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2章 要亲亲还是要摸摸

乡村猎艳 第2章 要亲亲还是要摸摸


    第2章 要亲亲还是要摸摸 乡村猎艳 青豆

    贾彩兰说道:“弟兄两个为一个女人弄成这样,传出去还不怕人家笑话?你俩这事我断不清,我去叫你爸来。”

    贾彩兰刚走,二狗就冲过去和大狗撕扯在一起,论力气,大狗不如二狗,很快,二狗就把大狗放倒在地上,骑在了他身上。

    二狗说道:“大狗,桃子让你给我捎话,你为啥不给我说?”

    大狗自己也觉得这件事做的不仗义,但是为了桃子,就是挨上二狗一顿暴打他也认了。大狗说道:“二狗,那个枣花长得很心疼,也喜欢你,你们就是很好的一对,哥求你了,就别跟我争桃子了。”

    二狗举起拳头停在半空,说道:“你说枣花好,你娶她行不行?你娶枣花,我娶桃子,啊?行不行啊?”

    大狗笑了一下,他的嘴角已经有了鲜血渗出,说道:“桃子喜欢你不假,可她能做了她爸她妈的主吗?她爸指名道姓要桃子嫁给我,这一关你能过吗?”

    二狗愣了一下:“你说的是真的?”

    大狗仍然笑着:“长这么大,哥啥时候骗过你了?哥要是不娶桃子,你去试试,看桃子会不会嫁给你?”

    二狗从大狗身上下来,突然委屈地大哭起来。刘茂根急匆匆进来,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本来想打二狗,看着二狗伤心地哭,还以为大狗打了二狗,抡起木棍劈头盖脸对着大狗一阵打。

    大狗被打得跳了起来,叫道:“爸,你打我干啥?我今天咋这么倒霉的?”

    刘茂根气呼呼地说道:“你当哥也不知道让着二狗?啊?你为啥要打他?”

    贾彩兰在一旁被闹糊涂了,说道:“你们两个,唉,气死我了。”

    大狗说道:“爸,是我不好,都怪我,以后,我一定让着二狗,二狗,别叫唤了,男人大丈夫喊叫啥呢?”

    二狗擦了一把眼泪,咧着嘴叫着:“爸,我心里好难受啊!”

    刘茂根说道:“好了,好了,你是看你哥娶媳妇了,也想娶媳妇,这爸知道,等你哥媳妇进门,爸就给你张罗媳妇。”

    二狗这时候还能说啥?牙打碎了往肚里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他知道这事已成了定局,想起桃子还在桃园里,就出了门,直奔桃园去了。那个黑子知道跟着他说不定还能看一场好戏,跟上他也去了桃园。

    二狗到了桃园,早已经不见了桃子的身影,他对着桃园四周喊了几声:“桃子!桃子!”

    二狗对着一棵桃树一阵拳打脚踢,直到手背流出了鲜血才罢手。

    这天,柱子结婚,村里大多数人都来帮忙,当然少不了大狗和二狗了。柱子有一个老妈,一个妹子,老爸在他十三岁的时候得病去世了,老爸过世不久,村里人就有人张罗着让村里的老光棍倒插门到她家,柱子妈没有同意。柱子那时候和枣花小,家里有了啥农活,老光棍就来帮帮。后来,柱子渐渐大了,老光棍就很少在来。

    柱子的媳妇叫高小翠,是十里外高家梁上的人,杨生过说的媒。高小翠是一个本分的农家女娃,虽说不是很漂亮,但也不很难看。

    初开始柱子心里还不是十分满意,跟自己的老妈嘀咕过:“妈,小翠长得不好看,我不想要。”

    老妈就说:“娶媳妇是过日子,要那么好看的干啥?你想要一个好看的,墙上的画好看能行吗?”

    柱子说道:“她以后要跟我生活一辈子,我当然想娶一个好看的媳妇。”

    老妈说道:“人都长一个鼻子一个眼的,有啥好看不好看的?以后你看惯了就觉得好看了。

    到了后来,柱子和小翠接触多了,看顺了眼,还发现自己的媳妇挺耐看的。让他感到最满意的是,小翠实受,听他的话。

    一般的女娃,在没结婚前是不允许男娃胡摸的,但小翠不是这样,只要柱子想摸她,她就老老实实地让她摸。这让柱子在和村里的几个小伙子说起女人来,就有了资本,像模像样说的和真得一样,让那些小伙子一个个羡慕的不得了。

    柱子每见一次小翠,免不了要摸她,小翠就说:“柱子,咱们结婚吧。到时候,你想咋摸就咋摸。”

    柱子当然高兴,和小翠家里人说定了结婚的日子。

    柱子的房子是现成的,把土炕拆了,重新打了土坯,磊了新炕,在后山里挖了一点白土,把墙刷白了,让大狗做了几件家具,枣花和老妈赶着缝了一床新被褥,万事俱备就等着结婚日子的到来。

    结婚这天,柱子家屋子里院子里全是帮忙的人,柱子带着村里几个小伙子把小翠接了回来。今天小翠心里一直紧张,一直盼着结婚,但又怕着结婚,柱子早给她打过预防针,说桃花沟这里耍媳妇没个轻重,不管咋样耍都不要恼,别得罪了村里人。

    小翠以前见过自己那耍媳妇的,也就是用绳子吊一个苹果,让男的女的去咬那个苹果,最后让新媳妇唱一两首歌也就算完了。小翠担心,今晚上这时间咋熬得过去。

    到了黄昏时候,外边的嘈杂声渐渐没有了,帮忙的人都回自己家去,柱子在外边招呼乡党客累坏了,就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回到了新房,看着自己的媳妇,心里别提有多美。

    柱子提醒小翠:“小翠,天一黑,耍媳妇的就来了,到时,千万别恼。”

    小翠抿着嘴笑了一下:“我不恼。”

    枣花做好了馄饨端了进来,让小翠吃:“嫂子,先吃饱了再说,晚上还不知道折腾到啥时候去。”

    柱子说道:“那不行,村里这些人说起脏话,枣花咋受得了?枣花,一会你就躲得远远的。”

    枣花笑着说道:“我知道,你放心,我不听你们的墙根。”

    这时候,有四五个小孩子已经来了,他们围在门口,看着柱子和小翠他们。柱子上前说道:“去去,小毛孩子来干啥?”

