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重生都市之天下无双 第280章 死缠烂打


    当所有威能尽数溃散,只见灰袍汉子后退了一步,而归海昌则脸色微白,已经退到边缘处。那件铜钱法器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个圆角三菱盾,呼吸有些急促,仿佛这一击对其消耗很大。

    “竟然把我的法器损害不轻,道友果然修为浑厚!”

    “职责所在,希望你莫要嫉恨,该云蔷道友上场了。”

    灰袍汉子打了个哈哈,抖抖衣衫也退到一侧,陆寒鄙夷的不再观看,因为云蔷也是初期境界,根本无法撼动归海昌的。眼下就轮到自己出手了,让他踌躇的是,该不该用实力出手,或者说是否将其从修真界抹去,从而彻底震慑所有人。

    果然,云蔷出手的一击,似乎也留了颜面,顶多动用八成法力,她那件光彩琉璃的圆珠很好看,如闷锤砸在盾牌上,爆发出的冲击波都炫彩纷呈。

    “这位道友,待你完成一击,本次拍卖会就结束了,还请尽力施威!”

    云蔷面无表情,退回原处就转向陆寒所在,冲着他微微颔首,此次拍卖会也算给她留下不小的印象,但以后坚决不会再来。

    三连击之后,虽然各有原因,归海昌的法力还是损耗了一些,毕竟都是金丹境界施为。付出的代价即将接近尾声,看向陆寒的目光逐渐露出放肆的鄙夷和怨毒,若非众目睽睽不能出手,早把他拍成肉酱解恨。区区筑基小辈的一击,简直隔靴搔痒,和走个过场没啥区别,此后就是不死不休。

    ‘咦?他人呢?’

    ‘那位道友去哪了?’

    ‘咦?刚才还在这啊,真是活见鬼。’

    数十个筑基修士挤在一起,立刻传来嗡嗡声,云蔷瞪大眼睛也未在发现陆寒的那团黑雾,忽然想到了什么,满脸不可思议。

    归海昌是看着陆寒诡异消失的,就在原地莫名没了踪影,急忙运转双目再看,那里还是空空如也,简直匪夷所思。随即心中警兆骤起,只感觉恶寒灌顶,护体灵光瞬间笼罩全身,就要发动瞬移神通,但已经晚了些许。

    一把绿幽幽的剑芒,就在其身后仅仅尺外闪电般刺出,轻易破开其护体灵光,直接洞穿了丹田位置,从前方伸出几寸的剑尖儿,距离太近了,出手太快!

    无尽锋利之意顷刻间四射爆发,又果断彻底消失,紧接着就看见归海昌轮拳回砸,狠狠轰击在身后地面上,顿时荡漾起凶猛的冲击波。

    “啊——!”

    ‘啊啊……!’

    ‘啊呀——!’

    ‘啊——?’

    惨叫声和惊呼声是同时传出的,数十双眼睛瞪圆了,无数声音惊恐的大叫,如见鬼一般盯着看到的诡异情景。这一幕只在瞬间就出现了,剑出和剑退加起来也就一秒,金丹境的反应堪称急速,都未能逃过大劫。

    归海昌原本赤红的脸庞,此刻已经血色全无,惨白如纸气息快速萎靡,丹田处腹部一个大口子,里面蕴藏的精元灵力,正疯狂向外宣泄着撕裂他的肉身。

    那两只大手还在拼命向堵住伤口,也不想想金丹境至少一二百年的灵力积蓄是何等精纯,如堤坝决断疯狂倾泻,在惨叫声中很快冲击出近乎透明的拳头大小的窟窿。

    血雾和灵气澎湃交织在一起,在大厅形成诡异恐怖的现场,所有人毛骨悚然,并排站立的三个金丹境,表情如凝固般,早已惊骇欲绝。

    ‘噗通——!’

    归海昌的肉身栽倒,上模逐渐瞪大,瞳孔都是血红色,怨毒的又看向光罩结界之外,似乎想再看陆寒一眼。

    “好啦!结束啦!你此刻该知道我的势力如何恐怖了吧?区区云霄宗而已,抬手间就能让任何一个宗门灰飞烟灭,你可以去死了!”

    轰——!

