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黑巫师朱鹏 > 黑巫师朱鹏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蛊神,食之配

黑巫师朱鹏 第十八章:蛊神,食之配


    密林之中,高烈度的激战依然在继续着。

    汩罗蛊师一脉强于人体改造,但在武功本身上略逊色一些,有人觉得能否汩罗蛊术与华国武功兼修,兼得其益的话,最后造就出来的怪物绝对强得令人觉得发指。

    然而事实上是做不到的,华国武功之强在于对亿万年岁月形成的人体潜能激发,强在对于精神与心灵打磨升华,两者结合最后产生绝大的威力。

    而一万个蛊师有一万种不同的体质特性,这就导致他们即便修炼华国武功也修不到高的境界,一方面是体质本身异化了,另一方面借蛊术之力去突破人体上限,这和打兴奋剂、以丹药填充气海也没有本质区别,是不利于精神心灵打磨的。

    当然,蛊神“嫡传”瓦骨库里与“神之长子”帕纳姆名门出身,他们本身的武功拳术也达到了华国非人境界武者的平均甚至中上水平,此时此刻两人虫甲笼罩周身,爆发潜能后犹如人形高达一般近身战斗起来,拳脚交击“乒乒”作响,恍若古战场上两阵骑士以长枪大刀彼此交锋硬刚!

    只是几十手后,瓦骨库里的蛊术加持没有弱于对手,却被帕纳姆以更加卓越的拳术击溃了。

    “我知道你一直认为父亲偏向我,高明的秘术传我不传你,因此最后才趁着父亲闭关出逃。你当父亲真的没有机会催动本命蛊要你的命?不,父亲是念你跟随他四十多年的份上,终究没狠下心下杀手,你就不奇怪自己为什么连本命蛊被毁的虚弱期都没有,因为父亲一直是等你置换本命蛊后,才毁掉旧蛊的。”砰砰数拳连击破开架子,最后一脚踢击踹出,那巨大磅礴的力道几乎把瓦骨库里镶嵌在古树木壁当中。

    “父亲把教给我的一切蛊术都教你了,的确,父亲平日里对我的提点更多一些,但那时候你都已经出师多少年了?”

    “瓦骨库里,你可以逃避,但你永远无法摆脱的那个阴影,其实就是你自己懦弱的自我!我,看不起你。”口腔里绿气升腾,下一刻半人半蛊的帕纳姆口喷出浓烈的如火般剧毒,瓦骨库里的蛊术修为、蛊毒加持力其实还是要强过帕纳姆一些的,只是他的实战能力却比帕纳姆弱,此时此刻被逼入绝境劣势,在最后关头陡然爆发体能冲出来,只是周身依然沾染了一些幽绿色的毒焰缓慢炙烧,其状态在剧烈的下滑着。

    “……我亏欠老师的,我会以我的方式去报答,老师不只一次说过,他一生追求的就是见到蛊术的新天地,而我,将为老师完成这个心愿!我,瓦骨库里对于蛊术天赋、对于蛊术的热爱,远远比你帕纳姆更强。”嘶吼着,瓦骨库里周身再次产生剧烈得变化,他自背脊处延伸出八肢甲壳覆盖的蛛腿,整个人血贯瞳仁,犹如完全兽化一般狂暴得冲向帕纳姆。

    “巨型蛊,你怎么敢修炼这样的禁术!?”一边疾速退却,帕纳姆一边咆哮般的低吼,看着眼前那长着人头的大蜘蛛,这位神之长子也真的是惊到了。

    “我们的蛊术天赋……永远都不可能……不可能赶得上老师,既然如此……就只能走一些老师也未曾走过的道路,才有可能见到新的风景……你当我……当年真的是因为你才叛门而去的吗?太,自以为是了。”伴随着兽鸣嘶吼,两人在追逃间轰然撞入一片木屋当中,林鸟惊飞。

    而在这个时候,朱鹏也因为身周蛇蝎的联手而陷入激烈战斗,无影杀腿、黑日刀经、暗影神拳、亡魂波动、梦魇之瞳、暗极不灭体、百鬼夜行诀,这些出身黑天无生经的高明武功几乎都被朱鹏施展尽了,已然觉醒了自身意志,即便没有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朱鹏一路晋升传奇甚至半神境界也都没有什么问题,然而这就好像你花了大价钱去国外留学,结果抵达后成天缩在宿舍里打游戏一样。

    拜托,朱鹏需要的是这个世界不同于其它世界的文明资粮,如果不以本世界的修炼体系晋升,不学到新的东西,不在反馈本体时让本体变得更完美强悍,那么谍影降临的意义就大打折扣了。在国外留学,学不到本国没有的东西回馈祖国,出国留学干嘛?镀金吗?