    一个小孩子说道:“我们来耍媳妇。”

    “去去,小娃耍啥媳妇?给你们一个媳妇你们也不会耍。”柱子作势吓唬他们。

    小孩子跑到门口,等柱子回到了房子,他们又围在了门口。这时候,村里的几个小伙子就来了,大狗带头,后边跟着金锁,大强等几个。这几个人来了,就把那些小孩子轰走了,关上了房门,这些小孩子趴在了窗外,刚贴的窗户纸被这小小孩子给捅破了,一个个小眼睛贼亮贼亮的。

    这些人中,金锁和大强是结过婚的,柱子也耍过他们的媳妇,知道今晚这些人不肯善罢甘休,非要在自己媳妇身上找回去不可,心里十二分的不情愿,但还得笑着面对他们。

    几个人坐在土炕上,小翠和柱子坐在炕角,金锁挨着小翠坐着。

    小翠害羞地对着他们几个说道:“咱们都文明一点,君子动口不动手。”

    金锁说道:“小翠,我听你的,我先给你出个谜语,你要是猜得出来,我保证今晚上对你收下留情。”

    小翠歪着身子尽量草柱子身上靠:“你说话要算数。”

    金锁清了一下嗓子说道:“肉厥对**,白水往进送。快猜!”

    小翠的脸一下子红了,低下头不做声。金锁得意了,笑着叫着:“小翠,你要是猜不出来,下来就要看我的节目了。”

    柱子嘴巴凑着小翠的耳朵小声说道:“你瓜啊,这都猜不出来,给小孩吃奶。”

    小翠这才恍然大悟,她知道这几个人嘴里没好话,一下子就想偏了,说道:“我猜出来了,是给小孩吃奶。”

    金锁不依:“这个不算,是柱子告诉你的,我再给你出一个谜语,这个柱子不知道。”

    大狗在一旁早已跃跃欲试,说道:“说一个难的,保证让小翠猜不出来。”

    金锁一字一板地说道:“一头有毛一头光,人人早晚都用它,对着**动一动,冒出白沫还喊疼。”

    金锁话没说完,小翠就“呀”的一声,捂着脸不敢看他们。几个小伙子坏笑起来。

    大强叫着:“小翠,快猜啊,要是猜不出来,就要上手了。”

    小翠的手被大狗拉了下来。大狗说道:“小翠,这个谜语你猜不出来了吧?你说咋办?”

    小翠说道:“我能猜出来,但是我不说。”

    几个人起哄。

    柱子在一旁哀求:“我求你们了,别难为小翠了。”

    大强说道:“柱子,今晚没你的事,你老实待在那。”

    小翠心一横,说道:“那我说了,我说了你们都放文明一点。”

    金锁得意地看着小翠,几个人都催促着她。小翠不好意思地小声说着:“就那个,你们都有。”

    大狗他们几个都哈哈笑了起来。金锁正儿八经地说道:“小翠,你猜错了,你说咋样罚你?”

    柱子不服气地说道:“金锁,你可不能耍赖,小翠猜出来了,你还要为难她啊?太不够意思了。”

    金锁让大狗大强几个安静:“你们静一下,让我把这个谜底说出来,你们看看是不是小翠猜错了。我的这个谜底就是——牙刷!”

    几个人一片嘘声。柱子笑着:“你也真能扯,你的这个破谜语让谁猜都猜偏了。”

    金锁叫着:“小翠猜错了,现在我说了算,小翠,你是要亲亲啊还是要摸摸啊?”

    小翠躲着他:“两个都不要,你坐好。”

    金锁上来抱住小翠,隔着她的衣服摸了一下她的胸部,然后两只手夸张地比划着:“好大啊,柱子,你以后不用吃饭了,这两个东西让你能吃饱。”

    另外几个也上来想摸一下,小翠急忙双手抱在胸前,躲在柱子身后。柱子挡住几个人笑着:“你们来摸我,想咋摸就咋摸。”

    大强不依他:“那不行,柱子,我结婚那天,你小子是咋样耍我媳妇的?我媳妇的奶都让你差点揉掉了。”

    柱子向大狗求助:“大狗,咱们进行下一个节目,我和小翠绝对配合。”

    大狗说道:“那好,找几个火柴棍来。”

    一只手给大狗递过来几根火柴棍,大狗装模作样数了一遍:“你们看好了,这是七根火柴棍,我现在就把它放进小翠的裤裆里,让柱子把这七根火柴棍一根不少地找出来,少一根都不行,你们说咋样?”

    大强首先叫好:“好,柱子,这下轻饶你了。”

    大狗和金锁换了地方,他坐到了小翠身边,小翠脸儿通红,不敢看大家。

    大狗说道:“妹子,这个节目做完,我们就不影响你和柱子的好事了,别躲啊。柱子,你给小翠做做工作,我的话她不听。”

    小翠这时候已经快恼了,但她强忍着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小翠说道:“这个节目不好,换下一个节目。”

    金锁说道:“下一个比这个节目更刺激,你要换,那咱们就换啊。”

    小翠不知道他们还会想出啥坏主意来,想了一下说道:“那就不换了。不过,这个火柴棍我自己放。”

    柱子眼巴巴地看着大狗:“大狗哥,就让小翠自己放吧,啊?”