    原本空空如也的原地,陆寒再次现身,并冷冷吐出几句话,依然黑雾重重笼罩。但那些筑基修士,如见鬼魅的四散退开,叫声接连不断传出。方才还同仇敌忾,瞬间就把他看成索命幽灵般的存在,幸好此刻的防护法阵消失,否则不知会不会互相踩踏挤压。

    “你……该死——!我……不……甘……!”

    没有金丹支撑,失去了法力源泉,魂魄窜出体外,围绕着逐渐冰冷的尸身焦急乱飞,似乎想让宿体活过来,但那是不可能的。

    “道友不可!”

    就在此时,却听灰袍汉子急切大叫,似乎想抬手阻止什么,已经有道符篆闪电般飞出,打在了归海昌的缭绕魂魄之上,火光轰然炸开。

    尖锐的嘶吼声仅仅持续片刻就戛然而止,那处燃烧的火焰持续几息时间,从里面射出一物,稳稳落在陆寒手中,是个淡黄色储物镯。仿佛什么都没发生,那里空空如也,魂魄是修士最脆弱的一部分,岂能经受住炙热高温,连同归海昌的尸身都化为乌有。

    灰袍汉子脸色难看至极,红衣青年才缓过神来,云蔷神色遑遑,已经微微低垂下头颅。

    “规则在这,也是说好的一击,灭了其残魂也只是决断后患而已,一旦他正夺舍了哪位道友,又是新的麻烦。”

    “好!也的确如此,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我们就此告退。”

    红衣青年紧跟着灰袍汉子离去,还不忘看了陆寒一眼,眼中惧意满满,恨不得撒丫子跑走。

    “现……现在我宣布,本次拍卖会结束!”云蔷勉强挤出几分微笑,说话都有点结巴,对着众多筑基修士微微一躬身,立刻快速转身跑走。

    “嘿嘿!诸位道友,方才解气否?”

    陆寒也没在说什么,至于云霄宗和天海阁只见如何解决,那就和他无关了,反正这消息瞒不住多久,他也有若干手段化险为夷。不由得暗暗赞叹空间法则的神奇,这还只是掌握了略微皮毛而已,那朵‘无根之花’真是好东西,隐身效果简直妙不可言。

    三张古丹方和八百年份的‘天芝草’还在台上,只能陆寒自己去拿了,当尽数收入囊中,蓦然转身说了句话。

    ‘啊啊——!’

    ‘唉吆!你乱窜什么,都碰到我了!’

    ‘解……解气,太解气了,道友高人也!’

    ‘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能秒杀金丹境,堪称筑基第一!’

    ‘我等膜拜钦佩,道友真乃老祖级别的高手,嘿嘿嘿!’

    特么的,至于被吓成这样么,你们也可以不回答,没必要捧臭脚,老子又不是滥杀无辜之人。陆寒暗自嘀咕着,朝着人群搜寻,想找到代月离和座位前方的那名女修,然而混乱过后早已难分你我,只好叹气作罢。

    “诸位前辈,请随我从传送阵离开!”

    两个侍女仿佛是救兵,众人立刻松了口气,和杀神般的存在共处一室,简直如坐针毡。每个人都想最先离开,蜂拥般的向外涌去,但身躯又戛然止住,因为陆寒的话音又响了起来。

    “等等!”

    ‘嘿嘿!道友……还有事?’

    ‘是啊!若有吩咐定然遵从,咱们毕竟一起抱团过。’

    ‘请说吧,只要能做到的……!’

    “咳咳!我有那么可怕吗?此刻想告诉诸位的是,有很多灵丹将在不久后出现,你们可以趁机积攒些家底,到时候争取都有所得。”

    嗡……!

    此花一说完,立刻把紧张气氛缓和不少,哪个都不傻,怎会不知很多灵丹四个字的含义。

    而且此人先前就说要逆向研究小元丹,还有那三张古方什么的,让更多修士得到机缘,此刻再次强调,真实度立刻猛增。这些人当然千恩万谢的表态,就算听着像吹牛逼,也不敢有半点讥笑的意思,反正得到个好消息。

    “你……真的能炼制出小元丹?”

    咦?!是柔柔的声音,陆寒才发现右侧侍女引领的一队里,有个身影微微停顿片刻。

    “当然,姑娘不要离开太远嗷,回家族报个喜就返程即可。”

    “哼!不但一身厉害本事,嘴皮子也那么刻薄,本姑娘可不怕。”

    “这才对嘛,怕了还如何相识相知,保证给你的是成品小元丹,假一赔万!”

