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第2569章 凤凰非梧桐不栖


    四海城。

    轻歌这一睡,便是许久,到了第二日的傍晚在堪堪醒来。

    在这段过程里,轻歌体内的某种血脉,似是隐隐触动。

    而正是这种触动,让轻歌的身体无比虚弱。

    精灵血脉的觉醒,共有三个阶段。

    而此前轻歌血脉的觉醒,才过第一阶段,就已没有踪迹了。

    轻歌的血脉觉醒,一直停留在第二个阶段,并且在诸神天域的日子,久久没有动静。

    轻歌缓缓睁开双眼,头痛欲裂,根本就无法安静下来。

    “歌儿,你醒了?”九辞看见清醒的轻歌,欣喜若狂。

    他再也不要看到崩溃而绝望的妹妹了。

    轻歌看着九辞,有气无力,“睡了很久吗?”

    “睡了一天一夜。”九辞道。

    “不知为何,这些天,时时刻刻都在头痛,夜夜被梦魇缠绕。”轻歌道。

    “一路奔波,你太劳累了。”九辞为轻歌按了按太阳穴。

    “我还做了一个非常奇怪的梦。”

    轻歌抬眸看向九辞。

    九辞与其对视的刹那,心脏猛地下沉,神经紧绷。

    “我梦见小月月的骨髓烟,装在了坛子里。哥哥,小月月飞升长生时,你也在,你可否具体说一下当时的情况?”轻歌问道。

    九辞故作思考的模样,随后道:“当时的情况我也不大记住了,他换神骨,足足换了三个昼夜,骨头融化再重新与皮肉筋脉脏腑组成,这本就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我倒是没有看见什么骨髓烟。还以为姬王渡骨成功,怎知突然变成一只蝴蝶,去往长生了……”

    “歌儿,你也真是的,骨髓烟那是非常危险的东西,怎能为了一个男人这样做呢,如果他是个短命鬼,岂不是要连累你。”九辞闷闷不乐。

    轻歌紧盯着九辞的神情,许久,才移开了视线。

    九辞暗暗松了口气。

    好在他的表现甚好。

    轻歌无力地躺在床榻上,“哥,你想娘亲吗?”

    “不是很想。”九辞说。

    他对母亲,从来没有概念。

    他不奢望父母的感情,他甚至有一丝丝痛恨。

    在年少时,他痛恨父母的遗弃。

    在杀人时,他羡慕有家的人。

    故而,他对夜惊风乃至于是夜青天,不会过多的熟络。

    唯独这个妹妹,他是放在心坎上的。

    他曾也嫉妒过妹妹,不用跟他一样颠沛流离,四海为家。

    可在后来,他发现妹妹这些年过得比他还苦。

    那一丝嫉妒,也释怀了。

    他从未见过母亲,他不知那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他只是有一点点小失落。

    轻歌不同,轻歌在四星大陆,就盼望着能见到夜惊风和阎碧瞳。

    尤其是定山坡,阎碧瞳千里迢迢来见她一面,直接震撼到心灵了。

    轻歌从床榻上坐起来,轻轻拥了一下九辞。

    “很庆幸,我有个哥哥。”

    九辞面颊骤然变红,头顶好似都要冒烟了。

    九辞喜不自胜,嘴角又上扬。

    “放心,姬王那小子不在,哥哥在。”九辞捏了捏轻歌的脸。

    “告诉霸天他们,准备一下,今晚去拍卖场。”轻歌道。

    “去拍卖场需要通行证,通行证是幽灵令牌,我们都没有。”九辞说:“我也打算去拍卖场,但那拍卖场有个特别强悍的结界,若非持有通行证之人,都不能进去。”

    轻歌挑起眉头,甩出幽灵令牌在手中把玩,微微一笑:“你说的是这个?”

    “这个东西,你是哪里来的?”九辞问。

    “四年前,别人送的。”轻歌道。

    九辞哀嚎:“你这也太好运了。”

    ……

    当明月升起时,黑夜降临,浩瀚的天空,繁星点点。

    一颗梧桐树,立在城主府,看其枝干,似有百年之久。

    轻歌一行人出发去拍卖场前,轻歌站在梧桐树前,仰头看着梧桐。

    不知为何,这梧桐让她有种悲戚绝望的感觉,像是陷入深渊而窒息。

    轻歌警惕地眯起眼。

    “这梧桐树的味道有些重呢,不过还挺好闻。”阿娇依偎在风锦的身旁,说。

    风锦看了看四周,目光落在城主府小书童和林山身上,“这偌大的城主府,为何只有一颗梧桐。”

    “如阿娇姑娘所言,四海城内的梧桐味道极重,多了味道刺鼻,少了又无颜彩,一颗正好。”林山解释道。

    雄霸天望着那梧桐树,道:“梧桐的确是好树,既有相思之情,更有登高之意,难怪要放在城主的房间门前。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竹实不食,非甘泉不饮……”

    轻歌脑子里灵光一闪。

    这句话,正是她那日脑海中稍纵即逝的灵光。

    古有凤栖梧桐……是错觉吗?

    凤栖尊后,与这梧桐会有关系吗?

    若是如此,会与四海城有关系吗?

    轻歌知道,凤栖丢失了太多的记忆,以至于轻歌无法向轻歌求证南雪落在万年之前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份。

    只是,便是想到了凤栖梧桐,轻歌始终还是毫无头绪。

    “无聊透顶,一颗梧桐树还得打量着,该走了,去见识见识一下四海城拍卖场的风光。”九辞道。

    诸人一同走出城主府,轻歌一步三回头,频频看向梧桐树。

    凤栖。

    梧桐。

    十九。

    ……

    这些之间,还有关联吗?

    “城主,城主……”轻歌等人出了城主府,林山追了过来。

    “林山大叔?”九姑娘不解。

    林山把手中的一些面具,递给了九姑娘,而后看向轻歌,道:“四海城内异族人太多,城主定要小心,城主是千金贵体,不可有损伤。奴才在城主府等诸位回来。”

    九姑娘笑着就要把面具往脸上戴,九辞一把抢了过来,检查一遍面具,觉得没问题后再丢给九姑娘。

    “你迟早要被自己给笨死。”九辞冷嗤。

    九姑娘撇了撇嘴,不懂何故又遭骂。

    几人人城主府前一一戴上面具后才走往拍卖场。

    城主府门前,只有林山和小书童二人。

    小书童看着众人的背影,抿了抿唇,“她的心智,比前面十八任城主还强呢。”

    “这样的心,才更有味。”林山道。

    小书童看了看林山,“他们要去拍卖场,会不会知道一些什么?”

    “不会。”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