    大狗笑着说道:“那好,就让小翠自己放。”

    大狗在给小翠火柴棍的时候少给了她一根,小翠也没检查,接过火柴棍就放进了自己的裤裆里。柱子犹豫了一下,把一只手就伸了进去,找到一根,接着又找到了两根,小翠的眉头已经皱了起来,身体向后躲着。柱子的手在里面寻找着火柴棍,他又找出了两根。

    柱子一边找着火柴棍一边说道:“几根了?够了吧?”

    大狗拿着火柴棍说道:“七根,这才是五根啊,还差两根。柱子,好好找,找不到火柴棍,这个节目就过去了,让大强准备下一个节目。”

    柱子急忙说道:“不换了,就这个节目,找到一根了。”

    柱子高兴地拿出那根火柴棍递给大狗。大狗说道:“就差一根,柱子,仔细找,旮旯拐角都要找到。”

    柱子的手在小翠的那里继续找着,还是没有找到,无奈他的手指伸到了不该去的地方,小翠身子一震,夹紧了了双腿,脸色变得很难看。

    柱子抽出了手,失望地说道:“大狗哥,我没找到,就算我们过关行不行?”

    大狗几个在柱子家耍媳妇,大狗的那个节目难住了柱子,柱子哀求大狗,让他过关。还没等大狗发话,大强嚷嚷着不行,要是找不到最后一根火柴棍,就要进行他的节目。

    这时大家没注意到,小翠的小嘴巴早已经噘了起来,委屈地眼里挂着眼泪,大强起来,跟大狗换了座位。小翠不知道大强下来要干啥,用手捏了一把柱子,意思让他拦住大强。

    柱子也知道小翠的意思,但他现在没办法拦住这些人。自己耍大强媳妇的时候,人家也挺大度的,始终没红过脸。

    大强笑嘻嘻地看着小翠,说道:“小翠,来,让哥抱抱你。”

    大强伸开手臂抱住了小翠,小翠挣扎了两下,无奈没有大强的力气大,只得安分下来。

    小翠眼里的眼泪滚过来滚过去,强迫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小翠说道:“说好了,动口不动手,谁要是动手我跟谁急。”

    大强笑嘻嘻地说道:“你放心,这次我绝对动口,不动手。”

    小翠听了这话略略放心,没想到大强话刚说完,嘴巴就凑了上来,紧紧贴在小翠的嘴巴上,小翠想说啥话,也被他堵了回去。她只能紧紧闭着嘴巴,摇动着下巴,想甩开大强。可大强的嘴巴只要贴上来,那里容得她甩掉?就像一个蚂蝗一样粘在她的嘴巴上。

    大强还不满足,伸出舌头强行挤开了小翠的嘴巴,给小翠来了一个令她窒息的长吻。

    大强放开小翠,咂吧一下舌头,满足地说道:“香,真香。”

    其他几个人跃跃欲试,都伸出手来。一个人上来,把一双手伸进了小翠的怀里,抓住了那两团肉球,手上用力,小翠大叫了一声,伸脚蹬了那人一下,没想到正蹬到那个人的下身。那个人松开了小翠,双手捂着自己的东西,一张脸憋的紫青,到了一旁安宁下来。

    房间里的几个人呆了一下,这时候,小翠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嘤嘤地哭了起来。

    大强不满地说道:“柱子,这是弄啥呢?你媳妇也太不经耍了。”

    柱子连忙赔笑:“对不起,实在是不好意思,你们耍,想咋耍就咋耍。”

    几个小伙子听了这话才重新露出了笑脸。

    金锁笑着说:“这还差不多,小翠,别哭了,今天是个喜庆事,你这一哭,多扫兴啊?来,让哥哄哄你。”

    金锁站起来把大强从小翠身边拉开,自己坐在了那个位置。

    外屋的柱子妈和枣花也没睡,在收拾着锅碗瓢盆和一些过事剩下的汤菜,枣花在里面叫了那一声,枣花听见了,她皱起了眉头,不时担心地看看那扇紧闭的门。

    “妈,那几个二杆子不知道还会想出啥坏主意来,我嫂子咋受得了?”枣花终于忍不住了对母亲说道。

    柱子妈叹口气说道:“唉,都这样,让他们耍去。”

    “那不行,我要去劝劝他们,再不劝,非出事不可。”枣花到了门口敲门,“开门,快开门!”

    大强把门打开一个缝,不让枣花进去:“枣花,啥事?”

    枣花一只脚伸到了门里,想挤开门,说道:“让我进去,我跟我嫂子说句话。”

    大强没有答应,说道:“有啥话你就说吧,你嫂子她能听见呢。”

    枣花使劲挤开门进去,看着炕上坐着的几个人,把小翠围在中间,小翠求助的目光望着她。枣花本来以为二狗也会在里面,没有看到他,心里稍微欣慰了一点。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你们这是耍媳妇吗?你们这是欺负人。你们要耍,我拦不住你们,我就在这看着,看你们咋耍。”

    金锁软语相求说道:“枣花,听哥话,到外边去。”

    枣花没有动,说道:“耍媳妇有啥见不得人的?让我也长长见识,开开眼界。”

    大强过来说道:“枣花,这是我们几个大男人的事,你不能看,快出去。”

    小翠止住哭声叫着:“枣花,你别走。”

    大狗一直没吭声,知道再往下没戏了,说道:“好了,今天的节目到此结束,也该给柱子留一点时间,咱们回吧。”

    几个男人虽然心里不愿意,但是也没有别的好办法,只好一个个从炕上下来,找到自己的鞋子,拉开门离开。

    那个被小翠蹬了一脚的小伙子最后一个离开,到这时候还没缓过劲来,对着柱子说道:“柱子,我今晚被你媳妇害惨了,差点就做太监了。”

    这时小翠胆子大了起来,说道:“那是你活该!”