    一滴滴汗水流淌,然而也就是在这样的艰难中,朱鹏的修为乃至于他对黑暗的领悟在缓缓提升着,哪怕仅仅只是一小片阴影,当他身形晃过去后,两名汩罗蛇蝎蛊人都会瞬间失去对其踪迹的捕捉,下一刻,朱鹏右手包裹着以金钱拳缠绕形成的拳套,于半空中跳落一拳砸下,恍若一片黑暗蓦然降临,吞掉这世间的光热。

    劲力汇于全身,发于一点,当爆发的那一刻,朱鹏的右拳震爆出一片激烈得拳影暴风,就犹如屏幕墙壁一般轰砸向那名蛇化蛊人。

    当另一名反应稍慢的蝎化蛊人扭头冲过来救援时,朱鹏已然及时退开了,而那名生命力强大无比的蛇化蛊人眼中渐渐散去光彩,他周身多处要害布满绵密拳印,仅仅只是刚刚那一瞬间,他旺盛无比的生命力就已经被黑天无生经的劲力吞噬殆尽了。

    “师弟,师弟?啊啊啊啊啊!”就在这名蝎人仰头怒吼之际,一条已然有些稀疏的金钱剑突然环绕在他脖子上,下一刻,那些锋利的古钱币电锯一般旋转切割,那名蝎人的头颅一瞬间被朱鹏硬生生割裂下来,他可以去地下陪伴他心爱的师弟了……死基佬。

    “呼呼,妈的,这些蛊人皮厚还有毒,真是有够难缠啊。”低语一句,闭目反思消化刚刚那一战的所得,在体能劲力略有恢复后,朱鹏提着滴血的金钱剑向战场走去。

    对比瓦骨库里与朱鹏,项燕的战斗打得更加艰难一些,他从一开始就陷入了毒蛛女的节奏,那些蛛网阵不仅仅是减慢他的速度、更快消耗他的体能而已,渐渐得项燕发现,自己无论施展出什么样的杀招秘手,对面那个家伙都可以先一步探知,因此当然就很难伤到对方。

    (是了,蛛网相比纠缠束缚住对手,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为蜘蛛传递讯息,身在蛛网中的我,无论做什么都会被那个家伙感知到……从武功的角度上讲,我几乎没有胜算了吗?)身上的伤越受越重,最重要的是那个毒蛛女的攻击是带毒的,无论黑暗杀意劲力的威力如何强大,潜能催发如何霸烈,在身上承受毒伤越来越重的情况下,项燕越来越慢,毒气上涌,他的脸颊上都渐渐现出粉紫色。

    (你是我的了!)从其身后无声无息地扑至,那名汩罗毒蛛女体态轻盈踩踏透明蛛丝真的如御风飞行一般,这要是在古代被人看到了,绝对又是一段仙神传说,颜值高的全是神仙,颜值低的全是鬼怪,广大人民群众其实是最看脸的务实派。

    然而在即将扑倒自己猎物的那一刻,项燕陡然转身,挥手掷出四颗暗绿色的椭圆体,汩罗毒蛛女美艳的小脸当时就被吓得像恶鬼一样。

    “轰!”

    项燕转身的力度并不大,并且毒气上涌,毒蛛女也不觉得他还能剩下什么临死反扑的余力了,然而她是真的没想到项燕的身上居然还藏着手雷……拜托,你早用手雷早就把我的蛛阵破了,何必自己快要被毒死了才这样呢?

