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我的女友是恶女 > 我的女友是恶女最新章节 > 第四百零五章 一生无所求

我的女友是恶女 第四百零五章 一生无所求


    不管众人如何纷纷扰扰,时间坚定不移的流动到了第二天,也就是夏甲的决赛日,而今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烈日高照。

    渐渐的,从地铁站涌出的人流汇入进了甲子园,逐渐填满了座席。球场内也紧急经过了修整,内野黑土柔软,外野绿草丛丛,就连濑户内海吹来的海风也平缓了起来。

    这是个比赛的好日子。

    《激斗甲子园》的直播室内,曾木宗政看着赛场内机位的调式画面,忍不住感叹道:“一生无所求的时刻啊!”

    “宗政前辈在说什么?”小西宫雅子在做最后的镜头前补妆,不敢乱动,不过还是很好奇的问了一声。

    曾木宗政自嘲一笑:“没什么,雅子酱,这是我参加甲子园那年的宣传语——能拿到夏甲冠军,对那时的我来说,就是‘一生无所求’的时刻。”

    成年了他当然不这么想了,但对十八岁时的他来说,能拿到夏甲冠军真的就此生无所求了。

    少年人的热血、青春和梦想全在甲子园的决赛赛场上,而进入了职棒后,追求就慢慢就变成单纯的金钱和名声,似乎棒球带来的乐趣和感动没有了,只余下了得过且过和重重压力。

    小西宫雅子年龄还小,也是女生,理解不了旁边这位发际线日渐后退的中年大叔,不过还是赞同道:“要是赢了,确实是人生最美好的回忆。”

    五万名以上的现场观众,往年全国平均15.14%的收视率,最高的县收视率达到45.11%的比赛,真真正正的千万人瞩目,只要打到了决赛从某种意义上已经赢了,绝对的人生高光时刻。

    她有点羡慕,但也知道她没这个本事,又好奇问道:“宗政前辈在高校时也打过甲子园决赛吗?”

    曾木宗政幽幽望了她一眼:“没有,我只打到过二回战。”这傻偶像,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当年输了挖的黑土现在还在家里客厅里摆着呢,所以看着场边正热身的两队才会心生感叹——这些少年少女做到了他当年做不到的事。

    小西宫雅子自知失言,乖乖低头致歉,紧接着就被化妆师责备了一句“别乱动”,只能再次致歉,立刻老实了——她虽然最近因为参加了这直播节目有点小火,但偶像出身底气不足,这节目组的任何人都可以骂她,所以必须老实。

    随着比赛时间临近,节目正式开始,曾木宗政热情洋溢的说完了开场白,然后带着观众一起看完了两队之前的比赛花絮,随后便看到直播画面上两队开始整队入场了。

    在刺耳的防空警报声中,两队互相致礼,向裁判队伍致礼,然后向着各自的应援席致礼,顿时双方应援席上一片欢呼。

    镜头也开始在双方应援席上切换,镜头中两边学校的应援席都很活跃。

    私立大福那边摆出了两个方阵。一个方阵是近百名拿着花球的花季少女,正在那里齐齐舞动花球,娇声加油助威,另一个方阵则是一支近百人的大型乐队,正在乐队指挥的协调之下演奏着《无悔的青春》——这两个方阵被近千名统一穿着私立大福夏季校服的普通学生围在中间,声势十分浩大。

    对面则是这次私立大福对手巨野高校的应援队伍,声势丝毫不弱,同样是近千人占据了好大一片应援席,五面太鼓有节奏的敲着,间隙之间齐齐振臂高呼:“必胜!巨野!必胜!”

    比赛还没开始双方应援队伍已经全情投入了,毕竟不是所有高校生都有机会坐到甲子园的应援席上支持本校球队,更别提是在夏甲的决赛赛场了——近5000家高校只有这么两家幸运儿。

    北原秀次致礼完后回自家牛棚取装备,抬头看了看兴致高昂的自家应援队伍,冲他们挥了挥手表示感谢——盛夏之时,酷阳正烈,气温34度,还没开始比赛这些人就已经挥汗如雨了,看起来比比赛队员还辛苦。

    这必须得表示感谢。

    他挥完了手应援席上一静,接着马上是一片尖叫,无数花球高举过头乱抖:“北原君,输了我们也支持你!”

    北原秀次站在下面呆了呆,你们真是来支持我们的吗?这还没打就说这种丧气话?

    他真是无力吐槽,赶紧钻进了牛棚。牛棚里正一片兵荒马乱,所有人都在整理自己的装备,女经理安芸爱正在帮着雪里戴护面,见他来了赶紧把棒球手套拿给他——第一局上半他们猜硬币硬到了防守。

    铃木乃希在布置守备任务,同时给第一次参加决赛的众人减压,见他拿好了手套要往投手丘去,连忙小跑了两步赶上:“手臂真的没问题吗?”