    屋里的这些大男人走了,窗外的那些小男人也都一哄而散。

    等所有人离开,小翠过来,感激地对着枣花说道:“谢谢你,枣花。”

    枣花冲她笑了一下:“没事,嫂子,帮这点忙不算啥,以后我还要求你给我帮忙呢。时间不早了,睡吧”

    枣花挺理解人地对着小翠挤了一下眼睛,就拉上门走了。屋里只剩下小翠和柱子,小翠刚才所受到的委屈现在才想发泄出来,上了炕对着柱子打了几下。

    小翠说道:“柱子,刚才那几个人咋耍我的?你也不拦着,好像我不是你媳妇似的。”

    柱子陪着笑脸说道:“我把你娶回来,这几个人出力最大,他们要来耍媳妇,我要是拦着,他们还不说我是小心眼啊?”

    小翠不高兴地说道:“那也不能看着不管,我是你媳妇,不是旁人,以后,我真有了啥事,你还这样子,那多伤我的心啊。”

    柱子抱了她一下:“那不一样,以后,我会照顾你,保护你的,就是我受罪受苦,也不能让你受罪受苦。”

    小翠撒娇地扭了一下身子:“你就会骗人家。”

    两人躺到被窝里,柱子给小翠脱衣服,碰到了她的胸部,小翠轻声叫了一下,皱着眉头:“有一个抓我,还使劲捏,现在还疼,你的手别去了。”

    柱子看了一下,有点生气:“这个王八蛋,把你这都捏青了,等以后我非得从他媳妇身上还回来不可。”

    小翠急忙说道:“柱子,这个便宜不许你占,以后,啥女人你都不能碰,记住了没?”

    柱子说道:“记住了,小翠,睡吧。”

    柱子说完,随手关掉了电灯。

    桃园的桃花已经谢了,枝头上枝桠上全是碧绿的新叶子。二狗带着黑子来到了桃园,找了一些枝条补好围在桃园四周篱笆的缺口。黑子在桃园里撒了一阵欢,安静地呆在二狗旁边。

    黑子扬起头,警觉地看着桃园入口,跑了过去,不一会就和枣花过来了。

    枣花看见二狗,高兴地说道:“二狗哥,我猜你就在桃园里。”

    二狗没有看她,说道:“你找我啥事?”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没事就不能找你啊?二狗,你不知道,咱们村里那几个小伙子坏着呢,昨晚上耍媳妇把我嫂子都耍哭了。”

    二狗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说道:“咱村就这样,你看不惯也没办法。”

    枣花想了一下,笑着说:“昨晚上我咋没看见你啊?”

    二狗情绪显得很低落,半晌才说:“没心情。”

    枣花上来拿走他手里的枝条:“我专门来找你说话,你就这态度啊?二狗哥,谁把你得罪了,你也用不着跟我这样啊。”

    二狗转过身看着枣花:“你一个女娃家,整天没事找我,就不怕村里人说啥?”

    枣花赌气说道:“有啥怕的,他们谁爱说让他说去,他们顶多会说我喜欢你。”

    二狗摇着头,笑了一下:“瓜女子,以后你还要嫁人,有了闲话咋嫁人啊?”

    枣花噘着嘴说道:“你是怕我影响了你,怕以后说不到媳妇吧?二狗哥,人家都说你聪明,我就看你是个大笨蛋。”

    二狗不解地挠着头:“我是大笨蛋吗?我哪儿笨啦?”

    枣花害羞地低下头想了一下:“你自己想想吧,二狗哥,我好长时间都没到镇上去了,你啥时候带我去转转吧。”

    二狗为难地说道:“这,我带你去不合适,好了枣花,我还有事忙着,你就别打岔了。”

    枣花抢过他手里的枝条:“你不答应我,我就不让你干活。”

    二狗无奈地说道:“好吧,以后你找不到婆家,可别埋怨我。”

    枣花高兴地说道:“不埋怨你是假的,我要是没有婆家,非赖上你不可。”

    二狗在一边忙着补围墙的缺口,枣花在一旁给他递枝条,一不小心手指被枝条上的刺扎了一下,她叫了一声,捏着手指,脸上显出痛苦的样子。

    二狗急忙过来,拿过她的手指看着,她白嫩的手指上出现了一个血珠。二狗关心地说道:“你咋这么不小心啊?疼不疼?”

    枣花看着二狗的脸,见他一副对自己关心的样子,心里很是喜欢,嘴上却说道:“用刺扎你一下看疼不疼?哎呀,疼。”

    二狗用手指捏着枣花手指出血珠的地方,说道:“你忍一下,马上就不会疼了。”

    二狗就这样捏着枣花的手指,过了好长时间才松开手,她手指上的出血已经止住了。二狗说道:“已经好了,这些活不是你干的,你快回去吧。”

    枣花没有动,刚才二狗对自己的关心,捏着她手指的时候,她感到好幸福,现在她反而不认为是自己倒霉让刺扎了手指,觉得有点庆幸,至少她的手指让二狗握了好长时间,看到了他对自己的关心。

    枣花在旁边看着二狗干活,二狗倒显得不自然了。

    二狗回过头冲她笑了一下:“枣花,没事了,你回去吧。”

    枣花笑盈盈地望着他:“不,我就喜欢看着你。”

    二狗没好气地说道:“不害臊,听我的话,快回去,一会你家里人找你吃饭,找到这里来就不好看了。”

    枣花说道:“那我听你的话,二狗哥,记住你答应我的事,有时间了,一定带我去镇上玩。”

    枣花这才满意地离开了桃园。二狗望着她的背影摇摇头,说道:“枣花,你对我的这份情我知道,但是我不能接受你啊。”

    桃子那天自从桃园找过二狗回来,知道了二狗是真心对自己,就开始和父母闹着,要和大狗悔婚。

    桃子决定正式跟父亲李有财提出来。她一直再找着机会,看到李有财心情不错,就跟他说:“爸,我跟你说个事。”

    “有啥话就说吧。”

    李有财收过大狗的一千块钱礼钱,整日美滋滋的,走在村里腰板也挺直了,说话也理直气壮了。他知道这只是个开始,以后大狗能挣来钱,自己的女子还不给自己啊?桃子是他的摇钱树,他对桃子说起话来也客气了。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爸,我不想嫁给大狗。”

    李有才一听这话就急了,说道:“大狗那点不好?这方圆,你能找一个比大狗好的吗?”

