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真龙 > 真龙最新章节 > 第339章 到底是谁

真龙 第339章 到底是谁


    天魔殿震荡并消失之前的十几分钟,天魔殿内,第七层血宗荒域。

    秦尧和宇文天河在一片红褐色如铁锈般的苍凉荒原上走着,经历十几天的煎熬和杀伐,两人早就对这里的一切失去了兴趣。只有漫无目的地向前走,一直走到这该死的天魔殿提示出现什么血宗殿为止。

    现如今秦尧领先的越来越多,比如宇文天河刚刚经历过的一场异景,其实就是他两天前已经经历过的。也就是说,已经足足领先宇文天河两天多。

    只是他根本无法主动停下,所以宇文天河到最后都认命了,承认自己这次估计是要陪太子读书了。

    秦尧也没得意,而是顺其自然。其实对于实力的提升而言,这种环境对他心境的磨练反倒是更加有效。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大学生,平时到哪里去找这样的奇异历练机会。

    想当初一次坠崖的垂死刺激,就让他的念力上限得到了扩充。但是现在,几乎每天、每时都在经历同样的威胁,以至于习惯成自然。

    所以,秦尧此时的成熟不止是年龄看似大了几岁,更重要的是心境的稳固、坚定、一步步接近圆满。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但秦尧和宇文天河都觉得,秦尧必然会拔得头筹,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就在此时,秦尧和宇文天河的脑袋里同时得到了一条信息——

    “已经有人率先进入血宗殿!此刻天魔殿即将封闭,所有层面禁止融通,天魔殿在外界也将进入隐藏期,直至下一个开启时间的到来。”

    秦尧都懵了——自己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而且一路上比宇文天河还领先许多,还不够吊?宇文天河可是天下有数的几个大尊级强者!

    但现在是有了更吊的人物,竟然提前进入血宗殿了?这好像不可能啊。

    难道是傲慢之主又回来了?也只有牠的可能性最大一些吧,毕竟本就是大尊的实力。而且这里是天魔殿,听名字也似乎对魔族应该更友善一些,所以假如是牠的话,也能说得过去。

    不过要说自己没获胜也就算了,大不了离开,愿赌服输自愧不如。但,这个“封闭”和“禁止融通”是几个意思?意思是不能出去,也不能在各个层面之中自由切换了。

    那么,天魔殿在外界进入“隐藏期”又是什么鬼?

    宇文天河顿感不妙:“根据以前那些支离破碎的记载,似乎一旦有人获胜的话,其余人会失去竞争的机会不假。但是在此期间,天魔殿在外界一直存在的。所谓的隐藏期,应该指的是天魔殿两次开启之间的时间段才对。”

    秦尧吓得几乎要跳起来:“开什么玩笑!天魔殿每次开启相隔数百年,难道咱们要在这里等上百年才行?就这鸟不下蛋、兔子不拉屎的破地方?”

    对不起,事实上别说鸟蛋兔子屎了,你连鸟和兔子本身也看不到的。原来能看到的那些狼啊什么的,都是虚幻的存在。

    宇文天河摇了摇头,也当然给不出答案。历来关于天魔殿的记载实在是太零碎稀少了,而且历来出殿之人,仿佛都被洗脑了一样,根本无法准确记忆出殿内的情况。所以才有哪些臆测般的回忆记述,但每个人的回忆又都不一样。

    就在两人在这里疑惑的时候,忽然间地动山摇起来。这次的震感和上次秦尧进殿时候一样强烈,宇文天河当即讶道:“难道说你最后一个进殿,它震荡了一次,意味着天魔殿的封闭;而现在宣告此次争夺结束,又一次震荡?”

    话音未落,只见远处出现了滚滚魔云。这些魔云,应该就是当初大殿开启时候释放出去的,而现在又吸收了回来。

    这些魔云其实早在一两个小时之前就开始被天魔殿倒吸了,只不过是从一层大门开始吸入,直到现在大殿震荡的时候才从内部升腾到这第七层。

    终于这些魔云都回来了,整个血宗荒域变得一片黑暗,昏天暗地犹如永夜。

    当然,这也应该意味着天魔殿进入了“隐藏期”。

    长达数百年的漫长隐藏期。

    秦尧有点傻眼:“幸亏要求必须真裔以上才能进来,这么浓郁的魔云,要是血裔或嫡裔长期呆在里面,非得死这里不可。”

    在这里,真裔只是活下去的基本标准。

    那么现在怎么办?

