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北洋新军阀 > 北洋新军阀最新章节 > 第六百一十三章。神兵+重炮

北洋新军阀 第六百一十三章。神兵+重炮


    就算后世也很少有这样的战争景象,直接开火车到你家门口来干你!

    虽然贪污了毛珏提供的上千根铁轨,不过银子的you huo下,这刘良佐铁道修的还算是规范,在他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东江的火车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开到了徐州城下。

    说打了一辈子仗,这刘良佐也不算吹嘘,在铁道边上的徐州车站,他布置了足足一个大营,三千多弓箭手与步兵就为了防着毛珏一手,可惜,真到战争来临,他们这才知道什么叫做不是一个级别。

    满是恐惧,端着长矛的步兵被驱赶上铁路列阵,摆出个标准的拒马阵来,两三米长的大矛长枪颤抖的朝着前方,两翼,上千名弓箭手也是双手发抖的拉圆了雕弓,哆嗦着瞄准着,随着那呜呜汽笛越来越近,每个人的腿也是在一并颤抖着。

    终于,一声轰鸣,沉重的大家伙猛地出现在眼帘,两边的箭雨顿时噼里啪啦的飞出去,沉重的箭头噼里啪啦的打在了黝黑的火车头铁皮装甲上,又是噼里啪啦的冒着火星子掉下来,车头前,徐州军官嘶声竭力的大喊着扎稳!拒马!颤巍巍的矛头也是阴森的向前,可他们面对的是毛珏为了适应辽东冰天雪地铁轨落雪结冰而加装的三角形火车装甲。

    轰隆~

    就仿佛打保龄球那样,哗啦一声,厚实的队伍被自中心凿空,断矛与人体在半空中飘飞出去,然后轧在了滚滚向前的火车轮子底下,就像是地狱里的血肉碾子那样,猩红的颜色拖出去几百米远,刘军步兵就此彻底崩溃,千把号人哭喊着丢弃了兵器向两边逃去。

    不仅仅是一往无前的车头在输出,后面加装的细密铁丝网的车厢下,辽镇赖以打天下的燧发枪阵同样噼里啪啦的喷射出火舌来,正在拉弓射箭的刘军猝不及防中一片片的从车站屋顶掉下来,跟着步兵,这些弓箭手也就此崩了。

    这铁家伙的震撼力甚至把河对岸的守门兵也给吓到了,城门外的败兵与百姓惊恐的想要往门中涌入,才刚挤进去个头,守门的步兵已经在惊恐中拉起了吊桥,把大门嘎吱嘎吱推了上来,可怜桥上的军民,下饺子那样噼里啪啦掉进了护城河中。

    又是冲出了二百多米,横行的火车终于是拉着汽笛停下了脚步,当着徐州数万守军的面,一个车厢两百,区区三千多的辽兵大摇大摆的从各个车厢蹦下来,在徐州城外结成了阵势。

    这个时候最好的办法莫过于下血本,出兵击溃他们,然后干脆把这两根铁筷子给拆了,可惜,此时刘良佐也是被这个天降神兽给吓住了,酒都醒了个差不多,趴在徐州城高大的古城墙上,不住地喃喃自语摇着头叹气道。

    “不说好三月才开战吗?这才二月中,摄政王怎么就说话不算数呢?”

    “东翁,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守住徐州城要紧啊!”

    这个时候居然还是师爷清醒些,在一群叫嚣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军将乱成一团时候,他是急促的在后面抱着拳头叫嚷道。

    “请东翁马上向扬州求援!”

    这才缓过神来,刘良佐也终于展现出了点血性来,回头看着乱成一团的部将,几个杯子劈头盖脸就砸了过去,破口大骂道。

    “还嫩娘的愣着,擂鼓,上城啊!”

    闷雷那样的鼓声隆隆响起,毕竟靠着江南,装备还不次,哗啦哗啦的铁叶子甲晃动声中,城头上也出现了密密麻麻的甲兵,一支支鸟铳警惕的摆在城垛口向外瞄着,居然还有几门红衣大炮亮了相,这些家底儿让刘良佐微微安心了下来,十几打着红翎的骑兵急促的顺着西城向南跑去。

    可这功夫,下面的辽镇部队也犹如军工厂那样,这辆火车上,兵员下来,一个礼花弹对着半空释放,火车顺着转弯又向北回还,那头,紧接着又是一辆火车来临。

    就算是蒸汽火车,这玩意的恐怖效率依旧是把传统运输碾压的抬不起头来,六万人马神兵天降那样被毛珏自济南输送到了这徐州城下,一个上午时间,徐山脚下已经是军阵森然,甲光冲天,而且阵列中,沉重的东江红衣大炮就像一头头荒古巨兽那样蹲伏在阵列前,那数量,碾压了徐州城十倍还多点,看的花马刘那是心头直打鼓,敲着城头砖块不住地叫骂着。

    “嫩他娘的,鲲肚子里吐人,鲲背还驮着炮!这毛蛮子嫩地邪门!这仗还怎么打?”

