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大王令我来巡山 > 大王令我来巡山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后继有人

大王令我来巡山 第二百三十四章 后继有人


    当夜,林宁还是被田五娘打发去了隔壁,陪皇鸿儿了。

    林宁能有这样一个尽心尽力帮助他的小妾,田五娘作为正室,不能不表示。

    若是寻常高门大户,太太奖励小妾无非是头面首饰或者衣裳什么的,可皇鸿儿尽取魔教千年积攒之宝库,当得起天下第一富婆之称,所以田五娘没别的好赏赐的,干脆就将某瓜皮赏给她,让两人再互撸一晚……

    只是当又听了一夜魔音灌耳后,田五娘就准备让人在墨竹院东面再建一排耳房,封的严严实实的,让皇鸿儿日后就住在里面……

    翌日黎明时分,皇鸿儿就神采奕奕的起床了。

    面色隐隐发白的林宁身上盖着薄被,气息有些弱鸡,看着皇鸿儿道:“鸿儿,要不你带着燕仲一起去,也有个照应?”

    皇鸿儿幽眸轻轻瞥了林宁一眼,抿嘴嗔道:“小郎君,我又不是闺阁里的娇小姐,经不起风雨。虽然比不得姐姐剑道之雄伟霸道,可我的碧芒刃天下又有几人能敌?不过小郎君你能这样关心奴,奴也很开心呢。”

    林宁双臂枕于脑后,看着眉眼间仍有春韵的皇鸿儿,呵呵笑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关心你,谁关心?你不要大意,杀僧和尚修练《血佛经》很有些邪门儿,你要是有个好歹,我就算将东瀛屠个底朝天,也不值得。”

    皇鸿儿闻言,眸中异彩闪动,眼波流转间,迈着莲步就要上前,却见林宁忙推掌向前,正色道:“止步!女施主请自重!”

    “噗嗤!”

    看着林宁眼中心有余悸的神色,皇鸿儿娇羞无限的喷笑出声。

    其实若只是寻常床帏间的夫妻恩爱,就算连做上三天三夜,林宁也不至于此。

    但二人之间,不是纯粹的贪图欢愉,或许开始的一两个时辰是,但后面大半时间,都在性命双(biu)修(biu)上。

    皇鸿儿如此尽心尽力的服侍林宁大老爷,除了死心塌地的归属外,也有这方面原因。

    随着林宁不断的辛苦,也在一下一下夯实她的大道根基。

    要知道,《九劫不灭天功》原本走的就是取巧捷径,根基并不扎实。

    和魔教那套《百鬼夜游身》一样,身法是半绝品身法,功法虽号称天功,实际只能算是半步天级功法。

    若非如此,当年魔教第一代教主也不会没了教主夫人的双(pa)修(pa),连圣道都维持不住。

    而林宁所修《百草经》中的阴阳和合大道,正好如当年的魔教教主夫人帮魔教教主一样,可以弥补皇鸿儿之前欠缺的过程,补足其根基之虚浮。

    虽不是采补之术,但要的太多,还是会很累的……

    若非林宁也得到了明显的好处,田五娘是不会坐视不管的。

    据说高门大宅内,若有狐媚子敢缠着主家索要不停,是要活生生镇到井里的。

    皇鸿儿屈身福礼罢,看了林宁良久,道:“好郎君,我去去就回,你多保重。”

    林宁点点头,道:“一切以你的安危为重。”

    皇鸿儿到底上前,将林宁抱入怀中片刻,感觉到他的不老实后,咯咯笑着松开手,转身离去。

    ……

    “娘子,早上好!”

    皇鸿儿离去后,林宁又倒头睡了大半个时辰,见天色还早,便前往小正房给正房大太太请安。

    听了一晚上的猫叫,田五娘心情自然不会多好,淡淡看了林宁一眼,“嗯”了声。

    林宁心头一跳,大骂前世网络小说里的故事都是骗人,什么宝黛一起和琮三爷么么哒,一起同心同德做最酷的崽……

    看看,田五娘待他已经宽容到古今罕见了,林宁相信,他要敢提大被同眠的意见,分分钟被秒杀成渣渣,被教从新做人。

    爱护他归爱护他,可该吃的醋一两也不会少……

    好在,就在林宁揣摩是该跪搓衣板,还是该跪天诛剑时,可笑美丽的小九娘从天而降!

    “姐姐……姐夫~”

    两个称呼,两种不同的声调,让田五娘嘴角微微一动。

    林宁就太开心了,欢喜道:“小九儿怎么来了?”

    小九娘见林宁这般高兴,笑的愈发甜美,甜甜道:“昨儿姐夫、姐姐不在家,刚才看到灯亮了,就来瞧瞧。”

    因为正在换牙时,所以小九娘说话时,一只手一直挡在小嘴前,大眼睛弯成月牙儿,可爱之极。

    田五娘就冷静的多,淡淡道:“你平日里不睡到辰时末刻睁不开眼,现在不过卯时三刻,你起来做甚?”

