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漫世界阴影轨迹 2。东非之旅


    “别这么用力!”

    “放松一些。”

    “对,慢一点...上下舞动。”

    “就是这个状态。”

    “加快速度!”

    “再快一点!”

    “停!”

    “啪”

    一声轻响,艾尔莎手中的训练长剑因为挥舞速度太快,在梅林突然喊停的时候,剑身上聚集的力量太庞大,导致艾尔莎根本握不住它。

    那把剑就像是飞出去的箭矢,在呼啸之间,狠狠的刺入了梅林背后的墙壁上。

    整把剑齐根没入墙壁,剑柄还在嗡鸣作响。

    “剑舞不是这么用的。”

    梅林看了一眼身后的插入墙壁的训练剑,他对眼前稍有些气喘吁吁的艾尔莎说:

    “你不能把所有的力量都灌注在剑身上,这样你需要快速收剑的时候就会露出破绽,在很多情况下都是致命的。时刻要留3分力。”

    他弹了弹手指,一团黑雾卷在剑刃上,轻轻一抽,那利刃就被从墙壁中抽了出来。

    “再试一次。”

    他将长剑扔给艾尔莎,后者接过训练剑,耍了个剑花,然后扭头看向另一边独自训练的科尔森,相比起刚刚开始学习剑舞剑术的艾尔莎,已经被梅林操练了一个周的科尔森,耍起剑舞来倒是有模有样。

    猎魔人的超凡之躯给了科尔森极强的平衡能力和学习能力,训练用剑伴随着他身体和手腕的旋转,已经在他前进的步伐中,舞出了呼啸破风的圆弧,像极了一轮利刃的风车跟随着科尔森身边晃动。

    “就像他那样。”

    梅林对艾尔莎说:

    “控制好新的力量,别急于把它释放出去。”

    “我需要几天的时间来训练。”

    艾尔莎皱着眉头对梅林说:

    “感觉好像又回到了童年,你比我妈妈还严厉。”

    “我又不会用鞭子抽你。”

    梅林摇了摇头,他从身后的地面上拿起两瓶水,丢给了科尔森一瓶,然后扭开盖子,将第二瓶递给了艾尔莎,他说:

    “剑舞剑术算是猎魔人的进阶力量,它在配合法印,药剂使用的时候威力惊人,只要抓住机会,你能一眨眼间用剑舞偷袭干掉一头高阶吸血鬼。但它很难掌握,我花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勉强算是精通...留给你的时间很多,你并不需要着急。”

    艾尔莎点了点头,她拨了拨橙黄色的头发,一边喝水,一边对梅林说:

    “说起来,你不是要带着埃里克去旅行吗?”

    “那是2个月之后的事情了。”

    梅林说:

    “我们的向导在那个时候才有时间,所以最近2个月,我可以抽出充足的时间来准备并且训练你们。科尔森后天就要回费城去了,所以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可以1对1的训练...你的寒冷能力呢?现在使用的怎么样了?”

    面对梅林的问题,艾尔莎举起手中的水瓶,在梅林的注视中,那瓶水在阳光下飞快的凝结,在几秒钟之后,就变成了一团寒冷的冰块,然后又很快融化。

    “我能控制它,但还有些生涩。”

    艾尔莎对梅林说:

    “这是能量投射的使用,我之前可没有这种经验。”

    “没关系,我会教你的。”

    梅林轻声说:

    “我们有足够的时间来学习操纵能量,以及,我记得在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里,也有个年轻人擅长操纵寒冰,也许,你可以抽时间去向他请教一下,关于寒冰的特性,还有对于寒冷的理解...嗯,说到泽维尔学院,两个丫头明天就回家了,还有马特也会回来。”

    梅林看着艾尔莎,他稍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说:

    “要不,明天我们去一趟游乐园?”

    “你这是在约我吗?梅林。”

    艾尔莎哼了一声,她将长剑刺入脚下的草坪,她叉着腰,看着梅林,她说:

    “别人约会可都是去酒吧或者电影院的,怎么到我这里,就变成带孩子去游乐园了?”

