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抱歉,有系统真的了不起 第120章 滚!!!!(求推荐票)


    叶晨的现形符,效果明显要比那左大师的“柳叶符篆”,好了很多。

    金光照耀之下,阴魂鬼物,无所遁形!

    包间里的所有人,都看得分明!

    只见,在周辉逸的身上,附着了一团阴血粼粼的丑陋玩意儿!

    这东西,大概就只有刚出世的婴儿大小,全身阴血,淅沥沥滴落在地,它的脸上,一根根血管,因为过度充血,而尽数爆裂开来,血目一瞪,煞气冲天,眼珠子瞪得像铜铃,透着深不见底的嗜血与贪婪。

    只不过呢,最最最有特点的是——

    这玩意儿浑身上下,居然贴满了——姨妈巾!

    对,染血的姨妈巾!

    这就极其恶心了!

    也怪不得,叶晨最初打开阴阳眼,从周辉逸身上,看到它的时候,会忍不住爆笑,大呼“肮脏”与“恶心”…

    顷刻之间,呛鼻的血腥味,便充斥满了整个包间。

    这感觉,就好像是——众人来到了一个屠宰场!一个杀猪场!

    太臭了!太熏人了!

    熏得都睁不开眼了!

    “呔!这…这…这是何等鬼物?”此时的左大师,脸上布满了尴尬与忐忑,他站了起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取出一口桃木剑,握在手中,瞳孔收缩,如临大敌。

    “啊——!爸!爸!我身上有鬼!有鬼啊!”这时,最为惊恐,濒临绝望的,就要数周辉逸了。

    毕竟,鬼是黏在他身上呢。

    而且,准确的说,这只肮脏的鬼,并不是附着在周辉逸的身体内部,而是——在他的要害处。

    对,就是周辉力的要害部位。

    因此,左大师用柳叶符篆开眼,才没有发现它。

    的确…够隐蔽的。

    “叶少…这…这是什么玩意儿…”旷天雄吓得全身哆嗦,脸如土色,不过心中,却也是一阵踏实——

    他赌对了!

    原来,叶少除了御鬼之术,还有这等神乎其技的手段!

    旷天雄心中忍不住呐喊——叶少牛逼(破音)

    其实旷天雄的表现,还算是不错,毕竟他是真真见过鬼的,叶晨那只吊死鬼,凶戾的程度,是要超过眼前这只的。

    上周辉逸身的这只鬼,给人的感觉,是肮脏恶心,多过于恐惧。

    周家的人,大多数是第一次见鬼,一个个冷汗狂涌,毛骨悚然,心脏遽烈跳动,双脚站立不稳。

    “左…左…左大师…请…请出手斩鬼!”周炳颤声道。

    这时,叶晨倒是优哉游哉的坐了下去,稳如大山,甚至翘起二郎腿,拿起盖碗茶,细细的品了起来,似笑非笑看向左大师,“左大师,还不快来,给我端茶递水?”

    “你!你!”左大师气急,“少年人,不要小人得志!无非,你就是有一张符篆,让这鬼物现形…本…本大师毕生降服的厉鬼,比你见过的还多!”

    这时的左大师,就必须嘴硬到底了,否则,一世英名,化为流水。

    那只鬼也并没有发出攻击,只是用怨毒阴冷的鬼眼,扫视四周,偶尔会从血盆大口中,吐出一条长长的血舌。

    “呵呵,左大师还真是嘴硬。那么,左大师毕生抓鬼驱邪,能否说出,这只鬼的名目?”叶晨笑嘻嘻的道。

    “这个…”左大师结结巴巴,答不上来。

    “哈哈哈哈——”叶晨大笑道。“浪得虚名!就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和见识,也敢来我盐市捞钱?”

    此时此刻,叶晨颇有点掌控全局,指点江山的味道。

    装逼?谁特么不会啊!

    “少年人,不如,你来说吧。”左大师干咳一声道。

    “我谅你也不知道!”叶晨将盖碗茶放下,缓缓道。“这是‘食血鬼’,应该是鬼物之中,最为肮脏恶心的一种。此鬼以血为食,常在屠宰场,或牲畜肉类市场出没。不过呢,它尤其喜欢食人血,最爱的,乃是女子例假之时的——”

    叶晨想了一想,他想说得文雅一些,“呃,葵水,道家又称之为红龙。反正就是最喜欢这种血了。”

    叶晨的话,或许平常时候,没有人会相信,多半以为是无稽之谈,甚至于下流话。

    可是,眼见为实,毕竟,这鬼物身上,贴满了染血的姨妈巾啊!

    听到这里,众人无不恶心欲呕。

    “所以呢——嗯,在场没有女性,但你们可以回家,告诫家中女眷。”叶晨非常的认真。“来例假时,用过的那啥,一定要妥善处理,要讲卫生讲文明,不可乱弃,免结鬼缘。”

    “从医学角度讲,有一些女性,大姨妈紊乱,经期短,量少,如果不是身体原因,那就得注意了——有可能招惹上了食血鬼!”

