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汉当更强 > 汉当更强最新章节 > 第一百零七章 一味瞎搞

汉当更强 第一百零七章 一味瞎搞


    项康这次还真是冤枉了自己的好三叔项伯,项伯这次真不是凭空构陷,无耻污蔑,事实上冯仲在南线战场上不但真是这么做的,还比项伯书信上介绍的做得更过分,更猖狂。

    不过也和项康、周曾预料的一样,项康安排外姓将领冯仲总司少帅军的南线战事,书面命令送到了淮南前线后,项伯项大师果然是暴跳如雷,虽然和项康是同一个祖宗没敢问候项康的本人,也仍然还是在背后把不孝侄子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大骂项康的吃里爬外,背祖叛宗,放着自己这么一个才华横溢、文武双全、统兵作战百战百胜的堂叔不来好好尊敬,竟然重用冯仲这么一个外姓奴才,世世代代都是平民百姓的乡下泥腿子!当时如果不是张良和项猷死死拉着,项伯差点就要冲回北线,直接来找项康这个不孝侄子拼命!

    痛恨项康的同时,项伯当然也对抢走自己南线主帅宝座的冯仲不服气到了极点,做梦都想把冯仲取而代之,掌握少帅军的南线大权,冯仲就任后第一次召开军事会议,项伯就耍起了花样,还没等主持这个会议的冯仲开口,就故意抢着说道:“众位,今天我们聚众议事,是准备讨论如何拿下东海南部的其他城池,打通和我们大楚上柱国项梁元帅直属军队的直接联系,希望各位群策群力,有什么好的方略计划,尽管畅所欲言,倘若可行,老夫与冯仲冯将军一定采纳。”

    听到这话,在场的少帅军文武当然都有些傻眼,也下意识的去看冯仲的反应,而冯仲也明显有些措手不及,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项伯的喧宾夺主,好在如今时刻不离冯仲左右的韩姓亲兵反应迅速,及时在冯仲耳边低语了几句,冯仲这才定下神来,微笑说道:“各位,项大师误会了,本将今天召开这个会议,不是想和你们讨论下一步的战术计划,是为了商量其他的事。”

    少帅军文武继续不吭声,心里却对冯仲多少生出了点钦佩,不卑不亢巧妙夺回主动权,这样的手段可不多见。而妄图架空冯仲的项伯脸色当然有些难看,强笑说道:“这么说来,的确是老夫误会了,不过冯将军,你开这个会,是想商量什么其他的事?”

    当过亭长和游徼,后来又在徐县当过一段时间的土大王,冯仲也多少历练出来了一些领导能力,清了清嗓子说道:“项大师,还有各位将官,蒙少帅错爱,提拔我为大楚国的荡寇将军,又让我替他主持大楚少帅军的南线,我冯仲实在是受宠若惊,可是也不得不忠于职守。昨天收到少帅的书面命令后,我苦思冥想,权衡再三,已经拿定了一个用兵作战的战术计划,今天就是想讨教一下众位的高见,看看我这个战术计划是否可行。”

    项伯的脸色更难看了,骨子里其实相当看不起项伯的陈婴则微微一笑,说道:“原来冯将军早已胜算在握,那我们就可以放心许多了,冯将军请说你的妙策吧,我等洗耳恭听。”

    “陈都尉过奖,不是什么妙策,只不过是一个粗浅的战术计划。”冯仲谦虚,然后才说道:“我是这么打算的,我计划集中我们少帅军的南线主力,先行东进攻打淮阴,拿下此城之后再南下攻取广陵,夺取城池打通与项元帅的直接联系,最后再掉过头去西取堂邑,光复东海全境,完成少帅对我们的嘱托和期许。”

    陈婴和其他的少帅军文武点头,项伯却是阴阳怪气,说道:“冯将军果然妙策,我军主力目前集结于盱台,南面的东阳又是陈婴陈将军的治地,南下直取堂邑最是方便无比,放着近路不走,想不到还要浪费时间,先去打淮阴坚城,然后再南取广陵。果然是高招,高招。”

    项伯的故意刁难注定起不到任何作用,因为在此之前,冯仲也对自己的韩姓亲兵提出过类似的问题,也马上微笑说道:“项大师所言不差,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军南下直取堂邑似乎最为方便。但是大师智者千虑,却也偶有一失,因为大师你忘了一条路,驰道!”

