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我不成仙 > 我不成仙最新章节 > 第586章 蓬山此去无多路

我不成仙 第586章 蓬山此去无多路


    盘古创轮回, 为的不过是人族, 不过是止战。

    只是即便身为大尊, 祂只怕也没想到, 后世之人因此渐渐视轮回为寻常, 更以为同魂魄轮回后的那个人还是原本的自己。今生未尽之愿, 可在后世完成。

    可何曾有过什么真正的“后世”?

    尤其是对于凡人而言。

    一生庸庸碌碌, 却强以轮回安慰自己,一切皆在来世。而今生的无能、无为并非自己的过错,而是上一世留下的因果, 如今之所历,皆是自己的命数。

    何其可笑、可悲?

    只是当你眼中所见的世界无人不如此、满世界都是庸碌的傻瓜时,便无法意识到这可笑与可悲本身。

    所知所见, 便成了禁锢思想的囚笼。

    若一帆风顺、不历世事、不与自己所生存的此方世界发生冲撞, 人便永远也无法意识到某些存在的荒谬和清醒者的孤独苦痛。

    见愁终究还是不喜这轮回。

    早在当年决定去往上墟仙界之前,她便已将接下来的所有事情交付了张汤。

    毁灭轮回, 便是其中最要紧的一件。

    那是一种回荡在整个天地宇宙的强烈震荡, 但凡有生命有意识的存在, 都能清晰地感受到。仿佛有无数的丝线在半空中断裂, 是一张广阔到足以笼罩整座宇宙的巨网刹那消失!

    只是不同于见愁那近乎于冷酷的平静, 来自上墟的众位圣仙在感知到的一刻, 大多不解至极。最初他们还当是元始界中出了什么意外,可当他们注意到见愁面上的平静时,心头便已凛然!

    根本就不是意外!

    这宇宙中最后的轮回, 便是她一定要毁灭!

    有人想要站出来质问, 可竟然不敢。

    方才见愁的杀伐果断,众人都看在眼中,谁也不敢说自己站出来质问能够安然无恙。

    绿叶老祖却是又一声叹息。

    她本不必做得如此明显的。

    便是此刻装出一脸惊讶的神情,推说元始界六道轮回乃是神祇动的手脚,也未必不可,毕竟这一帮神祇在过去的数千年里已经毁灭了下界其余地方的轮回,再“添”上一桩也无妨。

    可她这般,无疑坦荡荡的承认了。

    须知,这天下的人更容易接受轮回为神祇这样的外族摧毁,也不愿容忍这轮回竟为同族的修士摧毁。

    只是见愁当真不在乎这一切了。

    又或者说,这才是她想要的结果。

    在轮回崩毁的这一刻,她没有去看旁人的神情,更不关心他们如何思如何想,只轻轻抬手一挥,便将其余所有无关之人扫出荒域,转而望向了谢不臣。

    虚空中,燃尽的半寸香灰惨白,簌然坠落!

    在这一瞬间,最后一缕香线也分别没入了谢不臣紧蹙的眉间与盘古深紫的神魂!

    于是那一团深紫竟从硕大的头颅中飞出!

    如同天际一抹紫虹袭来,以一种庞然不可反抗的威势,向谢不臣眉心而去!

    而谢不臣,也在这一刹那睁开了双眼!

    早在先前见愁与九头鸟的对质的时候,他就已经停下了挣扎与脱逃的举动,转而盘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染血的衣袍上已沾上几分狼狈。

    但在盘坐下来时,脊背却挺得笔直,根根修长的手指搭在两侧膝上,惯用的左手轻轻压着那一柄墨尺,仿佛在静心调息。

    然而在香灰落地、他睁开眼的这一瞬间,给人的感觉竟像是蛰伏在黑暗中的猛兽,终于出击!

    双目中是冰冷的疯狂!

    在盘古那压顶而来的神魂向他袭来的同时,他的身形也骤然峭拔而起,如电一般向盘古神魂激射而去!

    前九世的心境与感悟都藏在那九头鸟独特的心血之中,在点燃的那一刻,直如奔流的长河,不断涌入谢不臣神魂之中。

    香燃尽时,修为便已攀升至他此生巅峰。

    而他绝不愿引颈受戮!

    先前的平静与蛰伏,为的不过是此刻舍命一搏:他竟是想要在盘古吞噬他之前作出反制,与其一斗!

