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3章 我想抱抱你

乡村猎艳 第3章 我想抱抱你


    第3章 我想抱抱你 乡村猎艳 青豆

    李有才发话了:“桃子,先别忙着泡茶,爸没答应让你和大狗结婚,是嫌你年龄太小,可大狗那边催得紧,我和你妈商量了一下,只要他家再拿出五百块钱,就让你们结婚。”

    一句话说的桃子的心凉了,她没好气地说道:“你就知道要钱,这钱要到手我都不答应结婚。”

    李有财冲她发火:“我说你们结婚你们就得结婚,只要大狗能把钱今天送来,明天你就得结婚!”

    桃子还想说啥,被朱改霞打断了:“桃子,别跟你爸犟嘴,你爸的脾气下来,我都得让这点,回房间去。”

    桃子都囔着:“我是我的,我想嫁谁就嫁谁。”

    这句话李有财没听清,要是听清了肯定还要发一通脾气。

    过了几天,大狗做完活回来,放下工具包,就去了杨生过家。这几天他在外边做活,一直心不在焉,心里想着桃子的事。

    大狗看到杨生过就迫不及待地问道:“嫂子,你去没去柳家坪啊?”

    杨生过说道:“去了,我也不知道桃子他爸他妈是咋想的,说桃子还小,要过两年才考虑让你们结婚。”

    大狗着急地说道:“啥?要等两年?等两年我胡子就长出来了。嫂子,要不你再去桃子家一次,给他们好好说说。”

    杨生过说道:“桃子她爸爱钱,只要你舍得花钱,桃子她爸这一关就好过,嫂子提醒你一句,桃子那还得靠你自己。”

    大狗沉思了一下:“花钱我不怕,大不了我多接几个活就挣回来了。桃子那你说咋办?”

    杨生过说道:“这个还用嫂子教啊?黑子喜欢花子,都知道给它献殷勤,动物都知道,你这个大男人就不知道?”

    大狗挠着头,有点为难:“这个,我不太会这个。”

    杨生过有点着急:“你就不会把生米做成熟饭啊?说你笨你还真有点笨。”

    这下大狗更糊涂了,说道:“嫂子,平常都是我妈做饭,我那会做饭啊?”

    杨生过这下生气了,说道:“你是真糊涂还是装糊涂啊?就男人和女人那点事,你都不懂。好了,嫂子就给你说到这,剩下的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

    大狗最后终于琢磨透了,知道了杨生过给他教的办法,不管这办法灵验不灵验,都要去试一试。想到自己就要和桃子那个,心里还是很激动。

    大狗特别去了一趟镇上,给桃子和桃子的父母扯了一身衣裳的布料,就去了柳家坪。大狗长了一个心眼,他专门等到天快黑的时候才离开桃花沟,心想着到了柳家坪天就全黑了,自己运气好的话就能留在桃子家过夜,说不定就能把桃子的生米让自己给做成熟饭了。

    大狗到了桃子家,拿出自己买的布料,除过桃子,桃子的父母对大狗很热情,朱改霞拿着布料在自己身上比划,然后给大狗煮了几个荷包蛋。

    大狗和李有财坐在火炕上,两人拉着话。大狗给李有财的烟袋里装满一锅烟叶,恭敬地递给他,又给他点着火。

    最后两人把话就拉到大狗和桃子结婚的事上来了。

    李有财说道:“大狗,你知道我养一个女子不容易,从一尺五寸养到现在,吃的喝的穿的,那点不花我的钱?”

    大狗说道:“爸,只要你答应我和桃子结婚,你要钱我给。”

    李有财笑着说道:“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你们要结婚,我也不拦着,你再拿出五百块钱来。

    大狗半晌没吭声,这五百块钱不是个小数目,要一时半会拿出来不是容易的事,就上次他筹集那一千块钱的礼钱,用光了家里的钱,还在村里借了好几家。

    李有财看着他的脸色说道:“你没有是吧?没有就别说这话了。”

    大狗说道:“爸,这钱,我有,你放心,等到把桃园里的桃卖了,我家就有钱了,到时我给你送过来。”

    李有财高兴地说道:“好,我就等你这句话。”

    这一晚,大狗没有走,他吃过荷包蛋,坐在火炕上,想着桃子,想着生米做成熟饭的事。大狗眼巴巴瞅着桃子的房门,说道:“爸,我想和桃子……我想,和她说会话。”

    李有财很大度地说道:“去吧去吧,她在房间里。”

    大狗来了以后桃子就躲到房间里去,外边说的话她全听见了,早早上了炕,用被子蒙住头睡觉。

    桃子的房门虚掩着,大狗轻轻推开房门就进去了,然后又轻轻关上房门。桃子面向里边侧睡着,身上的被子也没有掩盖住她起伏优美的曲线,看的大狗不由心跳加速。

    “桃子?桃子?”大狗坐到了炕边,轻声叫着。

    桃子没有动,大狗脱下布鞋,上了炕,把自己的脚试探着塞进了桃子的被卧。

    桃子感觉到了,坐了起来,有点不高兴。桃子说道:“你干啥?”

    大狗有点紧张,说道:“桃子,我想和你说会话。”

    桃子靠在墙上,双臂抱在胸前,没好气地说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大狗说道:“咱爸已经同意咱们结婚了。”

    桃子说道:“那是他的事,我还没有同意呢。”

    大狗添了一下嘴唇,说道:“我知道,你是怕我对你以后不好,你放心,我以后挣的钱都给你,保证只对你一个人好。”

    桃子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不稀罕。”

    大狗向她身边挪了挪,说道:“我那儿做的不好,你可以给我说,我一定改。”

    桃子苦笑了一下:“你在我爸我妈眼里,已经是一个最好的女婿了,你那儿都好,可我就是对你没感觉。”

    李有财和朱改霞听着他们的谈话,这时李有财悄悄把朱改霞拉到一边,说道:“桃子真犟,要是转不过她这个弯,这事就麻烦了。”

    朱改霞小声说道:“那你说咋办?”

