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第359章:采花大盗


    秦瑶将被子盖上还侧了身,以背对着凤子宣,表示自己并不想理他。

    凤子宣望着秦瑶却没退出,而是反手将门关上,轻轻的走向床边,

    秦瑶听到关门声以为凤子宣已经离开,她慢慢转了个身,却对上床边立着的凤子宣。

    秦瑶吓了一大跳:“你怎么还在?我不是让你出去吗!”

    “瑶瑶,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谈谈。”凤子宣望着她,很认真的开口。

    “不要。”秦瑶声音很大,俏容上满是抗拒,眼里还划过委屈之色。

    谈谈,他不来迎娶她为什么不先和她谈谈,现在凭什么他说要谈就谈,她不要!

    凤子宣早料到的回答,并没有任何的受伤,反而顺势坐到了床边,掷地有声:“我们一定要谈谈。”

    “我说了不谈。”秦瑶紧攥着被子,像一只恼怒的小猫,手推着凤子宣,想把他推走,“不谈!我不谈!”

    她的反应如此激励,让凤子宣微微皱眉,然后他试图抓住她的手,秦瑶却狠狠挣扎。

    秦瑶挣扎得越来越狠,凤子宣怕她伤到自己,也不敢怎么用力去抓。

    忽然,秦瑶挣扎的手在凤子宣手背上一抓,立刻有血珠冒出。

    秦瑶一愣,然后她默默抿唇,停下了挣扎,只道:“我不想和你谈,你放开我。”

    “不放。”凤子宣无视自己手背上的伤,灼灼的盯着秦瑶,沉声道,“我本不用来此赈灾,你难道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跟过来吗?瑶瑶,你心里很清楚。”

    赈灾是他自己提出来的,这一路上太后的人已经对他动了布下三次手,每一次都十分危险。

    可他为什么会来,就是因为得知秦瑶想要偷偷跟过来,而此行将不会有任何秦广的人,他必须抓住机会。

    秦瑶唇瓣抿得更紧,她很想说自己不清楚,可她说不出口,因为她知道。

    “瑶瑶,你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叫她松动了,凤子宣连忙乘胜追击,然后把自己的冤情说了出来,“我醒来之后便想去相府下聘礼,可秦相不允许,还将我赶了出来。”

    凤子宣本不打算将这件事说出来,毕竟岳父那关还是要他自己过。

    可后来秦瑶对他越来越抗拒,越来越冷漠反感,甚至不愿意见到他,他开始有些慌了。

    媳妇要跑了,这时候应该干什么?当然是卖岳父啊!

    还有比这更好的选择吗?!

    “不可能!”秦瑶下意识否认,“绝对不可能,我爹不会那么做的,而且柳柳他们不会不和我说这件事的。”

    她爹那么想把她嫁出去,虽然秦瑶知道那是因为秦广不想让她和皇室扯上关系,但秦瑶还是相信他爹不会做这样的事。

    他爹一国清廉之相,怎么会做这么,这么略带卑鄙的事……

    “我去了不下四次。”凤子宣见她不相信自己,神色黯淡了几分,“我不知你为何那几天都不楚门,那几次后,秦相甚至从宫门口开始堵我。”

    只要一有大箱大箱的东西抬出,确定是凤子宣的之后,秦广的人就开始阻拦,阻拦不成偶尔还会用上暴力……

    凤子宣的贴身侍卫好几次鼻青脸肿,但他不敢和秦广的人动手,毕竟看上了人家姑娘……

    “我,我……”秦瑶那几天被罚抄女戒,甚至跪到膝盖受伤,根本就没机会出门,也压根不知道这件事。

    “那你为什么之后不说?”秦瑶咬唇,往被子里缩了缩,这信息量来得太大,她有些接受不住。

    凤子宣苦笑:“那之后,你每次见到我都没给我机会。”

    要么是秦广暗地里派人有意将他们二人隔开,要么是秦瑶不愿意听他说话,他很多时候话说不到一半,秦瑶就已经离开。

    秦瑶攥紧了被子,那几天凤子宣没去,给了她很大打击,她之后就不怎么待见他了。

    没有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我要回去问我爹。”秦瑶的心现在很乱,她不知道该不该相信凤子宣。

    在她的心里她是愿意相信的,可她爹……

    “你觉得他会承认吗?你可以去问沉姣和白子衿,她们应该都知道。”凤子宣深深的看着秦瑶。

    秦瑶睁大了俏眸:“不可能,姣姣和子衿她们怎么会瞒着我。”

    她爹瞒着她是因为不待见凤子宣,可姣姣和子衿完全没有理由的,秦瑶不相信。

    忽然,秦瑶想起了那天白子衿和沉姣来看她,二人的神色都有些复杂,身后还跟着她爹。

    秦瑶神色灰败,想来是她爹不让说的吧……

    “瑶瑶,这些都没有关系,我只要和你解释清楚这件事。”凤子宣今晚并不是为了来抹黑谁,他只是要解释清楚。

    秦瑶将被子往上拉,整个人往被子里钻,闷声闷气的声音传出:“你出去吧,我自己想想。”

    凤子宣深深的看了被子一眼,知晓让她立刻接受秦广拦他的事不可能,他隔着被子道:“等这次回去,我一定去下聘,你在门口等我可好?”

