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5章 到了晚上我还想

乡村猎艳 第5章 到了晚上我还想


    第5章 到了晚上我还想 乡村猎艳 青豆

    桃子说道:“我也去!”

    大狗和桃子到了地边,黑子在那儿用嘴巴咬着自己的尾巴,咬不到转着圈圈,看见大狗和桃子,迎了上来。包谷地里响起叭叭扳包谷的声音,二狗担了一担包谷从包谷地里出来,瞥了大狗和桃子一眼,担着担子走了,黑子也跟上他离开。

    桃子刚才看到二狗的眼神,心里发虚,低下了头。大狗和桃子到了包谷地,看到了刘茂根和贾彩兰。

    贾彩兰笑着说道:“桃子,地里有我们就行了,不用你下地。”

    桃子轻声说道:“妈,我在家闲着没事,还是到地里来。”

    大狗对着桃子笑了一下:“桃子,看咱妈多关心你啊。”

    过了一会,贾彩兰说道:“桃子,你回家吧,给咱们做饭去,地里有我们呢。”

    桃子应了一声,看了一眼大狗,就穿过包谷地,向路边走去。二狗担了两只空竹笼过来,桃子闪到一边给他让路。二狗两只眼睛停在桃子的脸上,继而移到了她的前胸上,最后受伤一般,沮丧地向包谷地里走去。

    桃子在二狗看她的时候,一颗心砰砰跳了起来,等二狗离开,才出了一口气,急忙出了包谷地。

    几个人都回到家里,桃子已经做好了饭,大家洗手,每个人端了一碗饭,刘茂根端着饭碗出了院门,蹲在门口去吃。二狗本来想留在家里吃饭,一看到大狗和桃子亲热地坐在一起,也端了饭碗到了外边。

    桃子轻声说:“吃完饭,你还有活干呢,就别休息了。”

    大狗说道:“啥活?”

    桃子责备似的看了他一眼:“是你懂下的活,炕上有两页胡基塌了,你还不赶紧把它换上,不然今晚上就掉到坑里去了。”

    大狗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吃完饭就去换。”

    大狗吃完了饭,到自己房间,撬起那两页坏掉的胡基,把那些碎疙瘩装了半笼,倒在后门外,找了两页好的胡基放在原来的位置,桃子一直给他拉下手帮忙。

    大狗换好后说道:“这下好了,再踢腾都掉不下去了。”

    桃子和他相视一笑:“以后别使那么大劲,别说我受不了,这土炕也受不了。”

    大狗过来亲了她一下说道:“等我挣了钱,给咱们买一个弹簧床,那睡上才叫一个美。”

    二狗从门外走过,两人都噤住声,看着二狗走远,两人噗哧一声笑了。

    桃子动情地说道:“我就等着睡你的弹簧床。”

    大狗靠紧桃子:“桃子,到了晚上,我还想。”

    桃子瞪了他一眼:“歇着吧,你不要命了我还要命,你还真把这事当饭吃啊?”

    大狗笑了一下:“那有啥?我能掌握住,我这头牛,欢实着呢。”

    一家人去了地里,刘茂根、贾彩兰和桃子三个人扳,大狗和二狗两个人担,两个人在路上遇到多次,都没说上一句话。亩半地的包谷很快就扳完了,在屋子里倒了一大堆。

    刘茂根和贾彩兰坐在包谷堆剥包谷,留下少许的包谷叶子,把包谷编成窜子。刘茂根叫大狗二狗也来剥包谷,两人没应。

    刘茂根有点恼火:“这两个东西,把包谷扳回来就不管事了?都成我们两个老家伙的活了?”

    桃子听见,就过来坐在一边剥包谷。

    栓娃叔进来,刘茂根和他打招呼。栓娃叔说道:“茂根哥,你今年这包谷不错嘛,个个长得跟娃胳膊一样。”

    刘茂根把自己的烟袋锅递给栓娃叔,让他抽烟。栓娃叔装了一锅旱烟,说道:“咋没见大狗呢?我给他捎句话,南疙瘩村张老三盖房子,让大狗去。”

    大狗从房间里出来,说道:“栓娃叔,这几天不是忙着收秋吗,等过了这阵再说吧。”

    栓娃叔说道:“人家不能等啊,东西都准备好了,这事,你和你爸商量一下。”

    刘茂根说道:“去,有钱不挣你傻啊?再说了,家里就这点地,还不够我一个人干,赶明你就去。”

    大狗看着桃子。

    桃子说道:“大狗,去吧,现在钱多难挣啊,你有这个手艺,还有人请,要是没这个手艺,那还咋办?”

