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农家小媳妇的百宝箱 第434章 穆元和不认孩子


    第434章 穆元和不认孩子

    这便是应下了,“好,那便今日去吧。初阳说是胸口闷闷的疼,初迎也是浑身不得劲儿,我担心是冲撞了什么东西,好去求了福袋,也成。”

    “那便这般说定了,吃了早饭,我们就去。瞧着今日太阳刚好,晚上在那寺庙歇息一夜,明日中午回来。”

    ……

    从迷雾林之后,许轻远与小南、小北走了两日,便到了雪雾山。

    问了雪雾山的村民,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归隐下来的穆元和,堂堂的穆将军, 现在正在院子里头,洗衣服,劈柴。

    许轻远看向破败茅草屋,见那院子里头一个年约二十八九岁的汉子,蹲在一侧的木盆子里洗了衣服,拧干之后,晾晒到竹竿子上。

    一刻不得闲,又赶紧去劈柴,把那些木柴码的好好的,全都堆在窗户下方。

    小南双手紧握,小小年纪还藏不住怒气,面色显得有些狰狞凶狠。许轻远自然是感受到了来自小南身上的杀气。

    “怎么还学不会控制自己,我是如何教你的?”

    面对许轻远的质问,小南努力克制下来,声音却带着轻颤,“那个便是我亲生父亲?”

    许轻远没立刻出声,沉吟之后,像是找到了合适的用词,才道,“模样是你父亲,举止不是,行为不是……。”

    他本该是战场上最英勇善战、威风凛凛的大将军,何曾落得如此地步?

    竟然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落里,洗衣服,砍柴。

    小北握住了许轻远的手,“爹爹,你说的边境城那边战肆起,正是水深火热之际,而他又是个将军,岂能这般安稳的在这里做那些琐事?”

    许轻远低首,“兴许是他又不得已的苦衷。”

    “我不想认他了,我们走吧。”小北晃了下许轻远的胳膊,心中带着的抗拒。

    其实,这俩孩子,对于穆元和是带着几分怨恨,但是,他们心底里想着,亲生父亲既然是个雄霸一时的将军,应该是威风霸气的。

    怎生想,现在瞧见的情形与他们想的完全不同,有点让两个孩子倍受打击。

    这个父亲和想象中的不一样。

    小南和小北,现在是开始抗拒见穆元和了。

    而许轻远想,既然来了,就要问清楚当年的事,岂能什么都没问清楚,现在就离开。

    他没进去,而是丢了一个石子,正巧砸在了穆元和的脚边。

    正在劈柴的穆元和,瞧见那颗石子,立刻转身看了过去,再见到许轻远的时候,有些愣怔。

    片刻之后,他不做任何反应,依旧开始劈他的木柴。

    而许轻远渐渐走近,小南与小北站在原地,似是一动不动,眼睛盯着那边看去。

    许轻远隔空看向穆元和,“穆将军,……。”

    穆元和轻微叹息一声,扔下砍柴用的斧头,走向许轻远这边。

    眼中没有任何惊喜或者激动,反而带着一些愁绪。

    “你怎么来了?”

    纵是许轻远想了一百个见面时说的话,也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穆将军怎么会再次隐居?当年的事……。”

    穆元和显然不想解释当年的事,摆手颇为不耐烦的道,“许轻远你怎么带他们两个来了,当年我交代你的事,抚养他们长大,不要让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世。”

    许轻远听闻之后,眉头紧蹙,盯着穆元和,却道,“靑坞国女王,派了死士追杀他们,连小北都是死令。”

    穆元和疑惑,“小北……?”

    “那对龙凤胎,男孩子叫靖南,女孩叫慕北,暂时跟着我姓许,穆将军,他们其实很想你了。”

    谁料穆元和听到许轻远的话,不仅没有欣喜,反而极为厌烦的挥挥手。

    “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当初他们就不该生下来,要不是当年你奋力从靑坞国抱了他们出来,我宁愿他们一直在靑坞国呆着。

    我现在已经不是大将军,我有自己的家庭,她又怀孕了,还有三个月就要生产了,我现在没工夫去多照顾两个的。你赶紧带他们走,别让屋里的人知道。”

    “他们两个很听话懂事,与靑坞国女王,根本不相同。”

    许轻远竭力而说。

    穆元和看向许轻远,没多说,“赶紧走吧,当年的事,就过去了。跟着我的那群人,现在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人了,对了,倒是箫剑恒的妹妹,萧媚茹,她在山里。”

    萧媚茹与哥哥箫剑恒同是穆元和的贴身侍卫,当年雪崩之后, 箫剑恒惨死雪山之下,萧媚茹就在雪雾山足足守了四个月,等次春暖冰雪消融,她找遍了雪雾山没找到哥哥以及之前那些侍卫的尸首,就在雪雾山住下来。

    而被当地女子救了的穆元和,却在那女子的照料下,日久生情,只等他伤好了,就留了下来。

    这几年光景,他与那女子生了两个姑娘,现在肚子里怀着第三胎,正是将生之际。

    穆元和心中思忖,自己万万是不会离开这里的,他离不开自己的媳妇,自己的孩子。但对于那他几乎不曾见过面的孩子,没多少感情,更谈不上要照顾他们。

    许轻远看向穆元和,“不提两个孩子之事,靑坞国与盛唐国边境城,战乱起,将军就这般放任,不管不顾?”

    “我现在不是将军,若是你想当,我把号召十万军队的兵符给你。我现在只想守着自己的家人好好过日子。许轻远,我想你也已经从军队退出,归隐山林,怎么又出来生事 ?那些战事是国家之事,和我们没任何关系了。你要是逞强好胜自己去管, 不要拖着我下水。”

    昔日上阵杀敌的将军,现在归隐落到一方,甘于平庸。

    当年那种谁犯我国土杀之的阴狠劲儿,全是消散。

    国家事,难道不是民众事吗?

    许轻远很想质问他一句,在他张口欲说之时,见那茅草屋里,走出一个身怀六甲,有些年轻的女子,身边跟着两个孩子,五六岁的年纪,长得像那女子,样貌倒是普通一般。

    “穆郎,是远道而来的朋友吗?为何不请进来吃杯茶,歇歇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