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黑暗战传 > 黑暗战传最新章节 > 第三十九章 进军南境

黑暗战传 第三十九章 进军南境


    “另外,给我彻查各地暴动的引导者。”叶孤城这才进入正题。

    张义一震,猛然抬头道:“统帅之意,有人刻意引导此次暴动?”

    叶孤城的眼眸闪过一丝精光,缓缓道:“从最开始的少数游行抗议,发展到大规模各地暴动,毁我华夏根基,如说无人策划,我决不相信。”

    张义会意,急忙领命。

    “退下吧!”叶孤城看起来也有些疲惫了。

    “遵命!”张义如释重负告退。

    太和殿内。

    叶孤城紧拥着李悦丽而眠,他有自己的宫殿,可是,他不喜欢一个人孤零零居住着,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李悦丽同住。

    李悦丽看起来心事重重,良久,才轻声说:“左相说的对,你应该杀了我!”

    李悦丽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从大婚之日引发众怒的时候,她就非常清楚,只是没有想到,叶孤城为了维护她,竟不惜大开杀戒,当朝左相更是锒铛入狱。

    叶孤城的眉头不由一皱,也不知哪个多嘴之人将这事透露,当即,淡然道:“与你无关,你不用自责,还有,记住,以后不论听到什么,都不要放在心上,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为什么?”李悦丽忍不住转身,深深看着深邃的眼眸,轻声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以为,你应该恨我!”

    “因为我是你丈夫!从我娶你那一刻,我就会拼了命保护你!”这一刻,叶孤城忍不住说出心声。

    李悦丽不是一个轻易感动的人,可是,这一瞬间,她真的感动了!紧紧拥搂着伟岸的身躯。

    叶孤城猛然一震,呆呆望着不远处的身影。

    轩辕秀安静的站着,绝美的秀脸,布满了泪水。

    “对不起!对不起!”叶孤城眼眶骤红,因为愧疚,连声道歉。

    李悦丽一呆,缓缓推开怀抱,望着泪流满面的叶孤城道:“你怎么了?”

    叶孤城回过神,望着空荡的房间,快速抹去泪水,缓缓道:“没什么,睡觉吧!”

    秀儿!原谅我!我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

    。。。。。。

    叶孤城的血腥镇压起到了作用,当学子们看到各大名儒被送上断头台,开始害怕了,军队的冷血杀戮,更是让聚众抗命的学子和偏激人士惊慌失措。

    游行抗议遭到毁灭性打击,很多人被杀,大街小巷充斥着巡防的军队,血腥味弥漫着整个华夏上空。

    镇压进行了近乎半个月,反对声越来越弱,结伴出行的人们人数上甚至不敢超过5人,华夏国的秩序渐渐恢复,各行各业也慢慢恢复了正常营业。

    对于这场残酷的镇压,褒贬不一,深受其扰的平民感激叶孤城,受害者则痛恨不已,并将其称之为暴政。

    无论如何,这场动荡算是彻底平复了,虽然,过程中难免伤及无辜,但叶孤城不在乎,说白了,他所作所为并不是为了真正治理国家,而是为了凝聚兵力专心攻打南笙大陆报仇雪恨,至于以后国家会如何,他不会去考虑,所以才重点提高贫苦人家生存空间。

    也是因为如此,华夏的军队空前强大,很多贫困人家壮丁纷纷入伍,既是为了保持家人的生活,也想着建功立业过得更好,征军令的强制措施反而少了很多抵触。

    大殿上。

    张义行礼道:“启禀统帅,经查,此次学子暴动,主要是来自南境南天国细作潜入策划。”

    文武官员瞬间炸开了锅,纷纷义愤填膺。

    叶孤城露齿一笑,缓缓道:“南天国!很好,我不动它,它却想着给我添堵。”

    “如今细作除了少部分潜逃回南境,剩下已经尽数拿下,等候统帅发落。”张义继续回禀。

    “发文通告民众缘由,南境细作,尽数推到闹事斩首。”叶孤城知道,安抚民心转移矛头是很有必要的。

    “遵命!”张义欣然领命,想了想,右小心翼翼道:“统帅,如今事情平息,左相也知错了,是否让他官复原职?”

    “孙祥老了!也是时候让他颐养天年了!”

    叶孤城的声音很轻,却在百官中掀起了滔天巨浪,一国之相,居然就这样轻易罢免了!

    张义回过神,苦笑道:“统帅,左相毕竟也为国尽过不少力,是否等有合适人选再进行相位交接。”

    叶孤城知道张义的意思,不过,这次他并不打算改变初衷,也是时候杀鸡儆猴了!冷冷道:“此事已定,无需再议,新任的左相,就由太尉黄埔桂代替。”

    黄埔桂一阵激动,当真是天上掉下了今馅饼,连忙下跪谢恩。

    反观众臣,神情各异,一国之相在统帅眼里竟这般儿戏,立谁废谁皆是一句话!

    “轩辕狂、轩辕剑洪、轩辕雪。”

    “臣在。”

    殿中三人快步出列。

    “传令三军,三日后,出兵南境,我要踏平南天国,让世人皆知,犯我华夏,虽远必诛。”一股威严的肃杀之气在叶孤城身上浑然荡开。

    “遵命!”轩辕狂等人肃然领命。

    南天国。

    由南境侯府改造的宫殿上。

    大殿上,一股紧张的气氛缓缓流淌。

    一名官员神情肃然的讲述华夏国的情报。

    良久,南王沉声道:“想不到叶孤城残忍如斯,竟冒天下之大不韪,贬左相,残杀儒家学子!”

