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医路坦途 228 咔


    张凡摇了摇头,对着患者说道:“放松,不要紧的,我就看一下这个东西到底在那个地方。”

    “嗯!”

    张凡轻轻的用涂了润滑油的手指,慢慢的进入。“嗯,可以出触及到,问题是这边的这个断口感觉还是有一定硬度的。”张凡一边的指诊,一边对吕淑颜说。

    “那怎么办?”吕淑颜问道。

    “我想想!”张凡也不敢再刺激肛门及其附近的组织了,因为已经水肿了,再刺激如果肿的更厉害,就麻烦了。

    人体的这个肠道和软组织,一般情况下其实有一定硬度和韧性的,就算对上这种软制橡胶其实也没什么可担心的,可它要是一旦水肿,那就问题来了,一水肿,组织增厚变大,细胞壁相对的就变薄了,组织韧性和硬度就相应的下降。

    所以要想取出这个异物,首先得把肛门扩开,然后用组织钳把这个东西钳出来,而且断端还不能碰到周围水肿的肠道组织。

    “首先我现在可以确定直肠内有异物,第二这个异物断端明显有可能损伤肠壁,第三因为随着肠道的蠕动或许会进入乙状结肠,第四,有可能因为在肛门处取出失败,然后异物随着蠕动进入乙状结肠,失去在体外取出的可能后,就必须做手术开腹把这个东西从肠道内挤出来!”

    张凡对着两个姑娘把病情交代了一下,必须把这个事情给人家交代一下,这个真有取不出来的可能,而且肠道是蠕动的,随着时间的发展,到底会怎样,谁都不敢保证。

    “我不做手术,肚子上拉一刀丑死了!我不开刀。”侧卧的娇媚姑娘这时候着急了,泪水哗啦啦的流,把原本漂亮的脸蛋冲的千沟万壑。

    “哪现在要怎么办啊?”黑色皮衣的姑娘也着急了。

    “我现在去准备一下手术签字书,你们签个字。”

    “我不做啊!啊!啊!”侧卧的姑娘这次真的爆发了,尖利的声音响起,那个分贝有多高不知道,可张凡的耳膜有点刺痛是明显的。而且这时候的这个姑娘也看不成了。

    这个化妆要用到很多颜色,泪水一冲,然后再加上姑娘情绪激动、黑的、红的和着泪水,姑娘大大的眼睛,夸张的表情,复杂的颜色,张凡看着姑娘的这个脸蛋,忽然有一种像是在看荒诞喜剧的感觉。

    “你别喊。再喊腹部压力一收缩,你的那个玩意直接就进入肠道深处了,取都没办法取了。”张凡趁着她换气的功夫,赶紧的说道。这姑娘底气太足了!

    “可是我真的不想做手术啊~!”声音小了很多,黑呼呼的眼圈,泪水哗啦啦的流着。

    “现在不是手术,不过因为这个算是侵入式的治疗方式,有损伤和出意外的可能,所以必须当做手术一样来签字同意,明白了没有。”

    “哦!哦!”两个姑娘估计也没听懂。张凡对吕淑颜小声的说道:“你盯着一点,别出意外了!我去打印个签字同意书。”

    “嗯。”吕淑颜抬头看了看张凡后低声同意道。患者进入医院,被医生接诊后,这时候相互就达成了一个所谓的契约,诊疗契约,然后国家又把这个契约强调了一下,如果病人在这期间出意外,医生或者医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张凡不得不小心。

    简单的打个比方,比如这个时候,张凡去拿东西的时候,姑娘因为各种原因,从诊疗床上摔了下来,摔死了!那么医生的责任占百分之八十。如果再没有个什么证人的话,估计就麻烦了。所以医生也是一个典型的江湖越老,胆子越小的一个职业。

    张凡给赵子鹏交代了一下,把几个关键点说了一下后,赵子鹏转身去了妇科办公室打印去了,张凡暂时也不想进去面对着患者,就站在门口靠在墙上脑袋有点空白的发着呆。这个事情前面觉得有点尴尬搞笑,可是现在自己再仔细想一想又觉得挺难受的。

    “哥,好了。”赵子鹏把签字同意书交给了张凡。

    “嗯,我先进去了,你不行就去科里休息会,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情。”

    “没事的,哥,你赶紧去忙吧。”这就是考试没考好的悲哀,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张凡转身进入了检查室,吕淑颜盯着张凡看了看,却没说话。人是个复杂的动物,头角峥嵘之辈绝对不会屈服所有的规矩或者上位者,但大多数人会不由自主的靠近强者或者上位者。

    “这个要患者和家属签字的。”张凡把笔和签字书交给了侧卧的姑娘。

    哼哼唧唧的姑娘把名字签上了,张凡看了一眼后又对这个姑娘说道:“家属签字怎么办呢?”