    毒蛛女她怎么也无法理解项燕这种斗鹰的心态,他是在以生死搏杀洗炼自身的武功。于扩散的火焰中猛冲而出,项燕挥舞飞镰双刀瞬间就将防御力、生命力一般的毒蛛女绞杀了,下一刻,他在余势前奔后陡然摔扑向地面,却在真正砸实成前被人拽着胳膊提起扶住。

    “碰到的对手很难缠啊?你被毒得脸都快要绿了。”

    “……咳咳,能赢就行,至少我还活着,而她已经死了。”项燕惨然笑道,只是此时此刻看他的状态,似乎也仅仅只是多剩一口气而已了。

    “我随身带着一些解毒丸,不过是用来镇压毒性扩散的,这种蛊毒最好还是等瓦骨库里那个家伙回来再说,我们乱解的话没准反而弄巧成拙。”拽着项燕的胳膊感受着其脉搏,观看着他的脸色,朱鹏凭经验就知道这家伙别看此时虚弱,一时半会死不掉,因此他把项燕扶靠到一边倚着古树休息,而其自己则去寻找最后的战斗。

    ………………………

    终结帕纳姆完全没有什么好说的,这家伙正在和相爱相杀的瓦骨库里彼此纠缠(基♂情の)满地打滚的时候,暗处里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一枚金钱镖远远飙至,啪得一下将帕纳姆的一只眼睛打瞎。

    仅仅只是付出一只眼睛还不算什么,然而帕纳姆却由此很清楚的知道对手的援军来了,心神失守,下一刻就被瓦骨库里扭断了脖子,这位昔日的大师兄,硬生生得双臂发力将这位小师弟的脑袋扯拽下来。

    “我……杀了他,我杀了师父的独子……彻底,没有回头路了。”喘息着,瓦骨库里红着眼睛对黑暗中隐身的朱鹏这样言道,然而他毕竟还是保持着相当理性的,在一阵激烈得喘息过后,瓦骨库里闭上双眼渐渐恢复为人形。见此,朱鹏方才从黑暗阴影中走出来,瓦骨库里不杀帕纳姆,自己与项燕就不敢在与蛊神的战斗中将后背交给对方,本来就是以弱袭强,若是内部再心思不齐,那就根本没有什么胜算了。

    “我同伴受了蛊术毒伤,过来帮忙救治他。”

    “现在还不行,毒性暂时稳得住的话,就先带着他走吧。虽然老东西很多年不管事了,但当他发现自己独子与几名亲传弟子都死掉时,不可能还坐得住。”外罡发狂,真的有可能在短时间就杀过来,毕竟汩罗本就国土面积不大。

    “好,立刻走。”朱鹏略一寻思,然后马上同意了瓦骨库里的观点,虽然这里看上去没有什么对外通讯联络的设施,但蛊术玄妙诡秘,不可不防。

    一千狂飙上千里,项燕实在快撑不住了,瓦骨库里才意犹未尽的找了一处隐秘的海洞,开船进去施术给项燕治伤,完全可以看得出,瓦骨库里到底有多畏惧自己昔日的师父,但为他自己的前程,这家伙依然选择逆流而上,以小搏大,不可谓不疯狂。

    接下来项燕未曾完全恢复的一个星期,三人真的是小心翼翼,异常谨慎,直接项燕渐渐恢复了八成战力,才勉强缓了一口气,三名强力非人境武者,可以在熟知对方手段的情况下搏上一搏,但两名非人境武者,基本就死定了,世界位面内文明发展越强盛,阶位差距就越不可跨越。

    这段时间瓦骨库里向朱鹏与项燕描述着蛊术的种种手段,自己师父蛊神是何等的强大。

    “一旦着面,我们三个找到机会后一定要有什么手段就使什么手段,只有杀招尽出,让我蛊神应接不暇,我们最后才有一线生机,不然如果让他尽情施展手段,我们三个就死定了,见招拆招的话,我们三个连一丝半点的胜算都不会有。”瓦骨库里神色凝重的这样言道。

    “你背上背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会真的是炸弹吧?”朱鹏站在船上,他一边扫视着四周一边这样问道。

    “是克制蛊术的药粉,另外真的有炸弹,只是如果不重创蛊神,我们根本连使用这炸弹的机会都不会有。”