    项伯疑惑来看冯仲,冯仲却是侃侃而谈,说道:“项大师肯定忘了,从盱台到堂邑是两百里路程,从堂邑到广陵是一百三十里,沿途全都是普通道路,士卒难走,粮草更是难以搬运。而我军如果先拿下了淮阴之后,就可以沿暴秦修筑的宽畅驰道直接南下广陵,其间我军只需要走大约一百四十里的普通道路,同时还可以获得淮河的水路运粮之利,既省时间,又节约运粮所需的民夫粮草,其间我军士卒要节省多少力气,沿途又要少耗费多少粮草,难道项大师就没有计算过?”

    项伯语塞,半晌才继续鸡蛋里挑骨头,说道:“淮阴城坚,我军之前数次攻打不下,还牺牲了许多士卒的性命,这会如果还是拿不下来,路再好走又有什么用?”

    “大师放心,此一时已经彼一时也。”冯仲微笑说道:“淮阴虽然城池坚固,不易攻打,但我们项少帅已经歼灭了东海郡暴秦军队的主力,还一举拿下了东海郡治郯城,淮阴的暴秦军队闻讯,必然胆战心裂,我军此刻再去攻打,岂能不是手到擒来?”

    “说得倒是容易。”

    项伯大声冷哼,对冯仲的大言不惭不屑到了极点。可惜其他的少帅军文武却不是这么看,此前主动投降的盱台县令马培就立即站了出来,向冯仲拱手说道:“冯将军所言极是,闻知公孙庆身死,郯城已破,淮阴的暴秦军队必然心惊胆裂,无心再战。下吏不才,与淮阴县令刘定至小有交情,情愿替将军出使淮阴,劝说刘定至开城投降,万望将军准允。”

    听到这话,冯仲当然是面露喜色,张口就想答应,不料身后的韩姓亲兵却突然咳嗽了一声,同时用手指头在冯仲的脊背上点了一下,冯仲醒悟,忙笑着说道:“马县尊不畏艰险,自愿去冒险劝说淮阴的暴秦军队归降,本将真是感动之至。但是不必了,这么做实在太过危险,本将实在舍不得让县尊你去冒这么大的风险。”

    “将军不必担心。”马培坚持,说道:“马某自归降大楚以来,还未建尺寸之功,心中着实惭愧。现在既有机会,下吏情愿去冒这个风险,助将军成就大功。”

    冯仲还是坚持摇头,再次谢绝了马培自告奋勇的好意,马培无奈,只好又问冯仲究竟打算如何行事,冯仲却这么答道:“招降的事不急,前番我军偏师攻打淮阴损兵折将,牺牲士卒多达一百六十余人,这个仇必须得报。本将的意思是,我军出兵之后,应该在军中打上一面白旗,写上报仇雪恨四个大字,让淮阴的暴秦军队上下明白知道,我军此番东进,除了要拿下淮阴城池之外,还要清算我们上一次攻城的旧债!”

    众人一起愕然,然后项伯当然是哈哈狂笑,陈婴和马培等比较向着冯仲的少帅军文武也都惊讶说道:“冯将军,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我们这么做,岂不是把淮阴的暴秦军队往死里逼?淮阴的暴秦军队怎么还可能会向我们投降?”

    “不必多问,就这么办。”冯仲坚持,又说道:“各位今天回去做好出兵准备,明天中午我们就出兵东进,去把淮阴给拿下来。”

    陈婴和马培等人再次傻眼,项伯却是开心大笑,迫不及待的说道:“听到没有?冯将军已经吩咐了,快去准备,明天中午我们就出兵东进去打淮阴。还有记住,把报仇雪恨的旗帜准备好,也把这个消息放出去,让淮阴的暴秦军队知道,我们这次是去找他们清算旧帐的!”