    听完叶晨的话,众人都暗暗点头,包括那左大师,其实对叶晨,也都信服了。

    “那么…那么…叶…叶少…”如今的周炳,不敢再对叶晨大放厥词了,他恭敬讨好的问道。“既然,食血鬼,喜好妇女的那个什么…红龙,为何却缠上我儿辉逸呢?要知道,辉逸可是堂堂男子汉啊!”

    “哈哈哈哈哈——”叶晨笑得前仰后合。“因为——鬼,是恶心之鬼,人,更是恶心之人!”

    “叶少,你!叶少,周家此前,多有得罪之处,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你是世外高人,心胸应当宽广一些。辉逸被鬼缠身,已然凄惨,你…你何必咄咄逼人,出言羞辱呢?”周炳一脸苦笑。

    “我有说错吗?人比鬼更恶心。”叶晨冷笑道。“食血鬼,喜好红龙,这没错,而它为何会附着在周辉逸的要害处呢?只有一个解释,周辉逸,有一种非常恶心龌龊的癖好,或许,他正好在满足自己私欲的时候,遇到了正在享用美食的食血鬼,然后,食血鬼便缠上了他。毕竟,周辉逸的嗜好,与食血鬼大同小异,一拍即合。因此,食血鬼便恋栈不去,舍不得离开周辉逸了。”

    “周辉逸在满足自己变态嗜好的时候,恰好也能为食血鬼,提供方便。两者狼狈为奸。”叶晨皱眉道。“衣冠禽兽!畜生!变态狂!”

    “救我!快救我啊!我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周辉逸瑟瑟发抖,嚎啕大哭。

    周家之人,无不面面相觑。

    “孽畜!!!!”周炳勃然大怒,羞愤不已,“周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

    蹲了一下,周炳对叶晨,毕恭毕敬的道。“叶少,叶大师!叶大师!辉逸有错,但罪不至死,还望叶大师出手,救辉逸一命。我周家满门,感激涕零!”

    周炳也不是傻子,这时候,他知道左大师是指望不上了。

    盐市的“叶大师”才是王道!

    “你们周家对我感激与否,这并不重要,呵呵,一码事归一码事,既然你们请左大师来,是一桩生意,那么,要让我出手,也是一桩生意。”叶晨笑了笑。

    谁特么会嫌钱多啊!

    今日见鬼,叶晨肯定会出手的,毕竟每次抓鬼驱邪,爆出来的奖品,都极为可观。

    恐怕,这次也不例外。

    虽然…食血鬼明显比吊死鬼烧死鬼更弱,更比不上艳鬼。

    但好歹也是只鬼啊!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不过,若能够兼收并蓄,赚些钱财,那更是锦上添花了!

    “好,好,我明白了,事成之后,两亿酬金,双手奉上!”周炳恍然大悟,连声说道。

    “两亿?”叶晨冷笑了一下。“你们请左大师,开价两亿,请我,也是两亿?你们怕不是没搞清楚状况!”

    “这…”周炳愣了一下。

    “哈哈哈…”旷天雄大笑起来,说不出的得意。“叶少是什么手段?什么身份?两亿也想请得动叶少?周老板,你还没睡醒吧!少了五亿,谈都不想和你谈。对吧,叶少?”

    旷天雄太激动了!

    这次,真是跟对人了!

    “放肆!!!!”左大师勃然大怒,目眦欲裂。“少年人,你不讲规矩!从本大师盘子里抢食,你这是打本大师的脸面!”

    左大师必须硬气,否则,招牌就给砸了!

    这咆哮之音,竟将在场之人,震得大脑发胀,似乎连魂魄都不稳了,身形摇摇欲坠。

    叶晨微微一抬头,心中了然。

    原来,左大师在发声的时候,声音之中,蕴含了道炁能量,所以威猛至极,霸道至极,宛如神功狮子吼。

    ‘哦?还能这样玩?’叶晨深受启发。

    “左大师息怒,左大师息怒!”周炳面如土色。

    “滚!!!!”骤然,叶晨大吼一声,体内8缕道炁之力,爆涌而出!

    嘭…嘭…嘭——!

    在场之人,尽数摔倒在地,嘴巴张大,脸上满是惊惧恐怖之意。

    但叶晨这蕴含了道炁能量的一吼,主要是针对那左大师。

    赫然!

    左大师面如金纸,“噗——!”的一声,吐出一口热血,一屁股坐倒在地,全身毛骨悚然,魂魄似乎都要被吼碎了!

    “我抢你生意,你不服?我打你的脸,你不服?”叶晨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左大师,全身金光炸出,状如天神。“不服?给老子憋着!”

    “不!服了!我服了,左子昌服了!叶大师!叶大师!左子昌服了!叶大师法力无边,左子昌不及万分之一,左子昌服了!”左子昌趴在地上,连连作揖,体若筛糠!

    此时此刻,他哪还有半点大师的风范。

    “我盐市出龙了啊!”周炳颤抖不已。

    那周辉雄更是心胆俱裂——‘完了,完了,我得罪过叶大师,他会不会杀了我?好怕,我好怕…’

    “周老板,小旷说得不错,少了5个亿,我可不想和你多说废话。”叶晨笑了笑。

    “五个亿!我出!我周家出!”周炳连声道。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