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人皇纪 > 人皇纪最新章节 >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 李亨登基!

人皇纪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 李亨登基!


    且不提诸方反应,当王冲使用魂火收集圣皇灵魂的时候,天空中那颗闪耀、微弱的星辰,对于一直隐藏在暗中的“天”和众多黑衣人来说,无疑是一个无形的震慑。

    在查探清楚真相之前,就连太始都不敢轻举妄动,王冲无意中的举动使得整座京师在圣皇死后,越发的成为了一处禁地。

    然而不管天象如何变化,随着圣皇的遗诏,李亨登上九五之位,成为大唐新一任的皇帝,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圣皇入葬皇陵,为稳定民心,安定军心,经过所有文武大臣一致决定,几日之后,太极殿中将为李亨举行加冕大礼。

    很快,随着这道命令,一封封国书发往四面八方。这次加冕盛典,所有番国也受到邀请,前往京师参加。

    圣皇驾崩,九公和姚崇两位大唐名相也随之陨落,曾经缔造了一个时代,镇压了诸国三十多年不敢反抗的大唐三位核心人物,陨灭了。

    对于大唐周边诸国来说,这无异于相当三座镇压在诸国头顶的三座大山彻底移开,所有诸国由此失去了对大唐的敬畏之心。

    不过尽管私底下暗流汹涌,但诸国和大唐的边界地带却是一片平静,没有任何异动。

    ——圣皇虽逝,但还有王冲这位令诸国忌惮的战神存在,大唐的国力依旧强盛,实力犹存。

    在有足够的准备之前,根本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轻举妄动。

    恰恰相反,收到大唐国书,诸国有七成以上都派了使节前往京师,参加李亨的加冕仪式。

    “铛!”

    到了李亨继位这天,整个京师万人空巷,京师处处,旌旗蔽空,大红灯笼高高挂起,街头巷尾一片热闹,和之前圣皇驾崩的氛围形成鲜明对比。

    “新皇!”

    “新皇!”

    “新皇!”

    ……

    京师各处都响起了一阵欢呼声,无数的百姓密集如雨,人山人海,汇集到皇宫外围,全部翘首以盼,望向皇宫深处太极殿的方向。

    尽管相距遥远,并且还隔了堵堵宫墙,但是从宫墙之外抬头仰望,依然可以看到威严高耸的太极殿。

    众人虽然无法亲临加冕盛典,但届时依然可以远远窥探到新皇登基大典的一角。

    而此时此刻的皇宫,则是一片肃穆,十万禁军壁垒森严,罗列整座皇宫,一根根新制的龙旗插在宫墙处处,迎风飘展。

    皇宫大内,无数宫女手挽竹篮,站在高处抛洒鲜花,整个登基大典中,更是使用了九千九百多丈的萨珊地毯,从李亨所居的东宫,一直蜿蜒,最后沿着白玉丹墀,延伸到了太极殿前。

    “肃静!”

    随着司礼太监的声音,白玉丹墀两旁,文武百官伫立,站立一根根旌旗下方,气氛庄重无比。

    公卿大夫,王侯将相,亲王皇室,包括大唐各地的大将军,以及老太师、老太傅,六部尚书们,全部都神色肃穆的站立在那里,毕集于此。

    而在所有人中,王冲一身衮袍,头戴紫金冠,在人群中尤为耀眼。

    时过境迁,王冲早已不是当初的十六岁少年,一次次的风雨磨砺,一场场的大战洗礼,王冲早已成为权倾天下,甚至威慑诸国的帝国权臣。

    不用刻意,王冲仅仅只是随意往那里一站,一股无边的威严和气势随之扩展而出,令人不由自主生出一股敬畏之心。

    不过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知道李亨和王冲关系极近,可以说,李亨是王冲一手推上来,最后坐上帝位的。

    在圣皇留下的诸多皇子中,李亨性格懦弱,其实是最不起眼的。

    但是最后,心性隐忍,城府极深的大皇子;表面上和大皇子勾结,实际上另有打算的二皇子;桀骜不驯,咄咄逼人的三皇子;还有极受东西突厥看中,得到军中胡人将领支持的四皇子……

    这些明显比李亨优越很多的皇嗣统统没有坐上皇位,反倒是李亨上位,这是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新皇驾到!”

    “礼炮齐鸣!”

    “演奏韶乐!”

