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最新章节 > 16。史前封印。重见天日(上)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16。史前封印。重见天日(上)


    “哗”

    幽蓝色的裂痕在死界洞开,脚步稍有些蹒跚的泰瑞昂踏入了自己的世界里,看到大领主狼狈的样子,早在这里等候多时的鲜血主母快步走上来,扶住了泰瑞昂的手臂。

    然而,就在奥蕾莉亚接触到泰瑞昂皮肤的那一刻,一抹幽蓝色的弧形闪电狠狠的撞在了她的手指上,把主母吓了一跳。

    “呋...”

    大领主舒了口气,结果从他嘴里喷出了一股类似于躯体被烧焦之后的黑烟,再配合起泰瑞昂被强烈电流刺激的散乱的长发,以及他脸颊上的黑灰,还有身体上被高温融化的盔甲,此时的大领主怎么看都像是打架打输了一样。

    但问题是,他其实没输...当然,也没赢。

    “毫无强者的尊严...简直就像是个下流的小混混一样!”

    大领主咬着牙骂到:

    “眼看着就要切开它的元素之躯,眼看着就能切下一块风元素精华,那混蛋居然一转身就逃跑了...最古风元素想要跑,谁能追得上?混蛋!天空之墙里都是一群软弱无能的老鼠!”

    “迟早要灭了它们!堵着天空之墙的门杀光那群混蛋!”

    大概是回到了死界,被压抑的情绪重新活跃,又可能是因为这一架打的实在是太憋屈,导致泰瑞昂的心绪非常的不稳定,而看到丈夫一副凄惨的样子,虽然很清楚泰瑞昂的躯体会在短时间之内复原,但奥蕾莉亚依然感觉到了一丝心疼。

    她帮泰瑞昂换下那破破烂烂的长袍,一边帮大领主收拾狼狈的外表,一边问到:

    “那奥拉基尔的实力如何?下一次再遇到它有胜算吗?”

    “胜算?”

    大领主摇了摇头:

    “它不是我的对手!它的那些手段对我都没什么用,但问题是它速度太快了,很难追上,要绝杀它就得准备一个完美的陷阱,或者干脆杀入天空之墙里,但那里是它的疆域,在那里和它作战会很困难。”

    “而且奥拉基尔毕竟是元素大君里最弱的一个,按照它的实力来猜测的话,元素大君的威胁应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大,不过如果面对的是最强的拉格纳罗斯或者最坚韧的石母的话,我虽然有把握能赢,但肯定要花很多时间...”

    在奥蕾莉亚的示意下,泰瑞昂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任由妻子为自己擦拭脸颊,他满脸晦气的说:

    “这些元素太难缠了...要打赢很简单,但要彻底杀死,就要花费多几倍的精力,就跟让人厌恶的牛皮糖一样恶心,看来我们提前组建应对元素威胁的黑暗萨满军团是正确的,只有元素才能更好的对付元素,其他力量对于元素的影响太小了。”

    “但,这些元素大君手里还真是有些好东西...”

    说着话,泰瑞昂弹了弹手指,一把刀柄上点缀着蓝色宝石,刀身缠绕四溅雷光的弧形战刀就出现在了他手中,在那略显古怪的刀刃之上,一抹抹白色的细碎闪电时隐时现,让这单手战刀显得分外漂亮,大领主把玩着自己的战利品,对自己的妻子说:

    “奥拉基尔的品味挺不错的,这把刀蕴含着它的雷电力量,我突然记起,我已经好几年的时间没送过生日礼物了...这东西就当是我的赔罪吧,我美丽的夫人。”

    “嗯。”

    鲜血主母接过泰瑞昂送上的礼物,她随手挥了挥,那空中跳跃的雷电照亮了她的脸颊,她哼了一声,那表情就像是得到了礼物的小女生一样,她将那战刀放在一边的武器架上,然后转过身,又如温婉的妻子一样,继续帮丈夫整理乱糟糟的头发。

    “说起来,多尔南的元素契约还差一个水元素。”

    奥蕾莉亚絮絮叨叨的说到:

    “还要让她去海底冒险吗?那里可是艾萨拉那个疯女人的地盘,我是不放心的。”

    “不,我已经在准备了。”

