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谁动了本王的悍妃 番外 蓝月魅的一生


    他名叫毒瞳。

    曾是魔界魔王的私生子。

    他的母亲是魔宫里一名宫女,常年伺候在魔王身边。

    日久生情,魔王被他母亲的温柔贤惠所打动,两人坠入爱河。

    一年的时间,母亲很荣幸怀上了魔王的孩子,魔王喜不自胜,准备迎娶她为魔界的女主人。

    可是,宫女这个卑微的身份却遭到了魔界所有人的诟病。

    魔界的几位先锋元帅,辅佐魔王有功,在整个魔界很有权威。

    他们的不同意,成为了两人婚姻的最大阻碍。

    他的母亲遭受着大家的轻蔑和侮辱,忍辱负重的将他生了下来。

    他的出生不被所有人祝福,甚至唾弃。

    他成为了魔界最让人厌恶的孩子。

    因为巫师算出他是具有杀破狼命格的孩子。

    杀破狼和天煞孤星命合称为两大绝命。

    两种命象都穷凶极恶,严重的能把身边的人克死。

    若是两种命格的人撞在一起,便是两败俱伤,玉石俱焚。

    魔界知道他拥有杀破狼的命格,对他诸多避讳和谴责,因为他们认定他会给整个魔界带来厄运。

    可是,为了他的母亲,他必须活着。

    他的母亲日日夜夜盼着有个名分,能名正言顺的和魔王在一起,只是一切的期盼被一个女人毁地干干净净。

    那个女人是先锋大元帅的千金,她拥有高贵的身份,强大的权利,她深爱魔王,要求嫁给他。

    先锋大元帅为了巩固自己的实力,向魔王请求了这门婚事。

    魔王碍于大元帅的权利,想到他为魔界征战多年的功劳,迎娶了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成为了魔界的女主人,拥有了生杀大权。

    他的母亲被那个女人虐待,打骂,她用尽各种残忍的手段,将母亲折磨地不成人形。

    最开始,魔王会责备那个女人,保护他的母亲。

    可是,当那个女人怀上了魔王的孩子时,魔王渐渐的转移了注意力,对那个女人更加充爱和纵容。

    不久之后,那个孩子出生了,长得俊美异常,说是得到了神的庇佑,魔王喜欢得不行。

    而平日里魔王对自己仅有的关心,也随着那个孩子的成长越来越少。

    那个孩子抢走了他的父亲,那个女人抢走了他母亲的爱人。

    他们母子二人卑微,屈辱的活在他们的光芒下,残忍,痛苦。

    本以为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他们应该认命,应该死心。

    可是,那个女人却不死心。

    她的孩子被选为了魔界的继承人,她的身份更加尊贵。

    但她没有忘记他的存在,他是她孩子的威胁,尽管只是一个宫女所生,她也要斩草除根。

    这个女人很狡猾,碍于他和魔王的父子之情,她无法从他下手,而是将矛头转向了他的母亲。

    就在他的面前,她极其残忍的杀害了她的母亲。

    她故意让他看到母亲的惨死,以此恐吓威胁他。

    她不想动手,只想逼死他。

    年幼的他有了阴影,对那个女人和孩子恨之入骨。

    对魔宫的每一个人,对魔界的每一个人,他都咬牙切齿。

    他以为他的父亲能为他主持公道,可是他敬爱的父亲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纵容了。

    因为,他是被人诟病的私生子,他卑微不齿的身份让他尴尬了。

    更是因为他杀破狼的命格让他避讳和忌惮。

    而他所有的注意力和父爱都给了那个女人生的孩子。

    因为那个女人和孩子,他的母亲死了,他也成为了一个受人唾弃,见不得人的私生子。

    那种被全世界背叛的滋味,刻骨铭心。

    心里的仇恨和怨念终于爆发!!!

