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无敌强神豪系统 > 无敌强神豪系统最新章节 >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天妖鲤的决心

无敌强神豪系统 第八百三十八章 天妖鲤的决心


    洛天衡看着眼前陌生的俊朗青年,手中拿着少主的噬魂刀。

    她听到苏秀喊对方师尊,瞳孔紧紧一缩,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难道——

    洛天衡想到一个可怕的可能。

    若是传回大千世界,足以让三十六天域地震。

    第二圣人是逆道者,是苏秀的师尊,是大周少帝和万佛之主的男人。

    萦绕在她心中的疑惑也全部解开了。

    少主为何会关心苏秀。

    大周少帝和万佛之主为何会义无反顾的闯入神秘黑海营救少主。

    少主骗过了所有人,也骗过天道。

    洛天衡震惊之后,心中反而生出几分欣喜——少主不必与大周少帝和万佛之主拼的你死我活了。

    她在心中默叹一声,这一世逆道者必胜无疑了。

    人族三大惊天艳地的妖孽全都是逆道者,人族的气运已经偏向逆道者了。

    其实她也不明白逆道者到底为何逆道,为何像少主,像大周少帝和万佛之主这样的绝世妖孽都想要逆道。

    她不明白。

    但她能看出,少主他们都是好人,在太古遗迹的所作所为都是站在人族立场考虑。

    她追随效忠的是少主本身,而不是少主的圣人身份。

    她已经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了。

    季然和萧轻尘见到的陆辰真身的一瞬间,眼中满是柔情。

    虽然知道第二刀就是陆辰,但看着第二刀的面孔哪里有看着陆辰的面孔来的真实。

    如果不是虚寂之力还在一旁虎视眈眈,二女都已经飞扑到陆辰身上了。

    陆辰闲庭信步的走到季然和萧轻尘身边,看似平平无奇,但虚寂之力却是忌惮的不敢继续攻击。

    “然然,轻尘。”陆辰只是淡淡看了一眼剑阵外的虚寂之力,然后柔声对季然和萧轻尘喊道。

    “恩。”二女轻轻应了一声,带着哭腔,所有的柔情尽在不言中。

    她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陆辰,在太古遗迹中相见却不能相认,更是备受煎熬。

    “你们先到一旁休息,接下来交给我。”陆辰温柔的说道。

    她们连续抵挡了虚寂之力十天十夜,消耗十分巨大。

    如果没有他们赶来黑海中救援,他还要分出几分力量抗衡虚寂之力,炼化圣人业位也不会这么顺利。

    “不要,我们要和你一起战斗。”季然和萧轻尘的都倔强的拒绝,虽然享受陆辰保护的感觉让她们很甘之如饴,但她们更希望陪着陆辰一起战斗,为他分担压力。

    陆辰宠溺的哄道,“乖乖听话,我一个人就能对付他们。”

    季然和萧轻尘这才退到一旁,陆辰如此胸有成竹,说明他现在的实力深不可测,对付虚寂之力不成问题。

    洛天衡美目涟涟的看着陆辰,她已经见识过虚寂之力的恐怖,她们四人的剑阵加上神秘的六道光轮也只能勉强挡住,少主一个人就可以对付它吗?

    恢复真身的少主,到底有多恐怖?

    苏秀呆呆的看着陆辰,想到第二圣人救下她抱着飞回战舰的那一刻,不由闪过一抹红晕。

    难怪她会感觉那个怀抱那么温暖。

    四女退到一旁,陆辰独自面对虚寂之力,淡淡的说道,“小鲤鱼不要再躲了,出来吧。”

    “嘻嘻。”虚寂之力中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力量急剧收拢到一起,凝聚出一个娇媚的女孩,正是天妖鲤。

    她笑嘻嘻的问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得?”

