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朝烟雨暮相思 第285章 留在医院


    秦骁将她抱进了二楼的主卧,一直到把她放在床上时,女人还紧紧圈着他的脖子不肯松开来。

    “松手。”

    秦骁拉了拉她的手,沉声道。

    可是沈南烟却恍若未闻。

    这样的动作维持了好一会儿,她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手去。

    抬起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恢复如常。

    “谢谢秦哥哥。”

    “不醉了?”男人挑眉。

    沈南烟捂着脑袋,故作一副晕乎乎的模样,就要往后面倒去。

    “哎呀,脑袋好晕啊,我一定是酒还没醒,我想睡觉。”

    就在她准备倒下去时,男人敏捷的伸手拉了她一把,随后立刻松开来嫌恶的说道:“浑身都是酒气,别脏了我的床。”

    沈南烟忽然拔高语调的嗯了一声。

    “那我去洗个澡就不臭了。”

    说话间,她站起身来,身上的外套也随之滑落肩头,露出了那片白嫩的肌肤。

    西装已经皱的不成样了,她撇了撇小嘴,拿着衣服看向面前的男人:“对不起啊,我把你的衣服弄皱弄脏了,我明天帮你洗了吧,就……”

    “不必了。”

    男人一边解开领口的扣子,一边朝沙发边走去。

    石姐带着医药箱上楼,在得了先生的首肯后为夫人做了简单的处理。

    沈南烟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沙发上的那个男人,又看了看被丢在一旁的西装,红唇紧紧抿着。

    石姐很快替她上好药,然后离开房间,顺手带上了房门。

    沈南烟看了男人一眼,带上自己的衣服进浴室洗漱。

    刚刚不觉得,这会儿她都觉得自己身上的酒气特别重。

    等她从浴室里出来时,已经全然不见了男人的身影。

    沈南烟左顾右盼一番,确定房间里没有那男人的身影后,这才从自己的包里找出了刚刚出门时自己顺便从外面买的药膏。

    腰上那一块虽说只是被撞了一下,但怎么说都是一块青紫,如果不涂药可是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的。

    她撩开睡衣,手指取了一些药膏轻轻抹在自己的腰上那一块。

    刚刚秦骁的手就压在自己这儿,疼的她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下来。

    一想到刚刚在酒吧,秦骁粗暴的把自己带走,她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些小甜蜜。

    “哇,他不会是看上我了吧。”

    一边给自己上药一边还不忘记自我幻想一番。

    卧室房门被人毫无预警的推进来,沈南烟还掀着衣服陷在自我幻想之中,完全没注意到来人。

    秦骁在外面的浴室洗了个澡,因为衣服忘记拿了,所以这会儿只在腰间松松垮垮的围了一条浴巾就进来了。

    结果刚推门进来,就看见那女人掀着衣服,还一边傻笑。

    入眼的就是白花花的皮肤,沈南烟没有穿内衣,衣服再往上一点点就看到柔软的轮廓了,似乎……还很可观。

    秦骁也是个正常的男人,骤然间让他看见这样的一幕。

    难免气血有些涌动,直冲着一处去。

    女人似乎还没有注意到自己,还陷在自己的思绪之中。

    秦骁刻意放轻了脚步,漆黑的双瞳也被染上了一丝红……  秦骁不动声色朝女人走去,她身上的那一块青紫也渐渐映入他的也眼帘。

    眉头拧起,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

    “什么时候弄得。”

    男人骤然出声,沈南烟手里的药膏直接掉在一旁的被子上,她着急忙慌的拉下自己的衣服,脸红的跟熟透的虾似得,就连身上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她刚刚还以为房间里没有人了啊,衣服撩的恨不得直接脱了。

    忽然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警戒的回过头去。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沈南烟话还来不及说出口,手腕已经被他擒住,同时男人伸手毫不犹豫的掀起她的上衣。

    目光落在青紫的那一处时,眼底划过一丝隐晦的情绪。

    “怎么回事。”

    她动了动手想让男人松开手来,结果对方不仅没松手,反倒还抓得更紧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用自己空着的那只手去拦他的手,但结果可想而知,都是无用功。

    “就是……撞了一下。”

    她不安分的动了下身子,忽然变了个语调主动捡起床铺上的药膏递到他的面前:“正好秦哥哥你来了,帮我涂个药吧,后面我看不清楚。”

    对于沈南烟突然的主动,秦骁沉默看她片刻。

    最终还是伸手接过。

    沈南烟笑眯眯的,脸蛋红扑扑的,主动撩开衣服,趴在床铺上,露出白皙的美背让男人下手。

    秦骁看着那光洁的后背,将药膏挤在自己手上,大掌生疏的触上她的后背。

    刚落下时,力道重了些,疼的女人倒抽一口冷气,娇滴滴的开口:“秦哥哥疼,轻些。”

    男人皱眉,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这会儿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但是同时下手的力道确实是轻了不少。

    “知道疼,就安分些,身上弄那么多青青紫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我苛待了你似得。”

    沈南烟趴在床铺上,小脸侧着看向另一边,她也看不到秦骁此刻脸上的表情。

    她瘪了瘪小嘴,嘟囔一声:“说得好像是我自己愿意这样似得。”

    “什么?”秦骁没听清她的话,不免弯腰凑近她一些去听。

    沈南烟悄悄红了脸蛋,没说话,从男人手下不断远远传来的热量还是不自觉的让她浑身都染上了一丝粉红。

    “秦哥哥,你是第一次帮别人上药的吧。”

    她觉得自己要是再不找了个话题来驱散自己的不自然,可能整个人会被烧死。

    然而秦骁并不做回答。

    沈南烟并没有就此放弃,笑了下继续道:“也是,秦哥哥都是被伺候的那个人,哪里轮得到你帮别人上药呢,我应该是第一个收到这份殊荣的吧。”

    “但是秦哥哥,虽然你今天帮我上药了,我还是觉得不开心。你可以说我矫情,但是女人嘛,谁不矫情呢。”

    特别还是因为自己喜欢那人的事儿。

    秦骁宽厚的大掌在女人的后背不轻不重的揉着,虽然耳边满是她叽叽喳喳没完没了的声音。

    可是他的视线渐渐落在了她越发往上的衣服。

    沈南烟趴着久了,调整了下姿势,那衣服便随着她的动作往上蹭,暴露出来的肌肤越来越多,她都丝毫没有察觉。

    依旧欢天喜地的跟自己说着有头没尾的话。

    秦骁的呼吸渐重,手下的大掌也越发的滚烫起来。

    等沈南烟察觉身后那人的异常时,人已经被他直接翻转过来,压倒在床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