    他要报仇,他要让那个女人和孩子,乃至整个魔界付出惨痛的代价。

    年幼的他,清楚天界与魔界的斗争。

    天界想方设法的打击魔界,他遇到了千载难逢的报仇机会。

    他毅然决然的来到了天界,与天皇结成盟约,几年时间,他要让魔界付出代价。

    天界应允了他的要求,特赐予他一个宫殿,作为天界独立的势力。

    而他取名为毒瞳,住进了宫殿。

    日子一点点过去,毒瞳不停的修炼,越来越强,渐渐的已经不用依附天界。

    他知道报仇的时候到了。

    那时候,天界发难冥界,冥界向魔界求助,魔王不巧病逝,而毒瞳同父异母的弟弟顺理成章成为了新一代魔界之王,随后率兵前往支援。

    那一场战斗血雨腥风,但他却淡然处之,闭关修炼,将一切繁杂之事拒之门外。

    他想通过天界之手除掉魔界,他喜欢看着他们两败俱伤的狼狈。

    只是,他永远也想不到,这么多年的仇恨,深恶痛绝的怨念,居然被一个突然闯入他生命的小女孩化解了。

    属下来报,魔王在暗中保护一个小孩。

    他闻言来了兴趣,他同父异母的弟弟都已经是魔王了,何苦暗中保护一个小孩。

    他对那个孩子产生了好奇,旋即派人调查。

    只是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是冥王之女,阿修罗。

    得知这个消息,他亲自前往。

    那一次,是他第一次见她。

    她被一群恶魔包围着,狼狈肮脏的身子没有一点死神该有的样子,倒像是被人追打的乞丐。

    他调虎离山,引开了魔王,亲自来到了这个孩子的面前。

    既然魔王在乎这个孩子,那他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威胁他的机会。

    他救了她,得到了她的好感。

    看得出来,这个孩子很感激他,更准确的是喜欢。

    这是他意料之外的。

    他从未想过被人喜欢,她是第一个敢靠近他,敢爱他的人。

    她从小就美丽,长得比花园里的花朵还要艳丽,迷人的笑容像有魔力一般吸引着他,让人不禁上瘾。

    但是,他清楚的知道,这孩子是冥王的女儿,跟他一样拥有不同寻常的命格。

    天煞孤星命!

    跟杀破狼一样,会给周围的亲人带来厄运。

    两种绝命碰到一起,那必然是悲剧。

    让人上瘾,却又让人死亡。

    这样的她就好像是罂粟,带着毁灭的美丽。

    于是,她便有了罂粟这个名字。

    对于这个名字,她很懵懂,但却高兴,因为那是他为她取的。

    看着她神采飞扬的表情,毒瞳的心有一刻的触动。

    从此以后,两人生活在了一起,毒瞳开始拥有与母亲之外的人相处的经历。

    这样的经历让他有些迷惘。

    小时候的罂粟,有些胆怯和羞涩,看到他会脸红,会害羞的跑开。

    他曾经的生活只有闭关修炼,可是因为她的到来,他变得喜欢走动。

    罂粟喜欢在花园里玩,喜欢嗅着院子里的罂粟花。

    不知道为何,他每次经过花园,总能看到她面对罂粟花醉人的笑容。

    是他为她取名罂粟的缘故吗?

    还是,她只是喜欢罂粟花?

    他低头思索着,步子没有控制的朝前走着,想得入神,竟是惊动了花园里的她。

    她惊得抬起头,羞得满脸通红跑开了。

    毒瞳微微蹙眉,不解的望着她跑远的方向。

    她开始讨厌他,害怕他了吗?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他很久。

    渐渐的,她越长越大,出落地越发美丽。

    绝色的容颜,早已倾国倾城。

    那双如黑曜石般明亮的眼睛,每次都会搜寻着他的影子,偷偷窥探着的他的言行举止。

    经人询问,毒瞳明白这是少女情窦初开的表现。

    得知她对自己的心思,毒瞳心里掀起涟漪。

    可是,一想到她是魔王在乎的人,心里的疙瘩让他异常烦躁。

    他本想杀了她,让魔王难堪,可是他没有。

    他本想用她要挟魔王,可是他也没有。

    每当看到罂粟那张美丽的俏脸,他的脑海中总会浮现那个同父异母的弟弟。

    那个人同样拥有一张惊为天人的容颜。

    也就是那张脸,让他的父亲喜欢地一塌糊涂。

    看着罂粟奔向自己,毒瞳伸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阴厉的神色爬满面颊,双眸射出凶光。

    他想掐死她,若是她死了,魔王会有什么反应呢?