    “没有那么夸张吧?蛊神再强,再是外罡境界,他毕竟已经一百多岁了,而且多年没有出手,心意锐气必然受到折损,库里,你说的未免太夸张了。”项燕伤势恢复,他身上的那股桀骜气也渐渐恢复过来,眼神里燃烧着斗志,即便将要敌对的是名满天下的汩罗蛊神,世界都有名号的强者,依然丝毫无怯战之意。

    只是,所有的计划与筹备全部都白做了。

    直到朱鹏、项燕、瓦骨库里成功潜返回边境集镇,那位在传说中被渲染得恐怖无比的汩罗蛊神也并未乘风杀至。

    又过了半个月后,项燕都开始怀疑瓦骨库里是不是带着自己两人找错目标了。要知道,这半个月时间,三个人同吃同住同大号,就差没在一个床上抵足而眠,一起愉快(基♂情の)得翻滚了。

    “不应该啊?帕纳姆是师父的独子,蛛蛊、蛇蛊、蝎蛊是师父的弟子,那个老东西怎么可能一点点反应都没有呢?”当朱鹏拿着电话与李浩龙通过电话返回后,他所看到的瓦骨库里已经快要被自己心理压力逼迫疯掉了,他时候说师父,时而说老东西,夜晚时甚至会猛然从自己床上坐起,周身蛊虫乱窜。

    “……那就去探一探哈德山将军的大营吧,就算经历九九八十一难也比被自己折磨疯来得好。”朱鹏上前,劲力扩散包裹手掌拍了拍瓦骨库里的肩膀,倒不是嫌弃这老头埋汰,事实上修炼蛊术的人绝大多数都特别的爱干净,这似乎是一种必备的职业素养。只是但凡靠近修炼蛊术的人,能不和对方直接接触就不和对方直接接触,即便需要接触,也要先以劲力进行隔绝,这同样也是一种职业素养。

    在考虑两天之后,满眼都是血丝的瓦骨库里意料之中的同意了朱鹏的提议,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再这样耗下去,自己就要先一步崩溃了,越是对蛊神怀有恐惧敬畏,这种心理消耗也就会同比越大。

    朱鹏、项燕、瓦骨库里还算是满幸运的,哈德山将军这段时间正在与另一位汩罗军阀武装刚正面,因此他的大营相对来说防守空虚,当然,也会同比更加的森然戒备着。

    好在,瓦骨库里对于这里同样也算是轻车熟路,密林间的营寨,四面都是开阔的罂粟田,在营寨高处有一挺挺重机枪放着,三人是趁着夜色越过岗哨的,非人武者好像挺常见的,但整个汩罗有没有两百名都很难说,这还包括着汩罗境内的外国非人境武者。

    在潜入的过程中,朱鹏看到了许多扛着枪的少年在吸着浓烈得水烟赌博,对于这些军阀而方,从刚刚十多岁孩子手里射出的子弹,与成年战士手里射出的子弹,价值是相同的,甚至于十多岁孩子使用枪械射出的子弹更加致命,更加容易被人忽略无防备。

    “小心这些小狼崽子,他们的眼里只有哈德山将军,他们尊奉哈德山那个家伙为神明,并认为为将军战死后,灵魂可以在英魂殿里永生。因此,别怀疑这些‘孩子’抱着炸药往你身上跳的决绝。”日常生活的空洞而无意义,自幼吸食毒品的退行性变化,再加上哈德山将军从西方世界学到的一些群体性心理暗示,如此种种手段叠加而下,制造出一批批狂信徒真的是不要太容易。

    如果生命本身即无期待,更无美好,那么为一个许诺中的美好世界奉献自己的生命,就不怎么需要犹豫了吧?

    ………………………

    来到一处幽静清雅的竹楼,当来到这里时一直强压着自己的瓦骨库里再也压不住自己的情绪,率先一步冲了进去,朱鹏与项燕紧随其后,整个竹楼清幽,干净,但空无一人,晚风拂动布帘,似野外有山鬼在低语呢喃。

    “怎么会?怎么会呢?师父,师父他到底哪去了!”双手抓着头,瓦骨库里似乎就快要疯了。

    “毫无人气,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项燕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这样言道。

    “蛊神恐怕已经不在这里很久了,清扫的人员已经开始学会‘聪明’的糊弄事了。”在一些极隐秘的边边角角处,发现了一些积尘,之前就已经说过,蛊师通常是非常爱干净的,因为蛊虫是敏感的,也许在喂养蛊虫的过程中,空气里多了些污浊扬尘,就会引起蛊虫的死亡或者狂暴。

    汩罗蛊神在这个国度神一般的地位,然而打扫他居所的侍者居然开始不尽心竭力了,这就只能说明这里已经被废弃很久很久了,久到已经没人觉得蛊神还会回到这。

    “你师父不会已经死了吧?他至少已经一百二三十岁了,即便是外罡强者……再加上他修炼的是汩罗蛊术,这一系能力无论怎么看都不利于长生吧?”