    桃子委屈地低着头:“我跟他说不到一起,总感觉着别扭。”

    李有财没好气地说道:“这有啥?我和你妈结婚那时候,就跟布袋买猫一样,结婚前我还不知道你妈是光脸还是麻脸,这不,这么多年还不是过来了?”

    桃子硬着头皮说道:“爸,这不一样,你们那是啥社会?现在到了啥社会了?我要自己找一个。”

    李有财气得吹胡子瞪眼:“不行,啥事都让你定,这还不乱套了?这事就这么定了,我就看大狗好。”

    桃子埋怨地说道:“爸,你看他好,你嫁给他,反正我不喜欢他。”

    李有财这下真来气了,脱下布鞋,作势要打桃子。桃子急忙闪过一边,躲开他。

    朱改霞听见父女两人声音越来越高,急忙过来,拿掉李有财手里的那只布鞋扔在地上,说道:“她爸,你这是弄啥?女子都大了,你还动不动想打她?”

    桃子委屈地说道:“让我爸打,打死我省得我受那份气。”

    李有财生气地说道:“你听听,她还这样胡说,谁家女子长大了不嫁人?大狗有手艺,能挣来钱,多好啊,我一直找来找去,就想给桃子找一个好人家,现在找到了,她还跟我胡列脚,一点都不知好。”

    朱改霞劝他:“好了好了,这事已经定了,桃子再说也不起啥作用,自己的女子说几句就让她说去,你还和孩子一般见识啊?该干啥干啥去。”

    朱改霞把李有财推出门,又走到桃子身边,说道:“桃子,好好的,你跟你爸说这些干啥?”

    桃子显得很委屈:“妈,我就是不喜欢大狗嘛,你劝劝我爸,让他找媒人把这门亲事退了吧。”

    朱改霞说道:“你还不知道你爸是啥人?那彩礼钱到了你爸口袋,还想让他再拿出来?那跟要他的命差不多。”

    桃子眼珠一转把事情想明白过来,高兴地说道:“妈,我不嫁给大狗,保证不让我爸退那些彩礼钱,你看咋样?”

    朱改霞不相信地说道:“桃子,你没事吧?这不是白日做梦吧?”

    桃子欣喜地说道:“妈,大狗还有一个弟弟,叫二狗,我喜欢二狗,二狗也喜欢我,我要是嫁给了二狗,这彩礼钱就不用退了。妈,你就给我爸说说吧。”

    朱改霞一脸的不明白,说道:“这算哪回事啊,你说大狗能同意这事?大狗他爸他妈能同意这事?”

    桃子欢喜地说道:“妈,你不试试咋知道这事不得行?”

    朱改霞摇摇头:“我咋要了你这个犟女子,你先别高兴的太早,让我和你爸先说说,唉,你爸这一关就不好过。”

    桃子冲着朱改霞笑了一下:“妈,我知道你有办法能拿捏住我爸,我就等你的好消息吧。”

    桃子欢天喜地离开了。朱改霞无奈摇摇头,说道:“真要嫁了二狗,还不让村里人拿勾子笑臭了。”

    到了晚上,朱改霞和李有财钻到一个被窝里。

    朱改霞拿掉李有财放在身上的一只手,说道:“他爸,桃子这事,我想跟你商量商量。”

    李有财听见这话就没好话:“商量个屁,到这时候了还商量个啥?桃子脑子发热,你也脑子发热了?”

    朱改霞拧了他一下,说道:“跟我别这么大声说话。我听桃子说了,她喜欢上了大狗的弟弟,只要他们家没意见,这彩礼钱不用退。”

    李有财坐起来,冲着桃子房间的方向说道:“放屁的话,一天竟胡成,这事弄不成,我看中的就是大狗,这事就这么定了,谁都别想改变。”

    桃子一直站在房间门后边关注着火炕上父母的动静,听见这话,使劲关上房门。

    朱改霞埋怨李有财:“你这么大声干啥?有话就不能好好说?”

    李有财摸着了自己的烟袋,在炕栏上磕掉里面的烟灰,重新填满了一锅烟叶,点着狠狠吸了一口。

    李有财吐出一团烟雾,自己也呛得咳嗽起来。朱改霞急忙坐起来给他捶捶后胸。

    朱改霞说道:“他爸,我觉得这事可行,要不,我明天就去找媒人,先把这事提说一下?”

    李有财执拗地说道:“你别瞎折腾了,也就是大狗娶咱们家桃子,才能出这礼钱,要换上那个二狗,还说不定呢。这事就这么定了,别再五花六花糖麻花了。”

    朱改霞躺下,说道:“我倒没啥,就是怕桃子心里不好受。”

    李有财说道:“桃子以后嫁给了大狗,和二狗在一个家,她爱跟谁好跟谁好去。”

    朱改霞蹬了他一脚:“自己的亲女子,你胡说啥呢?别跟我睡一个被窝,重拉一床被子去。”

    朱改霞拉过被子,把自己像裹粽子一样裹了起来,李有财光着身子坐在那儿,想扯开她的被子,可被子被朱改霞死死压住,只好重新拉了一床被子睡下,都囊了一句:“麻迷子婆娘,走扇子门。”

    到了第二天,李有财坐在院子里,想让桃子给他泡一壶茶,叫到:“桃子,给爸泡壶茶端出来。”

    里屋的桃子没吭声,也不见她出来。李有财等了半天没有等到,对着屋里提高声音,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边,桃子还是没有理他。

    李有财有点不高兴了,回到屋里,对着桃子说道:“桃子,我给你说话呢,你没听见还是咋地?”