    ……

    仅仅不过片刻,司礼太监的声音再次响起,声音刚落,一阵阵洪亮的编钟声在皇宫中响起。

    紧跟着,一阵阵烟花接二连三冲上天空,猛烈的爆炸开来,皇宫处处响起一阵阵欢呼声。

    王冲站立在白玉丹墀上方,居高临下,远远望去,只见一杆杆巨大的紫金华盖由远及近,慢慢出现在眼中,然后便是手捧龙旗的仪仗队和后方无数金吾卫、羽林军、御林军构成的护卫长龙。

    而就在紫金华盖,龙旗以及无数护卫的护送下,一辆九龙车辇出现。

    就在距离白玉丹墀九百九十九尺的地方,九龙车辇打开,一道威严尊贵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顾盼间,精芒四射,流露出一股帝皇的睥睨气概。

    王冲站在高处,看着已经蓄起浓密胡须,多了几分沉稳厚重,少了几分稚气的李亨,心中也感慨不已。

    这一次的登基大典,由宫中的司礼监和礼部一起主持,严格遵循新皇登基的礼仪和程序,王冲没有任何的插手。

    这是王冲第一次在和李亨相关的事情中,以旁观者的身份目睹整个流程。

    现在的李亨早已不是他当初在树林里遇到的彷徨无知,懦弱胆怯的五皇子了。经过一次次的宫廷争斗,以及一次次的磨练,特别是圣皇逝世,李亨终于成长起来,明白自己肩负的责任,成为了王冲印象中的那位中兴之主。

    最令王冲欣慰的是,尽管有很多事情还是发生了,但自己终究还是改变了李亨的命运。

    上一世的李亨,在一片风雨飘摇之中临危受命,登上皇位,那时的皇位绝不是一种荣耀,而是一种深深地负担。最后这位大唐的中兴之主,终于呕心沥血,鞠躬尽瘁,在一场国难之中,抱憾而逝,这是他的遗憾,同样也是王冲那些末世时代之人的遗憾。

    但是如今,一切都已经改变,李亨依旧继位,但是放眼四海,大唐依旧强盛,早已不是当初四面楚歌,豺狼并起的时代。

    而且高仙芝、安思顺、章仇兼琼这些帝国大将也依旧健在,大唐国力不但没有下降,反而有所拔升。

    “新旧交替,大唐终于平稳过渡了!”

    王冲心中暗暗道。

    所有一切的付出,都在这一刻有了回报,一切终究还是值得的,心中掠过这道念头,王冲很快平静下来。

    而远处,李亨头戴皇冠,身穿冕服,神色严肃,在礼部众官吏的陪侍下,以及文武百官的目光中,一步步拾级而上,向着代表大唐帝国至高无上权力的太极殿而去。

    “奉天承运,皇帝诏日。先皇骤崩,归于五行,太子李亨承皇天之眷命,列圣之洪休,奉圣皇遗命,属以伦序,入奉宗祧。内外文武群臣及宗亲贵族,合词劝进,至于再三,辞拒弗获,谨于今时祗告天地,即皇帝位。深思付托之重,实切兢业之怀,兹欲兴适致治,必当革故鼎新。事皆率由乎旧章,亦以敬承夫先志。自惟凉德,尚赖亲贤,共图新治。其以明年为中兴元年。”

    就在文武群臣的目光中,一名司礼监的主太监,手持内阁、六部、司礼监共同拟定的圣诏,洪声道。

    而当宣读声结束,司礼监的主太监将圣诏一收,左右两侧,立即就有两名太监上前,手捧玉玺,恭恭敬敬送到了李亨面前。

    李亨接过玉玺,刹那间,皇宫内外,一阵阵声音响彻天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

    这一刹那,整个京师之中,近百万的大唐子民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响彻天地,无数的烟花爆竹也跟着冲上云霄,整个京师变成一片欢乐的海洋。

    而太极殿前,左右两侧,文武百官也齐齐躬身行礼。

    玉玺是皇权象征,“受命于天,既寿且倡”代表的就是皇室正统地位。

    李亨头戴皇冠,身披冕服,接过玉玺的刹那,也就完成了皇权神授的仪式,自这一刻起,李亨正式成为大唐帝国新一任的皇帝。

    “轰!”

    而与此同时,太极殿前,一道普通人肉眼看不到的龙气冲霄而起,直撼天地,整个大唐的星象也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无尽的星空深处,一颗代表着李亨的新紫微帝星,照耀虚空,迸发出无尽的光芒。

    王冲站在台阶下,“目睹”着这一切,心中唏嘘不已。

    他明白,从这一刻起,李亨就成为了大唐真正的君王,从此以后,他就再也不是太子李亨,而是整个大唐帝国至高无上的皇帝陛下!

    王冲和他也不再是朋友关系,而有了一层君臣名分,两人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但是仔细回想,这不恰恰就是自己扶植李亨时,最想看到的吗?

    “礼毕!”

    “请新皇前往太和殿,主持召开第一次朝会!同时发布中兴元年的第一道圣谕!”

    同一时间,王冲耳中传来司礼监主太监洪亮的声音,王冲微微眨了下眼睛,很快回过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