    “如果蛊神已死,哈德山将军会封锁消息完全是说得通的,还有库里你也说过,哈德山将军看不上帕纳姆,如果是帕纳姆的父亲已死,而那个家伙自身毫无成为新的蛊神迹象,那么作为一个私人军阀,他的确不可能像蛊神还在世时一样,不计成本的支持蛊师一脉。”项燕,朱鹏各自做出自己的推衍判断,听着这两人的话语,瓦骨库里的脸色阴情变化不定,最后他急急往竹楼下走去,朱鹏与项燕对视一眼,一同跟上。

    在竹楼的下层,瓦骨库里找到了一个黄竹箱,他看到那箱子脚步越来越缓,双手都开始颤抖,项燕见此几乎忍不住抢先一步过去打开黄竹箱,却被身后侧的朱鹏一把按住了。

    “都到这了,千万别急,你知道里面有什么?更何况刺激得瓦骨库里和咱们翻脸,在这里一样是极大的麻烦。”蛊师一脉的家丑,帕纳姆等人会不会对哈德山将军明说未必,一旦在这里打起来,自己和项燕是铁定的敌人,而蛊神的大弟子瓦骨库里却未必。

    瓦骨库里走过去,缓缓打开了那黄竹箱,然后他就愣在那里了,朱鹏从侧面看过去,只见黄竹箱里有一个黑坛子,有一件被叠放得整整齐齐的黑袈裟。看瓦骨库里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坛子上,朱鹏一扬手,金钱剑脱手而出并且延长,直接将那面黑色袈裟绞挂回来,瓦骨库里对此完全没有反应,这令全神戒备的朱鹏与项燕都暗自舒了口气。

    项燕展开袈裟,没敢细看,但凭黑籍修炼者的敏感性,他还是迅速得卷好袈裟然后冲身旁的朱鹏点了点头。

    “袈裟到手,无论蛊神到底是死是活都和你我没关系了,看样子库里还打算在这里多呆一会,我们就别打扰他了。”这番话朱鹏并没有小声,他既是说给项燕听,也是说给瓦骨库里听的,然后朱鹏与项燕就慢慢退出了竹楼,除了黑天无生经以外,对于蛊神的其它东西他们是不眼馋的,蛊术一道的确有其强悍绝伦处,但如果没有蛊师高手的全心全力配合,华国的高手根本就玩不好,也没必要玩这些东西。

    半个月后,已经约好了船,马上就要返回九龙湾了。

    这一次汩罗一行谈不上顺利,但也绝谈不上多么坎坷艰难,毕竟预想中的终极oss自己挂掉了,以这种任务难度获得黑天无生经第八篇,被华国武者知道了,真的是人脑袋要抢成狗脑袋的。

    黑天无生经第八篇记录的是一门绝世身法,魔门侧独有的魔蛛系轻功:幽魂九影,这是一套非常不雅观但非常之好用的绝世身法,至少初学过程中是以四肢着地的,一套充满野兽流画风进退攻杀之法。

    当然,要保持风度也不是不可以,修炼到一定境界后可以以指风击地,然后再借力回旋,只是对于非人境界的武者而言,这种使用方法虽然保持了自身风度,但幽魂九影基本上就没什么实用性了,在相对复杂的环境中,同境界高手甚至可以凭借这套绝世身法,搏杀数名同境界的武者。

    今晚就要走了,朱鹏在消化了幽魂九影的内容、关窍、观想法门之后,打算最后再去华人夜总会,听小罗唱一曲水调歌头,人总是喜欢美好的东西的,更何况今日一别之后,应该是永无再见之日了。