    桃子冷冰冰地说道:“我又不是你的丫鬟,你要喝茶你自己泡去。”

    李有财气呼呼地说道:“你这娃,咋跟你爸说话?”

    桃子还是那样不冷不热地说道:“你一天就想着你自己,从来不考虑我的感受,这话还是好听的。”

    李有财被桃子顶的一愣一愣的,只好说道:“好,好,我不要你泡茶,赶明儿大狗来了,我跟他说,早点把你嫁过去。”

    朱改霞给竹笼里放满了要洗的脏衣服,让桃子下河去洗,桃子把李有财的衣服全挑了出来,拿了其余的衣服去了河里。

    李有财看见了又是一肚子的气,跺着脚骂:“狗日的翻天了,处处跟我作对。早知道这样,还不如扣到尿盆子里捂死算了。”

    朱改霞连忙制止他:“他爸,自己的女子你骂的还那么难听?都怪你,这下把女子得罪了,看你以后指望谁去。”

    李有财和朱改霞在一起的时候,桃子对着朱改霞一口一个妈,笑脸迎着,又是给她捶背又是给她捏腰,一看见李有财就立即换一副脸色,故意气他。

    桃子这几天没少怄李有财,可李有财就是打定主意,桃子非嫁大狗不可。到了后来,朱改霞就劝桃子:“桃子,算了,我看你爸是铁了心要你嫁给大狗,你就认了吧。”

    桃子气鼓鼓地说道:“我爸的小九九我还不知道,他就是想把我当成摇钱树,把大狗当成他挣钱的工具。”

    朱改霞说道:“你爸也是为你好,谁不想给女子找一个有本事的男人?我也能看出来,这大狗以后是个成大事的人,你跟了他绝对吃不了亏。”

    桃子说道:“妈,可我心里就是放不下二狗。”

    朱改霞追问道:“桃子,你跟妈好好说说,你和这个二狗到底是咋回事?”

    桃子脸一红,有点慌乱,说道:“妈,我就跟他见过一面。”

    朱改霞盯着桃子说道:“就见过他一面?妈不相信,看你要死要活地想嫁给二狗,是不是跟他有啥啦?”

    桃子害羞地说道:“妈,看你想到哪儿去了?女儿是那种随便的人吗?”

    朱改霞这才放下心来:“没有就好,妈不说了,以后,再不能气你爸了,把你爸气出个三长两短,咱这家就塌火了。”

    桃子埋怨地说道:“他这一辈子,想看我一个笑模样,难了,谁让他伤了我的心呢。”

    桃子见转不过他爸的心思,最后也只好作罢。桃子觉得心烦,就想到镇上转转。

    桃子去找村里的几个女伴,两个没在,一个有事,找不到伴,她就决定一个人去。桃子向朱改霞要了二十块钱,朱改霞给她交代要买二斤盐,一包洗衣粉,桃子答应了一声,就去镇上了。

    柳家坪距镇子有八里多路,她多绕了几里路,去了桃花沟,还想去看看桃园,去看看二狗。桃子到了桃花沟桃园,向里面张望,没有看见二狗,也没有看见黑子,失望地离开了桃园。

    桃子准备离开桃花沟村的时候,忽然想到那个媒人不是桃花沟的吗?自己到了这里为啥不去找找她,她要杨生过去跟大狗家的人说说,说不定还真得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想到这里,打心眼里欢喜起来。

    桃子打定主意要找媒人,到了桃花沟,问到了杨生过的家。桃花沟的人没有见过桃子,突地见到这么水灵的女娃,不免好奇。

    桃子到了杨生过的家,杨生过正提了半桶猪食,到了院子里准备喂猪,看见桃子急忙放下手里的活,笑盈盈上前招呼她。

    “是桃子啊,你咋来了?没到大狗家去啊?快进屋坐!”

    桃子抿着嘴笑了一下,叫了一声“姨”。

    杨生过咧着嘴笑着说道:“你现在叫姨,等你跟大狗结婚了,就该改口叫我嫂子了。”

    桃子立即羞红了脸,当下不作声了,她不知道大狗和杨生过的班辈。

    杨生过冲着屋里喊了一声:“书田,快来喂猪。”

    刘书田从屋里出来,看见了桃子,见她模样好看,不免多看了两眼,杨生过看见了,用眼睛瞪了他一眼,他这才老实起来,提了猪食去了猪圈。

    杨生过带着桃子到了屋里,说道:“桃子,你快坐。”

    桃子坐下,显得有点拘谨,一双手不知道往哪儿放。

    杨生过打量了一下桃子说道:“不是嫂子我夸你,你就是长得好看,别怪一天把大狗迷得找不着东南西北。桃子,你爸你妈没说,准备让你们啥时候结婚啊?”

    桃子张了张嘴,想说又没说出口。

    杨生过说道:“桃子,有啥话就给嫂子说,都是自己人,不用害羞。”

    桃子给自己鼓勇气,说道:“嫂子,那,那我就说了,我不想嫁给大狗。”

    这下轮到杨生过紧张了,她张大了嘴巴半天没合上:“啥?你不想嫁给大狗?”

    桃子说道:“嫂子,你跟大狗和他家里人说说,看能不能……”

    杨生过刚才的热情劲没有了,说道:“桃子,你咋能开这么大的玩笑?我和你爸你妈说好了,礼钱都过了,就差办酒席结婚了,你咋能说反悔就反悔?”