    小九娘闻言,嘟了嘟嘴,大眼睛转了转,不过觉得以她的武功和智慧,在她姐姐面前还是不要耍花招为妙,她隐约觉得,要是她姐姐因为她撒谎而揍她,她这姐夫未必拦得住咧……

    因此果断又甜美笑起来,道:“姐姐、姐夫啊,我是有一事哩,不过可不是为了我,是为了南南姐姐。”

    田五娘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林宁奇道:“小南,她怎么了?你和她又合不来了?”

    小九娘忙道:“不是不是,是明儿就是她的生儿了,我想着,这孩子也没个爹娘,姊妹住的地方比榆林城还远,骑着小灰灰也要跑好久才能到,她头一年在咱们山寨过生儿,可不能冷落了她。”

    见她小大人一样的说话,却仍难摆脱童真,林宁和田五娘都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看到自己被姐姐、姐夫取笑,小九娘许是误会了,以为二人看破了她的小算盘,只好从实招来,垂头丧气道:“是南南姐姐让我来的,昨儿她保护了我,我要报答她,可她又不要我有的那些好玩意儿,就让我来寻姐姐、姐夫。刚才也是她摇醒我的……”

    林宁闻言眉尖轻挑,道:“她这么想过生儿吗?”

    小九娘点点头,又摇摇头,道:“她想过生儿,不是想收礼……也是想收礼,只是这个礼不是我过生儿时收的礼……”

    九娘毕竟还有些小,说了好半天才说明白,原来宁南南想过生日,是因为她有个愿望,想让林宁和田五娘下次抢劫时,能带上她。

    倒不是她这么想为山寨出力,而是她不知从哪听来的鬼消息,说参与劫掠的人,可以分红……

    她想分红,然后寄回家帮她大姐养姊妹。

    听完小九娘的话后,林宁和田五娘对视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欣慰。

    宁南南习武天资之强,尤其是在《长生龙象神功》一道,比田五娘都强悍。

    很显然,若是林宁和田五娘舍得资源供她成长,日后宁南南的前途,不会下于忽查尔。

    这样一个强人,心中能始终保持这份孝心,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想靠劫掠分红来养家人,这路子有些歪啊……

    若不早早修正,青云寨当年的事业,日后还真的要后继有人了……

    ……

    草原,蔑儿乞部。

    汗王金帐南下破关时,胡宁阏氏和蔑儿乞老可敦却停留在此,胡宁阏氏体内还有胎儿,不能劳师远征,蔑儿乞老可敦带领诸多草原贵妇在蔑儿乞部服侍于她。

    对于男人的事,她们不懂太多,只是相信以忽查尔之能,不用她们担心。

    因此一众娘们儿日夜欢乐,好不自在。

    不过此刻,汗王金帐内却一片喊打喊杀声,因为草原上最尊贵的明珠,圣萨满爱女,图门汗和胡宁阏氏的义女宝勒尔,竟然哭着回来了……

    “如此尊贵的人去他们山寨,他们每天给宝勒尔跪着磕头都是他们的福分,居然还敢欺负她?简直是一群比牛羊还下贱的畜生!”

    “本来就是一窝子山贼,上不得台面,哪来那么大的福分能迎娶贵女?他们应该都被割掉鼻子和耳朵,送去乌拉山口让野人抓去折磨死!”

    蔑儿乞老可敦挥手止住了几个孙媳妇和娘家侄媳妇们的碎嘴,纳闷道:“你先别哭,说说发生了何事?有你五娘姐姐在,你怎么会受委屈?”

    宝勒尔哭道:“额格其不知去了哪里,不在山寨。”

    蔑儿乞老可敦闻言点头,道:“我就说,有她在你必不会吃亏。”又问道:“小智呢?”

    宝勒尔闻言眼泪流的更欢了,道:“他被额格其的丈夫打发去背黑灰,做很下贱的事,身上的衣服都脏成了泥,人也脏脏的……”

    蔑儿乞老可敦闻言大惊,道:“怎会如此?”

    宝勒尔发挥想象力,道:“他多半是害怕小智太聪明,会威胁到他的位置,这次我们回去带了八百人,还有那么多匹马,小智又那么厉害……”

    蔑儿乞老可敦闻言,觉得有些道理,在她印象中,青云寨总统好像也就几百人,宝勒尔陪嫁的勇士都比青云寨的人多,田五娘那位夫君看起来就不像大度的,多半会忌惮……

    念及此,蔑儿乞老可敦沉下脸来。

    这数月来,她在草原上的地位比宝勒尔上升的还快。

    居移气、养移体,虽然老可敦还不至于像宝勒尔那样德不配位,心态上彻底失控,但到底还是受了不少的影响。

    这会儿听说宝勒尔相中的人被打压成这般模样,岂有不怒之理?

    她沉声吩咐道:“派人去青云寨,告诉那混帐小子,便说是我的意思,让他立刻来这里一趟,五娘也一起来。五娘这孩子面冷心软,怕是管不住她那混帐男人,她管不住,我替她管管!来了先让他在外面跪两个时辰再说!”

    ……

    ps:对不住大家,这两天只能一更,老岳父家里不断来人,唉。不过你们放心,我已经警告家里娘们儿了,回家后再敢给我找这么多事,分分钟教她做人,翻了天了!谁再敢打扰我码字,就是我屋凉一生之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