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温柔是把刀 020 伴郎伴娘


    这头唐霜抱着一杯橙汁,兀自发愣。

    回忆层层叠叠,像滚雪球似的在脑海里放大,先是那座被雨淹没的城市,一点点浮现出来。

    漫天的大雨里,她撑着伞提着舞鞋,站在花台上,望着已成海洋的马路无助彷徨。

    他似白马王子从天而降,接过她的舞鞋,将她背过淌水的马路。

    她替他撑着伞,匍匐在宽厚温暖的背上,嗅着白衬衫上的青柠檬香气,就那样沉迷在那种气息里,再不能自拔。

    后来的日子里,她为他付出了一个少女所有的柔情爱恋,却在一个下雨的黄昏,看见他和别人像发情的野兽,在办公室彼此贪婪的追逐,几度穿越极乐之巅……

    她原本以为,她再长大一些,那种事她也可以的,他却告诉她,她太小了。

    既然嫌弃她小,又怎么对她说那么甜言蜜语。

    第一次喜欢的人,总是令人难忘,痛了伤了,都抵不过那一点点甜,只可惜所有的初恋都以无疾而终做结局,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只剩漫天的眼泪和遗憾。

    一切恍如梦境,唐霜甩了甩头,不敢再想下去,抬眼朝邢铮望过去。

    只见他正和一位西装革履、气度不俗的中年人聊着,那人常出现在地方新闻上,总是意气风发的样子,即便两鬓有些斑白也无损他半分风采,而挽着他胳膊的,正是她的同学季笑笑。

    季笑笑穿一身justspring的蓝色小礼服,露出一双白皙美腿,纤细的脚踝上是一窜碎钻脚链,用细小的蓝宝石点睛,清新俏丽,又不失高贵,当真引人注目。

    此间,季笑笑也正微笑着打量她,优雅地向她走过来,“唐霜,你也在这儿啊。”

    她说话的表情一点也不惊讶。

    唐霜点点头,季笑笑就在她边上坐下来,“和陈竞由一起来的?”

    唐霜微微一怔,点了点头。

    季笑笑嫣然一笑,“那你可得悠着点了,和他们这样的人在一起就别太当真,明确自己要什么最重要。前些天那位跳楼的售楼小姐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说着神秘一笑,“我一会儿要跟陈竞由表演节目,你拭目以待吧。”

    唐霜脸色泛白,什么也没说。

    季笑笑冲她一笑,拍拍她的肩,“我先去跟人打招呼了,你请自便。”

    场内响起音乐声,宾客鱼贯而入,唐霜看到许多熟面孔,不过都是隔着屏幕,他们都坐在金红色宾席上,座次也颇为讲究,跟开会似的。

    渐渐,她这边也陆续有人过来了,未免和不认识的尬聊,唐霜拎着包朝卫生间走。

    原本还想请邢铮帮个忙的,这会儿他人不知去向,只好自己动手了。

    进了格间,她给韩暮山打了电话,发现信号被屏蔽,只得泄气的走出来。

    在走廊上踟蹰了一会儿,见服务员端端正正立那儿,就走上前,“你好,我是新娘的朋友,我有一个朋友的祝福视频要播放,请问往哪儿走。”

    服务员指着前边,“操作房,在大堂左侧,挨着茶水间。”

    唐霜道过谢,朝操作房走去。

    原本以为是件很简单的事,u盘一插大屏一播就能让新郎膈应,没想到所有视频都要先过一遍,这如何是好……

    唐霜捏紧u盘,里头的操作员回头,笑起来,“您是牧野加奈小姐吧?”

    呃?

    唐霜一愣,那人道,“把视频拷过来吧,尤小姐交代了,是远道而来闺蜜给的惊喜,我们不看。您放心好了。”

    他们认错了人,这不是天助我也么。

    唐霜犹豫了一下,慢慢走了过去,把u盘交到操作员手里,盯着他将视频拷过去,接着拔下u盘还给她,“牧野小姐请放心,视频直接在大厅播放,我们不会看的。”

    唐霜咬咬唇,朝人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其实,如果他们只看前面一点她也不担心,前面一段是三分钟的动画祝福,后半段才是韩暮山给尤千雪的告白,以及唐雪当年录给孙祖昊的告白视频,相信所有人看了,都会对新郎“另眼相看”的。

    婚礼开始了。

    很有意思,坐在金红宾席上的人按级别高低依次发言,秘书长说了厅长说,厅长说了局长说,还有中将少将大校少校,纷纷对新人给予祝福。

    从这些人的祝福语里,唐霜得到一个信息,孙祖昊要到潮海市任职。

    而她的家,就在潮海市东部丘陵山地的一个小镇上,财政在全县一直垫底,是扶贫攻坚的重点镇。

    难怪陈竞由到她们那儿投资了,一定是为了支持孙祖昊。毕竟对地方而言,招商引资工作一直都是一号工程,直接关系到执政人的前途命运。有了一帮大老板支持,地方的看法会很不一样,地位也能更加稳固。

