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清穿之木兰 428 确认


    青黛领着人去找今日午膳剩下的残羹剩饭,就想要拿着去给木嬷嬷和古大夫看看,到底是在哪道菜里被人暗中下了落胎药。

    谁知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那些残羹剩饭已经被其她的丫鬟吃了大半,然后就被院里的小丫鬟拿去了厨房。

    因为今日青黛一直待在福晋身边服侍,她并没有提前去外面用午膳,所以并不知具体的情形如何。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青黛又立即带着人赶去了厨房,就希望那些厨娘今日不要太过勤快,没有把那些残羹剩饭的碗碟全都洗了。

    可是最后得到的结果,却是今日正院送来的食盒和碗盘,已经全都被人给清洗干净了。

    到了这会,青黛只能很是失望的又回到了正院,然后把这个消息告诉给庄嬷嬷。

    谁知在一旁等候的古大夫听了,却是皱着眉问青黛,她是不是能确定那些菜之前已经被其她的丫鬟吃了?

    青黛点头说是,可古大夫却是说这里面绝对有人在说谎。

    毕竟那个落胎药的药性如此之烈,就算是没有身孕的丫鬟吃了,身体也必然会有反应,绝不可能到了现在还没人发作。

    这要不然就是那些菜里并没有放落胎药,否则就是那些丫鬟没有吃到其中的某一道菜。

    一听古大夫这话,庄嬷嬷就立即叫青黛再去一个个的仔细问,而这次得到的答案果然跟之前不同。

    原来今日福晋把剩下的菜赏给她们时,也不知是听谁说今日的那道牛肉丸子汤很是美味,说是连福晋都吃了不少。

    所以她们就急着想要先尝一尝,最后也不知是怎么的,竟会闹到一时不慎把汤碗打翻落地的局面。

    等青黛得知那些碎瓷片被扔在了院中放杂物垃圾的地方,就急着找出来全都拿到了庄嬷嬷跟前。

    看着那些碎瓷片上沾染的奇怪污渍,木兰看了半天感觉还是有些下不了口。

    相比之下,一旁的古大夫倒是勇敢多了,他面不改色的伸手拿起一片碎瓷,然后伸指轻轻的在其上的湿痕处一抹。

    古大夫把手指尖先放在鼻子前闻了闻,接着就放到嘴边伸舌舔了一下品尝。

    过了一会后,古大夫似乎是心中有所得,接着他却是对着木兰抬了抬手,示意她也来试一试。

    刚看到古大夫的这个行为时,木兰本是深感佩服的暗暗点头,可等见着古大夫对她做的那个手势后,木兰却是有些傻眼了。

    等再看着一旁庄嬷嬷的眼神“威胁”,最后木兰实在是没办法,也只能伸手选出一片干净一些的碎瓷,然后伸指在上轻轻的一抹。

    刚把手指放在鼻下细闻时,木兰就忍不住的眉头一皱。

    虽然如今她的那颗玉珠放在小黑布口袋里,已经对外屏蔽了其上的异常反应。

    可是那股子不同于肉腥味的腥气,却是让木兰觉得其中应该是放了一些别的东西。

    忍着心里的恶心,木兰皱着眉伸舌轻轻的一舔,慢慢的尝出了其中不是太过清晰和明显的药性。

    因为几年前钮钴禄芯兰小产的事,木兰在那之后也研究了一些落胎药的药性和方子。

    如果她刚刚没有感觉错的话,只凭着如今这一点点的药性,她就可以想像的到,先前福晋到底是服用了多少的落胎药。

    这也就难怪福晋为何会那么快就小产了,这药性之烈之隐晦,还让人真是防不胜防。

    确定了心中所想,木兰便对着古大夫点了点头。

    一旁看着她们两人的庄嬷嬷早就等得十分心急,见状便直接开口问:“古大夫,木嬷嬷,怎么样,这里面是不是放的有落胎药?”

    古大夫闻言后面色凝重的点头道:“庄嬷嬷,这里面的确放的有落胎药,而且这落胎药的药性之烈,还是我生平第一次见。

    这就像是把十副落胎药的药性全都浓缩集中在了一起,我只是轻轻的尝了一点,就能尝出其中的药性,若福晋真是像你说的吃了一小碗,那……”

    这后面的话,古大夫没有说下去,不过意思却已经很是明白。

    木兰心里也很是疑惑,不知这落胎药到底是何人所做,那人又是怎样让药性这么浓烈,却又让其看着像是无色无味。

    现在是时间长了,瓷片上面的汤汁已经冷了,所以她才能闻出其中不同于肉腥气的腥味。

    要是在汤汁仍是温热的时候,想来就更是让人不易察觉的防不胜防。

    庄嬷嬷却是没多想这个落胎药的异常之处,她听古大夫已经确定了落胎药就是放在这道菜里。

    她就立刻吩咐青黛带着人去把厨房里的人全都抓起来,还有那些之后经手接触过这道菜的人。

    当然,之前庄嬷嬷怀疑是故意打翻这道菜的那些丫鬟,也全都要抓起来一一的审问。

    因为福晋到现在还没有醒,她作为一个奴婢,并没有资格和权利去前院调人,所以这些事庄嬷嬷都是吩咐后院的那些小太监。

    而后等那些人全都被抓来了正院,因为不想吵到还在昏迷中的福晋,庄嬷嬷就叫着青墨,让她把那些人都安排在正院外面的空地上跪下。

    至于古大夫和木嬷嬷,庄嬷嬷却是叫她们先在这里守着福晋,只等福晋一会醒来,今日的事也查清楚后,她们两人才能离开。

    古大夫听了这话是不置可否的点头,可是木兰却是皱着眉有些担心和不安。

    毕竟有了之前暗中被人替换保胎药一事,木兰现在就怕接下来还有别的事在前面等着她。

    至于绿乔,也不知她现在躲到哪里去了,反正木兰刚才一直都没有看见她。

    现在想来,之前绿乔在兰院里发生的一切,估计都是一场她和钮钴禄芯兰商量好的苦肉计。

    她们两人还真是处心积虑的想要暗算她,看来这次钮钴禄芯兰是想要一石二鸟。

    一是把福晋肚子里的孩子弄掉,二是想要借此把她给拖下水。

    看来钮钴禄芯兰这次还真是学聪明了,那穗儿呢?

    难道说穗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也是钮钴禄芯兰暗中派人所为?

    木兰不解钮钴禄芯兰她这次,为何会突然之间变得如此有能力和谋算?

    木兰心里总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似乎在钮钴禄芯兰的背后,还有另一双看不清主人的手,正在拨弄着今日府中的这一片“浑水”。

    木兰现在就是担心,万一等会有人把一切都推到她身上,她要如何去解释和自辨。

    还有那些保胎丸,是真的已经被绿乔全都毁了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