    少帅军文武不敢搭项伯的茬,只是把目光都转向冯仲,冯仲则微笑说道:“快去准备吧,今天晚上本将让人准备酒宴,我们再聚一聚,随便安排留守盱台的事务,明天就启程出发,去打淮阴。”

    少帅军众文武面面相觑,可是招架不住冯仲的一再催促,也只好领命下去准备,项伯也满面笑容的带着项猷扬长而去。结果还是在众人都走完之后,冯仲才向身后的韩姓亲兵说道:“忍得真辛苦,如果不是你拦着,我还真想把我们的真正打算告诉他们。”

    “必须得忍着。”韩姓亲兵答道:“将军你乍登高位,不但项大师肯定不服,陈都尉、项千人他们心里也未必会服气,如果不故弄一点玄虚,让他们看不穿将军你的手段技巧,他们又怎么可能知道将军你的高明之处?忍耐几天,然后再给他们一个惊喜,他们才会真正的对你言听计从。”

    冯仲连连点头,又拍着韩姓亲兵的肩膀说道:“好生帮我,我亏待不了你,将来有机会,我也一定在少帅面前亲自举荐你,请他重用你。”

    “希望你能说到做到。”韩姓亲兵心中嘀咕,也多少有些不满冯仲屡次侵吞自己的功劳,把自己的运筹谋划贪污吞没。

    …………

    冯仲和韩姓亲兵各怀鬼胎的时候,项伯也满面笑容的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还一见面就迫不及待的把会议情况告诉给了好友张良,结果张良听了当然也是莫名其妙,说道:“先打淮阴倒是对的,换成是我指挥伯兄你们的南线军队,也肯定是先打淮阴,后取广陵,但是直接打出报仇雪恨的旗号是什么鬼名堂?把暴秦军队往死路里逼,再想拿下淮阴,岂不是难上加难?”

    “小人得志呗。”项伯轻蔑的说道:“谁劝都不听,坚持就是要这么做,老夫也懒得管,等他吃了亏,再看老夫怎么收拾他!”

    张良盘算,半晌才说道:“伯兄,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先把情况摸清楚再说,冯仲这个黔首虽然出身寒微,但是为人颇有谋略,做事也颇有头脑。我怀疑他这么是故弄玄虚,想出其不意给众人一个惊喜,树立他的声望威信,让众人对他真正的言听计从。”

    张良的话项伯倒是听得进去一些,为了摸清楚冯仲的真正意图和打算,晚上众人聚宴的时候,项伯就打着劝说冯仲不要胡作非为的旗号一再试探,妄图从冯仲嘴里掏出一点什么,可惜冯仲却是铁了心要保密,咬紧了牙关就是不吐露半点风声。话说得急了,脾气暴躁并且又自高自大的项伯还和冯仲发生了纷争,导致晚宴不欢而散。

    第二天中午,花钱收买了一个卜者装神弄鬼了一番之后,拿到了上上签的冯仲统领总数超过五千的少帅军偏师东进,结果在出发的时候,受命担任前锋的项猷军还真领到了一面写着‘报仇雪恨’四个大字的白色旗帜,同时冯仲还明确命令项猷早早就把风声放出去,让淮阴秦军知道自军此行的目的是来清算旧帐,项猷无奈,也只好是依令而行,一边把报仇大旗打到军前,一边让士卒对沿途百姓散播消息,故意让淮阴秦军的细作探听到自军出兵的目的。

    两天后的上午,轻装前进的项猷军率先抵达淮阴城下,以刘定至和关护为首的淮阴秦军不敢出城交战,果断选择闭城自保。同时情况也被项伯和项猷父子料中,提前打听到风声的淮阴秦军除了拼命加固城防之外,又在淮阴城下抢修了一道防御工事,早早就摆出了死守城池的架势,也让本就十分难打的淮阴城池变得更加难打。

    是日下午,冯仲率领主力抵达淮阴城下,项伯和项睢父子忍气吞声的出营迎接,结果只是粗略查看了一番地形,冯仲就马上安排营地布置,让项睢军驻守淮阴西门,自领主力驻扎南门,又安排一千军队驻扎在了淮阴东门城外,同时还派出五百士卒渡河北上,到淮河北岸去守卫码头,不给淮阴秦军渡河北逃的机会。

    见此情景,少帅军众将当然是无不疑惑,都向冯仲说道:“冯将军,怎么能这么安排营地?暴秦军队困守孤城,已成困兽之势,我军如果四面围城,等于就是把城里的暴秦军队往绝路上逼,困兽犹斗,我军再想破城,岂不更是难上加难?”