    “原路返回吧,”宇文天河摇头,“既然争夺失败了,咱们回去看看入口处,是否还有一线可能冲出去。要是出不去,那……呵呵。”

    宇文天河苦笑,以他的智慧和经验,肯定能猜出自己长时间不露面的话,猎人公司将会发生什么。只不过他完全没想到的是,这种忧虑竟然会爆发得这么快,全都因为天魔殿消失之前,暴露了他们每一个人的血气幻影,让人猜测到他和秦尧都随着天魔殿而消失。

    天魔殿每次消失都是数百年,所以也可以将他和秦尧视为两个死人了,不然外界之人不会那么大胆。

    争取吧,希望能找到一个出去的机会。

    两人飞驰在这黑暗魔云之中,其实方向感极差,不得不怀疑自己是否走错了路线。

    只不过让两人感到诧异的是,此前经历的那种异象还是会继续出现。而且东西五花八门,危险各式各样,甚至威胁程度也越来越高。

    比如奔跑了三个小时之后,秦尧竟然遇到了一头高约两层楼的巨大猿猴。这猿猴不但力大无穷,而且双臂可以抓握巨大的物体抛掷,害得秦尧狼狈不堪。

    等秦尧攻到它身上的时候,却又发现对方皮糙肉厚,根本无法伤害。

    最后倾尽全力——含腰子之力——奋力一击,总算是让长剑攮进了大半截。但是人家体型太大了,都捅进去近两尺深了却还是皮外伤……这怎么打?

    最终秦尧累了个半死不活,才完成了对这头虚幻猿猴的割喉。虽然实战能力又提升了一些,但依旧有种劫后余生之感。

    因为这些东西虽然是虚的,但能够造成的伤害却是实的,是真的会死人的。

    “咋回事啊,这场争夺不是已经结束了吗,这些混蛋玩意儿怎么还是不停出现?”秦尧有点头大,“而且继续保持着原来的势头,出现的怪物越来越难对付,这以后可咋整?”

    宇文天河:“是啊,要是坚持个把月还行,要是百年一直这样,出现的怪物越来越猛,迟早有咱们对付不了的时候。”

    秦尧:“……”

    宇文天河:“其实还得感谢你,每次都是你先尝试一遍,随后不久我才会遭遇这些怪物,多少有了应对的策略,对付起来也更容易。”

    但是两人都知道,任何人的资质都是有天花板的。等到最后,两人提升的速度可能没有怪物变强的速度更快。到时候,这血宗荒域也就成了两人的坟地了。

    所以假如有一线机会,还是要争取冲出去,不能在这里慢慢等死。

    就在这时候,秦尧的眼睛一亮。远远的,他似乎看到有一道身影在他们面前摸索着。“那是谁?感觉有点熟悉。”

    宇文天河也随即冲了过去,结果走近了之后才目瞪口呆——竟然是傲慢之主,也就是朱赈豪!

    老冤家了,在雷狱的时候打了个不可开交,还被秦尧一剑贯胸。

    不过当时宇文天河与牠选择了表面上的和解,为的是出殿之后共同阴圣教一把。所以此时适逢骤变,再度见面倒是没有打起来。

    而宇文天河与秦尧之所以目瞪口呆,是因为他们原本以为成功获得胜利的,应该就是傲慢之主呢。

    同样,傲慢之主也呆住了。牠也接到了消息,知道有人已经捷足先登获得胜利。牠几乎没任何疑虑,就觉得获胜者肯定在宇文天河和秦尧之间产生,前者实力超群,后者资质惊人。

    但是现在三人碰面了,意味着大家都不少获胜者。

    “到底是谁赢了?”傲慢之主第一句就这么问。

    这也是三人心中共同的疑问。

    宇文天河:“除你我三人之外,次强者当属冯真人了吧,会是他?”

    傲慢之主:“他?我一只手能把他打出屎来,你信不信?”

    信,我也能……宇文天河心想,但是没好意思说,毕竟他没对方那种压制不住的傲慢装逼之气。

    若是连冯真人都不行,那么香川光秀和公孙逸群按说就更差点事儿吧。

    “难道是朱云从?”秦尧蹙眉,“他若成功,应该是胜在资质。”

    “他资质还不如你。”傲慢之主拥有绝对的发言权,因为他的宿体身份就是朱家的家主。在外界,朱云从见了他就得喊伯父,这便宜占的。“我倒是怀疑愤怒之主这混蛋!他的真魔之躯若是经过下五狱的淬炼,说不定能够臻于完善,再加上雷狱对灵魂的淬炼,可能让这小子达到尊级的境界。”

    一旦到了这一步,也就不比傲慢之主差了,大家都是魔主,在天魔殿里胜败也就只看造化。

    或许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宇文天河此时说道:“先不管是谁获胜,至少咱们现在应当团结一致了吧?总得想办法出去再说。”

    “这是自然。”傲慢之主点了点头,“而且你们二位,也有资格做我的队友了。”

    能不能不那么装逼,不装会死吗。

    而后三人就成了一伙儿——很出乎预料的组合,一同寻找来时的路。而当他们走了没多久,再次遭遇了熟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