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家小媳妇的百宝箱 第260章 呸,这般下流


    第260章 呸,这般下流

    “这倒是奇怪了,听闻皇城可是有个郡主呢?”庞嬷嬷不解的问。

    她虽是不关事,却也喜好那八卦琐事,对于皇城内外,庄子之中的事,也有些关注,倒是不曾想,李蕴还有这般无人可知的身世。

    “道是其中,肯定有真假。咱们就权当看笑话。”

    暖玉是想着看笑话,但是庞嬷嬷可不是这样想的。

    她前些日子与自己女儿妙玉商量,只能过些时日,要去皇城呢。

    妙玉小产之后,被庞嬷嬷弄到外面好生休养一番。

    如今这经历了男女情事之后的妙玉,浑身上下,多是带着丝丝媚态,在容貌与身段上,她可是不差丝毫。

    想着万家大爷在庄子上,对她的柔情蜜语,又想着她在庄子上受的委屈,凭着那么一股子劲儿,也想皇城,找了万家大爷,只想问他一句,可是记得,当初在庄子上与她说的话?

    妙玉心中惦记着万家大爷,惦记着这万家的荣华富贵,想着她都成了万家大爷的人,当是,这旧情堪比新情深,便想再续情缘。

    妙玉与胡明月不同的是,妙玉有心计,有个听自己话的娘。

    而胡明月,没那个算计的脑子,赵氏与胡兴,又不听胡明月那些荒诞理由,胡明月是小打小闹,打着情爱的名义做事。

    妙玉,则是,思前想后,心思缜密,布置好了一切,才打算去皇城。

    这两人注定结果不同,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它可不管你是坏人还是好人。

    ……

    正与许轻远准备休息的李蕴,可是不曾想到,因为暖玉的那些话儿,让她这身份暴露出来。

    这会儿她正解衣欲睡,许轻远喝了一碗醒酒汤,正靠着桌子上,支手望着她。

    中秋夜冷,李蕴抱着被子,咕哝埋怨两句, 棉花套子的被褥,可不比现代的蚕丝薄被睡得舒服。

    她想着,过段时间,天气甚好时,弄些新棉,让隔壁辉嫂子帮忙,做两床被褥来。

    “远哥,你若是不睡,我可就先睡下了,好在这几日,肚子里的小崽子,十分乖巧, 也省了我好大的力气。”

    “阿蕴,过两日我就要出去,你最近有什么想买的东西,我且陪你买好,我不在家的时候,省的你来回跑。”

    许轻远说着,走到床前。

    本就是个年轻力壮火气旺盛的汉子,浑身热如烙铁,手掌宽大,掌心温暖。

    见他手掌放在她耸起的小腹,左右抚摸。

    “我是没什么要买的,若是去镇上的话,也会让轻风或者轻雨跟着, 你倒是不用担心我。”李蕴说着,轻轻掀开被子,淡笑如玉, “赶紧进来,现在我倒是真的成了你的暖床丫头。”

    “辛苦你了,阿蕴~娘子。”

    听到他咬舌说话,李蕴自是明白,这厮又是想要了,她摸着小腹,倒是觉着腹中胎儿相当安稳,也就没多拒绝。

    只是攀附着他的肩膀,轻声娇喊,“远哥,你可要轻些。”

    “阿蕴,床下任何事情,我且都由着你来,但这床上情事,你就依着我吧,知道你腹中带着胎儿,我不用大力弄你,可这……轻点,当真,是有些把控不住。”

    听听这男人的话,当真是信不得,床下一套,床上一套。

    李蕴哼哧两声,立刻被他捉住了小嘴儿,好是一番细细轻咬,又是吸允不止,弄的怀中女子,嘴里没了空气,依旧不放开半分。

    见他手掌摸索往上,李蕴轻声娇声哝哝的道,“今日我可不在上,总是弄的浑身难受。”

    “依你,我这般抱着你,照样能行。”

    如何做?

    见他侧身,便这般闯了进去。

    阿蕴吃紧喊痛,嘴里啐了声,“呸,下流胚子, 哪里学来的这些奇怪招式。”

    “早就看过,倒是不曾试过。当年在军营,睡在一个营长里头,说的浑话可比做的还要放浪,阿蕴可要学,回头,为夫慢慢教你。”

    他闷声说着,语气里满是促狭笑意,没错了,许轻远就是这般故意戏弄阿蕴的,谁教这女子,缠在他身上,极为厉害,弄的他,忍不住想听她说些市井浑话。

    这土生土长的古人许轻远,在一次刷新了李蕴的下限,没曾想,他能这般不要脸。

    当真是个下流胚子。

    这一个,到底是几个起承转合,李蕴可是没记住,只是隐隐觉着,被他弄的如陷沼泽,泥泞浑噩,到底是疲累极了,才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只等第二日,李蕴还没起来,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李管事。

    李蕴动了下胳膊,有气无力,想到昨夜,他换了三个姿势,硬是折腾了她这大肚婆三次,有些恼怒。

    “全是怪你,还不赶紧起身,听着外面似是有人寻我?不定是谁在找?”

    “嗯,你先躺会儿,我出去看看。今日可是埋怨起我了,昨夜,从你这小嘴里喊出的可不是这些个话。”

    许轻远冷峻的眼眸中,含着温柔能滴出水的柔情,见他被褥内起来,上身为着丝缕,她低首瞧了下自己,赫然发现,胸口双臂皆是青紫痕迹。

    她也没刻意养的自己一身细皮嫩肉,心想,肯定是许轻远用的力气大了些。

    她起身,仓促找了衣衫,穿在身上,又去衣柜里面,翻了一身高领白衫绣着点点红梅的衣衫,下身是一水色的罗裙,换了个发髻,两鬓垂下丝丝黑发,倒是格外生了几分妇人身上才有的风情。

    美目流转,上下瞧了个遍,觉着没什么问题,这便出了内室。

    刚到堂屋,瞧见小南与小北,正望着她笑,两双大眼睛,亮晶晶,透着智慧的光芒。

    “娘,我与哥哥一早就在等着,今日,娘要陪我们读书讲故事,可好?我还要听那个公主与骑士的故事。”

    小北走到李蕴身边,撒娇而说。

    这孩子长得本就灵动精致,再是一撒娇,自然生的萌太十足。

    李蕴轻笑, 还没说答应,小南便皱眉,抢了妹妹的话。

    “不可,妹妹整日跟在娘身边, 有的是时间,小南想听那西游记的故事,今日,娘要讲西游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