    李有财说道:“咱们窜门去,让他们多说说话,兴许就把桃子的心说动了。”

    李有财拉着朱改霞出了屋,家里只剩下桃子和大狗了。

    这一晚,李有财和朱改霞离开家,从外边关上了房门,这些大狗都听到了。起初,他在桃子的房间里畏首畏尾还有所顾虑,放不开手脚,怕桃子的父母,他们现在离开了家,他从中受到了鼓舞,胆子变的大了起来。

    大狗试探着又向桃子身边挪了挪,桃子发现了他的意图,又和他保持了一段距离。

    大狗讪讪地说道:“桃子,你是我的媳妇,这么紧张干啥?”

    桃子警觉起来:“你想干啥?”

    大狗不自然地笑了一下:“我想,想抱抱你。”

    桃子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媳妇,你别老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大狗有点着急:“咱爸都同意咱们结婚了,你迟早是我的媳妇,就答应让我抱抱吧。”

    桃子说道:“我知道我爸把我卖了,胳膊拧不过大腿,我也没办法,但是现在咱们没结婚,你就别想。”

    大狗一张脸开始涨红了,一双手不安分起来:“我都忍了这么多年了,你还要我忍到啥时候去啊?桃子,求你了,就让我抱一下,我说话算数。”

    桃子感觉到他身体的异样,有点反感他,说道:“你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大狗对桃子的劝告哪里听得进去?伸出一条胳膊搂住了桃子的腰,说道:“桃子,就让我搂一会,一小会都行。”

    大狗的胳膊搭上桃子后腰的时候,桃子一阵紧张,就想躲开他,大狗的另一只手搂住了她的前腰。

    桃子无奈地说道:“那说好,就抱一下。”

    大狗这下心踏实了,连忙说道:“就抱一下。”

    大狗抱着桃子,一颗心砰砰跳着,他的一双眼睛又瞄上了桃子的胸部,前边的那一只手渐渐向上边移动,已经爬到了那半圆肉球的下边缘。

    桃子惊呼一声:“大狗,你说话不算数,我不让你抱了。”

    桃子使劲想掰开大狗勒在自己腰间的一双胳膊,大狗当然不肯松手,两人在那里较劲,桃子由于使劲连都憋红了。

    大狗急忙说道:“桃子,你真封建,柱子他媳妇没结婚的时候,都让柱子摸,你就让我摸一下吧。”

    桃子没好气地说道:“人家是人家,我是我。你嫌我封建,你找一个不封建的去。”

    大狗心一直想着生米做成熟饭的事,现在桃子的父母都不在,要是在耽搁下去,等他们回来了,在想那美事就难了。

    大狗说道:“桃子,你放心,我就摸一下,你不知道,我现在心里就像猫抓一样,你再不答应我就要难受死了。”

    桃子板起脸不松口:“你真的想摸,到外边猪圈里去摸,那猪身上的还多,你想摸那个就摸那个。”

    大狗笑了一下:“看你说的,猪有啥摸的?桃子,我求你了,就让我摸一下,要不,咱们交换一下,你也来摸我,这样你就不吃亏了。”

    大狗拿着桃子的手放在自己身上,桃子像触电一样急忙把手抽回来,又气又急,说道:“你这人,让人咋说你才好?一肚子的坏水水,谁敢嫁给你当媳妇?”

    大狗笑着说道:“人都一样,你能找出来谁不结婚?谁结婚了不弄那事?我就不了。”

    就在刚才,大狗拿着桃子的手触到大狗那东西的时候,桃子的心里突地涌出一股难以言状的感觉,让她一阵慌乱,又夹杂着些许的兴奋。这种感觉在桃园里和二狗才有过,一直让她回味了好久。

    桃子害怕自己和大狗这样泡下去会失去理智,说道:“好了,我爸妈快回来了,你也过去睡觉吧。”

    大狗一直虎视眈眈看着桃子的前胸,一会又流露出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她的那两个饱满的肉球一直成为大狗猎取的目标。

    大狗说道:“桃子,这次我说话算数,就摸一下,你答应我,只要让我摸一下我就过去睡觉。”

    桃子在和自己做着斗争,不知道是不是该答应他,犹豫了一下。这稍纵即逝的变化被大狗捕捉到了,他急忙上前再次抱住桃子,这次是直奔主题,一只手准确地抓住了她的一只肉球。

    桃子在被他抓住的那一瞬间轻轻叫了一声,感到从那里产生出奇妙的快感,像水面的波纹一样,一圈一圈荡向了全身,不由身子前倾,有点变被动为主动的意思。

    大狗开始还算老实,就把手捂在肉球上,看着桃子的眼色,桃子也瞪着一双黑亮的眼睛看着他,两人都不说话,彼此注视着,听着对方的心跳声,不均匀的呼吸声。到了后来,他的两只手就开始动了起来,桃子饱满肉球上黄豆大小的小花蕾立了起来。

    这时候,外边打开房门的声音传了过来,接着是李有财的声音:“三娃家的狗快下狗娃了,到时给咱家逮一个。”

    接下来是朱改霞的声音:“要是你把狗娃逮回来,你就别吃饭了,把你吃的那份给狗吃。”

    里屋的桃子听到动静后一下子慌了神,急忙把大狗的手从自己的胸膛上拿下来了,小声说道:“我爸妈回来了,你快过去睡觉。”

    大狗把嘴凑在桃子的耳朵上,先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我不过去,晚上就睡在你这。”

    桃子用眼睛瞪着他,说道:“你快过去,要不我真不理你了。”

    大狗小声说:“我还想摸!”