    输了与被吞噬无异,不过一死;但若是赢了,却可从中挣得一线生机!

    如果可以生,谁愿意去死呢?

    尤其是此刻的谢不臣。

    行动和选择虽然有异于寻常的淡漠,可落在见愁眼中,却觉这才是最真实不过的他。

    一个能蛰伏极域九世、暗中参悟天地的欺天逆道人!

    枉死城无寒暑,无昼夜,只有那不断流淌而去的时光与逐渐累加的记忆。

    她实在无法想象谢不臣此刻的心境。

    生本不臣,奈何为棋?

    她佩服他在方才那般的绝境之中还能保持绝对的冷静,也敬佩他在面对盘古神魂的吞噬时依旧选择直面,而不是就此颓唐地放弃,等着那屠刀落到自己脖颈上。

    他是要从这不可能中搏出一个可能来!

    轰隆的一声,过快速度下的撞击在这虚空里荡开了一团波纹,发出的声音却好似闷雷滚动。

    谢不臣眸底狠色一掠而过!

    左掌中所持的墨规尺化作一道残影向盘古神魂打去,却在接触到那团紫光的瞬间碎裂散开,竟然抽成了无数条细细的黑线,猛地向前一吞,将那庞大的紫色神魂包裹捆缚!

    每一条黑线都是由此方宇宙大大小小的规则所化,有生生死死、潮落潮起,虽然并非什么实际的存在,可对宇宙中一切存在的限制却是最大。

    即便是此刻盘古的神魂,也无法逃开!

    “咔吱咔吱……”

    规则的黑线收紧,顷刻间已将原本庞大的一团挤压得,收成了小到极致的一枚紫色光点!

    分明细如蚊蚋,可透射出来的气息,却好似能囊括整个宇宙!

    规则之线能将其捆缚,却无法阻挡它的去势。

    更何况,谢不臣也并未想阻拦它的去势。

    于是只见得这一枚细小到极点的紫光在这虚空中划过一道细线,便如一滴雨似的,点进了他眉心!

    祖窍,乃是修士神魂之所在。

    紫光甫一没入,便如一墨点进了水中,朝着谢不臣灵台内一切角落疯狂蔓延,压制他己身之魂!

    而那股通天彻地的气息,也在这瞬间将他笼罩。

    这一刻,他人在虚空中,向见愁望了一眼!

    目光相触的刹那,恢弘的荒域裂成两半!

    见愁竟从这一眼之中,看出了两个人,两种目光:一者亘古而沉默,见证过沧海变成桑田,山巅化为深渊;一者隐忍而疯狂,如同地底蛰伏了十七年的蝉,风雪里振翅孤飞的隼!

    再一晃,他人竟已到了见愁面前!

    神魂中是天人交战,但行动上未落下半分——

    不论如何,先杀见愁!

    谢不臣实在是太清醒了,在这无路可投的绝境之中,他所能选的也只有孤注一掷!

    先下手为强,与盘古神魂对垒,以他领悟得的所有规则将其束缚,为的便是暂时限制盘古神魂的力量,使自己接受了九世心境感悟的神魂至少能保持不输盘古的状态。

    而见愁先前堂而皇之地说出了“杀盘古”三字!

    这便证明她将成为他与盘古共同的敌人!

    所以即便神魂还未融合,甚至还未分出胜负,他也可在这将灭而未灭的特殊时刻,合己身与盘古之力,一击见愁,先取她命!

    只有先杀了她,才可斩去自己此世最终的也是唯一的牵挂,让心境彻彻底底臻至圆满,以取得反过来吞噬盘古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也是他最后的机会!

    可这一刻,他从见愁眼中看见的,却是全然的清醒,既没有出乎意料的惊恐,也没有面临生死危局的慌乱,有的只是那一眼能望进人心底的深深怜悯……

    还有,浅浅的怆然!

    过往九世已成灰烬,他身上不沾因果,可这一世的见愁却是因他而起的意外。

    他们了解对方。

    再深沉的谋划,在他们之间都不需要太多的言语,因为看得太明白了。

    若忽略彼此的立场与仇恨,便是真正的知己。

    甚而是,同道!

    脑海中一瞬间掠过了太多太多,甚至有见愁如何能设下此局的难解困惑,但这一切都没有他凝聚而出的攻击快!

