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家小媳妇的百宝箱 第124章 李蕴怒惩猥亵男


    第124章 李蕴怒惩猥亵男

    就在她要起来的时候,却不料,被身后……一东西给直接扑在身上。

    李蕴只感觉一个踉跄没站稳,直接压在小南的身上,倒在了麦秸垛中。

    “小娘子,反正现在没人,不如我们好好亲热一番……。”周财说着,嘴巴就要往李蕴身上凑。

    李蕴想到,应当是庄子不正经的人,想趁着无人的时候非礼自己,想也不瞎,直接一巴掌大力给推了出去。

    也没顾得上去看小南,她起身,眼神阴狠,冰冷的看着被推倒在地上的男人。

    被人猥亵?

    李蕴想到这里,心中一阵恶心。

    那周财被推到之后,脸上尽是猥琐之色的看着李蕴,浑身上下的打量,刚才瞧着身段就没忍住,现在看到好样貌,更是猥琐下流了。

    “原来小娘子喜好这口啊,来,我给你躺好,你来……。”

    周财嘴里那个“上”字,没说出来。

    见李蕴瞅见旁边那挑麦秸的叉子,三齿的,顶端尖尖的。

    李蕴看见之后,毫无不可直接抓起,直直的扔在了周财裤裆之中,见那叉子没刺中重要部位,却插在了他大腿的肉层里面。

    见是鲜血顺着双腿流出,李蕴心中不解气,照着周财裤裆又是一脚踹,伸脚使劲儿的碾着。

    “躺好啊,本姑娘现在就让你好好爽爽,你能耐啊,还敢猥亵我。”

    李蕴缓缓的说着,仿佛每说一句话,那脚下的力气就加重一分。

    周财疼的哇哇张口喊着,“你个贱人,不得好死,我要杀了你了,弄死你。”

    “还嘴硬啊,看来是不疼,长了这物只想猥亵女人,不如不要,当成假男人、真太监好了。”李蕴抬脚,猛地往下一踹,这才收脚。

    见周财惨痛嚎叫后,疼的厉害满脸尽是狰狞之色。

    李蕴厉声而说,“我再听你到你骂我一声,我会有更多的方法弄死你了。”

    “蛇蝎妇人,你太恶毒了,恶毒……。”

    “对你这样的人,我仁慈不起来。”李蕴冷哼啐了他一口。

    任由周财哭爹喊娘,声音叫破嗓子,奈何现在外面吹麦子的拉箱机,吹得嗡嗡直响,大家根本听不到这里的叫喊声。

    倒是周财的惨叫声吵醒了两个孩子,小南在后面怯生的喊了声,“娘。”

    李蕴回头,瞧着小南和小北都醒了。

    “宝儿醒了,咱们回家了。”

    “娘,那叔叔怎么躺在地上一直哭。”

    小北瞧见李蕴,瞬间抱着她,又勾着头去看周财。

    李蕴温柔解释,“那是因为,他做了坏事,老天看不过去,就稍稍的惩罚了下他,你看,多可怜啊,是不是。”

    “是啊, 都出血了,这样会不会死啊?”

    “生死自有天定,人要是做好事,肯定就不会死,要是做坏事啊,那可就说不定喽。”

    李蕴心中是解气了,才不会去管周财的生死。

    他这样猥亵女人就是活该,就是该死了,在现代她是无法杀人,但是在古代,若真的是逼急了她,分分钟想弄死那不要脸的猥亵男。

    虽说现在两个孩子还小,但是,他们身处的是古代,他们得学会看清生死,更不能惧怕人的死亡。

    周财虽是大声叫喊,却没人可应,也没人过来,只能躺在地上,下身几乎残废,怕是以后都不能用了,铁叉插在大腿内侧皮肉里面,他疼的连动那个叉子都不敢。

    ……

    李蕴左右牵着两个孩子,笑意盈盈的往家走,瞧见一些熟悉的人依旧打着招呼。

    等他们到家之后,李蕴脱掉自己那双半旧的鞋子,直接填到锅底里给烧了,晦气。

    小南和小北捡了不少的麦穗,想着家里也没碾子、石磨,无法脱粒和碾成面粉。李蕴想了下,就用簸萁搓好颠了下,吹掉上面的皮子,打算给两个还做糖炒米粒。

    小南和小北因为在外面睡着了,浑身落的都是麦秸上的脏物,李蕴烧了水,先给两个孩子洗了澡。

    “娘,你下午还出去吗?”

    小北已经洗好,这会儿,李蕴正帮小南洗着澡,小孩子坐在木盆里面,白嫩嫩的肌肤,和村子里或者庄子上其他人家的孩子,一点都不相同。

    “一会儿出去一趟,兴许以后不在小厨房里做事了。”

    李蕴帮他擦拭了下身子,抱在怀中,往屋里去。

    小南伸手抱着李蕴的脖子,“娘,不去也好,等小南以后挣钱了,孝敬娘。”

    “嗯,我等着呢。那我问你哦,要是以后我们不能住在庄子里面了,小南会伤心吗?”

    “不伤心,娘去哪里,我和妹妹就跟着去哪里,爹爹肯定也会跟着我们的。”

    听到小南的回答,李蕴心中高兴,忍不住在他脸上亲了下,“小南真乖。”

    却没想到,素来冷淡着一张脸的小南哥哥,被李蕴亲了一下之后,竟然脸红了。

    小脸藏在李蕴胸口,害羞了起来。

    等李蕴安置好两个孩子,穿上了衣服之后,所在塌子上玩耍。

    李蕴去厨房做了,糖炒米粒。

    盛出来之后,又做了椒盐黄豆,还是之前胡玲给她拿来的一兜子黄豆,做好之后打算给两个孩子当零嘴吃。

    “来,尝尝看,味道好不好吃?”李蕴端着两份零嘴儿到了孩子跟前给了他们。

    小北先捻起一颗豆子,放在嘴里咬的咯嘣脆,“娘,好吃,咸咸的、脆脆的、还香香的。”

    “你这倒是一番好形容。”

    李蕴说完瞧向小南,“小南是哥哥,乖乖的在家看着妹妹,我出去找个人说些话就回来了。”

    “嗯,娘放心我会看好妹妹的。”小南直视李蕴的眼睛而说。

    李蕴伸手摸了下两个孩子的头,关了门,让两个孩子在屋里玩。

    她得去找赵氏,说了厨房里的事,反正自己也不想干了,不如就直接说清楚,看赵氏是什么个意思。

    ……

    李蕴倒是不知,在她走后半个时辰,在大家换场的时候,有人听到了周财的叫喊之声。

    那人快速过去,仔细的问怎么弄成个样子。

    周财不敢说是李蕴,只道,是没瞧见这叉子,自己个弄得。

    众人帮他拔了叉子,撕了衣衫绑住了大腿,扶着他送到了家里。

    在这其中,有个男人刚扶着周财站起来,却瞧见那麦秸里面多了个金簪花,随即捡了起来,想着不是自己之物,切勿贪去,随即问了周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