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花瓶女配开挂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 开张


掌柜的略一蹙眉,心下暗道荒唐,还未开口,就见店小二胡非浑身一颤,张口声音拔高:“好好好好……好!”

“……”

所有人侧目。

掌柜的恨不得一脚踹过去踢这小混蛋一个屁股蹲,还好,好个……

这小子真当酒楼是他家的不成?

掌柜的气得胸口憋闷,一时说不上话,就见那小姑娘灿然轻笑:“那就有劳掌柜的写一份契约。”

掌柜:“……”

却说为了清凉居的名声,掌柜的还是答应把事情传回去,问一问东家。

酒楼在扬镇这么多年,做生意最要紧的便是一个诚字,胡非那小混蛋虽只是个店小二,可他也是东家夫人的亲戚,再说,人在清凉居,一言既出,也不好说他的话不算数。

却说掌柜的回去果真同东家说了说此事。

清凉居的东家姓何,叫何正,从外地逃荒而来,后给一乡绅做长工,因生得体面,且人品好,就被主人家招赘了女婿,之后从商,经营了这家清凉居,虽没什么泼天富贵,可生意一直做得不错,如今在扬镇也是有头有脸的富户。

一个外来的入赘女婿,能把生意做得这般好,第一要紧的要素便是这人的人品厚道的很。

来来往往的生意人都信得过他。

哪怕他做生意偶有周转不灵的时候,生意伙伴也信任他能扭转危机,他也果然不负众望,没几年就与以往大不相同了。

要说何正有什么不顺意的地方,就是他和恩主家的小姐成亲以后,两个人十多年没有孩子,前几年就连那小姐都撑不住,欲要让何正纳妾。

虽说何正是入赘的,可这些年他靠着岳家一点财资,把家业壮大了何止百倍,谁又能真把他当寻常赘婿看待?

他夫人愿意他纳妾,何正却是不肯,后来甚至从何家过继了一个族侄,又从外头抱养了一子,同自家夫人道,孩子不是亲生的有什么?若是孝顺,不是亲生的也一样好,若是不孝,生个七八个亲生的又有何用?

没成想过了这么多年,何夫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三十岁的高龄了,居然还一口气给添了三个儿子。

何正哪有不高兴的道理?

再是为了宽妻子的心,说养子也是子的话,能有自己的骨肉,他一样开怀。

正是高兴的时候,这会儿一听掌柜的说这么一件稀奇事,他也不恼,反而有些意外。

“戌时四刻以后?咱们清凉居并不在烟柳巷子,那地方晚上到是热闹,可我们那条街,到了夜里几乎没什么人,她又租来作甚?”

掌柜的苦笑:“可不是!”

何正迟疑片刻,轻声笑道:“罢了,何必多问?你与她约定,只要她不做任何有损我清凉居名声,伤天害理的事,便把大堂租给她便是。”

就连租金等生意开张后再结算的要求,何正也随意答应下来。

掌柜的出了门也是摇头,他们这东家别的都好,就是一点,容易心软。

好在还知道约定好,不能损害酒楼的名誉,总算不是无可救药。

……

扬镇夏日酷热,冬日寒冷,春秋却是花红柳绿,风景甚美。

镇上的人多爱打马球,男女老少都喜欢,当然,唯有贵族人家的少爷小姐们有这样的资本。

可寻常百姓家纵然养不起好马,但围观的精力总是有的。

这些年风调雨顺,老百姓们的日子过得去,眼下也无甚娱乐,一有闲暇时光,总免不了找些乐子,如今马球盛行,大家自然也爱看。

如今但凡扬镇的贵胄少年们呼朋唤友打马球,总会人山人海,座无虚席。

今天平王家的世子和三公子,同前吏部侍郎高大人家的大公子一块组织了一场马球赛,双方都颇有实力,用的马也是极优秀出众,几场比赛下来,两个队伍势均力敌,十分尽兴。

这一尽兴,就免不了多打了两场,直到天色发昏才停战。

双方不打不相识,比赛之前还一个个的满脸傲气,比赛后高家的公子略逊一筹,可也不生气,两边的马球队成员还勾肩搭背,称起兄道起弟了。

彼此凑在一起聊聊马球,各自兴奋的很,一聊天就耽误了时辰,再睁眼华灯初上。

高麒和两个同伴,王家少爷,周家少爷一起,急匆匆地带着一群仆从,护送自家那匹宝贝‘飞龙’穿过街市向家里冲。

他家里对他管教还是颇严,虽然不反对他打马球,毕竟是上有所好,听说太后娘娘都爱打个马球,组织过不止一次马球赛,亲自给马球打得好的少年赐了骑装一类的行头。

可他大晚上不回家,爹爹难免要训诫,再说,他不回去,父母就会因担忧而无法休息,影响爹娘安寝,他可不乐意。

一行人刚走到街头,高麒那匹两岁的宝贝马‘飞龙’忽然停下。

高麒一怔:“小飞?”

话音未落,飞龙的马脑袋一转,盯着旁边清凉居的大门,下一刻整个身体都调过去,两下蹦上台阶,居然前蹄翘起来去扑大门。

高麒吓得脸色发白,厉声道:“小飞!”

他已经能想到或许明天他爹就听说,自家的儿子纵马行凶,硬闯人家酒楼大肆破坏的消息,再之后,明年的明天就是自己的忌日,他祖母,阿娘,小弟都只能去坟地里看他。

吱呀一声,酒楼大门开了。

“啊!”

这下不只是高麒,就连身边的王、周二位公子都吓了一跳。

开门的是个小姑娘,身形略有些瘦,长得挺漂亮,飞龙立起来老高,眼看着一对蹄子就要踩在小姑娘的脑袋上面。

出人命了!

三人顿时提起一口气,心中狂跳。

那小姑娘居然半点都不怕,还伸手出握住飞龙一只蹄子。

高麒这才哑着嗓子喊:“小心!”

话音落下,小姑娘抬头看他们,轻轻一笑:“客官,今日我备了新鲜的豆饼,可要现烤两个尝尝?”

她说着话,向后略退,飞龙的三个蹄子已经落了地,只有一只蹄子,还攥在小姑娘的手里。

飞龙马与小姑娘比,又高又凶。

小姑娘身形纤细,显得很小,还有点孱弱。

但这一刻,高麒居然有种自家的飞龙,在人家小姑娘面前乖巧得不得了的感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