    桃子急忙解释说道:“嫂子,我是想,我是想嫁给二狗,麻烦你嫂子,你去给他们说说,看行不行。

    杨生过见她这样说,脸上又出现了笑模样,说道:“桃子,是这样啊,我给你和大狗说的媒,咋又把二狗扯进来了?”

    桃子没有看杨生过的眼神,把脸转过一边说道:“我和二狗认识的早,嫂子,这事就拜托你了。”

    杨生过叹口气说道:“唉,我说了这么多的媒,还没遇到这怪事,桃子,嫂子不敢答应你这事成不成,我可以给你跑这个腿,成了,你别高兴,不成,你还是大狗未过门的媳妇。”

    桃子急忙笑着说:“谢谢嫂子,那我就等你的回话了。”

    等桃子走后,杨生过就把这事给刘书田说了。

    刘书田说道:“这女娃是大狗的媳妇啊?没想到大狗还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女娃?这小子狗命真大。”

    杨生过瞪了他一眼:“咋啦,你也动心了?以后见了桃子,别学你那没出息的样子,你是桃子的阿辈子哥,以后别让人家笑话你。”

    刘书田不在乎地说道:“不就多看了一眼吗,你的醋劲也太大了。”

    杨生过准备出门,说道:“她和大狗以后能不能成,还不一定呢。我去大狗家了。”

    杨生过用毛刷子扫了一下身上的尘土,就去大狗家。

    刘茂根和贾彩兰都在家里,现在地里没有多少农活,一年就忙夏收和秋收两料,大多数的时间都闲在家里。有人给大狗捎了话,说是有家人让大狗去打家具,大狗在家里收拾工具。

    杨生过来了,一进门就说到:“大狗,刚才桃子到我家去了,就没到你家来啊?”

    大狗兴奋起来:“嫂子,桃子还在你家吗?我去找她。”

    杨生过说道:“早走了,大狗,你要忙先去忙吧,我和碎爸和娘说几句话。”

    大狗背了工具包出了门,并没有走,而是坐在门外边,他知道杨生过来家里,是说他和桃子的事,就想听听。

    杨生过把桃子找她来说的那番话一五一十倒给了刘茂根和贾彩兰,最后说道:“碎爸,娘,你们看这事咋办啊?”

    刘茂根想了一下说道:“这事不能依着她,大狗不小了,好不容易才有了中意的女娃,要是依了她,大狗这媳妇咋办?”

    贾彩兰也说:“怪不得,大狗和二狗为桃子的事闹,这以后,桃子过了门,这弟兄两个还不知闹成啥样子了。”

    刘茂根说道:“大狗和桃子的婚事不能再拖了,你啥时去柳家坪一趟,把两个娃结婚的事整说一下。”

    杨生过说道:“我也给桃子说过这事不成,可她求我来找你们,唉,乱成啥了,我再跑一趟,把大狗和桃子的事先定下来。”

    杨生过出了屋门,看见了门外的大狗,大狗一脸的伤心和失望。

    杨生过说道:“大狗,你还没走啊?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

    大狗说道:“我全听见了,没想到,我一心一意对她,她却这样对我。”

    这时候,刘茂根和贾彩兰出来。

    刘茂根说道:“这个屋我说了算,你放心,有我给你做主,这个桃子还是你的媳妇。”

    贾彩兰也说:“大狗,你放心干活去,妈给你保证,这桃子是你的媳妇,谁都抢不去。”

    大狗拿起地上的工具包说道:“那我走了。”

    刘书田和村里几个人闲谝的的时候,把桃子要嫁给二狗的事给说了出来,一个传两个,最后传到了柱子耳朵里。柱子知道妹子枣花一直喜欢着二狗,也不想把这事透漏给枣花,怕她伤心。

    柱子自己提防着没说,枣花最后还是从别人口里知道了这事,一回来就吊着个脸。

    这几天,小翠和枣花好的跟一个人一样,两人在一起无话不说,她看见枣花难受成这样,就想打问一下,看自己能不能帮帮她。

    小翠问枣花:“枣花,咋啦,谁向你借钱了?”

    枣花摇头:“我哪有钱借给别人啊。”

    小翠说道:“那你嘴噘脸吊的,我还以为谁借你钱了,是不是嫂子得罪你了?”

    枣花拼命摇头,委屈地眼里蓄满了眼泪。

    小翠想逗她开心,用手挠着她的痒痒处,说道:“枣花,那你给嫂子说说,到底是啥事不高兴啊?”

    枣花躲开她说道:“嫂子,你就别问了,这事你帮不了。”

    枣花打定主意去找二狗,要亲口证实一下,二狗是不是喜欢桃子。

    二狗带着黑子在桃园里忙活着,去掉桃树枝上多余的桃子,为的是让其他的桃子长得更大一点。

    一只野兔窜进了桃园,让黑子发现了,它像箭一样窜了出去,眼看着就要追到野兔了,这野兔来了一个急刹车,把黑子甩到了前边,掉了个头穿过篱笆墙逃走了。黑子心有不甘地围着篱笆墙转了几圈,发出呜呜的叫声。

    二狗跑了过来,看见他没有追到野兔,安慰它:“好了,不就是一只野兔吗,追到追不到没关系,你要为这事伤心,要说伤心,我比你更伤心。”

    一人一狗回到了桃园,这时枣花正好进了桃园。二狗看见了,装作没看见,继续干这活儿。黑子代替二狗上前招呼枣花,舔舔她的手背示好。

    枣花到了二狗干活的树下叫着:“二狗,你还不如黑子,它都知道我来了,你看都不看我一眼。”

    二狗说道:“枣花,你没看见我忙着吗?”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你下来,我有话问你。”

    二狗下了树,走到枣花跟前,说道:“说吧。”

    枣花气呼呼地说道:“我是不是一个女的?”