    唐霜冷哼一声,她今天就要让大家看看,在他们眼里年少有为的人,人品究竟几何。

    “唷,唐霜,原来你躲这儿呢。”

    听到这个声音,唐霜连头都没回,罗咏儿倒也不介意,在她边上坐了下来,存心给她找不痛快,“你对陈竞由而言不过是件床上用品,你以为他会给你这样的婚礼么,别痴心妄想了。”

    唐霜早就学会对那些不堪入耳的话采取无视态度,你不接茬,对方的攻击就无意义。

    罗咏儿见唐霜无视她的挑衅,心下有些火,不过很快就笑了,“一会儿陈竞由要和笑笑一起表演,你说,他都把你按床上了,怎么不把这出风头的机会给你,看来在他心里,你也是上不了台面的。”

    唐霜笑笑,“我上不上得了台面,还轮不到你这个三流水准的人来说。”

    俗话说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罗咏儿舞技的确赶不上唐霜和季笑笑,倒也不是她不够努力,纯属天赋悬殊,比季笑笑差点她就忍了,可是比不过唐霜这样的,她觉得特没面子,如今被她这么一说,顿时火冒三丈,一杯橙汁就泼她脸上。

    “哎呀,不好意思,唐霜,我不是故意的,来,赶紧擦擦,别弄到眼睛里。”罗咏儿反应也快,趁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台上,赶紧道歉,这儿毕竟是孙尤两家的婚宴现场,要闹出什么来她也担待不起。

    其余人见是不小心也不多管,注意力仍在台上,不时鼓掌。

    服务员很快过来领着唐霜去处理,刚走到门口,就有人叫住她,“唐小姐,等等。”

    唐霜回头,见邢铮手里拿件鹅黄裙装,“我看你衣服脏了,我车里正好有件小礼服,你换上试试。”

    唐霜犹豫着,邢铮把衣服塞她手里,“快去吧,马上有精彩表演,可别错过了。”

    换好衣服出来,唐霜微微有些惊讶,“你怎么还在这儿?”

    邢铮道,“等你呀,我那边正好有空位,你跟我坐吧。”说着将她上下打量,“你穿这衣服还挺合适。”

    唐霜有些不好意思,“这衣服是谁的呀,回头我买件还你。”

    邢铮笑道,“嗨,还什么,这是我妹妹上次买了不喜欢,就扔在我车上的。”

    唐霜惊讶道,“你还有妹妹?”

    邢铮道,“很奇怪么,我妹妹跟你年纪相仿,身材也差不多,看这衣服多合适,我觉得你穿比她好看多了。”

    唐霜脸上一红,不再多言,跟着邢铮到了另一桌。桌上有不少熟面孔。

    吴开先跟她问好,他身边是他的未婚妻张彤,也冲她点头,“小师妹,你好!”

    唐霜微微一笑,“彤师姐,你好。”

    旁边的王亚丁也笑道,“又见面了唐小姐。”

    唐霜点头,“王总好。”

    王亚丁哈哈一笑,“别叫王总啊,听着还以为我年纪多大似的,叫我亚丁哥就行。”

    唐霜点点头,见王亚丁身边的女人不再是那个小明星苗冰冰,换成了一个成熟冷艳的美人,有些诧异。

    王亚丁赶紧介绍,“这是闻艺,我的未婚妻。”

    冷美人伸出手,“你好,唐小姐。”

    唐霜笑着同她握手,心下却想,也不知这闻小姐知不知道苗冰冰的存在,这些个公子哥,难道就没一个从一而终的么。

    在座的都介绍完,有人想打趣邢铮一下,就听新娘大伯道,“今天是侄女小雪大婚的日子,我谨代表她的父亲感谢各位来宾的光临,我看着小雪长大,一直视她为掌上明珠,期盼她能受到爱神眷顾,今天,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我衷心为她高兴!两个孩子生于和平富裕年代,希望他们不要染上浮华之气,在今后的岁月中相濡以沫,不断维护、完善这段婚姻,把真心献给彼此,把孝心献给父母,把诚心献给朋友,把忠心献给祖国。”

    台下掌声雷动,司仪上台,“感谢女方长辈的祝福,下面,有请伴郎伴娘为大家表演,为新人献上祝福。”

    司仪话音一落,整个空间暗了下来,台上出现两束光,一束光里是弹钢琴的陈竞由,另一束光里是跳芭蕾的季笑笑。

    乐章是小夜曲,钢琴音与芭蕾交错,每段音符都似在诉说一段感情,季笑笑化作夜之精灵,穿过黑夜,向观众飞来。

    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琴音与舞姿同样流畅,看上去就像排练过无数次。

    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有人说,伴郎伴娘也该凑一对,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隔壁不远就是季笑笑的父亲,他似乎也很满意这个“准女婿”,与人开心说笑。

    唐霜不知怎么的,心中一股怅然,一旁的邢铮道,“怎么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