先例。

    安逸的生活过了太久,京城百姓连军队都没怎么见过。

    此时京城上上下下的老百姓都从家里赶了出来,热闹的凑在街道两旁,熙熙攘攘的等着小皇帝的銮驾从宫中出来,好一睹圣容。

    舒乐白玉面具遮颜,一身戎装,骑在战马上,与身后的众将士一同等在宫门口。

    振国将军舒弘毅独子舒乐在整个后周的市井中都不陌生,不过平日里的舒乐基本都是便服装扮,出入花坊酒楼也都端得一副风流倜傥,这还是许多百姓第一次见舒乐着武将装扮。

    虽然看不清脸,但高头大马威仪儿郎,还是惹来了不少姑娘们的目光。

    舒乐保持着姿势一动不动,顺便跟系统聊天:你看到第二排第三的姑娘了吗?胸大腿细小蛮腰,乐乐喜欢,想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