    二狗听了这话想笑:“你当然是女的了,是女的咋啦?”

    枣花打了他一下:“你还知道我是女的啊?那你每次和我在一起,都没见你有过反应。”

    二狗不解地说道:“反应?啥反应啊?”

    枣花更生气了:“你还给我装糊涂,你是不是觉得我的个头没桃子的高,眼睛没桃子的大是吧?”

    二狗见她说起桃子,认真起来:“你咋知道桃子的?你听谁说的?桃子现在是我哥的媳妇,你把她跟我扯在一起干啥?”

    枣花委屈地说道:“你和桃子到底做过啥了?桃子现在找媒人,非要嫁给你?”

    二狗的心像被马蜂蛰了一下,皱着眉头:“你是从哪儿听到的?”

    枣花说道:“村里的人都知道了,你还给我装,二狗,我问你,你是不是和她有啥事了?”

    二狗急忙辩解:“这事可不敢乱说,我和桃子真没有啥事。”

    枣花追问道:“你和她没有啥,她为啥指名道姓要嫁给你?”

    二狗说道:“枣花,你就别问了,这事和你没关系,我向你保证,桃子是我嫂子,不管村里人咋说,都不要相信。”

    枣花收起凶巴巴的样子,冲着二狗笑了一下:“好吧,就算相信你了。二狗哥,现在你哥也有了媳妇,你该考虑考虑你的事了吧?”

    二狗说道:“等我哥结婚了再说吧。”

    枣花有点着急:“你真是个榆木疙瘩,人家都说你哥少根筋,我看你也少根筋,还不如黑子。”

    二狗有点不高兴:“你总拿我和黑子比,它是狗,我是人。”

    枣花说道:“你就是不如黑子,黑子见了我都知道摇尾巴,可你一点都不动心。”

    二狗把黑子叫了过来,黑子果然围着枣花摇着尾巴,一副很亲热的样子。二狗说道:“你喜欢黑子,黑子也喜欢你,这不得了?你们两个想干啥干啥去。”

    枣花这下真恼了,生气地说道:“二狗,这话是你说的,以后你娶不上媳妇可别来求我。”

    枣花很生气地离开了桃园,黑子把她送到桃园门口,又返回来到了二狗身边。二狗自言自语道:“桃子,你以为我不想你啊?可这事真得没有办法了,就算我对不起你了。”

    第二天,杨生过就去了柳家坪,和桃子的父母商量桃子和大狗结婚的事。

    李有财思量着,半晌没吭声。

    杨生过有点着急,说道:“叔,你也知道,大狗不小了,今年都二十四了,在我们那,像他这么大的,娃都在地上来回跑呢。”

    李有财不紧不慢地说道:“大狗不小了,可桃子小啊,她今年才十九岁,这个年龄,连结婚证都办不出来。”

    杨生过笑着说道:“叔,都到啥社会了,你咋还这么老古董啊,先把婚礼酒席办了,以后,到了年龄再去办结婚证,有了娃儿更好,连娃的户口也一起报了,多好的事啊。”

    遇到大事,朱改霞就不吭声了,看着杨生过和李有财两人说话。

    李有财为难地说道:“可桃子小,就怕她吃亏。”

    杨生过笑着说:“叔,现在这娃吃的好喝的好,接触的事也多,虽说十八九岁,都赶上二十多岁了,你看看桃子,那身段,谁能把她看成是十九岁的姑娘?不瞒你说,我结婚的时候也是十九岁,还不过来了?”

    李有财笑着说道:“要不再等两年,两年后,我允许他们结婚。”

    杨生过见说不动李有财,心里着急,说道:“叔,还要等两年?你不知道这两年会发生啥事啊?昨天,桃子就去找我了,说她看上了二狗,硬要我去找大狗他家的人说,唉,你看看,现在这娃,让人操心不?”

    李有财来气了,说道:“太不像话了,桃子人呢?把她找来。”

    朱改霞说道:“她去白女家了,算了,别跟娃淘神了。”

    杨生过说道:“叔,你好好考虑一下,你家桃子能等,大狗不能等,你不答应结婚,以后真发生啥不好看的事情,丢的可不是一家的人。”

    李有财站起来说道:“他嫂子,你先回去,这事我知道了,等我考虑好了,我让你婶去找你。”

    杨生过没办法,只好先回桃花沟去了。

    李有财坐在那儿生桃子的气,把烟袋在炕栏上不停地敲着,说道:“你看看,这就是你要的女子,把人都给我丢到桃花沟去了,我这老脸以后往哪儿搁?”

    朱改霞说道:“要不,就答应他们,让桃子结婚。”

    李有财气呼呼地说道:“结婚能行,要他大狗再拿出五百块钱来。”

    朱改霞烦闷地说道:“钱钱,你就知道要钱,这五百块钱可不是个小数目,咱咋好意思张这个口。”

    李有财说道:“你不说,我去说。”

    朱改霞小声都囊了一句:“一辈子都爱钱不要脸。”

    桃子在村里听说了杨生过来家里的事,就回来探消息,可杨生过已经走了。

    “爸,妈,我听说杨生过来了,她都说啥了?”

    李有财铁青着脸不理桃子,朱改霞也忙着做自己的事,桃子叫他们他们也不吭声。

    桃子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点心虚。桃子说道:“你们这是咋啦?媒人到底说啥了?”

    “说啥了?她说让你和大狗结婚,你爸没答应。”朱改霞憋不住说道。

    桃子心里暗暗高兴,还以为是老爸回心转意了,高兴地说道:“那就好,我以为我爸一条道走到黑呢,爸,我就知道你会心疼女儿,你喝茶不,我给你泡壶茶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