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家小媳妇的百宝箱 第376章 差点好心做坏事


    第376章 差点好心做坏事

    荥阳在身边随着,“大哥,咱们现在虽是蓬荜小门户,可也需要一个女眷前来打理院子里的事情。大哥可是相中谁家姑娘,让陶朱请了人,去给大哥说亲。”

    “这个时候,放眼整个皇城,谁愿意嫁到我们家?娶亲一事,还是别提了。”

    珩严说完,就先回书房去了。

    荥阳在外,站了须臾,想着刚才大哥那话,倒是没说不愿意娶亲,只不过是担心皇城内的姑娘,不敢下嫁。

    他倒是想起了一家人来,皇城万家的四姑娘,之前不是对大哥心心念念。

    万家大爷因为吸食罂粟被罢官查封了,但是万家大夫人,却有个家底殷实的娘家,加上她所出的三个儿子,并没有被罢除参加科举考试的权利,只要万家下面的子嗣,有那个能力,自当是可以入朝为官的。

    就是万家大爷,先前万家的名声全毁在了他身上。

    被罢官封府之后,万家大爷把家里那一种姨娘妾侍,全都发卖了。

    其中当属妙玉最是悲惨,硬是被万家大夫人发了狠话,卖到了怡香院中。

    隔着两条街道,荥阳带着陶朱,抬着两箱子的礼品,瞧了那三进三出的院子,开门的是个面熟的丫头。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昔日在万路庄与李蕴交好的香玉。

    香玉他们一家子,因为做事诚恳,为人忠实,就被万家大夫人一直带在身边。

    “荥阳公子,您这次前来是何事?”香玉开了门,瞧着先问了句。

    “可是方便问上两句?”荥阳不认识香玉,倒是觉着这丫头说话甚是客气,语气也跟着放缓了。

    “您直接问?”香玉道。

    陶朱这才上前,轻声问了句,“有意想打探一下万家四小姐的情况,可是婚配过?”

    香玉一听,连忙瞧了下周围,从里头出来,对着陶朱说,“嬷嬷,我素来与李蕴李管事交好,也与你说句真实话。四小姐早非干净身子,正愁找婆家定亲。您怎生赶着上来了, 怕被里头的人瞧见,该是顺水推舟而应了。”

    陶朱看向香玉,心中暗叹,好个巧妙的小丫头。

    她转身,连忙交代荥阳身边的两个小厮,“你们且抬着东西快速回去。二公子,您也先回去,省的被人瞧见,该说咱们了。这边的事情,老奴定会打听清楚的。”

    荥阳一听万四小姐没了干净身子,面上心中,极为鄙视懊恼,当下就走了。

    只等荥阳一行三人离开,陶朱从衣袖里抓了两把铜板,偷偷的塞到了香玉的衣袖中。

    “好个丫头,且收下,嬷嬷向你打探一些事情。”

    香玉犹豫再三,还是收下了啊,站在外墙墙角处,与陶朱说了。

    香玉在万家宅院里头,时常去万家大夫人跟前走动,自然是知晓了李蕴是肃王府里头的真郡主,先如今瞧见了李蕴的二哥前来,也是带着报恩之心,好事提醒了下。

    陶朱寻了两三句话,便说着要走。

    到了家中,陶朱才一五一十的把事情告诉了荥阳。

    “就是这般个事情,万家四小姐,怕不是个好人选。听那丫头的说辞, 老奴料想,应该是个攀附才华与权势的女人。咱们王府这档口,该是找个能会理事的人。”

    荥阳叹息,“好在这事我是背着大哥去问,千万不要告诉大哥。皇城谁家有好姑娘,得麻烦陶朱你了,我可不敢再掺和。”

    可不是,差点就酿成大错。

    要是真被万家其余下人瞧见,说他们有意问亲,想着万家那边肯定是一百万个同意的。

    要真是同意了,可不是害了自家大哥啊。

    荥阳心中戚戚然,赶紧喝了三杯茶,压压惊。

    这好容易镇定下来,又忘了一事。

    “我这年纪也不大,怎生总是忘事。还得给蕴儿书信一封送去。万路庄那庄子,现在可是她的名下了。”

    从万家大夫人手中盘下那大宅子,可是花尽了,肃王妃陪嫁的两个庄子,以及三个铺子所换的钱。

    这才连着庄子上的人,全都归在了阿蕴的名下。

    但那地契还在珩严手中,虽说是给阿蕴买的,可这庄子名义上的主子,是珩严世子。

    ……

    话说这边,许轻远与李蕴,带着八两、半斤,从皇城一路而行。

    刚离开的时候,初阳与初迎,愣是哭了一天一夜,气的许轻远狠狠的揍了孩子一通,李蕴哄了半天,俩孩子才平息了哭声。

    正是因为许轻远这一怒,李蕴这一哄,瞧着他们母子三人的关系,稍稍缓和了起来。

    两辆马车,许轻远与李蕴带着孩子坐在一辆,八两与半斤,拉着那半车的东西,算是一辆。

    眼瞧见在第三日的清明之际,到了青龙镇,却在这个时候被一场大雪阻挡。

    许轻远没做停留,逆着风雪而行。八两与半斤被李蕴安置在镇上的客栈里面,说过两日过差人来帮他着个住处。

    八两正是好奇这个世界的时候,又的确是因为,许轻远与李蕴两个人,整日围着孩子打转,他与半斤也插不进去,就听了李蕴的话,留在了镇上。

    马车继续往村子里去,坐在车上的李蕴,有些担心半两。

    “瞧着他什么都不懂,把他扔在镇上,还真是有些不放心。”

    “有什么可担心的,他是一个成年的男子,该与你保持适当的距离,以后不许他再碰你手,胳膊也不行。”

    许轻远吃味,瞧见那两个小崽子,靠着阿蕴的怀内,睡得香甜,他声音刻意压低了不少。

    “他是害怕的时候才会本能的抓我, 八两长得与别的人不同,我担心的是这个,你想到哪里去了。”

    “面临困难,才是成长的最快方法。”许轻远淡淡的讲了句。

    马车到老许家的时候,前头的车夫还问,“小姐,公子,瞧瞧这里可是?这里是有一户人家, 可不是茅草屋,瞧着可气派了。”

    这两个车夫,是珩严从外头找来的,对这里不熟识。

    “不是茅草屋?”

    李蕴问着,意欲抬手撩开车帘,却见许轻远直接下去了。

    “当是这里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