    桃子歪着脸斜着眼睛责备地看着他,说道:“你不听话,以后就别再想了。”

    大狗听了这话放下心来,说道:“好,好,我听话,那我过去了。”

    大狗轻轻下炕,摸索着找到布鞋穿上,拉开门悄悄回隔壁的房间里睡觉。这一晚上,大狗一直没有睡好觉,翻来覆去想着桃子,想着刚才摸她肉球时绵软的手感,不由心里说了一句:“女人真好。”

    大狗没睡好,桃子同样也没睡好,她在想着自己这是咋的啦?自己不是不喜欢大狗吗?为啥就会答应让他抱,让他摸?自己是不是很贱啊?她把大狗和二狗这两人带给她的感觉比较了一下,虽然有点不太一样,但是都可以让她心醉痴迷的。

    到了第二天,大狗起来,感觉自己的脸皮有点紧,眼泡也有点涨,匆匆洗把脸。李有财和朱改霞也起来了,两人闲不住,屋里屋外忙活。大狗到了院子里,看见李有财就走了过去。

    “爸,家里还有活么?我闲着没事,就让我干。”

    李有财笑了一下说道:“时间还早,你去多睡会。”

    大狗说道:“我在家里也起的这么早,时间一到就睡不着了,爸,趁我来了,多帮你干点活。”

    李有财笑的脸上全是褶子,说道:“你真是个勤快娃,好,桃子跟了你受不了罪。你想干活,正好猪圈里满了,你去把里面的猪粪起出来。”

    大狗说干就干,挽起裤腿袖子,拿了一把锨就进了猪圈,那头猪卧在里面,看见大狗进来对着他哼哼几声。大狗看见了猪肚子下边的两排奶子,想起昨晚上桃子说的**,不由笑了一下,甩开膀子就开始干活了,感觉身上有使不完的劲。

    桃子穿好衣服起来,先用镜子照了一下,拉动嘴角轻笑了一下。她今天特地穿了一件紧身的蓝颜色裤子,又搭配了一件浅绿色的上衣,侧着身子看了几下,觉得满意了才出了自己的房间。

    朱改霞看了桃子一眼,见她穿的齐整,在一旁偷偷笑了。

    桃子洗完脸问朱改霞:“妈,大狗咋没回去啊?”

    朱改霞说道:“咋啦?你盼他回去啊?他在给咱家起猪圈呢,桃子,妈给你说,大狗是个好女婿,你千万别在胡列脚了。”

    桃子说道:“你们说好就好,我能有啥办法?谁让我是你们的女子呢。”

    朱改霞说道:“长一个好模样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好多女娃挤破了脑袋都想嫁给他,可他偏偏就喜欢你,能嫁给大狗是你的福。”

    桃子过去给朱改霞帮忙烧火,说道:“妈,是福是祸,现在还很难说。”

    朱改霞不高兴地说道:“胡说啥呢,不准你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桃子到了院子里喊李有财和大狗吃饭。大狗看见桃子冲她笑了一下。桃子到了猪圈旁边看着里面,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她急忙捂住鼻子。

    大狗说道:“桃子,这儿不好闻,你别过来。”

    桃子说道:“别干了,吃饭。”

    大狗说道:“就这点活,马上就干完了。”

    桃子说道:“你现在干完了,下午干啥?快点啊,我的话你现在都不听,以后还咋办?”

    桃子说完这话笑了一下,就回屋里去了。大狗看着她的背影呆了一下,从她这句话里他已经听出来桃子已经接受了自己,不由高兴起来,心想着杨生过给他出的这主意真不错,生米煮成了熟饭,把桃子的心拴住了。

    大狗吃完饭,顾不上休息,把剩下的活也干完了,李有财看着高兴,朱改霞心里也乐开了花。两人高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能看见桃子对大狗态度有了的改变,不再是以前那样一提起大狗就横挑鼻子竖挑眼了。

    到了黄昏的时候,大狗提出来要走。朱改霞努着嘴向桃子示意。

    桃子说道:“那我送送你。”

    朱改霞的意思让她再留大狗住一晚,见她这话已经说出了口,也没办法改变了,只好顺着桃子的意思说道:“大狗,让桃子送送你去。”

    李有财和朱改霞把大狗送到门口就回屋里去了,桃子和大狗走出了村子,到了村口。

    大狗恋恋不舍地看着桃子说道:“桃子,等到我家桃园桃子熟了,咱们就结婚。”

    桃子抿着嘴没有说话。

    大狗说道:“桃子,你等我,有了时间我还会来看你的。”

    大狗走了,这次他来桃子家,终于吃到了一颗定心丸,下来,他就要为这五百块钱奔命了。

    大狗回来,给刘茂根和贾彩兰说了桃子爸还要五百块钱才答应结婚的事,刘茂根和贾彩兰很生气,说这个老家伙钻了钱眼了,说归说,还得筹集准备这五百块钱,再把结婚摆酒席买东西的钱算进去,没有一千块钱这事就没法办。

    大狗先保证自己在这一段时间挣回来三百块钱,说到了七八月份,桃子熟了能卖上三百多块钱,还剩下这四百块钱没有了下家。

    刘茂根担心二狗不肯把卖桃子的钱用进来,毕竟二狗在桃园里经管着,让贾彩兰找个机会先给二狗说说。

    贾彩兰等二狗从桃园回来,给他准备好饭菜,说道:“二狗,这次你哥去桃子家说结婚的事,桃子她爸又要了五百块钱,钱够了才答应让他们结婚。”

    二狗一边吃着一边说道:“咱家有钱,人家要就给人家。”

    贾彩兰笑着说道:“咱家是老虎不吃人名声在外,现在哪儿有钱啊?我和你爸合计过了,想用今年你卖桃子的钱,你看?”