    “在每一天,我在流连,这心漂泊每朝每夜,多么想找到愿意相随同伴……”

    “多少期望多少梦,皆因心里多孤寂,即使期望多缥缈,期望已能令我跨进未来。”

    “没有得到我愿,寻求得到的怎么不接受。”

    依然是浅醉一生,以小罗这个异族盲女的努力程度,她当然不可能只会翻来覆去的几首歌而已,然而朱鹏第一次听到的是这首歌,这最后一次来听到的依然是这首歌,只能说巧,或者是缘。

    端着酒杯,来到女孩一旁闭目听了一会,汩罗一行,打打杀杀,血雨腥风,虽然已经习惯甚至是享受,但小罗依然是这一次旅行闪耀的亮点,她在这恐怖、诡秘、原始的汩罗,犹如潺潺清泉般干净。

    “鹏大哥,是你吗?”

    小罗突然截断歌声这样问了一句,朱鹏都愣了一下,因为以小罗没练过武功的耳力,是不可能听到自己脚步的,而自己又没有使用香水的习惯……莫不是汗流得多,体味特别大?

    朱鹏下意识地拿衣服闻了闻,的的确确是没有味道啊!自己都闻不出来,小罗没可能比自己的嗅觉还灵敏吧?

    “不是吗?抱歉哦客人,我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我以为你是我的一个朋友。”盲目的小女孩有些凄苦的笑了一下,莫名的令人触动。

    “呃,工作时间就要努力工作,总分心它顾是不好的。”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朱鹏只好这样教训言道。

    “鹏大哥,真的是你啊。我,我也不想,但总觉得你还会回来看我的。”

    “今晚就要走了。因此过来看看小罗,今天请一天假吧,我去和老板说,带你吃一些好吃的,玩一些好玩的,不枉你叫我一声大哥。”带小罗出去玩,在老板那里倒是很容易就说通了,小罗从夜十年来,几乎就没请过假,更何况朱鹏出手阔绰豪奢,那位从业久矣的老板打眼一看,就知道眼前这位是自己惹不起的大爷。

    “先生啊,小罗苦命的孩子,难得她这么惦心一个人,您多多照顾,多多照顾。”老板不敢拒绝朱鹏,却似乎起了一些龌龊的联想,这时候说话居然多多少少打着些感情牌。

    开夜总会的老板唉,这是多多少少都会沾点黑的职业,不说铁石心肠也应该是很多事情都见惯了,此时此刻居然为一个孤女顶着风险说好话,这种表现真的是让朱鹏不得不高看汩罗华商圈子的整体道德素质一眼。

    “看小罗懂事可怜,我工作之余让她陪我散心而已。就算要下嘴,这样没胸没屁股的小姑娘也不是我的菜,再恶心我让你老小子好看。”

    “那是,那是,先生宅心仁厚,好人有好报啊。”夜总会老板依然是一脸贱笑,朱鹏一时间都拿这家伙没办法。

    小罗虽然是汩罗人,但她自小长在华人圈子里,几乎没见过真正的汩罗,朱鹏自觉有自己在,也没有谁会不开眼过来惹事,于是就带着小姑娘在边境集镇转了一圈,转到一半就后悔了,治安极差的农贸市场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那些小吃朱鹏也根本不敢让小罗吃,虽然小姑娘挺想吃的,但那卫生条件vs小姑娘的体魄素质,朱鹏挺怕吃完之后,小罗当天晚上就被ko放倒的。

    “得了得了,还是在华人商业圈转一转就算了。至少不至于什么东西都不敢吃。”朱鹏又把小罗领回了华人区,还好小罗从善如流,她完全没什么主见,在华人区朱鹏找了家沙县小吃,要了两份馄饨、两颗虎皮蛋,两份葱油拌面。

    馄饨里要多多的放醋,葱油拌面里要多多得放辣椒,喝一口酸酸的馄饨汤,吃一大口香辣拌面,配上一口虎皮蛋,三者交汇在嘴里混合出绝妙的滋味儿,朱鹏本身就是擅吃会吃的人,经过他的调配,对面的小罗几乎把自己的舌头吞下去,一脸满足。

    挑饭馆,尽量挑一些招牌比较旧的,能够立得久,生意做得长,说明里面的厨子多半是有一手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