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我成了一条锦鲤最新章节 > 第0064章 《霸王别姬》(完)

我成了一条锦鲤 第0064章 《霸王别姬》(完)


    “最后一段儿啊。”

    程凯歌直接进入季铭最后一个镜头——他打开房门,两边一张望,奔了两步,抓着二楼的栏杆,喊了一声“娘”!

    娘!

    这一声儿里头,得有多少东西啊。

    张少秋的娘是个妓女,他生来就是个婊子养的,这个女人给他送进了戏班子,因为天生六指而不被关家班儿收纳——她就能手起刀落,给他砍掉一个指头!

    那会他才多大?

    九岁!

    自此生离,再无瓜葛。

    但张少秋心里却不只有这么愤恨的一面,还有思念,眷恋,爱,这个人间,这个女人,是他仅有的亲人——他本就是一个重情的人,对于母亲艳红,绝没有死生不复往来的决绝。

    他或许会问:为什么那么狠心送走我?

    他或许想要听到:娘是为了给你寻条活路。

    他或许会问:这么多年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他或许想要听到:娘怕,怕影响你的前程。

    总之,对于艳红的感情有多复杂,张少秋这一声“娘”,就有多肝肠百转。

    季铭打开门的急促,张望时的匆忙张惶,奔走时的戏台范儿,都一次到位,唯有这一声娘,被喊了卡。

    章影后惊讶地看了一眼程导。

    季铭最后这一段戏,是在整个短片的最后,挺重要。但以章影后的眼光来看,表现的已经是非常好,无论是动作还是台词,包括一声“娘”,听得她都心里酥麻酸涩。

    凭着这一声儿,她就能说季铭是绝对的实力派,哪怕是她原本想要请来的周毅为,在这个角色上,也很难比季铭发挥的更好。

    “再来一趟,给你十分钟酝酿一下。”

    程导没有管章影后,包括杜醇的眼光。

    站在监视器后头的李再伟,程导常年的合作伙伴,已经看出来,并不是季铭不够好,而是程导的导演瘾发作了——他对季铭很满意,对这段表演也很满意,所以他要压榨一下季铭,逼着他再往前走,继续往前走。

    要他把那一声,喊成整段戏的戏眼。

    娘!

    喊的是张少秋一生悲喜的杜鹃啼血,喊的是吃人年代,人伦悖逆的骨肉悲剧。

    除了李再伟和程导自己,谁也不知道,无声无息间,程导就给只是大龙套的季铭,安排这么大一个重任。

    季铭没有任何异议,点头回到房间,把门重新关上。

    他坐在镜子前,看着镜子里雌雄莫辩的彩妆,张少秋的一生,再一次从他脑海里闪现而过,再重新跳回此刻。眉头轻轻皱起,也许再有更多时间,更多理解,他可以演的更好。

    但这个时空点,他几乎确定,刚才已经是他最好的表现了。

    告诉程导?

    还是就这么再演一次?

    不。

    季铭摇摇头。

    “帮助理解《霸王别姬》张少秋角色。功德点-10。”

    给悟道卖给周鑫,换来的功德点数,此时派上了用场。

    和周冲不一样,周冲是对比式的,几十个版本,几十个演员,分屏似的在季铭的眼前展开。

    而此刻的张少秋,却好像思绪被带进了一段记忆,很多剧本中,电影中都没有记录的小小情节——练功的时候,他一边哭一边想着娘;被打的时候,他一边缩起身体一边想着娘;第一次登台的时候,他一边兴奋一边想着娘……横刀自刎的时候,他一边释然,一边想着如果当初娘没有把他送进戏班,会是怎么样?

    季铭对角色理解,以极大速度被充实了起来,那些细节,那些情绪,都开始清晰而饱满。

    几乎活成了另一个张少秋。

    十分钟,季铭抓着梳妆台的手指,都开始发白了,浑身都在轻微地颤抖。

    “季铭,可以了么?”

    “……可,可以。”

    “那开机。”

    只是一个开门,程导的眼睛就亮起来,状态不一样了。

    季铭站在门口,两边一打望,那种惊骇里带着的极度期待,那种因为情绪到了极致反而显得木然的层次,哗一下就被端了出来,捧到了程凯歌、章影后,杜醇,李再伟,以及所谓观众的眼前。

    已经为人母的章影后,心一酸一紧,眼泪开始凝聚。

    季铭往外奔出来,是那种戏台子上的,小步小步的,稳稳当当的——但两脚交替之快,足以表明心迹。

    镜头渐渐推进。

    二楼,季铭,季铭的脸,季铭的眼睛,再倏忽往后一拉。

    “娘!”

    金声玉振,肝肠寸断。

    啪嗒。

    章影后的眼泪落在了前襟上,她也还在艳红的情绪余韵里,喃喃地,小声儿地,虚弱地,畏怯地应了一声:“小豆子。”

    程导“啪”拍了一下巴掌,扬起声音喊了一句:

    “好!”

    所有人都开始鼓掌,季铭在掌声里发着抖。

    “不——不好意思,我要,缓一下。”

    季铭跑下楼,取了手机,几步就从片场跑了出去,找了个黑暗的角落,窝了进去。

    “别去打扰他。”程导吩咐了一句:“去个人,离远点儿守着。”

    ……

    季铭抖着手拨了初晴的电话,响了四声,大概离下一声,又过去了四分之三的间隔,初晴接了起来。

    “季铭?怎么了?”