    二狗忽地站起来,说道:“给他娶媳妇,又不是给我娶媳妇,这钱我还要留着娶媳妇呢。”

    二狗拿了一块馒头向外走,黑子紧跟其后。

    贾彩兰着急地说道:“二狗,你先别急嘛,等妈把话说完,把卖桃子的钱先给你哥,等以后你娶媳妇时,你哥在帮你……”

    二狗已经走到前院门口,说了一句“我不管他的事,我的事也不要他管。”然后就带着黑子走了。

    贾彩兰找到刘茂根,把二狗的态度给他说了。刘茂根想了一下,说道:“这事你别管了,让我跟二狗说,只要他还认我这个爸,啥事都好说,要是不认我,我把他干撵出去!”

    贾彩兰劝他:“这桃子熟还有两个多月,咱们和二狗再好好说说,千万别为这事弄得让村里人笑话。”

    大狗为了挣钱,整日背了工具包走村窜户,给别人盖房子打家具,有时几毛钱的活也看上,装一个镢头把,出一个锨把啥的。几乎每天都在外边找活干,以前是别人来找他,现在他上门去问人家。半个多月出去,人变得黑瘦,看的刘茂根和贾彩兰一阵心酸。

    贾彩兰劝着大狗:“大狗,钱要慢慢挣,一镢头挖不出一口井,出去干活趁着点,别为了挣钱啥都不顾了。”

    大狗笑了一下:“妈,我知道了,但一想到能把桃子娶到咱家来,我全身就有使不完的劲。”

    过了一个多月,桃园里的桃子熟了。每棵树上都结满了鲜美的桃子,看的人直流口水。这时候,二狗就要住到桃园去,防止一些小孩来偷桃子。

    看着满园成熟了的桃子,二狗心里一直酸酸的,还记着他给桃子说过的话,等桃子熟了,请她来吃桃子。他知道桃子不会来了,她现在是大狗未过门的媳妇,就等着他家攒够了钱结婚,这桃园凝聚着二狗的心血和汗水,想着卖桃子的钱要拿去给大狗娶媳妇,而且娶的还是娶桃子,他的心就转不过这个弯。

    大狗还在外边忙着找活,刘茂根和贾彩兰都到了桃园,和二狗一起把桃子摘下来,装到筐子里,让二狗挑到镇上的集市上去卖。往年,卖桃子的事都是大狗和二狗去干,今年大狗正好有了活,给一家人盖房,卖桃子就剩下二狗一个人了。

    这天,一家三口摘满了两筐桃子,二狗挑了担子出了桃园,准备去镇上的集市,黑子跟到了桃园门口,二狗呵斥它让它留在桃园里,帮着刘茂根看桃园。

    二狗出了村口,远远就看见枣花穿着好看的衣服站在路边等他。

    二狗到了枣花身边,说道:“枣花,你在这等人啊?”

    枣花笑着说道:“等你,二狗哥,我和你一起去镇上。”

    二狗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才放心和枣花说话:“枣花,你别老跟着我,让村里人看见了不好。”

    枣花仍然笑嘻嘻地说道:“有啥不好的?我就要跟你一起去,你卖桃子,一个人咋忙得过来?让我帮你收钱。”

    二狗说道:“你真得不怕熟人看见?”

    枣花说道:“看见了又能咋?我以前又不是没跟你一起卖过。二狗哥,我都不怕,你怕啥吗,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二狗犹豫了一下说道:“以前你小嘛,好吧,别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哥。”

    枣花这才高兴起来,跟着二狗走上山道,一路去了小镇。

    两人到了小镇,在街道占了一块地方,放下竹筐,二狗摘下草帽,拿在手里摇晃着扇凉。集市上的人还不太多,大多数都是摆摊做生意的人忙着准备。枣花显得很高兴,看啥都是笑脸。

    旁边有一个摆摊卖饸饹面的,四十多岁年纪,就跟二狗扯上了。

    卖饸饹面的说道:“小伙子,你今年这桃子真不错啊,个大,个个精神,今年下来能卖不少钱吧?”

    二狗自豪地说道:“是啊,就看能不能卖个好价钱。”

    卖饸饹面的说道:“这是你妹子吧?”

    二狗看了一眼枣花笑着说:“是我妹子。”

    卖饸饹面的说道:“小姑娘一看就精气灵性,以后,我给你妹子说个好婆家。”

    枣花给卖饸饹面的做了一个鬼脸,说道:“我这辈子不要婆家,就陪着我哥。”

    枣花说完看了一眼二狗,二狗有点不自然。她心里乐了,心说道:“我这辈子是缠上你了,除过你,我谁都不要。”

    集市上的人渐渐多了,有人来买他们的桃子,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生意成交,二狗给他们称上桃子,枣花在一旁忙着算账收钱。到了大中午的时候,桃子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两人热的都流着汗。

    枣花上衣的一颗扣子开了,自己忙着没有发觉,二狗斜着眼睛从枣花的上衣缝里看进去,看到了她白嫩炫目的前胸,急忙收回目光。

    二狗小声提醒她:“枣花,把你上衣的扣子扣好。”

    枣花低下头看见了,呀的叫了一声,脸先红了,急忙扣好那颗扣子,一颗心也跟着跳了起来。

    直到卖完桃子,枣花都没跟二狗说一句话,有时偷偷看他一眼,随即又转开目光。

    二狗蹲在那里,拿出带来的馒头递给枣花:“枣花,忙了一天,饿坏了吧?吃点东西。”

    枣花接过馒头咬了一口,抿着嘴嚼着馒头,一向开朗大方的的枣花变得腼腆起来。

    二狗整理好竹筐,用扁担挑了:“枣花,咱们回去吧。”

    二狗冲着卖饸饹面的说道:“叔,我们卖完了,要回去了,明天咱们再见。”

    两人离开小镇,踏上了返回桃花沟的山路。

    枣花跟在二狗身后,走了一段路,枣花不好意思地说道:“二狗哥,刚才在集市上,你都看见了?”