    “大王,如今华夏大军已从各地开拔,不日就会兵临城下,当务之急,王国边界应当加紧布防。”

    华夏帝国拥有多少兵力,傻子都知道,仅仅王都范围的军力就足以踏平南境,更别提还有一个西境!

    虽说传闻叶孤城在位,暴政连连,将士不和,百姓更是苦不堪言,但真打起来,有多少军力,还真拿捏不准!

    南王后悔已经来不及了,神情紧张道:“速度传令各地军营,前往边界布防御敌。”

    “谨遵王命。”

    一时间,整个南天国陷入了紧张备战的状态。

    华夏王都。

    军纪严明的华夏大军步伐整齐的从王城大道缓慢行军。

    两侧,人们夹道相送,对于南天国,他们可谓是恨之入骨,暴动期间,他们深受其害。

    李悦丽温柔的帮叶孤城穿戴盔甲,这种事情,原本无需她做,不过,她似乎习惯了!

    不同于以往的强迫,如今,她是真心愿意为心爱的男人穿上盔甲!

    盔甲很快就穿戴完毕,李悦丽却恨不得可以更慢一点,不知道为什么,她开始感到害怕,怕心爱的男人在战场上会发生什么差池,眼看叶孤城离去,忍不住道:“战场上刀剑无眼,注意保重!”

    叶孤城一顿,嘴角渐渐露出一丝笑意,回过头,温柔的回应道:“放心!等我回来!”

    “嗯!”李悦丽重重点了下头。

    这是李悦丽第一次表现出关心,仅仅这一点,足以令叶孤城开心不已,走向御龙殿的步伐也轻快的许多。

    御龙殿是叶孤城特意为黄金龙打造的住所,环境优美,占地极广,以山林模样构造,设有水潭。

    当然,移植的树木还不足够高大茂盛,不过也让黄金龙开心了好一阵。

    黄金龙看到叶孤城到来,更是欢快的飞过去蹭个不停。

    龙吟声很快响彻整个宫殿。

    苍穹之上,叶孤城御龙而行,接受着万民敬仰。

    李悦丽目送叶孤城离去,恋恋不舍收回视线,骤冷,脸色一白,顿觉肚子一阵翻腾,呕吐出声。

    一旁仆人这下子可吓坏了,一边把李悦丽扶向殿内,一边急忙高呼道:“统帅夫人不适,速召医者。”

    整个宫殿瞬间鸡飞狗跳起来。

    一月后,华夏大军汇集南天国边界。

    作为国门第一屏障,边界历来都是重兵把守,又得知华夏大军来袭,这座城池,如今集结了南天国近乎三分之二的兵力,30万大军,当然,其中不乏临时征收的新兵。

    守将望着呼啦啦一大片敌军,顿感心寒,连忙对着一旁副将道:“速度飞鸽王城,华夏大军压境。”

    “遵命!”副将急匆匆离去。

    城门很快打开,南天国大军蜂涌而出,迅速在两侧列阵御敌。

    奇怪的是,30万大军竟是清一色重甲步兵。

    叶孤城远远看到这一幕,会心一笑,他知道南天国将领必是知道黄金龙的两大杀招,所以不仅直接放弃坚守城墙,就连骑兵都不敢使用!

    大规模厮杀,讲究的是机动力,没有骑兵协助,步兵防御在强也很难抵挡敌方骑兵的冲击。

    这点,守城的将领何尝不知!奈何,他也无计可施,而且,最令他心惊的是,华夏大军观规模至少50万以上,军纪严明,和传言中军纪涣散将士不和大有出入!

    “传令,铁骑出击。”叶孤城也想知道,华夏新军的战力,这一次,他并不着急派出兽骑团。

    号角声中,华夏大军两侧的骑兵快速开动。

    两股洪流以地动山摇之势迅速袭向南天国严阵以待的盾兵方阵。

    “弓箭手,预备!”

    南天国阵营中,一声令下,数万弓箭手迅速出列。

    “放箭!”

    密集的箭雨划破长空。

    战场上,无数的华夏骑兵翻滚倒下,战马嘶鸣,惨叫连连。

    叶孤城面无表情,仿佛对于己方惨重损伤毫不在意。

    终于,钢铁洪流突破了箭阵,夹带着无与伦比的冲劲飞扑先敌军盾兵。

    盾兵虽然保持着阵型,然而,面对即将到来的碰撞,每个人的眼神还是染上了恐惧。

    “顶住,顶住!”

    盾阵中,一声声急促的暴吼响起,既像给士兵打气,也像给自己打气。

    碰撞,正式降临!

    极力顶住盾牌的士兵还是被狠狠甩飞,虽有不少持长矛的士兵不甘反击,也刺杀了不少华夏骑兵,但是,在强劲的冲撞力和骑兵机动力之下,所造成的损伤忽略不计。

    反观南天国盾兵方阵,一个个被撕裂的不成模样,士兵死伤惨重。

    叶孤城大手一挥,冷冷道:“新军出战!”

    数十万华夏新兵瞬间冲杀向前,远远望去,犹如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巨浪。

    箭雨再度袭来,射在护盾上,铠甲上,大片的步兵倒下,当然,更多的则突破箭雨冲杀向敌军。

    肉搏全面展开,一名华夏士兵斩杀了敌兵,瞬间又被另一侧刺来的长矛穿透。

    生命、人性,在这一刻变得微不足道,每个人犹如回归兽性,忘我的互相厮杀,然后,又一起倒下。

    这就是战乱时代的悲哀!

    而作为这一切的主导者,叶孤城表面上看起来无动于衷,眼眸中却罕见露出一丝痛苦。

    北蛮之地。

    望月崖数千里外,一座高山上,一匹幽灵马缓缓跨出林中,马背上,亡灵骑士冰冷的视线紧紧盯着望月崖方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