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家小媳妇的百宝箱 第186章 杀人不过一刀子


    第186章 杀人不过一刀子

    许轻远做事效率自然是高,李蕴带着小南和小北吃过午饭,说好了让他们在家里乖乖的等着,她这边换了一身衣裳,站在院子那处等着。

    她老远就看到了许轻远驾车而来,夫妻二人驾车往镇上去。

    李蕴与梁康算是熟悉的人了,这次过去之后,直接就给他图纸,以及之前修改的意见,梁康相当满意,当下就给李蕴结了钱。

    李蕴又与梁康说了一些,现代走秀时候要注意的事情,算是把具体的事情交代妥当了。

    梁康的意思是要自己来做,当然了,要是李蕴来帮忙的话,梁康肯定是要花钱的。

    梁康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当然更是倾向于自己来管,省钱了。

    李蕴与许轻远出了如意馆,她拿着钱袋里的银子将近四十两的银子,向许轻远炫耀。

    “挣了好多钱。”

    “都是你的,收着吧。不过阿蕴你画的那三张图纸,袒胸露乳、裙摆极短,当真能穿?我觉着、也就是闺房之趣……。”

    李蕴淡笑看着许轻远,“远哥,你继续说啊,也就是闺房之趣,后面怎么着?”

    听她促狭笑意,是在捉弄自己的,许轻远看了下周围,因为是下午时分,镇上虽是有人,却不是很多,他倾耳对她低语说,“闺房之乐穿着有情趣,只是,这衣服像是卖不出去吧?”

    李蕴听后,拍了他肩膀一下,低声笑了起来,“哈哈,那衣服就是用来做那个的时候,才穿的,不然,为什么会设计的那么暴露呢。”

    “那不如,阿蕴也买来两件,穿在身上给为夫乐乐。”

    “远哥变坏了,不理你了。”她起步拿着钱袋就走。

    ……

    从梁掌柜口中聊到青梅,说她倒是踏实肯干,刺绣方面不是很好,倒是努力肯学习,梁康对她还是十分满意的。

    不过,由于今日不是休息的时间,李蕴与许轻远倒是没去找许青梅。

    两夫妻从如意馆离开后,梁康回到如意馆的内室,瞧见里面一身靛紫色锦缎长袍的中年男人从中而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全国首富苏山,而他这会儿满脸深思的看着梁康。

    “人不错、图纸不错、说的那个衣裳服装走秀的主意也不错。我们可以合作,你把这个人推荐给我,我给你抽取其中百分之五的利润。”

    苏山盯着梁康说道。

    梁康心中暗喜,但他还不能拿定主意,“许家娘子会不会答应还不一定,若是苏官人看完之后,觉着满意,那我就找了合适的时间,介绍苏官人与许家娘子认识。”

    “满意,不过,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是做什么的?”苏三别有深意的继续问。

    梁康不过是青龙镇上的一个生意人,见的人和事都有局限,没有猜出苏山这话里的意思。

    “他不过是个乡野村夫,之前一直靠打猎为生,苏官人为何会这样问?”梁康戒备而紧张的看向苏山。

    “没事,你先准备着,只要那许家娘子有想合作的意图,我这边立刻就能要图纸。”苏山说着,右手摸着左手拇指上的扳指。

    乡野村夫?一个在山上打猎的乡野村夫,后脖上三寸往下,不该有个黑色印记。

    苏山心中觉着奇怪,这一对年轻夫妻如同很多再平凡不过的小夫妻一般,但是有些事情却又觉着没那么简单。

    ……

    许轻远与李蕴两人在街上逛了一圈,李蕴走的有些累,便准备回去了,好不容易驾车来的,李蕴自然不想空手而回,便多买了一些粮食和米面。

    夏天的肉不易存放,也就没买,倒是许轻远硬是买了一篮子的鸡蛋,和三只鸡子,说回家给她补补。

    吃鸡、吃鸡蛋,她只听许轻远说话,就能感觉到这嘴里一股子的鸡毛味。

    两人驾车本欲从镇上往庄子上走,却在下山的时候,遇到土匪抢劫的了……

    真是流年不利啊!

    遇到劫匪,还是在她受伤的时候,那群劫匪是响马之众,约莫十几个人,骑着黑马挡在路中间。

    许轻远把牛车停下,坐在牛车上面冷眼看着拦住他们的人。

    “上,粮草、银钱和姑娘全都给我抢了,嘿嘿嘿,这妞长得不错,睡起来得劲儿。”为首的一大胡子男子,猥琐的盯着李蕴笑。

    这群人就是一群走哪儿抢哪儿的人,不管是谁,看到人就抢。

    许轻远正欲起身,手掌中运力,厚积薄发,这群人对他来说是有些麻烦,倒不是不能解决。

    还没等他出手,李蕴按住了他的胳膊,李蕴当是以为许轻远不过是个猎户,岂能打的过这十几个汉子?

    自己现在受伤未能彻底痊愈,就是有点功夫加上学艺不精,也不敢傻大憨的去逞能。

    她抓着许轻远的手,按下,坐在车上,贴着许轻远,大声的对那些响马喊道:

    “各位好汉,你们先停一下,小妇人有话对你们讲。

    我们夫妻二人就是庄子上的家生子,身上没有几个钱,你们瞧瞧,车上的粮食也仅仅一点,这里的东西,都不够你们塞牙缝的。

    不过小妇人听说,小黑村的村头一家李姓人家,听闻是发财捡宝了,你们倒是可以趁夜去走一趟。”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我们抢粮食和钱,也抢女人,哈哈哈,就抢你这样长的好看的女人。”

    许轻远听到那人又调戏阿蕴,当下盛怒难挡,手掌摸索在小腿之处,快而准的抓起匕首,往那方才调戏阿蕴的男人身上投掷。

    一刀毙命,插在那男人的脑袋壳上。

    别说李蕴,就是那十几个响马,被吓的四处逃窜。

    响马之人多是一些犯过事、无情无情之人混在一起的下作之人,这些人本就混散,见有人被杀,而那些没被杀的人像是惊弓之鸟一般,立刻散了。

    当然也有好的响马,是专门抢那些有钱的富人,现在,李蕴与许轻远遇到的这些都是一些畜生,当死活该。

    李蕴却被吓着了,手不自觉的松开了许轻远的胳膊,满眼诧异的看着他,不过,这害怕,也就一会儿的功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