    二狗一时没回过神来,说道:“看见啥了?”

    枣花有点埋怨他,但是心里是喜欢的,说道:“哎呀,你明知故问。”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我没看,我是怕别人看见。”

    枣花想了一下说道:“二狗哥,我知道你是喜欢我的,不然为啥会提醒我。”

    二狗急忙辩解道:“枣花,你别想歪了,这是两回事。”

    枣花说道:“就是,就是,你喜欢我,不好意思说,我替你说了好吧?枣花,我喜欢你。”

    二狗拿她没办法,只好说道:“好了,这么大的女子了,说这话也不嫌害臊,我都替你脸红。”

    枣花笑嘻嘻地说道:“这又没有别人,我不怕。二狗哥,我明天还跟你到集市上卖桃子。”

    二狗板着脸:“那不行,要是让你家里人知道了,还以为我勾引你呢。”

    枣花说道:“这你就别管了,一言为定。”

    太阳慢慢沉到了西边的山下,天空出现了一片斑斓的晚霞,那云彩变换着各种图案,煞是好看。

    二狗回头对这枣花说道:“快走吧,牙长一点路,咱们走了这么长时间,到了天黑赶不回去了。”

    两人加快了脚步向桃花沟方向走去。

    到了第二天,二狗和父母摘满了两筐桃子,仍然用扁担挑着,向村口走去。他怕在遇到枣花,走到村口的时候绕了一下,然后大步流星向小镇走去。

    二狗挑着担子,快到小镇的时候,枣花一路小跑着追了上来,由于赶得急,一张小脸儿红彤彤的,胸脯也急剧起伏着。

    枣花看到了二狗,生气地叫了一声:“二狗,你等一下。”

    二狗听见她的声音皱了一下眉头,只好停下来。他转过身说道:“枣花,我不是不让你来了吗?你咋又来了?”

    枣花没好气地说道:“这街道是你家的啊?兴你来就不兴我来了?咱们说的好好的,你为啥不等我?”

    二狗说道:“我在路口没碰上你,还以为你今天有事。”

    枣花气还没消,说道:“我一直就在路口等着你,你是不是故意躲开我?”

    二狗讨好地笑着:“我没有,好了,你既然来了,就跟我一起去吧。”

    枣花还想生气,憋着嘴,最后噗嗤一声笑了,说道:“这还差不多,以后在跟我躲猫猫,看我咋收拾你。”

    枣花换上一副笑脸,跟上二狗去了小镇集市。

    两人到了集市,还在昨天那个地方摆好摊子,开始准备卖桃子。二狗的桃子个大味甜,吃过的人都知道,买的人也多,两人一个卖桃一个算账收钱。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两人的身上,二狗脸上的汗珠不停往下滚落,枣花拿了一个手帕擦了自己脸上的汗又给二狗擦汗,二狗开始的时候还躲着她,最后不介意了就让她擦。

    “你这桃子多少钱一斤?”

    二狗听到这话,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抬起头看见了桃子,呆呆地望着她,桃子也望着二狗,两人就那么旁若无人对视着。

    二狗带着枣花在小镇集市上卖桃子,戴在头上的草帽遮住了大半边脸,巧的是桃子也来赶集,看见鲜嫩多汁桃子就过来问价钱。二狗抬起头看见桃子,一下痴了。

    二狗和桃子两人默默对视了足有半分钟,从对方的眼睛里了都看到了深深的思念。

    枣花发现了二狗异常的神情,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看到一个粉嫩秀美的女娃,见他们眼对着眼看的起劲,心里不乐意了,用手指戳戳二狗,说道:“二狗,你看啥呢?小心把眼珠子掉了。”

    二狗这才收回目光,笑了一下:“桃子,你也来上街了?这是我家的桃子,你随便吃。”

    桃子看到了枣花,不解地问道:“这女娃是谁?”

    二狗不自然地说道:“哦,她叫枣花,我们一个村的,管我叫哥,没事来给我帮忙。”

    桃子心里升起一丝嫉妒,说道:“不错啊,你们在一起挺般配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小两口呢。”

    二狗这时真后悔带着枣花出来,心虚起来,说道:“桃子,你别乱想,我们是不可能的。”

    枣花有点不高兴了,说道:“你就是桃子啊?今天才看见你,长得真不赖啊,怪不得把大狗哥二狗哥都迷得神魂颠倒的。”

    桃子的嘴巴不如枣花的厉害,当下低下头不说话了。

    二狗急忙给桃子解围:“枣花,胡说啥呢?桃子,她一向都这么说话,你别介意。”

    桃子笑了一下:“没事,你们忙吧,我该回去了。”

    二狗急忙拿过桃子手里的一个袋子,给她装上十几个桃子,桃子推辞不要,两人拉拉扯扯了一阵,最后,二狗硬是给桃子装上桃子。

    桃子躲闪着两人的目光,说道:“二狗,枣花,那你们忙,我回去了。”

    桃子转身离开,二狗追着桃子的背影,直到桃子的身影淹没在人群里。

    枣花噘着小嘴说道:“一看见就桃子没命了,唉,看不见了,要不要撵她啊?”