    听着自己主帅的叫骂,眼睛发直的看着对方三米多长的红衣炮,一群徐州守将也是心有戚戚直点着脑袋瓜子。

    未开战,军中已经没有了必胜之心。

    不过辽镇兵倒是没有第一时间进攻,反倒是先派出骑兵,打着白旗绕着徐州城周遭行进了起来,挨着城墙下可住着不少人家,那些被关在城外瑟瑟发抖的徐州城民全都被这些骑兵赶了回去,被聚拢在了徐山脚下另一段,辽镇居然还一人发了罐罐头压压惊。

    现在整个北方可是到处缺人,挖矿需要人力,工厂需要人力,造船需要人力,秩序恢复了,那叫个百废待兴,这些已经被毛珏视做了自己麾下领民,可不愿意在战争中白白折损太多。

    疏散战场难民花了一下午,这第一天,辽镇并没有直接发起进攻,傍晚,刘良佐还向辽镇派出了信使,试图靠银子来买通辽镇退兵,可惜!这也仅仅是刘良佐的一想天开而已,不是谁都像他一样贪银子,就跟假途灭虢一样,白白引狼到了自己家门口。

    再也没有心思喝酒,心头满是忐忑,刘良佐足足在城墙上待了一晚上,一直到次日凌晨三四点多,他这才勉强在城门楼子里昏昏睡下,不过没睡多一会,他又是被那梦魇一般的汽笛声惊醒。

    急急匆匆跑到外面,刘良佐的眼睛一瞬间瞪得犹如蛤蟆那样,不可置信的瞪得溜圆。

    …………

    一晚上赶夜车,辽镇兵再一次汇聚了不少,总兵力估计已经达到了十万,远处徐山山脚下已经被绵延的军营所占据。

    而毛珏此时也已经抵达了前线。

    这次攻打南明的兵力并没有与李自成争锋时候那么多,毕竟南明依仗为主要防御力量的江北三镇也不过三四十万人,要是挤去水分,剩余多少尤待商榷,而且北方还需要兵马压制,所以毛珏仅仅带领沈阳,锦州,宁远,阿城,鹤岗等十二个兵团,并且将洪承畴新建立的京师十个兵团,山东十个兵团新军拉上战场,总兵力十三万左右。

    有了铁道运输线,如此大的兵团作战,仅仅一天一夜,就被他由济南输送到了徐州,同时出发的东江舰队此时尚且还在大海上飘着呢!

    而且这次还不止输送兵力那么简单,毛珏还拉来了不少新玩意,此时正停在了徐州站的铁轨上。

    列车炮!

    比在宁远城前吓唬吴三桂的列车元首炮还要粗壮了一圈儿,一共十门炮,每一门身管都长达了七米,正好占据一截拖车车厢,下面也是用粗壮的钢材做成炮架,此时正被东江炮兵们展开,狠狠抓在地上,以防被巨大的后坐力所掀翻。

    说实话,这玩意其实战略意义不算太大,毕竟快十吨的钢铁巨兽只能依赖铁轨列车前进,忽悠刘良佐的铁路就铺到徐州,花费了几十万两白银,也就能在打徐州一战派上用场,可毛珏就愿意折腾,谁让他现在有钱呢?

    唯一缺憾的是,现在东江黄huo yào研发还处在实验阶段,没办法把发射药和炮弹进行新一轮的改良,这威风凛凛的列车炮还是前膛炮。

    huo yào是一桶一桶的往里倒,然后被炮兵拿着长长的棒槌向里面锤实了,紧接着半米多直径,圆溜溜的圆锥形炮弹被用小的人力起吊机吊起,咕隆隆的塞进了萝卜形的炮管内,毛珏和刘良佐是一起举起了望远镜,只不过两人的心情可是截然不同,在毛珏满是兴奋,就像是拿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一样亢奋的命令声中,折腾了半个多小时的炮兵是猛地把烧红的铁签子捅进了炮屁股内。

    都说炮响如雷,可这十门炮响,估计连闷雷都能给压过,就算是挨得近的辽镇将士全都用着棉花塞住耳朵,依旧被震的耳朵嗡嗡作响,半天都醒不过来,沉重的列车拖车哪怕将展开的炮架牢牢抓在了地上,就像是后世工程车那样,依旧被后坐力震的嗡的一下。

    开炮方尚且如此,更不要说受炮一方了,整个城墙似乎都剧烈的震撼了起来,靠在垛口的刘军甚至被震的扑通扑通掉进了护城河不少人,刘良佐自己也是被震的一个踉跄,赶忙是趴着脑袋向右张望过去。

    靠着城门边上不远,十个尖锥炮弹足足扎进了城墙快一米深,几个蜂窝那样的窟窿吓人的露着,外面厚厚的包砖已经是砸的粉碎。

    然而看到这一幕,刘良佐却是情不自禁的松了口气。

    要是圆形的铁球炮弹砸在城墙上,他还要肝儿颤些,这种吨位的大炮打击在墙体上,迅速让城墙变得酥松,估计支撑不了多久,墙就会因为巨力所崩塌,可子弹头形的炮弹外加旋转的膛线,穿透力是十足了,重点杀伤却仅仅是那一点,顶多在墙上打个窟窿,照比于圆球弹,城墙反倒是能扛着伤害更多。

    可就在刘良佐那股气儿还没完全吐出来,毛珏的脸上却又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了一股子笑容来。

    不会bào zhà的炮弹,还叫炮弹吗?