    身如青鸟,神姿高彻!

    抬手间竟像是擎住了黑暗中的星河,摇落一天暗星,万千星辰都在他屈起的指尖颤动,继而是全新的墨气凝结成黑线,又熔铸成一柄与先前一模一样的墨尺!

    不同的,唯有这墨尺所带来的寂灭!

    若说先前的墨规尺,是谢不臣自己机缘巧合下参悟所得,那此时此刻的墨规尺,便是他与盘古度量天地、支配宇宙的权杖!

    尺起时,便有冰冷的风起。

    这风从墨规尺地钝锋上斩出,却似一柄利刃,裂开了他们脚下的荒域,将其撕得粉碎!

    是荒域的碎片,是盘古的躯壳,是铺天盖地的规则的墨线!

    涌动如潮,肆如龙卷!

    从四面八方升起,在谢不臣手中这墨规尺斩向见愁的刹那,洪流一般向见愁盖去!

    此刻的谢不臣,是最强的谢不臣;此刻的盘古,依旧是裂取了宇宙本源的不死盘古!

    如何能杀死不死的存在?

    答案是:抛开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那个,一定是可能!

    见愁站在原处,竟没有挪动一步。

    在那洪流向她卷来、墨尺向她斩来的刹那,她眸光抬起,所投出的不是一道目光,而是千千万万道目光!

    举起剑来,亦好像千千万万的重影。

    看起来是举着剑,但在远处早已被摒出战圈的众人看来,却好像每一道重影所持的武器和迎击的姿态都不相同!

    完全无法分辨,这一刻,到底是一个见愁,还是一切见愁!

    洪流顷刻间向她冲荡而去,墨规尺也几乎在同时斩下!

    无数道重叠在见愁身体中的影子被斩落,有的直接消散在这天地间,重新化作混沌,有的成了血肉模糊的一片,成了洪流的一部分,少部分完好的则都纷纷从见愁身体里坠落、从虚空中坠落,掉到下方无垠星河里晦暗无光的星辰之上!

    堆成一座座尸山!

    淌成一片片血海!

    众人定睛看去,每一具都是见愁的尸首,都是死在谢不臣这一击之下的见愁!

    唯独留下最后的一道影!

    谢不臣的尺划破虚空,在这一刻便要临近她眉心,彻底令其陨灭。

    可这时才注意到,她手中已不见了一线天!

    取而代之的,是一柄令他心惊的凡剑!

    怎么可能?

    脑海中轰然炸开了一片!

    谢不臣分明记得,自己在飞升之前,将这一柄剑放入了青峰庵隐界,绝不可能为已飞升的见愁拿到!

    “其实,河图那最后两行,原是有字的……”

    一声呢喃,是想要他死个明白。

    在谢不臣看见此剑的瞬间,见愁已直接一剑捅进了他的胸膛,轻松到毫不费力,甚至没有遇到半分应有的阻碍!

    因为,剑中的某些东西,本就是他的一部分!

    到底是世事弄人!

    他二人固然称得上是同道知己,只可惜道同术异,又兼世事弄人,终究只有一人能掌控自己的命运!

    而另一人,注定殉道。

    三尺青峰,亮如秋水。

    见愁的手指修长而白皙,却好似沾了点旧时烟雨的清冷。她近乎于漠然地注视着她,过往的一切柔情缱绻与争锋相对,都在这一刻,悄然消散了。

    她到底,是有情,还是无情?

    原来,剑锋透入胸膛,竟是这样的寒冷,像是一块坚冰,冻得人发抖。

    鲜血红里混着紫,浸没了衣襟。

    有一些已经久违的东西,顺着剑刃、顺着寒冷,悄然爬回了他的身体。

    见愁骤然抽剑,鲜血瞬间抛洒!

    谢不臣张口,声音却被大风淹没。

    他竭力地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什么,可抓住的只有一片飘荡的衣角,眨眼又从掌心里划过。

    便像是他当年向见愁举剑,她倒在血泊里伸出手来,抓不住他的衣角……

    一切,都是空空荡荡。

    他控制不住地往下坠跌!

    这一刻,见愁触到了他的目光,心底无由的悲怆涌出,眼底终是掉下一颗泪来:“蓬山此去无多路!圣君,珍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