    二狗快速跳动的一颗心逐渐平息下来,说道:“枣花,我平常还没见过,现在才发现你的这张嘴巴这么厉害。”

    枣花说道:“她就是你说的那个个头被我高眼睛被我大的桃子啊?我看也就一般嘛。”

    二狗忙着卖桃子,在不理她了,枣花不管说啥话,二狗也不接她的话茬。

    两人卖完桃子,顺着来的山里往回走,二狗还是不说话。枣花有点急了,说道:“二狗哥,你今天看到了你的意中人了,还不高兴啊?一直跟我拉着个脸。”

    二狗说道:“桃子现在是我嫂子,求你了,别胡说了行不行?”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那你看你嫂子那眼神,像不像兄弟看嫂子啊?”

    二狗没好气地说道:“那你要我咋看?我看见她还装着看不见啊?”

    枣花说道:“真不知道你们男人一天心里是咋想的,看见好看的女人就想多看几眼。”

    二狗说道:“你们女人也一样,看见好看的男人也不多想看几眼?”

    枣花笑着说道:“二狗哥,我可不是这样的,我只喜欢看你一个人。不像你,从来都没好好看过我。”

    二狗说道:“好了好了,明天你别跟我去了,让我耳根子也清静一下。”

    枣花说道:“那不行,我要是不去,那个桃子要是去了,还不把你的魂勾走了?我要监视你们。”

    二狗苦笑了一下:“我哥和桃子就要结婚了,就等着我卖桃子的钱呢,你一天别说风就是雨的。”

    枣花听他这么说,想了一下说道:“那我就更应该去了,快点卖完桃子,让你哥把桃子娶回来,你也就彻底死了那份心了。”

    天快黑的时候,枣花回到家里,她哥柱子不在家,她妈也窜门去了。小翠给她端来了饭,枣花还是早上走的时候吃的饭,和二狗在一起的时候光斗嘴了,没顾上吃,看见饭碗肚子咕噜直叫,也不管自己的吃相好看不好看,狼吞虎咽地把饭吃完。

    小翠的肚子已经有了变化,微微起了一个包,走起路来挺着腰。小翠收拾了碗筷,枣花急忙过去帮忙刷锅碗。

    枣花一边干着活一边说道:“嫂子,看我哥一天把你稀罕的,你是咋样把我哥迷住的?”

    小翠笑了一下:“这啊,你问你哥去。”

    枣花笑着说道:“我问我哥他也不给我说,嫂子,你就告诉我吧,求你了。”

    小翠笑着问她:“那你先告诉嫂子,你看上谁了?”

    枣花说道:“我还小嘛,还没有看上的人。”

    小翠说道:“那就等你以后有了能看上的男人,我再告诉你。”

    枣花不依她:“我不,我现在就要你告诉我,你就给我说说吧。”

    小翠犹豫了一下说道:“这,算了,我说不出口。”

    枣花忙完了手里的活,抱着小翠的脖子,挠着她的痒痒,说道:“你不说我就挠你。”

    小翠笑个不停,连忙讨饶:“好了,我告诉你,你哥就喜欢我这两个东西,一天手没地方放,就想摸摸。”

    枣花想了一下,把自己的在心里和桃子的做了一个比较,觉得自己的还是没有桃子的大,有点失望,说道:“嫂子,你用的啥办法,让这两个东西长这么大的?我的有点小,太不起眼了。”

    小翠说道:“等你以后有男人摸了,这两个东西就长得快了。你现在还小,以后一定能赶上嫂子的。”

    枣花红着脸说道:“好了不说了,我的脸都发烧了。嫂子,咱们说的这话,你千万别告诉别人,要不我就没脸见人了。”

    小翠笑着说道:“你放心,嫂子会给你保密的。”

    枣花从小翠那里知道,要想胸膛上的那两个东西大起来,必须要男人摸才行,就想起了二狗,想他会不会主动要摸自己的东西啊?如果他真得要摸,自己让他摸还是不让他摸?

    二狗吃过饭后就到了桃园,把刘茂根换回去。刘茂根问了他今天卖桃子的情况,然后就走了。二狗带着黑子在桃园里走了一圈,检查了一下围在桃园四周的篱笆墙,就回到了桃园里的小房子内。

    二狗看见土炕,就想起了那天桃子来找他,他把她抱起来压在土炕上的情景,想着桃子,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有了微妙的变化,裤裆里瞬间撑起一个包。

    二狗把自己的身体重重地放倒在土炕上,仰面躺着,又把桃子从头到脚想了一遍。

    这一晚,二狗睡得很晚,睡着之后,就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和桃子在一起,桃子成了他的女人,任他随意的摆弄,桃子光溜溜地躺在他身边,他趴在桃子身上做着那事,可是自己的东西一碰到桃子的身体,就打了水枪。他醒过来,感觉到了内裤里有湿乎乎的东西,没有动,还想着梦里的情景,有点懊恼自己不争气。

    在这以前,他做过好多这样的春梦,梦里的女人乱七八糟的,没有一个他认识的,可这次却是这么的清晰,桃子在他梦里的一举一动他都能回想起来。他忽然有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是不是桃子真的来到了他的梦里?是不是桃子这个时候也会做着和他一样的梦?

    二狗梦醒之后一直没有再睡着,直到天亮。父母已经来到了桃园,准备摘桃子了。他听见了外边的响动,想起来出去和他们一起干活,可感觉身体有点困乏,就躺在那儿没有起来。

    刘茂根叫道:二狗,二狗,快起来,干活了。“

    贾彩兰劝阻他:“让二狗多睡一会,这几天他每天都要到集市上去卖桃子,累坏了,就这点桃子,不够咱两个人摘。”

    二狗本来还想起来到外边帮他们,一听这话又躺下了。

    贾彩兰说道:“他爸,这两天枣花都给二狗帮忙,我看这女子喜欢上咱二狗了。”

    刘茂根说道:“枣花?这才多大啊?”