    “啐!”

    这些人都怕了他,陆寒只好辍在最后才走,没再听到那个清脆的声音,总有些怅然若失,反正知道她叫代月离了。这丫头不知此刻是否在后悔万分,将芳名告诉给了一个小煞星,担心给自己带来无穷后患呢?

    传送阵大同小异,只有纹路符文不同,还有传送的掌控力度不一样,陆寒屹然踏了上去,在白光中独自消失不见。

    外面已经漆黑,天苑城南门,通往城中的主街上,延伸出无数分支小路和胡同,有部分已经归于寂静。

    就在此刻,距离城门不足百丈的某个胡同里,近丈高的虚空忽然哆嗦了几下,有个身影诡异掉下来,即将趴地的瞬间翻了个筋斗,还算没有难堪。

    ‘不错!没有真的被扔到外面去,华凌那小子不知如何了,自己今天就算小有收获吧。’

    稳稳心神之后,又快速将今天的经历过了遍电影,陆寒咂咂嘴,倒背双手蹒跚奔向主街。夜晚美食的香气扑鼻,万家店铺的灯火点亮主街,腾腾热气从美食店客栈冒出,人影还算不少。

    解决了不少心事,陆寒馋欲被勾动出来,立刻环顾前后,想找个特色小店尝尝鲜。然而城门处飘进来一道靓影,将其目光吸引了过去,那是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美女,走路轻松速度不慢,小蛮靴并未点在地面,盈盈身躯就借力向前。

    比瓜子脸略长,身高可算不低,基本能和陆寒比肩了,脖颈白皙耳垂圆润,挂着一对紫色翡翠的坠子。鼻翼不算高,也和小巧没沾边,刘海遮住近半饱的满额头,黑发披肩垂直顺滑。

    ‘筑基后期?气息沉沉修为不弱啊,只是那双眼神里怎么有些闪光,仿佛忧伤过,不会吧?’

    陆寒脑袋嗡了一下,瞬间把拍卖会上的某些情景与此女联想起来,一股罪恶感快速飘过,此女或许是被传送到城外,恰好在南门附近,嘿嘿!

    一股神念扫了过来,顿时把陆寒从遐想中惊醒,那个美女已经到了附近十丈外,并且也发现了他。

    随即就是警惕的眼神,走路的步伐也变慢些许,但只是暂时的,顷刻间有加速不少,从陆寒身前两丈外掠过。那双眼眸中已经换成凌厉的意味,还有些厌恶和鄙视的情绪在里面,当远离近二十丈,修长的身躯蓦然刹住。

    因为陆寒嘴唇轻微蠕动,不知密语说了些什么,身躯纹丝未动,静静看着那个身影呆住,然后转身和他对视。仅仅片刻就施施然走了回来,刘海下的额头皱起,两只微蓝色的眼眸从未离开过陆寒的面庞,想从中分析出丝毫危险因素。

    “方才,是你在和我说话?”

    看着这个金簪束发剑眉英挺的家伙,黑眸薄唇气势冷傲孤清,穿着紫长袍绣有浅黄花纹,领口和袖口都镶绣着流云纹滚边,腰间束着青色祥云宽边锦带,脚踏鹿皮短靴。那双眼中似乎没有淫邪的光芒,但是大贼隐于色,美女还是撇撇嘴,袖袍内双手攥的很紧。

    “正是!”

    “我只是才到天苑城,你就密语问我要灵丹吗,到底是何意思?”

    “这……姑娘是才到此地,还是刚出去的,目前还不好说。既然在下说了那句话,没有几分本事岂能胡乱出口,但此刻比灵丹还好吃的,应该是本地美食,可否有性趣共用一餐?”

    “没有!竟敢浪费本姑娘时间,小心吃不了兜着走,登徒浪子给我滚远点!”

    鹅黄长裙美女立刻沉下脸色,美目狠狠瞪了陆寒一眼,愤而转身就要再次离开,却不知她的命运已经由不得自己了。

    “姑娘似乎已经失望过,若再错过一次机缘,那就是和修行大道渐行渐远,金丹之劫不远矣啊!”

    “你——胡说些什么?啥失望过?”

    “哭过啊,哈哈哈哈!”

    陆寒大步流星,倒背双手踏步而去,一副自信满满的傲慢姿态,差点就走出个八字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