    泰瑞昂躺在椅子上,他轻声说:

    “戴琳正在深海和水元素疆域交汇的地区寻找,也许很快就有好消息传来了...但现在的重点不在那里,奥拉基尔离开的时候,就像是向我示威一样,它将自己的一部分力量留在了卡利姆多南疆,掀起了横跨大陆的大风暴,而据我所知,在那地方,正好有一个我们必须握在手中的重要设施。”

    “所以,休息一下吧,奥蕾莉亚,我们很快就要再次忙起来了。”

    —————————————————————————

    别看泰瑞昂说的轻描淡写,实际上此时卡利姆多南疆的情况已经混乱到了极致,而这一切都有他的一份责任。

    大领主和驭风者的战斗的时间并不长,但两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存在,短短十几分钟之间毫无保留的宣泄力量,那种毁灭一切的你来我往的战斗,却给下方的希利苏斯大沙漠带来了灾难性的影响。

    由于元素生物形态的特殊性,这些古怪的家伙一旦出现在现世,只要使用力量,就会引发某种现象,而驭风者是所有天空、风暴与雷电的主宰,它本身的存在形式,就是风这种力量的极致诠释,因此,奥拉基尔在现世的任何活动,都会引发和风有关的灾难。

    而在和泰瑞昂的战斗中,驭风者几乎没有留手,那宣泄而出的狂风很快就在希利苏斯的天空之下卷起了毁灭一切的大风暴,因为奥拉基尔的意志影响,即便在驭风者返回天空之墙之后,这笼罩整个希利苏斯的大风暴也没有平息,相反,还有种愈演愈烈的姿态。

    站在卡利姆多最南端的凋零者德鲁伊的营地里,大萨满努波顿张开双臂,拼命的呼唤着还顺从他的元素们,在其他十几名萨满的帮助下,在这营地外围,张开了一座临时的元素结界,在那火焰、流水和大地的力量交错影响之下,因为奥拉基尔的命令已经陷入了彻底疯狂的风元素被死死的挡在结界之外。

    这些来自德拉诺世界的萨满们用一种目瞪口呆的姿态,看着远方大沙漠最中心,那一道通天彻地的流沙风暴,那比大海之上卷起的最可怕的龙卷风还要巨大,在那难以想象的狂风之力的肆虐下,数以百万吨计数的流沙被卷入天空,然后又被狠狠的抛向地面。

    那昏暗的天际和那粗壮的流沙之风,就像是遭受了可怕风灾的世界末日一样。

    整个希利苏斯的天际都仿佛被这流沙重组的天幕彻底覆盖,在这种天灾面前,凡人的力量已经可以无视了,原本矗立在希利苏斯大沙漠中心的塞纳里奥要塞,那在时光中坚持了1000年的坚固要塞,早已经被漫卷的风柱轻易的撕开,在那要塞原本的位置上,只剩下了一片凄惨的废墟。

    所幸在这大风暴爆发之前,那里的德鲁伊就感觉到了危机,提前撤离,否则在这样的天地之力面前,谁也别想活下来。

    “这个世界的元素为何如此暴虐?”

    在努波顿身后,一名德莱尼人女性萨满背负着单手战锤和萦绕着大地元素的圆盾,她一边尽力维持眼前的元素结界,一边悲伤的看着那摧毁大沙漠里的一切存在的恐怖大风柱,这个年轻的萨满甚至有些不敢直视远方那毁天灭地的元素力量,因为在其他世界,她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破坏力如此强大的元素。

    这让这年轻的萨满对自己的能力产生了怀疑,她低声向大萨满问到:

    “努波顿贤者,我们...仅仅依靠我们,真的能平息那些可怕元素的怒火吗?它们...这个世界的元素们,要比德拉诺世界强大太多了。”

    女萨满的疑问让努波顿沉默了片刻,这个破碎者萨满长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没错,梅耶,艾泽拉斯的元素所拥有的力量确实让人感慨和畏惧,但它们的暴虐只是因为元素内心对于混沌的热衷,我们之所以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搭建起和元素沟通的桥梁,我们在德拉诺进行过一样的事业,我们在艾泽拉斯也必然会成功...”

