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家小媳妇的百宝箱 第332章 初到皇城


    第332章 初到皇城

    “每次不都是让你先舒坦了,做好,别乱动,且相安无事。若是你再这般磨蹭,我可就不敢保证了。”许轻远起手,嘴唇说的话,正好落在她的耳边。

    李蕴觉着耳朵发烧,灼热,不敢乱动弹。

    马车外面,镇上的热闹,还没开始。

    这才初春,说着过了年,天气依旧有些冷,南往北来的商客还没开始走货,青龙镇的街市上,热闹不多,有些萧瑟,街道两侧的树木,还是光秃秃的,显得极为冷清。

    马车这般吱呀吱呀的走着,李蕴靠在许轻远的怀中,渐渐睡着。

    好在来的时候,马车内准备了薄被、毯子等物,李蕴睡得踏实,许轻远就差晴雪对珩严世子说了话, 让这马车走的快些。

    傍晚,李蕴醒来的时候,马车停在半道儿上,马车外面生着火。

    火堆上面架着一口大锅,里面煮着东西,她撩开车帘,瞧着火堆那边, 说道,“好香啊,若是有着香味,怕是我要睡到明日还醒不来呢。”

    “你可真能睡,蕴儿可知道咱们走了一般的路程,晚上休息片刻,明日清晨再赶车,明天傍晚前,肯定到了府中。”

    荥阳说着,抓着了一个馒头,递给了李蕴。

    李蕴轻笑,落落大方而说,“我本是孕妇啊,嗜睡的很。二哥,你这馒头都是凉的,怎生吃啊?”

    在李蕴笑着埋怨荥阳的时候,许轻远抓着两个烤的里热外酥焦脆的馒头,递给了李蕴。

    “知道你醒来肯定要吃东西,先吃了馒头,我给你准备热汤。”

    许轻远无视荥阳,直接把东西给了阿蕴。

    “二哥,母亲可是吃了?”李蕴咬着烤馒头,问向荥阳。

    “刚才吃了几块点心,说没什么胃口,没下马车。问了陶朱,说是这会儿睡着了。”

    荥阳说着,回到火堆前,冒安与罗安,后两个马车前烧着两堆火,晴雪与素雪,在准备吃的东西。

    李蕴想下来,扶着许轻远的胳膊就往下跳,许轻远担心她,挺着这般大的肚子,还往下跳,当下着急,就说,“你要吃什么,我来拿。又不是个孩子,你现在是孩子娘,别乱跳。”

    “我想下去啊。”

    “你言语一声,我抱你下去。”

    他说着,大横抱着李蕴,仔细的放到地面上。

    刚才兴许是因为担心而着急,声音有些大,倒是引起了荥阳的关注,往这边瞧了一番,盯着他们。

    荥阳不经常脸红的脸,却红了起来。

    都不是新婚了,还黏糊糊的,真是……

    怎么说呢,嫌弃?

    那当然不是,他是羡慕嫉妒,吃不到葡萄,想说葡萄酸。

    李蕴听到荥阳说肃王妃没胃口,便想去跟前看看。让许轻远盛了碗汤,她端着走了过去。

    陶朱在马车外面守着,见到李蕴,连忙起身,跪在马车上头。“ 小姐,您怎生来了,赶紧吃了东西,好去马车里头休息,外面夜里还是有些冷的。”

    “听二哥说,母亲没胃口,只吃了点心,这怎么行呢。刚煮的汤,还很是热乎,陶朱你端与母亲喝下,再睡的话,身子会暖和些。”

    李蕴站在马车下方,放低声音的说。

    肃王妃睡得迷糊,等她醒来,就见陶朱端着一碗汤,李蕴已经去了后头的马车那边。

    “王妃,小姐亲自给您端的,喝一些,暖暖身子。”

    肃王妃嗯了下,轻声道,“我养了那两个孩子,没有这一个懂事的,人言道,女儿是母亲的贴身小棉袄,当真是对的。”

    “也有那不孝的,好在,咱们小姐是个懂礼数,贴心孝顺的。”

    肃王妃凑着陶朱的手,喝了个精光, 这才胃里暖烘烘的。她想去瞧瞧李蕴,却听陶朱说,“小姐与姑爷已经上了马车,明日就到王府了,今日晚上,您且好生休息着。”

    肃王妃这才作罢。

    李蕴吃饱喝足,漱口洗牙之后,回到马车之内,躬身铺了褥子,抓了两个抱枕,放在里头,她躺下发出舒服的喟叹。

    许轻远人高马大,躺不开,就坐在马车前端,依着。

    李蕴睡不着,与许轻远说了些闲话。

    “远哥,前头这片林子,时而传来狼吼叫声,听着怪是害怕的。”

    “嗯,阿蕴想做什么?”许轻远问。

    “我害怕的时候,你难道不知晓过来抱抱我吗?真是个榆木疙瘩,还得我把话说的这般明显。”

    “原来是这个意思,为夫担心,马车里头,空间太小,若是抱你,怕会伤着你的。好生躺着。”

    “我躺着呢,你也与我说说话罢。”

    李蕴侧了下身子,怀孕,肚子上顶着一个球,平躺着,真的好累。

    “前面的林子,叫无人林,说是里面凶险万分,没人敢去。这次停车在后头,也是担心,晚上过行,不安全。等,明日太阳升,从哪林子前头过去,倒是没事。”

    “里面是有什么东西?为何叫无人林,听着倒谁挺恐怖的。”

    李蕴问声。

    许轻远张嘴欲说,却见她已经闭了眼睛。

    剩下的话,也就没说啊,好生让她睡着。

    无人林,能有什么,没有活人,那就是有死人, 最多不过是森森白骨。

    不过,许轻远还真是不曾去过那个地方, 到底是否如传言那般凶险?他且不知晓,自然不敢传言上,再加一笔。

    ……

    一夜,外面的火堆渐渐熄灭。

    夜里,只听到阵阵野狼吼叫,以及什么体格重大之物的脚步声,倒是没发生什么事。

    第二天,大家都醒来时候,收拾了铁锅,灭了那些残火剩材,便开始继续往皇城走。

    快到皇城的时候,天起了一阵大风,夹杂着毛毛细雨,雨水不大,可真天气,却教人心乱如麻。

    李蕴抓着许轻远的胳膊,脸色有些苍白,紧咬着嘴唇,胸腔里不舒服,想吐又憋着。

    “还是水土不服,该是从家里抓了一把土,给你冲了水喝,兴许管用。”

    许轻远抱着她,伸手抚着她的后背。

    李蕴本是难受,脸上没有笑意,却因为听到许轻远的话,而带了几分调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