    巨大的bào zhà声音再一次响起,砖头碎屑尘土飞扬,洪武年间修建的青砖城墙再一次距离的战栗了起来,这一次,刘良佐足足成了个球那样,连滚带爬翻腾出去几米,好不容易震动停止,他又是急急匆匆的探头出去,这一次,他直感觉后背冷汗直往外冒各不停。

    刚刚十个小洞,此时已经演变成连在一起十个巨大狰狞的窟窿了,一发炮弹重达两百多斤,可不全是实心的,除了尖头,炮弹内部几根厚钢板增加强度,使炮弹不至于在撞击时候破损,剩余的都是薄钢片,里面装填的满满的黑huo yào。

    而且这些黑huo yào也不是普通黑huo yào,在东江多年实验中调试出来,含硝量达到最高最烈性的huo yào,比朝廷所使用的huo yàobào zhà力还要强悍上一倍,几米厚的城墙已经被一轮炮击剥落下了厚厚一层,边缘已经开始悬空。

    惊恐之下,刘良佐是失了方寸,同样也大叫着命令开炮,同样满是恐惧的徐州守军不管不顾的把炮弹塞进了炮膛中,猛地射了出去,城墙上此起彼伏的炮火可算是稍稍减缓了些守军因为巨炮而恐惧的军心,只不过那炮击精准率就辣眼睛了,就见徐州城前的田野上,沉重的炮球子噼里啪啦砸的尘土飞扬,可最远一颗炮弹,巨力徐山下辽东大营也还有一厘里多远。

    修铁路时候刘良佐故意防着毛珏,铁轨距离徐州城远远的,反倒回头坑了他自己。

    揉着被震得嗡嗡直响的耳朵,对眼前那些炮火直接是视而不见了,一边往停在回返道上他的专列走去,毛珏一边扯着嗓子大声的命令着。

    “接着给老子轰!”

    主将可以开溜,底下小兵就没那福气了,哀叹一声老娘要聋了,又是把棉花团往耳朵里多塞了一点,把棉帽子的护耳包裹的更紧些,辽镇第一炮娘孙春再一次潇洒且优美的向前挥舞出战刀来,再一次,天崩地裂一般的怒吼自阵地上拉开。

    十个黝黑的铁弹头相继落了战栗的徐州城头,在古老的城墙上添加了几许斑驳,尤其是一枚炮弹还直愣愣的扎进了高耸的城门楼子里,随着一声剧烈的bào zhà,三层门楼愣是塌了一小半,屋顶上的瓦片噼里啪啦的直往下掉着。令一发炮弹则是打的高了些,就扎在了城垛口底下,巨大的bào zhà愣是把上面的南明红衣大炮给掀了下来,两个炮兵抱着炮筒恐惧的拖着长音一起扎进了底下幽深的护城河中。

    瘫软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刘良佐忽然是头也不回的的快步跑下了城墙。

    炮击足足持续了一天,基本上徐州东城门一带被摧毁,当夜,刘良佐率领上万亲信部队向南溃逃,次日,守城的刘军干脆没等毛珏下令开炮就打着白旗出来投了降,三万步兵,二十七八万的居民向辽镇投降。

    南明苦心经营的两淮防线,仅仅两天,就被毛珏拿砖头子硬削开了南大门。

    大军开入城池,把俘获的降兵包裹那样塞到火车里,又是往济南拉过去看押改造,停滞了一天,赶着北方壮马健牛,拉着上千门轻重大炮,沿着海边,辽镇大军再一次浩浩荡荡的直闯向江南。

    另一头,海面上。

    完全是海盗船长打扮了,山海关大战中失去的一条腿转上了木头,腰上别着两把转轮火枪,转职成为海军将军的袁大宝看着延绵不绝的海平面,无聊的打着哈欠。

    也是换了一套蓝棉甲,一边指挥着新入行水手擦着甲板,一边吴三桂倒是满是新奇的抚摸着上层甲板弗朗机轻炮。

    他身后,密密麻麻的桅杆从南向北构筑的好似一座丛林那般,都道南船北马,可就算是水师上面,毛珏腰板也不是一般的硬。

    “前方发现陆地,左转舵,斜拉帆,前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