    秦瑶没回答他,凤子宣失落的收回手,落寞的转身朝门口走去。

    在他走到门口时,忽然有一道轻不可闻的声音响起:“好。”

    这声音轻得堪比蚊呐声,轻得就好像没有一般。

    但凤子宣却听见了!

    他狂喜的转身,冲到床边却发现自己不该做什么,然后又朝外走去,脚步却因激动有些踉跄。

    她答应他了!

    “七皇子,您,您怎么了?”外面的下人被吓了一跳。

    七皇子这是进去和小姐拼酒了吗,怎么脚步虚浮,脸色还红得有些不正常……

    凤子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但根本做不到:“没什么,我先走了。”

    下人看了看这,又看了看那,狐疑不解的摸摸头,嘟囔一句。

    “真奇怪。”

    殊不知,床上的被子被拉开了一条小缝,一双灵俏的眸子看着这一切,然后捂嘴偷笑起来。

    凤子宣就是个二傻子,当初她让他去娶他,现在又怎么会拒绝。

    秦瑶在被窝里偷笑。

    ……

    第二日,凤烈歌的想法被证实可行,但却需要大量的银票和人力。

    凤烈歌大手一挥:“去万宣商行拿钱,回去后我会和皇兄说。”

    大不了她就自己扛着,虽然钱多了点,但能彻底根治大水的问题就是最好的。

    那四名老县令眼珠子骨碌的转个不停,他们给了秦瑶厚礼,现在可穷着呢,这件事如果投进去这么多钱,等凤烈歌一行人离开后,他们可以从中贪不少。

    凤烈歌却像是早知道了他们的想法:“本公主已经写了书信去帝都,皇兄会亲自派人过来监督。”

    四名县令神色憋屈,他们被坑了这么多钱却捞不到一点,真是气煞他们也。

    四名县令下去后,凤烈歌瞥了一眼旁边的秦瑶,却见秦瑶一脸傻笑,眼神飘忽,神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瑶瑶。”凤烈歌喊了一声,貌似从今早开始,秦瑶就这个样子了。

    “啊?”秦瑶立刻回神,扫了一眼空旷的大堂,“那四名县令是不是又迟到了?岂有此理!”

    凤烈歌无语了几秒:“他们已经走了,来的时候还和你打了招呼,你都不记得了?”

    “有这回事吗?”秦瑶心虚的低着头,“我最近记性不好。”

    凤烈歌问:“瑶瑶,你今天一上午都心不在焉,是发生……”

    “烈歌。”凤子宣大步从外面踏进来,对凤烈歌笑了笑,然后目光落到秦瑶身上。

    秦瑶一看到凤子宣,想到昨晚的话,她脸很不争气的红了,朝外面跑去:“你们聊,我先走了。”

    凤烈歌诧异的看了看秦瑶,又看了看凝视着秦瑶背影一脸笑容的凤烈歌,像是知道了什么一般,她莞尔一笑。

    完了完了,又要沦陷一个了。

    “七哥,秦相可不是好相与的人。”凤烈歌笑着揶揄。

    凤烈歌微微一笑,带着书生的自染气质:“还望烈歌帮七哥说说好话,七哥必有重谢。”

    凤烈歌摇头道:“这我可帮不了忙,秦伯父对皇室的人都忌讳得很。”

    太后屡次暗示秦广,要把秦瑶嫁给顺帝当皇后,秦广却假装听不懂。

    秦广为了不把秦瑶嫁进皇室,连太后都不惜得罪,别说七哥这个无权无势的人了。

    “总有办法的。”凤子宣轻笑一声,只要秦瑶答应了他,这些他都会想办法解决。

    凤烈歌神色古怪,他们出来只不过半个月了,秦瑶就要被拐了,不知子衿和姣姣她们知道了是什么心情。

    当然,最难受的应该是秦广。

    “对了,楚风有消息了。”凤子宣道。

    凤烈歌立刻回神,冷冷道:“抓到了人吗?”

    想到那个窃她肚兜的混蛋,凤烈歌就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没有。”凤子宣道,“他本名也叫楚风,就是近年泛大陆有名的那个采花大盗,喜欢貌美的女子,他说有人看不过去请他杀安如花,想必那个人就是他自己,因为安如花看中的男人未婚妻格外美丽,人称安县西施,而且当时他也在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