    “梅耶,永远别忘记萨满之道的起始,我们的先祖与元素的交流是一场真正的奇迹,而我们也应该相信,单纯的元素们是可以交流的!是可以和我们和平共处的!”

    大萨满看着那些被卷入天空中的沉重流沙,在这元素暴虐的那一面流露的场景里,他想起了自己当初和元素的第一次交流,他对自己的学徒循循善诱的说到:

    “元素们遵守了萨满和它们之间的协议,它们赠与我们的不只是力量,还有许多优秀的品质。”

    “水流使我们的思维更清晰,使我们的内心更加平静,使我们更富有耐心,让我们的思绪不再被灾难的浓雾所遮蔽。”

    “火焰则赋予了我们激情,让我们充满对生活的感恩和热情,让我们有对未来的渴求与期待。”

    “大地,大地教会了我们什么叫毅力,它使我们拥有钢铁般的意志,以及不可动摇的决心。”

    “风,风暴,梅耶,你看到的风暴只是它暴虐的外表,永远别忘记,风暴给予我们的勇气和坦荡,清风拂面之下,让我们能够勇敢地面对,那些我们所遭受过的一切不幸。”

    努波顿低沉的声音让其他萨满们纷纷低声诵念起赞美元素的咒文,而他本人则抬起头,看着天空之上,那缓缓合拢的天空之墙与现世的裂痕,大萨满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光芒:

    “这个世界同样有萨满高贵的传承,那些我们素昧蒙面的兄弟姐妹们,也会帮助我们,更重要的是...”

    “这个世界有能扼制元素的力量,你亲眼看到了,梅耶,驭风者被击退了,就在我们眼前...这说明,有些强大者,不希望看到这个世界的秩序被元素破坏,这就是我们可以胜利的基础,放下内心的疑惑吧,孩子,先做好眼前的事情...”

    说到这里,大萨满努波顿的声音里充满了一丝凝重和担忧:

    “奥拉基尔的出现让风元素都失控了,希利苏斯的大风暴只是个开始,很快,周围几块区域里的风元素也会卷入其中,梅耶,希利苏斯的元素混乱我来处理,你立刻带着我们的萨满前往那个名叫加基森的地精城市,帮助那里的阿卡玛大萨满布置元素结界。”

    “我们必须把这些发疯的风元素的活动限制在大沙漠的无人区,不能让它们毁灭更北方的文明!”

    ————————————————————————————

    努波顿的猜测是正确的,希利苏斯的大风暴在第二天变得更加可怕,而受到这些失控的风元素的影响,在距离希利苏斯很近的塔纳利斯和安戈洛环形山都出现了同样失控的风暴,热砂财团和正在进行改革的暴风王国都注意到了这可怕的天灾。

    不过,在艾泽拉斯刚刚崭露头角的陶土议会却因为这场灾难而名声大噪。

    在大萨满努波顿和大萨满阿卡玛的主持下,来自兽人、牛头人和野猪人的萨满们齐聚在加基森,在凋零者教派的援助下,这些各族的萨满们沿着加基森到环形山的山脉,设置了庞大的元素隔离结界,按照努波顿的想法,他们齐心协力之下,将这场恐怖的风暴天灾死死的“锁”在了南疆的无人区里。

    也有人传言说在塔纳利斯的风暴中看到了神秘的青铜龙的身影,也许那些巨龙也感觉到了威胁...

    而这场由奥拉基尔和泰瑞昂的战斗引发的超大型风暴持续了整整7天7夜,那些发狂的风元素才在数百名萨满的安抚下缓缓的恢复了平静,整个希利苏斯和塔纳利斯的环境都被彻底的重塑了,当然,由于这两个地方本就是无人居住的沙漠区域,所以也没有造成太可怕的影响。

    不过问题就在于...泰瑞昂的担忧也成为了现实。

    奥拉基尔掀起的恐怖风暴撕开了塔纳利斯和希利苏斯,以及安戈洛环形山三方交接的区域,在那片绵延不绝的山脉最深处,一个通往被封印着的古代遗迹的大门。

    在风暴落幕的那一天,重见天日了。

    艾泽拉斯的生灵们,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目睹泰坦们留下的奇迹之景的机会...

    一个危险到随时可能会毁灭自己和世界的...机会!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九天神皇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