    贾彩兰说道:“不小了,枣花属兔的,今年应该十八岁了吧?他们真能成了,我就阿弥陀佛了。”

    刘茂根嗯了一声:“就看二狗的,他喜欢桃子,可桃子是他哥的媳妇,唉,等大狗和桃子结婚了,他也就该死心了。”

    二狗在屋里听着他们在外边说的话,又想起桃子,不免伤感起来。

    这时候,枣花来到了桃园,黑子热情地围着她转,她跟李有财和贾彩兰打招呼:“叔,婶!”

    贾彩兰笑着:“是枣花啊,今天你没事就跟你二狗哥帮忙卖桃子去,等卖完了桃子,婶给你买一件衣裳。”

    枣花笑着:“谢谢婶,我二狗哥呢?”

    贾彩兰说道:“太阳照着屁股了,睡着还没起来呢,你去叫他。”

    “那我去了!”枣花说完就向小房子走了过来。

    二狗听见脚步声,急忙抓起自己的裤子穿上,枣花推开门进来,二狗光着上身,正在穿裤子。

    枣花看着二狗宽厚结实的胸膛,心里不由一阵遐想。

    二狗穿好上衣,说道:“枣花,你今天咋到桃园来了?”

    枣花说道:“我怕你不要我去了,二狗哥,刚才婶给我说了,她让我跟你一起去卖桃子,还答应卖完了桃子给我买一件衣裳呢。”

    二狗走了两步,昨晚上打水枪射出的那东西在内裤上已经结成了痂,磨得大腿疼,皱了一下眉头,说道:“那好吧,记住了,卖桃子只管卖桃子,不要乱说话。”

    枣花高兴地说道:“嗯,你放心,就是那个桃子再来找你,我都不会再胡说了。”

    二狗埋怨她,小声说道:“看看你,现在又胡说了是不?跟我在一起,千万别提那个桃子。”

    二狗发现枣花胸膛上有些变化,被昨天高了许多,有点不解,就说长,这一夜之间也长得快了点吧?但还是在那地方多看了几眼。枣花注意到了他的眼神,心里欢喜起来,把自己的胸膛挺的更高了。

    这一日,枣花跟着二狗去了小镇集市卖桃子,二狗不解她的身体会在一夜之间有了这么大的变化,看着枣花暗自得意的表情,心里一直打鼓。

    到了买桃子人多的时候,两个人都忙得不亦乐乎,枣花的脚下就多出了一个牛鞍眼一样的东西,一个买桃子的人看见了捡了起来,拿在手里看了一下,冲着人群叫着:“谁的牛鞍眼掉了?这是谁的牛鞍眼?”

    二狗说了一句:“没人要你自己带回去,给你家的牛用,一个鞍眼值不了多少钱的。”

    没人吭声,枣花也看到了,没敢吭声,眼盯着那个人把牛鞍眼一样的东西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卖桃子的gao潮过去了,两人歇下来喘口气。二狗和枣花吃着桃子解渴。二狗无意中看了一眼枣花的胸部,发现她高高隆起的胸部又恢复到昨天的样子,又是一阵惊奇。

    二狗想起来刚才那个人捡走的鞍眼,把事情想明白了,忍不住笑了起来。

    枣花好奇地问他:“二狗哥,你笑啥呢?”

    二狗指了一下她的胸部,随即又收回来,笑着说道:“刚才,那个东西是你的吧?”

    枣花羞恼起来:“二狗,正经点,你在这样说我就不理你了。”

    二狗好不容易忍住笑,说道:“好了,不笑了,枣花,真有你的,你咋想出来这个办法来的?”

    枣花把头转过一遍,有点生气:“不理你了。”

    桃子卖完了,二狗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枣花看看天色还早,就想在集市上转转,对二狗说道:“二狗哥,陪我转转吧,我好长时间都没转过街道了。”

    二狗说道:“好吧。”

    二狗把扁担和竹筐放在一个角落里,让旁边卖货的人看着,就和枣花上了大街。

    枣花对小摊上卖的东西都感觉新鲜,啥东西都要看一下,拉着二狗这边看一下,那边看一下,就是不买。

    二狗有点烦了,说道:“枣花,你喜欢啥东西,我给你买,这样看下去,啥时候是个头啊?”

    枣花笑着说道:“二狗哥,你真的舍得给我买东西?”

    二狗说道:“那当然,你说你想要啥,只要我口袋里的钱够就行。”

    枣花说道:“还是算了吧,你的钱有正经事要办呢,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也不买东西,就是想给眼窝过过生。”

    开始的时候,枣花还是拉着二狗的手,到后来就挎着他的胳膊,人多的时候挤来挤去,她胸膛上的肉球就碰到二狗的胳膊,立时感到那儿有酥酥麻麻的感觉,她还偷偷打量一下二狗,想看看他的反应。最后,没人挤的时候,她也会故意用自己的两个东西碰碰二狗。

    这时候,刚才还晴朗的天空布满了乌云,那乌云翻滚着,就像一群乌黑的马群从天空上奔了过来。二狗看了一眼天空,有点担心地说:“枣花,马上要下雨了,咱们回吧。”

    枣花还想再看看:“没事,下就让它下吧,陪我再逛逛。”

    二狗拉了她的手,急忙回到放竹筐扁担的地方,集市上的人走的差不多了,摆摊的人急着收拾东西。二狗用扁担挑了竹筐,和枣花离开了集市。

    两人紧走慢走,走到半道上雨就下来了,黄豆大的雨点砸在地上,溅起一团团尘雾,两人的身上也落了不少,打在路旁的包谷叶上,发出很响的声音,有的包谷叶子都被打穿了。雨点越来越密,就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接下来又织成雨帘,眼前白花花一片,看不清前边的道路。

    两人的身上都打湿了,薄薄的衣裳全贴在了身上。二狗拉着枣花的手,急切间想找到一个躲雨的地方,两人向前紧走了几步,看到路旁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凹进去的山崖,急忙跑了过去躲在那里。

    两人抬起头看着外边的大雨,这时候越下越大,远远能听的见山洪下来的声音。

    二狗说道:“枣花,今天这雨下得真大,让你淋雨,真不好意思。”

    枣花笑了一下说道:“又不是你让下雨的,有啥不好意思的?”