    北原秀次一笑:“你今天问了九次了,真的没问题。”

    铃木乃希半信半疑,不过她确实希望可以拿到冠军,只能用力拍了拍北原秀次的后背:“如果坚持不下来就举手示意,我把你换下来。”

    北原秀次轻轻一点头:“我知道了。”

    随后他就登上了投手丘,顿时又引来自己这边应援席一片欢呼——做为一支球队的核心来说,他的表现完美无缺,众人对他的认同度很高。

    直播室内的小西宫雅子有些担忧地问道:“宗政前辈,你看北原君状态怎么样?”她也听说北原秀次因疲成伤的事儿了,现在很担心。

    曾木宗政仔细看着北原秀次的面部特写,发现北原秀次表情淡淡,没什么焦躁不安,也拿不太准了,迟疑道:“看起来还不错,但他这种连续投完全场的投手到了最后一回战,肯定很累了……”

    “会输吗?”

    “肯定会受影响,这是甲子园的规律,没有投手可以避免。”曾木宗政有点遗憾地说道:“就算输了也不怪他,他尽了全力了。”

    他是亲眼看着北原秀次从一回战场场完投,一球不落,最终带着队伍杀进决赛的,而做为一名前职棒投手,他知道这有多难——连续的高强度比赛这简直是对身体的严重摧残,职棒根本不敢这么干,投手全都是轮值,每场比赛不投完全场也要四天一轮。

    要是职棒要求一个投手场场完投,短时间内连续比赛六场,投手一定造反,也就甲子园这种高校赛场上才会出现这种不惜造成永久性伤病也要赌梦想的事。

    “没错,输了也不怪北原君,他真的很努力了。”小西宫雅子连连点头。做为粉丝来说,她希望北原秀次能举起赤绀大旗,让这个夏天不留遗憾。

    他们说话间,北原秀次已经开始投球了,还是招牌式的诡异直球,轻松拿下一个好球数,而曾木宗政忍不住脱口而出:“漂亮!”

    紧接着他看了看测速仪测的球速,吃惊道:“他没受伤?”

    球速163,仍然是职棒赛场上一流的球速,高校赛场上最顶级的球速,大幅刷新了甲子园决赛球速记录——看惯了北原秀次的投球,感觉还是这么梦幻,虽然比他顶峰时期略慢了一点,但考虑到他这时短时间内的第六场比赛了,对手也不是完美状态,这种球速算是正常波动范围,不损实力。

    这真是铁人一枚了!

    在棒球中,一般相对于控制型的投手来说,速度型的投手职业寿命较短,这就是人体关节承受能力的问题了,北原秀次在连续高强度投完五场比赛后仍然能维持这种水准,这说明他的身体很变态!

    小西宫雅子长吁了一口气,喜笑颜开:“原来网上是谣传,昨晚吓死我了。”说完了她小心连拍胸口,乳波荡漾,算是给观众发福利了。

    曾木宗政紧皱了眉头,凝神思考了一会儿,哑然失笑:“北原选手真是有天赋,他真的是在用脑子投球。”

    “宗政前辈为什么这么说?”

    “昨天比赛最后两局北原选手是故意的,他要让巨野高校放松警惕,要打他们个出其不意,他在做战术欺骗!”曾木宗政信心满满,一双眼睛闪闪发亮,觉得自己看透了真相——如果昨天最后时段球速下降不是在演戏,那解释不了今天又恢复了这件事。

    人累到了极点,哪里能睡一晚就恢复如初?只有这个解释能说得通!

    真是胆大心细,在昨天那种僵持局面,谁先失分谁先出局的情况下来能考虑到决赛之前玩个心理战,这真的只能说胆大心细用脑子在投球了!

    真是天才!

    小山宫雅子发现巨野高校的牛棚那里果然微微骚动,不由恍然大悟:“还是宗政前辈看得明白,那北原君获胜机率很大了?”

    曾木宗政连连点头:“巨野高校的打线是甲子园一流的,但北原选手能保持以往的水准压制他们不难,更何况还早早进行了心理战,现在巨野的队员怕都开始紧张了。”

    从场面上看,巨野高校确实有点慌,他们连夜分析了昨天比赛的视频,确认了北原秀次就算没有因疲成伤也是处在了承受力极根的状态,今天本以为会轻松拿下比赛的——下田投捕组合他们没放在眼里,感觉派出二军都能打爆了他们。

    但从这开局来看,甲子园怪物还是那个甲子园怪物,似乎再来一场完投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就不得不紧张了——不压制了北原秀次,这比赛根本没法赢,久守必败,前面的队伍已经用眼泪和挖土证明了这一点了。

    第一局很快结束,北原秀次球速波动不大,仍然维持在160以上,让巨野高校无安打无得分,不过巨野高校守备的也不错,没在前期和私立大福强打,而是敬远保送了雪里和北原秀次上垒,直接绞杀了他们后面队员。

    第二局第三局时,北原秀次的球速竟然逐渐提升,好像在往鼎盛时期恢复,顿时引起了私立大福应援席那边一片欢呼,最后结果还是双方都没拿到分数。

    第四局铃木乃希指挥众人发动了一次强力进攻,最多的时候达到了满垒,只要一个全垒打就可以轻取四分,可惜最后功亏一篑,不过她也没慌,北原秀次状态稳定那优势始终就在他们一边。

    赤绀大旗感觉触手可及了。

    第五局上半,北原秀次重新站上了投手丘,拿着粉包吸着手的汗,很快手上干燥起来,但额头上的汗慢慢流了下来,汇成了一粒硕大的汗珠挂在他的眉尖,反射着阳光耀耀生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