    想着,他的表情越发狰狞,而被他掐在手中,呼吸困难的罂粟惊恐的睁着那双发亮的美眸。

    她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冷漠却热心的救她,当她全身心去接纳他时,他却化身成魔鬼,浑身散发着杀气。

    “为——为——为什么?”罂粟艰难的问出口。

    毒瞳被她的声音,唤醒了神智,看到她可怜的模样,心头一软,顿时松开了手。

    他冷眸盯着她,沉声问道:“你会怎样对待你的仇人?”

    罂粟不明白,疑惑的望着他,可是对于这个问题,她依然有自己的见解:“我不会杀他。”

    毒瞳听到这样的答案,有些错愕。

    “我会慢慢折磨他,从肉体到精神,从痛到崩溃。”罂粟说着,眼神里投出一缕属于死神的嗜血之芒。

    那么快乐简单的人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毒瞳大吃一惊,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久久无法平静。

    他重新认识了眼前的女子,她的血液里毕竟流着死神的血液,虽然现在的她一直生活在美满的日子里,但一旦拥有杀戮的机会,骨子里的残酷很快就会爆发。

    她很危险,比罂粟花更加危险。

    “我相信我没有仇人,因为有你在,没人敢欺负我。”罂粟笑了,绚丽的笑容却是分外刺眼。

    毒瞳有些狼狈,急匆匆的掉头离开。

    他再也无法面对那张脸,无法面对她炙热的感情。

    最终,他选择了逃避。

    而若即若离的毒瞳却让罂粟陷入了痛苦之中。

    被一个喜欢的人逃避着,任谁都不会开心,何况是一个拿出所有感情来接近他的罂粟。

    可是,她想不到,这些年来的相处居然都是欺骗。

    那日,罂粟揣着所有勇气,打算向毒瞳表白,可走到他的门外便是听到了骇人听闻的真相。

    一切都是欺骗,一切都是利用。

    他竟然要用她去沟引魔王!!!

    原来,她是天煞孤星命,却成为了毒瞳救她,收养她的理由。

    那一刻,罂粟崩溃了。

    她以为只要努力就能走进毒瞳的心,她以为只要坚持,就能一辈子陪在他的身边。

    她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毒瞳。

    房间里的毒瞳知道她站在门外偷听,可依然道出了残忍的事实。

    罂粟越长越大,体内的煞气越来越强,他也越来越控制不住体内的力量。

    杀破狼和天煞孤星命注定是要玉石俱焚的,

    再这样相处下去,他迟早一天会控制不住杀死她。

    他无法看到罂粟死在自己手里,那么美丽而又快乐的笑容,他舍不得。

    既然如此,还不如找个理由推开她。

    属下来报,魔王喜欢上了一个舞女,毒瞳知道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不但能保住罂粟的命,还能通过她的手,杀死他的仇人。

    一箭双雕的计策再好不过。

    为了复仇,为了保住罂粟,他忍痛割爱,残酷的推开了相处了十二年的人。

    可是,看到她与魔王恩爱纠缠,看到她为魔王惨死,他后悔了!

    那本是属于他的爱情,却成了魔王的刻骨铭心。

    他嫉妒地发疯,心痛得要命。

    到最后,他发现报仇并没有那么重要,但他早已经失去挚爱。

    后悔莫及,不足以形容他的千分之一。

    他想方设法的保护罂粟,逼不得已将她推开,却为他人做嫁衣。

    到头来,她还是死了,为了魔王甘愿牺牲。

    多么惊心动魄的爱情,却让毒瞳痛不欲生。

    讽刺的命运,讽刺的感情。

    这世间还是只有他一人,永远的孤独,无止尽的折磨。

    他一无所有,那么狼狈,那么可怜。

    想念的痛楚像是虫蚁在啃噬他的灵魂。

    罂粟,那个唯一想要靠近他,想要爱他的女人,到哪里去了???

    她怎么可以爱上魔王,怎么可以为他去死!!!