    已经过凌晨了。

    “初初,能给我拉一段琴儿么?”

    初晴顿了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你等等,我马上给你拉。”

    窸窸窣窣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还夹杂着几声“疯丫头,大半夜的干什么?”“拿琴干什么?”“你神经了,穿个睡衣就开始拉?”“魔怔了,赶紧披件衣服”——应该是初妈妈。

    然后《love-story》的琴声就响起来了。

    季铭深吸一口气,又长长地呼出来。

    能呼吸了。

    初晴一直拉了十几分钟,季铭甚至能听出因为冷开始颤抖的杂音——看来初晴家没有集中供暖,哈。

    “可以了,你赶紧回床上吧。”

    “真行了?”

    “赶紧去。”

    又是一阵窸窸窣窣,初晴应该是跑上了床。

    “你怎么了?又演什么了?好吓人。”

    “有个角色一下子进的太深,《霸王别姬》,虞姬那个角色,看过么?”季铭努力舒缓着自己,这一波的冲击出乎他的意料,根本是之前演《雷雨》,以及演那些试炼角色的时候不能比的。

    可能是功德点在十分钟内的集中使用,让这个过程太剧烈了,而且以侵入角色记忆的方式来体会,也太容易对一个体验派演员构成挑战。所以季铭的反应,可能比很多演员要来的夸张很多。

    人戏不分。

    “季铭,你这样,我真的很担心。”

    “不会总这样的,这次是我没有料好。”季铭再吁出一口气:“可以了,我现在挺好了,谢谢你初初。”

    “唉,那行吧,你还要继续么?”

    “应该要,不过没关系了,你睡吧,阿姨估计要骂我了。”

    “我不告诉她。”

    “呵,好,那亲一个,mua。”

    “……啵。”

    季铭在这个角落里又缓了几分钟,才有点脱力似的,回到片场——程导看着他回来,脸色已经平静,挺惊讶。

    他见过的体验派演员,出这种情况也有不少,只是表现方式各有不同,程度也有深浅之分。季铭这样一下子脱不出来,需要一段时间缓一缓的,算是主流——有些演员表面上还看不出来,那就更严重一些。

    不过,季铭这么快就恢复过来,程导还是挺意外,可能戏比较短吧。

    “没事吧?”

    “没事,不好意思。”

    “演员投入了才会这样,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季铭,我告诉你,这是一个演员最光荣的事儿,没有对不住任何人,反而是最有诚意的,不管是戏还是导演,还是合作的,都是。”

    “你坐坐,再休息一会,我先拍他们俩的。”

    “好。”

    这一拍又是两个多小时,再接着季铭的戏份正式拍摄,一直到凌晨四点半,《霸王别姬:艳红》才“杀青”,楼上楼下,大家掌声非常热烈,终于可以回去休息了。

    “哎呦,我要困死了。”章影后一声娇喊,挺解乏的。

    “怎么着?出去吃点喝点?”

    “不行了,我要赶紧回去补觉了,年纪大了受不住,你们去吧。”章影后看了一下季铭:“季铭你去么?”

    “啊?我也不去了。”

    他刚才那样,不去是合情合理——吓大家一跳。

    “那我送你一程,回中戏是不是?”

    “啊?是,谢谢章老师。”

    这一路上,章影后也没说什么,真挺累的,只是快到中戏的时候,她跟季铭说了几句话:“演员要学会分清角色和现实,我们中戏教的都是体验派,我这么多年也是这么演的,年轻那会儿也有分不清的时候,这种东西对人的影响是很厉害的,不仅仅是一下脱不出来,有时候你以为自己走出来了,但各种角色的性格还在潜移默化地影响你,等你惊觉过来的时候,可能有些事已经发生,都不能挽回了。

    你知道丹尼尔·戴·刘易斯么,唯一一位三料奥斯卡影帝得主。他演《林肯》的时候,就把自己当成林肯,说话行事,最后被家人警告,甚至赶出圣诞聚会。演《纽约黑帮》的时候,在片场挥刀子,吓死一大堆人,呵呵。演《血色将至》的时候,把合作演员一顿暴揍。

    不疯魔不成活,刘易斯是这样的演员,但是你要知道,整个好莱坞,也就只有一个刘易斯,这样的人是不好做的,需要付出的东西,更是远超我们的想象。季铭,你是个特别有天分的演员,这么年轻,不要让自己过分陷入角色——不是好事。”

    季铭真诚地点头:“我知道的,谢谢您。”

    “不用这么客气,不说什么师姐师弟了,我们能合作这么一次,就是有缘分了。”

    车到中戏,季铭道谢下车。

    “下回有空咱们再聚聚。”章影后探出头来,不知道是真心还是客气。

    “嗯,好。”

    季铭跟司机也打了个招呼:“师傅,谢谢啊,开慢点儿。”

    司机比了个“ok”。

    转身看见中戏熟悉的大门,季铭呆了一下,有一阵冷风吹过来,树叶飒飒——好冷啊。

    季铭一笑,又是那个牛哄哄的中戏大帅比了。

    ——

    写了个三四千字的大章,就不分了,你给我个票,我给你个小心心,嘻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