    枣花拿出自己的手帕,擦着头发上脸上的雨水,拧干手帕上的水分继续擦着。枣花把手帕递给二狗:“你也来擦擦吧。”

    二狗回过头接过手帕,擦了一下脸,看到枣花全身湿透了,一头乌黑的头发垂了下来,白底兰碎花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胸膛上两个半圆的肉球和肉球上的小点一览无遗,不由多看了两眼。

    枣花意识到他在注意自己的那两个东西,侧过身说道:“我没同意,你别乱看。”

    二狗也转过头,说道:“我不看,其实我不看也知道。”

    枣花追问:“你知道啥?是不是你看过桃子的?”

    二狗念头里闪过桃子的那两个炫白的肉球,觉得血流加速,急忙竭力控制住自己,说道:“枣花,别胡说,我没有。”

    枣花说道:“我知道,你为啥喜欢桃子不喜欢我,就因为我的没有桃子的大。”

    二狗说道:“枣花,她大她小,我真得不知道,我只见过她一面,她咋会让我看她的东西?”

    枣花心里酸酸的,说道:“你们是在哪儿见的?”

    二狗都囊了一句:“在桃园,今年桃花开的时候,她到桃园来看桃花,后来,就再没见过。”

    枣花说道:“你们见过一面就喜欢成那样?我不信,我听我嫂子说,女人那个东西只有让男人经常摸,才会变大,她有没有让你摸过?”

    二狗嗫嚅着,没说出口。

    枣花这下急了,更加怀疑他摸过桃子,过来生气地说道:“你说啊,你是不是摸过她的?”

    二狗半晌才说道:“摸过,就摸过一次。枣花,你就别问了,这事和你没关系。”

    枣花伤心起来,说道:“她让你摸过一次,就把你迷成这样,你真要和她做下啥事了,这一辈子都忘不了。二狗哥,我也让你摸我,你摸我吧。”

    二狗看着枣花,说道:“枣花,不能这样,我一直把你当成妹子一样,我是你哥,咱们好好的行不行?”

    枣花突然抱住二狗,激动地说道:“不,我不要做你的妹妹,我要做你的女人,二狗哥,我让你摸我,我不怪你。”

    二狗被一个女人这么紧紧地抱着,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不免激动起来,但是他努力克制着,不想侵犯枣花,要是桃子这样,他会无所顾忌会发狂一样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二狗取下枣花的手,说道:“枣花,咱们好好的行不行?等雨停了,咱们就回去。”

    枣花的目的没有达到当然不肯答应,还在固执地要求着二狗:“二狗哥,你就这么看不起我?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贱啊?我在你跟前才这样的,二狗哥,你以前的胆子都跑哪儿去了?你摸桃子都敢摸,为啥到了我这就这样胆小了呢?”

    二狗安慰着她说道:“枣花,听话,你以后还要找婆家,还要嫁人,我如果照你说的做了,就是欺负你,我不想这样。”

    二狗越是这样拒绝,枣花越要坚持。最后,枣花见他还是不肯,干脆把自己的上衣扣子解开,用胸膛迎着二狗的目光。

    枣花激动地说道:“二狗哥,你摸我吧,这样你以后就会记住我了,就不会再想别的女人了。”

    二狗这时候热血沸腾了,意志力控制力再好的男人到了这个份上有几个能把握住的?

    枣花拿起二狗的手,放在自己肉球上,来回动着,她看着二狗,像是在做一件很光荣很神圣的的一件事。当二狗的手掌到了她胸膛上的时候,全身都颤栗起来,咬着嘴唇,享受着来自肉球的那份独特的快感。

    二狗开始是被动地顺着她的手的方向移动,渐渐地他开始变得主动起来,开始是一只手,最后另一只手也加入了进来,两个肉球都照顾上了。

    枣花两腿发软,支撑不住她的身躯,向前一倾,软绵绵地倒在二狗的怀里,二狗紧紧地抱着她,用坚实的胸膛挤压着她的两个肉球,枣花的脸早已涂上了一片潮红,出气变得急促起来,眼睛闭着,小嘴巴还都囔着:“亲我,快亲我。”

    二狗亲上了她,两人的嘴巴长久地贴在了一起,就像黑子啃骨头一样,不停地品咂着,两人的下巴上都流下了口水。

    这时候,外边的雨停了,两人还都沉浸在啃嘴巴中,没有发觉大雨已经停下,直到路上传出行人的说话声,二狗才放开枣花。枣花还有点意犹未尽,但是没有办法在继续下去了,只好收起心猿意马,整理了一下头发,扣好衣服。等做完这一切,已经有两个人从他们不远处的路边走过,其中还有一个人向他们这个方向打量了一下。

    二狗像才干完一件体力活一样有点累,说道:“枣花,走吧!”

    枣花含情脉脉地笑了一下:“二狗哥,我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我不会在让别的男人碰我,我也不许你碰别的女人。”

    二狗这时候不知道是欣喜还是懊悔,心情极为复杂,说道:“雨停了,咱们快点回去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