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118章 打我觉得舒坦

乡村猎艳 第118章 打我觉得舒坦


    第118章 打我,觉得舒坦

    不管咋说,二癞子找回了毛蛋,是他们家的大恩人,自己还骂了他,无论如何让都要去的。

    娟利想到这,硬着头皮出了门,一路向二癞子家走来,到了二癞子家门口,她还心虚地四下看了看,想看到有一个人,但是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到了这时候,娟利就后悔自己想事不周,要是叫上桃子一起来就好了。

    既然到了人家门口,不进去就不好了,她胆怯地走进了二癞子家的院子,花子冲着她叫了两声,就过来摇着尾巴。

    二癞子听见花子的叫声,到了屋门口,手里还拿着一块像砖块一样硬的馍吃着,看见了娟利,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急忙说道:“咋是你啊?”

    娟利走到他跟前,不自然笑了一下说道:“二癞子,谢谢你帮我找回了毛蛋,我不知道情况,还骂了你,你别介意啊。”

    二癞子嘻嘻笑着说道:“没啥,你就是打我两下,我还觉得舒坦呢。”

    娟利脸一红,说道:“那是你贱,你老是这么没正经的,我是专门来道谢的,等大强回来了,我让他好好来谢谢你。”

    二癞子听到大强的名字,脸色都变了,急忙说道:“不需要,千万别让他来,我看见他心里就发毛。”

    娟利看见他这狼狈样,不由笑了一下,说道:“你还害怕大强啊?你放心,你这次救了毛蛋,就是毛蛋的救命恩人,大强不会来打你的。”

    二癞子不好意思地笑着:“啥救命不救命的,放到谁都会这样的,来,屋里坐,我给你倒杯水喝。”

    娟利踏进了二癞子家门,看到他屋里乱的像狗窝一样,地上到处都是东西,连一个插脚的地方都没有,案板上摆满了锅碗瓢盆,炕上堆着一团被褥,屋里散发出一股腥膻味。

    二癞子嘿嘿笑着,弯下腰用自己的衣袖在一个板凳擦了擦,直起腰说道:“娟利,你坐吧,我给你倒水去。”

    娟利没有坐,打量了一下屋子,说道:“二癞子,你一天咋不收拾屋子呢?真像狗窝了。”

    二癞子说道:“我没有女人,收拾这有啥用啊?一天只要有吃有喝就行了。”

    娟利二话不说,开始收拾起屋子来,把散落在地上的农具家具都整理起来,靠在了墙边,把案板上的锅碗瓢盆都整理到一起,没洗的给他洗过了,然后又给他把被子叠了起来。

    二癞子傻傻地看着娟利在屋子里忙碌着,不一会,娟利就像变魔术似地,把屋子收拾干净了。

    娟利说道:“二癞子,这下才像个人住的地方,你以后就按这个标准收拾,千万别再乱放东西了。”

    二癞子看着娟利,眼睛自然落在了她的肉球上,说道:“我,我听你的。”

    娟利看到了他直勾勾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胸,脸红了一下,说道:“那我就不多停了,免得别人看见了说闲话,我走了。”

    二癞子的手有点痒痒了,很想在娟利的肉球上抓抓,在竭力控制着,听到娟利说要走,急忙说道:“你老不来,来了就多坐一会。”

    娟利笑了一下说道:“等以后有时间了,我再来坐,我走了。”

    二癞子沮丧地说道:“我家多年都没有女人来了,你能来,我心里很高兴,我留不住你,你想走就走吧,我送你。”

    娟利听了这话,不由替二癞子感到心酸,冲他笑了一下,就转身出了屋门,二癞子紧紧跟着她,把她送出院门,娟利走远了,他还站在门口看着她的背影。

    这时候,二狗和枣花正在镇上集市卖桃子,桃子已经卖掉了一大半,开始都是二狗在吆喝着,最后枣花手里拿着两个桃子也跟着吆喝,过往的人看见枣花吆喝的很特别,就被吸引了过来,桃子卖得很快。

    枣花口渴了,拿起一个桃子咬了一大口,又拿起一个递给了二狗,二狗没要,找到自己拿来的那瓶水,一口气就喝掉了半瓶。

    等桃子卖完的时候,二狗说道:“枣花,你在这等一下,我去药店买点药。”

    枣花说道:“我也去。”

    二狗说道:“听话,你留在这看着东西,我一会就回来了,你想转街道,等我回来了你在去。”

    二狗到了供销社的一个药店,在柜台里看着,一个卖药的售货员过来问道:“你想买啥药啊?”

    二狗说道:“哦,我也不知道,就是胸口疼,你看吃啥药能好得快一点。”

    售货员问道:“是给你买的吧?”

    二狗说道:“不是,我给人捎的,她本人来不了。”

    售货员说道:“这药要根据本人的症状,才能确定用那一种药,要是用错了,那可是要出大事的,本人没来,你就别买了吧?”

    二狗急忙说道:“那不行,我给你说说病人的情况,你在给配点药好吧,是一个女人,年龄不大,就是胸口这疼,你看看啥药能好一点?”

    售货员想了一下,说道:“女人?胸口疼?这药还是不能卖给你,最好让她本人去医院看看,我这里只管卖药,要是吃药吃出了问题,那我这药店就得关门了。”

    二狗没办法,只好离开了药店,他早上临走时,听桃子说过,她的胸口疼,想给她带点药回去,可卖药的坚决不卖给他。

    二狗到了枣花那儿,说道:“枣花,你不是想去转转啊?你去吧,我看着东西。”

    枣花说道:“这烂东西谁要啊?你陪我一起去吧。”

    二狗说道:“万一要是谁把架子车拉走了,那咋办?你一个人去吧。”

    枣花噘着嘴上的:“你不陪我我也不去了,没意思了,回家吧。”

    二狗就去拉了架子车,前边走着,枣花不紧不慢跟在后边,不停抬着眼睛瞅着二狗,看来她对二狗有点不满。

    村子里,瞎娃拉着毛蛋逗他,问道:“毛蛋,叔问你话,你可要给叔说真话啊,晚上你妈跟谁睡在一起啊?”

    毛蛋不假思索地说道:“跟我啊。”

    瞎娃继续问道:“那你爸回来的时候,你妈跟谁睡啊?”

    毛蛋说道:“你这是瞎话,我不说。”

    瞎娃手在背后绕了一下,攥着拳头,把拳头伸在毛蛋面前说道:“你要是给我说了,我这手里有一个糖,就给你吃。”

    毛蛋使劲想掰开瞎娃的手,最后还是没有掰开。

    瞎娃说道:“毛蛋,你只要给我说,你爸和你妈是咋样睡觉的,我这糖就归你了。”

    毛蛋心动了,说道:“那我告诉你,你就把糖给我。”

    瞎娃这下高兴了,说道:“好啊,你快说啊,你爸和你妈是咋样睡觉的,谁在上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