    不允许,他不允许。

    他不甘心的追到了地狱,看着罂粟正在过奈何桥,毒瞳心里猛地涌上浓烈的不舍。

    他走了过去,看着那张魂牵梦绕的脸蛋,心里抽痛。

    她冷冷的望着他,疏离而又冷漠,那一刻,毒瞳明白,罂粟已经离开了,她是魔王的乔奕晴,不再是他的罂粟。

    可是,他依然不死心的问她:“你有什么条件,我都可以满足你。”

    没想到,她的条件竟然还是为了魔王:“我希望下辈子能以乔奕晴的身份与他相遇。”

    痛,无与伦比的痛。

    他们坚贞不渝的相爱,而他呢?

    他又算什么???

    “好,我答应你。”

    为了不让她失望,他依然强撑着内心一千万个不愿意,点头答应。

    看着她堕入轮回,毒瞳心里有了决定。

    这一次,他一定要比魔王先找到她!!!

    他用了永世不得超生的代价换了与罂粟的一世相逢。

    他终于找到她,但是晚了一步。

    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他注定是错过。

    也罢,这一世能看到她幸福快乐,他也就知足了。

    离开潇瑶,离开炎煌大陆,离开了他的圣子之位。

    他便要去兑现前世的诺言,接受永世不得超生的惩罚。

    那是一座高峰,在那高峰的悬崖之下,有一个山洞。

    山洞里,一具血淋淋的身子被四面八方延伸而来的铁索困住。

    而山洞周围的蔓藤像是一条条巨大的长鞭,一下下狠狠的抽打着血淋淋的身躯。

    每一下都带着撼天动地的力道,血花四溅,四周像是屠场一般,触目惊心。

    十五年了,受着这样的酷刑已经十五年了。

    “玄妙妙,小心!!!”山洞之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吼。

    随后只听见一声尖叫,伴着砰咚的落地声,一个俏丽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了山洞中。

    “哎哟,摔死我了!”她一边揉着屁股,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山洞之外再度传来声音:“玄妙妙,你没事吧?”

    “没事儿!”玄妙妙冲着洞口喊了一声。

    “哎呀,你要怎么上来啊,洞口这么深,你能爬上来吗?真是急死人,要是被干娘知道你跑到这儿来,还落到山洞里,准地打断你的腿。”上面的沧弘毅望着山洞下面的玄妙妙,焦急的责备。

    “去去去,你能说点好听的吗,我哥不是也到处跑吗,娘和爹爹也没打断他的腿。”玄妙妙不以为然的反驳。

    沧弘毅一想到玄忆宸恶魔般的脸,不禁打了个冷颤:“忆宸哥实力太强,几乎遇不到什么危险,倒是你,整天不安生,非得我跟在屁股后面保护。”

    “哼,我才不要你保护,我哥行,我也能行。”玄妙妙撇撇嘴,转身朝着山洞里面走去。

    “喂,你给我出来,你要去哪儿!”沧弘毅看着玄妙妙朝着山洞深处走去,吓得大叫一声。

    要是被干娘知道,他把玄妙妙弄丢了,那可就麻烦了。

    想着,沧弘毅索性跟着跳了下去。

    “啊!!!你是谁?”此时,山洞深处传来玄妙妙的声音。

    沧弘毅,神情一禀,赶紧追了过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具血肉模糊的身躯,四周的蔓藤不停鞭打着躯体,鲜血趟了一地,凝固而变成黑色。

    残忍的一幕吓得玄妙妙浑身僵硬,半天说不出话。

    沧弘毅也是瞠目结舌,呆滞的望着被鲜血覆盖的陌生人。

    “你——你是人是鬼?为何在这儿?”沧弘毅紧张的大声质问。

    此时,血人抬起头,望了两人一眼,而后再度低头,没有回答。

    玄妙妙倒是同情起他来了,“太残忍了,被这样绑着打,我来救你!!!”

    说着玄妙妙就要出手帮忙。

    沧弘毅急忙拽住她的胳膊,严肃的警告:“妙妙,你不清楚他的身份,不要轻举妄动。你看地上的血,一看就是有些年头了,他常年被这样打,居然没有死,肯定不简单。”

    玄妙妙闻言,立马惊醒,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是啊,万一他是坏人怎么办。我去找娘亲,娘亲是死神转世,那么厉害,肯定知道怎么做。”

    “嗯,好,我跟你一起去。”沧弘毅点点头。

    待二人匆匆离去,血人才缓缓抬起沉重的脑袋,眼眶早就盈满热泪。

    死神转世,会是她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