    “能不能让她签字?她是我的朋友。”

    “可以。哪你也签个字把。”因为这个算是一个急诊检查,要求不是很严格,要是做手术,朋友就不行了。

    “这里吗?”黑色皮衣的姑娘问道。

    “对。”

    她刷刷刷的把名字写了上去。

    “准备利多卡因、直肠牵开器。”张凡对吕淑颜说道。

    “我们科室没直肠牵开器!”

    “我让赵医生去拿。”

    一会的功夫,器械拿来了。张凡对着侧卧的姑娘说道:“我现在要给把这个异物试着取出来,可能有点不适应,你忍着点,如果实在忍受不住了,就说话,但是千万不能动。明白了吗?”

    “明白了!医生,你千万慢一点啊!我知道这很疼的。”

    “嗯!”一直绷着脸的张凡差点没笑出来。

    张凡把利多卡因稀释后,就准备开始局麻。“医生,你一定要轻轻的!”姑娘惹人怜惜的面孔让泪水给毁掉了,现在就像是一个大花猫一样。

    “嗯好的。麻烦你过来把她扶着一点。”张凡答应着,然后对黑衣姑娘说道。

    利多卡因局部麻醉,围绕着肛门四周开始麻醉,这个疼痛怎么说呢,反正这种疼痛特别难受,因为麻醉的地方本来就是一个非常敏感的地方,所以姑娘也是受罪了。

    等着麻醉有效有以后,张凡对吕淑颜说道,等我牵开后,你帮我扶一下这个牵开器。“嗯。”

    慢慢的进入,尽量减少直肠的刺激,减少水肿的可能性。“扶着。”张凡说道。然后通过头灯的光线看了过去。

    “破玩意还是带荧光的!”张凡心里骂了一句!幸亏这个东西上面有很多的螺纹和小凸起,阻力很大,不然这种前尖后圆的形状,弄不好就会随着肠道的蠕动进入乙状结肠。

    “别动!”张凡语气严厉的说道。

    直肠牵开器,肯定难受,姑娘有点难受。可这个东西本来形状是圆柱形的,而且还有润滑油,不好夹持,如果患者再活动一下,张凡就没办法钳夹了,所以语气特别生硬。

    慢慢的用组织钳去钳夹,太滑了,没办法受力,钳夹不住。“吕医生用手在膀胱处向下,向着直肠方向挤压,动作一定要柔和,缓缓的挤压。”

    “嗯!”吕淑颜一个手术扶着牵开器,一个手慢慢的用力挤压,“嗯!”侧卧的姑娘禁不住发出来一个怪异的声音。

    尿被挤出来!张凡这个时候也顾不上了,趁着向下的挤压力压着异物的时候,张凡快速而准确钳夹住了这个异物的断端处。

    慢慢的移动,侧卧的姑娘被吕淑颜压的难受,牵开器又强行打开后面,张凡又用手顶着着着她的大腿根部,难受吗?说实话超级难受。估计和刑罚也没什么差别了!

    慢慢的移动,这个东西不大不小,也就比直肠直径小一点,进去容易,出来真的难。而且这种软橡胶,张凡还真的不敢太用力的夹持,生怕给夹持裂了。这个取出术也就只能在短时间内试着取一到两次,如果次数太多,直肠被刺激的厉害,水肿加剧就麻烦了。

    慢慢的移动,马上就要到直肠静脉丛的时候,张凡大声的说道:“放松肌肉,快,就像在马桶一样,快放松,做出拉屎的状态。”

    姑娘这个时候都顾不得难受了,因为张凡的语气太严厉了,凶的像是要打她一样,她害怕的不得不听这个医生的话。

    慢慢的移动,异物终于到了肛门节的地方,这个地方算是狭窄的地方了,张凡汗都下来了,这个时候,要是有个抖动,这玩意直接就又回去了。

    一点点的往外挪,就在异物要出来的哪一刹那,张凡另一个手,迅速的抓住了这个异物的断端。

    润滑油、消化液、黏液、再加上圆柱形的形状,而且还有弹性,张凡差点没抓住,用手去抓的那一霎,张凡冷汗都下来了。

    这个东西是软的,张凡用力去捏的时候,它竟然有回缩的趋势。带着手套的摩擦力不够,眼见着又要进去的时候,张凡真的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死命的捏了下去。

    这个东西直接让张凡捏的扁扁的,捏着的手不敢移动,张凡生怕手一动,这玩意又给捏滑手了。

    “持针器!”张凡自己都能感觉到全身的鸡皮疙瘩已经竖起来了,说话的声音都减低了好几个音阶。

    “给。”吕淑颜虽然看不到,可一看张凡紧张和小心翼翼的样子,她一个手扶着牵开器,一个手慢慢的把持针器递给了张凡。

    “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