    “她们都很喜欢你,艾尔莎。”

    梅林坦然的说:

    “你也很喜欢她们,所以游乐园是个很不错的选择呢,再者说了,我也不是很喜欢电影院的气氛...那些故事,要么美好的不似现实,要么悲伤的超越常理,都是虚假的故事...我不喜欢。”

    “你还真是个直男,我的梅林。”

    艾尔莎有些哭笑不得的说了一句,她看着不解风情的梅林,她干脆挑明了话头:

    “我又不想听你解释你怎么讨厌电影院,我的意思是...也许在明天晚上,我们可以找点时间独处一下,不带孩子们那种。”

    “可以啊。”

    梅林有些恍然大悟的耸了耸肩,他说:

    “也许我们可以去喝酒,乔茜酒吧就不错。”

    “乔茜酒吧?”

    艾尔莎眨了眨眼睛,她拉长了声音说:

    “就是你和希尔特工经常去喝酒的地方吗?”

    这一刻,就算梅林是个真正的钢铁直男,他也感觉到了艾尔莎话中的其他意思,他立刻解释到:

    “我和希尔只是普通朋友,我很欣赏她,但我们还只是朋友,你也知道,神盾局内部员工是不允许谈恋爱的。”

    “嘿,不需要向我解释这些。”

    艾尔撒一脸淡然的挥了挥手,她走到梅林身边,伸出手,帮他整了整衣领,这有绿色猫瞳的女人低声说:

    “我不怎么在乎过去的事情,我们之间也还没有到需要彼此忠诚的地步...最少现在没有。”

    “尽情享受你的单身生活吧。”

    艾尔莎走入房间中,她说:

    “一切事情,等我远行回来之后再说。”

    目送着艾尔莎走入厨房,为会在下午回来的孩子们准备午餐,梅林忍不住揉了揉额角,他扭头对偷偷摸摸打量这边的科尔森说:

    “女人啊...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呃,长官。”

    科尔森收起剑,又拿起手边的银色手弩,一边摆弄着那些破魔箭矢,一边低声回答说:

    “按照我对女人的理解,我觉得,艾尔莎小姐是在警告你...”

    “最好别去勾搭其他女人了。”

    “勾搭?”

    梅林皱起眉头,他对科尔森说:

    “科尔森,你是知道我的,我的生活里,可没有太多的女人。”

    “哦?是吗?”

    科尔森面色古怪的数道:

    “和你有过一段感情的卡罗尔女士、和你传出绯闻的希尔特工、总是喜欢挑逗你的娜塔莎特工、还有那个紫色头发的变种人佣兵、我昨天听瑞雯小妹妹说你还和一个叫魔术师的小姐姐独处了一夜,再加上现在的艾尔莎小姐。”

    “长官,说真的...如果我不是我知道情况的话,我也会认为你是个十足的渣男。”

    科尔森的话让梅林的眉头皱得更深,他看着眼前有些幸灾乐祸的特工,他冷哼了一声:

    “笑什么笑?你年轻时可比我过分多了,麦迪逊中学的交际花小姐叫什么?朱莉?”

    “你...你怎么知道这些?”

    被拆穿了风流往事的科尔森大惊失色,那个差不多和整个麦迪逊中学所有男孩睡过的朱莉小姐,可是他年轻时最可怕的梦魇。

    而面对科尔森的惊慌失措,梅林矜持的哼了一声,他说:

    “我可是个巫师,科尔森。”

    “你最好别惹我...小心我把你过去的那些荒唐事通通告诉给那个在哥伦比亚大学学习大提琴的奥黛丽小姐,你最近在追她,对吧?”

    ——————————————————

    时间过的很快,一眨眼之间,就到了2002年的8月份,这中间无事发生,梅林还抽时间去了趟哥谭,在韦恩庄园和老朋友见了个面,并且摆脱在哥谭市影响力十足的布鲁斯老兄,帮他寻找被薇薇安推荐的那个年轻的生物学家。

    帕米拉.莉莲.爱丽丝。

    在7月份的时候,梅琳达和莎伦已经开始准备进行猎魔人的突变转化,虽然梅林手头还有17份突变材料的中和剂和诱发剂,但如果没有一名值得信赖的生物学家来进行后续药物的配置和研究,那么梅林计划中的神盾猎魔人第二阶段的换装计划,就可能无法顺利进行了。

    而面对梅林的请求,布鲁斯并没有拒绝,他承诺会动用韦恩工业的影响力,尽快帮梅林找到莉莲小姐。

    梅林也很欣慰的看到,布鲁斯和他的儿子戴米安的相处,终于变得正常起来。

    呃,也不是那么正常,最少一个正常的父亲,不会在大半夜里,带着自己的儿子和另一个孩子一起在哥谭市里行侠仗义。

    但怎么说呢?