    “应该围三缺一。”项猷也忍不住说道:“城里的暴秦军队现在还有广陵一条路走,我们应该故意让出南门,给暴秦军队留下一条生路,然后再发起攻城,这样攻城战才更有把握一些!”

    “让暴秦军队跑了,那我们报仇雪恨的大旗岂不就白打了?”冯仲笑笑,指着项猷营地的旗帜说道:“项猷兄弟忘了,我们这一次来除了攻城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给你上次攻城不克报仇,留下一条生路让暴秦军队跑了,我们还怎么报仇?”

    项猷张口结舌,冯仲则大手一挥,说道:“就这么办,马上分兵立营,建立坚固营地,以做长久之计!”

    实在拗不过冯仲,少帅军众将也只好依令而行,结果看到少帅军分兵围城,还连秦军难以跑路的淮水北岸阵地都没放过,淮阴城里的秦军当然是喧哗一片,将领脸色青黑,士卒神情悲戚,全都知道这一次已经在劫难逃,城破之后,城中守军只怕难有一个活命,情绪悲观之至,军民百姓之中,甚至还传出了少帅军破城后将要屠城的谣言。

    冯仲的昏招连连到了这个地步,项伯当然也是再也无法忍受,不顾张良的劝阻,回营后马上就写了一道亲笔书信给项康,向不孝侄子控告冯仲的种种倒行逆施,让项康知道他都用了一个什么样的货色主持少帅军的南线战事,然后派人把书信连夜发出,并大吼道:“冯仲小儿,简直就是拿我们项家的军队当做儿戏!把老夫逼急了,老夫直接一刀宰了他,强夺兵权自己掌兵,看他项康能把我这个叔父怎么办?!”

    张良这次没再阻拦项伯的胡说八道,因为张良也实在看不透冯仲这一次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如果冯仲真的是这么一味瞎搞,张良也绝不会拦着项伯武力夺权,为自己创造一展拳脚的机会。不过……

    不过让张良意外的事发生了,第二天上午时,成天闲得无聊的张良和项伯策马在营地外随意走动散心,除了看到冯仲派军到附近砍伐木材赶造攻城武器外,又突然看到冯仲的营地里走出了一队人,敲打着鼓乐大张旗鼓的行向淮阴南门。张良和项伯一起心中好奇,赶紧打马过来查看情况,然后无比意外的看到,此前自告奋勇要替冯仲出面劝降淮阴守军的马培身穿官服,高坐在一辆华丽马车之中,正在乐手的簇拥之下,满面笑容的乘车行向淮阴南门。

    “冯仲小儿又搞什么鬼?让马培弄出这么大的一个阵仗去干什么?”

    见此情景,项伯当然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打破脑袋都弄不明白冯仲这次葫芦里又卖什么大力药丸,张良却是突然惨叫了一声,还重重的一拍自己的额头,懊恼叫道:“高啊!我怎么就没想到这点?”

    “子房没有想到什么?”项伯赶紧问道。

    “我忘了,如果直接遣使招降的话,淮阴城里的暴秦将官顾虑重重,未必就会爽快答应投降,犹豫再三之下,招降不但费时费力,说不定还会节外生枝,功败垂成。”张良苦笑说道:“但是冯仲之前故意这么一味瞎搞,故意把淮阴城里的暴秦军队彻底逼入死路,然后再突然放出一条生路,淮阴的暴秦军队就非得走这条生路不可了。”

    项伯张口结舌,张良却是无奈的把目光转向了冯仲的营地,口中喃喃,“冯仲这个匹夫,真的只是一个世代耕种的黔首村夫?先惊后抚不过只是常见的说客伎俩,他怎么能够如此异想天开,拿来用于征战破敌?乡野村夫?我这个韩国贵胄之后……,唉!羞煞人啊!”

    “绝对不可能成功!绝对!”

    屡遭打击的张良再一次摇头叹息和自我怀疑的时候,项伯也在绝望喃喃,道:“他之前已经打出了报仇雪恨的旗号,城里的暴秦军队怕我们报仇,绝对不可能再答应投降!绝对不能答应,不然的话,老夫这张老脸,就真的没有地方可以放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