    青帝战舰去而复还,她就知道一定是自己的被看出破绽。

    但她不明白自己哪里让对方起的疑心返回。

    季然她们也好奇的看着陆辰,她们也没有发现天妖鲤哪里有问题。

    陆辰低头看向天妖孽晶莹剔透的足踝,笑了笑说道,“因为你的脚。”

    五个女孩都是微微一愣,很快恍然大悟。

    天妖鲤是锦鲤血脉,在陆地可以用脚行走,但在水中应当化成鱼尾才对。

    季然小声冷哼道,“哼,看的还挺仔细。”

    陆辰接着说道,“你看似好心告诫我们不要去秘境中心,其实你知道我们非去不可,那么说反而更加更加激起我们的决心;你其实巴不得我们快点出发前往秘境中心。”

    天妖鲤佩服的说道,“不愧是季姐姐和萧姐姐的男人,果然不同凡响。”

    然后笑嘻嘻的说道,“鲤儿是该喊你第二圣人,还是喊你……”

    她发现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问道,“对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不可能真的就叫第二刀吧?”

    她心中十分的好奇,如果他的真名不叫第二刀,太古妖孽榜又怎么会印上第二刀的名字。

    但他能瞒过天道继续圣人业位,瞒过太古法则成为第二刀也不奇怪。

    只是太过匪夷所思。

    即使太古十族在的至尊主宰都不一定可以做到。

    陆辰淡然自若的笑道,“我叫陆辰,你呢?”

    天妖鲤笑嘻嘻的说道,“我就叫天妖鲤。”

    陆辰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是。”

    天妖鲤嘟着小嘴说道,“我就是。”

    陆辰目光如电的紧紧盯着天妖鲤,过了几秒,她才泄气的嘟囔道,“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是我自愿献祭自己给他复活得。”

    她叹了一声说道,“我在融合虚寂之力的时候,你们正好经过,因为力量还没有完全融合,所以无法完全躲进水中。”

    紫海的腐蚀之力她不怕,但紫海更是黑海,两者合在一起不是她可以承受。

    就连陆辰他们进入黑海也是先抽离紫海的力量。

    陆辰眉头微微一皱,问道,“为何你要心甘情愿的献祭自己给他复活?”

    天妖鲤是天妖族的第一妖孽,在太古万族中都可以排在第十三位,可以说前途一片光芒,未来有机会登临巅峰。

    如果她是被虚寂之力强行夺舍那并不奇怪,但陆辰可以看出来,天妖鲤的确是在心甘情愿的献祭自己。

    否则在融合虚寂之力的时候,他早就能看出来了。

    而且她也会从太古妖孽榜上除名。

    但她的名字还列在太古妖孽榜上,这种夺舍十分的诡异。

    就像天妖鲤自己说道,可以说是她,也可以说不是她。

    天妖鲤神色变得暗淡说道,“我当时和你们所说的,并没有骗你们。”

    陆辰知道她是指感谢季然杀死鬼落无荒那件事。

    天妖鲤继续说道,“我已经可以遇见我的未来,就算登临巅峰成为天妖族第一强者又如何?”

    她惨笑一声说道,“那还不是镇狱族的玩物?太古万族,百族之外皆是奴族,但第十一族到一百族,除了你们人族,剩下的八十九族又何尝不是奴族?还不是仰仗太古十族存活?还不是要遵守太古十族定下的太古盟约?”

    天妖鲤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十族自己定的盟约,就能号称太古盟约,就能号令太古万族,你说可笑不可笑?可悲不可悲?”

    苏秀和洛天衡听得似懂非懂,不明白为何太古万族,独独人族可以例外。

    陆辰和季然、萧轻尘却是心有戚戚,正是人族先贤一步步的努力,才让人族超然万族之外,不受太古十族制约。

    但还剩下天道这一层枷锁没有挣脱,只要还未灭天斩道,人族就没有真正的自有,人族的气运就无法全部回归人族身上。

    天妖鲤羡慕的看着陆辰说道,“真羡慕你们人族,有那么多的先贤前仆后继的为你们开路,以鲜血铸出一条光明之路,给你们保留了一线希望。”

    “而我们天妖族,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天妖鲤眼中滑落泪水,“鬼落无荒要娶我,我不情缘,但没有一个族人在乎!天妖族的至尊只想着可以用我换取多少的利益。”

    “我是天妖族的第一妖孽都善且如此,其他族人更是可想而知。在他们眼中,镇狱族的命令就是天条,不可违背。”

    “真正让我绝望的是,我无意中知道,每年天妖族都会提供一亿的族人给镇狱族的炼狱恶鬼为食。”

    “即使他们弱小,即使他们对天妖族亿亿万的族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他们也是天妖族,是我的族人,身上流着和我一样的血。”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天妖族完了,没有任何的希望。”