    每个人都有表达爱意的方式,对于布鲁斯而言,将自己的儿子纳入自己终身的事业里,大概就是他对自己儿子最大的包容了吧。

    而戴米安,这小子虽然表面上对超级英雄这份工作不屑一顾,但实际上,他似乎也乐在其中。

    嗯,这是件好事。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

    戴米安从小被忍者大师拉尔斯.艾尔.古尔训练长大,他的性格中有不加掩饰的黑暗面,这让戴米安的人生有了多种选择,多种未来。

    而跟在布鲁斯身边,梅林最少不需要担心戴米安未来会成为一个危险的反社会者。

    在告别了布鲁斯之后,梅林回到家,就开始做长途旅行的准备。

    距离和奥罗罗约定的出发时间越来越近,梅林对于瓦坎达那个神秘的非洲国家的好奇心也越来越重,他甚至在巫师们的图书馆里寻找关于瓦坎达的故事。

    但不出意料的是,梅林基本上一无所获。

    “我昨天回家的时候,遇到了老朋友乌鸦,他正赶去参加一个露天摇滚音乐会...我和他聊起了瓦坎达。”

    梅林戴着墨镜,开着车,朝着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前进,埃里克坐在副座上,这个年轻人脸上有些微微的忐忑,他问到:

    “那个巫师给你说了什么?”

    “他告诉我,你的家乡对于巫师而言也是个很神秘的地方。”

    梅林一边拨动方向盘,一边回答到:

    “乌鸦说,瓦坎达所在的东非地区,有数个传承古老的巫师家族存在,那里没有正式的魔法学院,但那几个家族联合起来,组建了一个非洲的魔法议会,他们用更古老更封闭的方式训练下一代...奥罗罗就是在那里成长起来的。”

    “巫师们认为那些扎根非洲的魔法家族共同把守着通往瓦坎达的道路,未经他们允许,任何巫师都不得进入封闭的瓦坎达里。”

    梅林哼了一声,他说:

    “魔法和科技双重层面的封锁,这让我对瓦坎达越来越好奇了...说起来,埃里克,你就不记得你父亲对你说过的任何关于瓦坎达的事情吗?”

    “没有太多。”

    埃里克揉了揉额头,他说:

    “我现在只记得,我父亲经常会一个人在午夜里待着,他很忧伤,可能也在思念家乡。而且他喜欢看日出,我记忆中他对我说过,说家乡的落日,是世界上最美丽的风景...我想,他指的应该就是瓦坎达。”

    “好吧。”

    梅林点了点头,他时候:

    “那你现在也有机会亲眼看到你父亲念念不忘的美景了。不过按照奥罗罗的说法,你的父亲在瓦坎达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呢,埃里克,他是位亲王,你理论上也算是一位王子...很抱歉这么多年让尊贵的王子殿下跟着我过苦日子了。”

    “别开这种玩笑,梅林。”

    埃里克扭头看向车窗之外,他一脸不满的说:

    “我才不是什么王子,我也不想当什么王子...我只是想弄清楚我父亲的事情,然后,然后我和那个地方就再没有联系了。”

    “我打算等查莉毕业后,就向她求婚,我们可能会回洛杉矶那边生活,毕竟她的亲人都在那里。我们会在那里买套房子,等以后你老了,你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住。”

    埃里克撇了撇嘴,他看着街边一间被抢劫的伤害,他说:

    “纽约这鬼地方,真的不适合养老。”

    “我?”

    梅林哈哈笑了一声,他说:

    “我可不会老的...最少你看不到那一天的,还是先想想回家之后怎么办吧,理论上,你应该把瓦坎达的现任国王叫叔叔,啧啧,王室成员啊,尊贵的血脉...唉,毫无意义的玩意。”

    他们到泽维尔学院接到了推着一个箱子,穿着长裙,带着遮阳帽的奥罗罗,然后又从泽维尔天赋少年学院驶向肯尼迪国际机场。

    40多分钟之后,三个人走入候机室,戴着墨镜的梅林看了一眼天空中灼热的阳光,他扭头对奥罗罗说:

    “王后陛下,怎么没人来接你?你这么没有排面的吗?”

    “谁说没有?”

    戴着墨镜的奥罗罗指着眼前机场中央停靠的那架庞大的,涂成了古怪黑色的私人飞机,她说:

    “那不是吗?”

    “瞧,埃里克,你的堂哥在飞机舷梯上等你呢。快去和他找个招呼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