    “嫁给鬼落无荒也好,至少以后我留下的血脉不会被当成血食献祭。”

    天妖鲤如泣如诉的说完,陆辰和四女听得唏嘘不已,想不到太古十族对太古万族的压迫如此之甚。

    天妖族已经是排在前列的大族都善且如此,其他的靠后的种族更加可想而知。

    “而他,是天妖族摆脱现状的唯一希望。”天妖鲤眼中透出疯狂的光芒说道,“虚寂之海的太古先民,正是我天妖族的先辈,只要他们复活恢复实力,就可以抗衡镇狱族,就可以带领天妖族走向辉煌。所以我心甘情愿献祭出自己,让他复活出去寻找可以让天妖族太古先民的复活的方法。”

    她眼中露出炽热的光芒说道,“你们人族有无数的先贤前仆后继,天妖族就让我成为第一个。”

    陆辰轻轻叹了一声,他能理解天妖鲤的绝望和无可奈何,对眼前这个娇媚的女孩多出了几分敬佩。

    他为身为人族感到骄傲,如果没有无数人族先贤铺好了一条路,他和季然想要灭天斩道将会艰难万倍,甚至绝望到根本就生不出那个念头。

    第一步宗师最为困难和难得。

    天妖鲤能走出这一步,已经可以称之为天妖族的先贤。

    只是天妖族的太古先民,真的可以给天妖族带去希望吗?

    也有可能是灾难!

    ……

    大概一点改好

    天妖鲤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十族自己定的盟约,就能号称太古盟约,就能号令太古万族,你说可笑不可笑?可悲不可悲?”

    苏秀和洛天衡听得似懂非懂,不明白为何太古万族,独独人族可以例外。

    陆辰和季然、萧轻尘却是心有戚戚,正是人族先贤一步步的努力,才让人族超然万族之外,不受太古十族制约。

    但还剩下天道这一层枷锁没有挣脱,只要还未灭天斩道,人族就没有真正的自有,人族的气运就无法全部回归人族身上。

    天妖鲤羡慕的看着陆辰说道,“真羡慕你们人族,有那么多的先贤前仆后继的为你们开路,以鲜血铸出一条光明之路,给你们保留了一线希望。”

    “而我们天妖族,我看不到任何的希望。”天妖鲤眼中滑落泪水,“鬼落无荒要娶我,我不情缘,但没有一个族人在乎!天妖族的至尊只想着可以用我换取多少的利益。”

    “我是天妖族的第一妖孽都善且如此,其他族人更是可想而知。在他们眼中,镇狱族的命令就是天条,不可违背。”

    “真正让我绝望的是,我无意中知道,每年天妖族都会提供一亿的族人给镇狱族的炼狱恶鬼为食。”

    “即使他们弱小,即使他们对天妖族亿亿万的族人来说只是九牛一毛,但他们也是天妖族,是我的族人,身上流着和我一样的血。”

    “从那时候起,我就知道天妖族完了,没有任何的希望。”

    “嫁给鬼落无荒也好,至少以后我留下的血脉不会被当成血食献祭。”

    天妖鲤如泣如诉的说完,陆辰和四女听得唏嘘不已,想不到太古十族对太古万族的压迫如此之甚。

    天妖族已经是排在前列的大族都善且如此,其他的靠后的种族更加可想而知。

    “而他,是天妖族摆脱现状的唯一希望。”天妖鲤眼中透出疯狂的光芒说道,“虚寂之海的太古先民,正是我天妖族的先辈,只要他们复活恢复实力,就可以抗衡镇狱族,就可以带领天妖族走向辉煌。所以我心甘情愿献祭出自己,让他复活出去寻找可以让天妖族太古先民的复活的方法。”

    她眼中露出炽热的光芒说道,“你们人族有无数的先贤前仆后继,天妖族就让我成为第一个。”

    陆辰轻轻叹了一声,他能理解天妖鲤的绝望和无可奈何,对眼前这个娇媚的女孩多出了几分敬佩。

    他为身为人族感到骄傲,如果没有无数人族先贤铺好了一条路,他和季然想要灭天斩道将会艰难万倍,甚至绝望到根本就生不出那个念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