    大狗无奈说道:“栓娃叔,我去。”

    大狗一想着十多天见不着桃子,心里很不情愿,但是又没办法,家里给他结婚花掉了全部的积蓄,还在村里借了几百块,活来了他要不去,家里人没一个答应他。大狗给桃子示意,让她回房子,可桃子好像没看见一样,低着头忙着剥包谷。

    贾彩兰看见了大狗的眼神,笑着对桃子说道:“桃子,你忙了一天了,回房间睡去,这些包谷一个晚上也剥不完,留给我和你爸慢慢剥。”

    桃子答应了一声,这才站起来去洗了手,回房间去了。大狗欢喜的心花怒放,急忙跟了进去。

    第二天,大狗就挑了自己的工具去南疙瘩村盖房去了,南疙瘩远在十里之外,到了那里就不能回来,昨晚上大狗就和桃子癫狂了半夜,最后到自己实在是打不起精神了才罢手。

    大狗走了,家里还剩一亩多包谷,刘茂根和贾彩兰板,二狗一个人往回担,用了一天半时间才干完。

    接下来又要忙着挖杆,收拾地,赶时间要把麦种了。

    二狗在地里干活,桃子来给他送吃的。

    地里有人跟二狗开玩笑:“二狗,你嫂子给你送啥吃的啊?”

    二狗说了一句:“白馍。”

    村里人笑着:“这白馍有你嫂子的白馍大么?”

    二狗就不说话,也会想起桃子胸前的那两个大肉球,偷偷打量桃子一眼。

    桃子脸红红的,低着头不说话。

    二狗说道:“去去,别胡说。”

    村里人笑着说道:“大狗不在,你小子机会来了,黑了给你嫂子暖暖脚。”

    二狗偷偷看着桃子,桃子的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二狗说道:“嫂子,村里人开玩笑,你别往心里去。”

    桃子说道:“你还会说话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哑巴。”

    桃子弯下腰忙着干活,有时候会对着二狗,二狗就不失时机地瞥上一眼,看她上衣领口露出的深深的奶沟,不由血就涌上了头。

    在桃子和大狗结婚后,二狗一直没和桃子说过话,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感觉很别扭。桃子也尽量避免和二狗单独在一起的机会,生怕他这个二杆子会突然做出啥意外的举动。

    山里人种地都是用那种木犁,前边一个人拉着,后边一个人扶着,在地里划出一道半乍深的沟,然后把麦种撒到里面,用耙子扒平。往常都是大狗和二狗拉犁,刘茂根在后边扶着。今年大狗不在,只剩下二狗一个人了,拉起来就比较吃力。

    桃子看见了,就找了一根绳子拴在犁头,和二狗一起拉梨。

    刘茂根原来在生产队扶犁的时候,都是用牛拉梨,手里都会拿着一条鞭子,养成了习惯,不拿鞭子倒不会扶犁了,大狗二狗拉梨的时候也会拿着一条鞭子,成为一个笑柄。

    现在二狗和桃子拉上了犁,刘茂根不好意思再拿鞭子了,扔掉了鞭子,那木犁就不听指挥,划的歪歪斜斜。

    二狗和桃子在前边拉着犁,两人的身体无意中就会磕碰一下,二狗个头高,斜下眼睛就能看见桃子领口里晃动的肉球,弄得他心烦意乱。

    犁偏了,刘茂根就会拖着犁让他们退后重来,二狗有点不耐烦了。

    二狗说道:“爸,你还是把鞭子拿着吧,我经不起你折腾了。”

    桃子从来没见过,人种地也要拿着鞭子,问二狗:“二狗,咱爸要鞭子干啥?”

    二狗说:“这是咱爸的瞎毛病,不拿鞭子不会扶犁。”

    种地快,只用了一天就完了,家里的活就剩下屋里地上的那堆包谷,刘茂根和贾彩兰一有时间就坐下来剥,桃子没事了也剥,二狗就是不上手。

    刘茂根和贾彩兰说起二狗和枣花的事,桃子一边剥着包谷,一边听他们说话。

    刘茂根说道:“他妈,现在秋也收完了,地也种了,啥时候去跟生过说说二狗的事。”

    贾彩兰说道:“这一段时间,咋没见枣花到咱家来啊?”

    刘茂根说道:“都忙啊。”

    贾彩兰说道:“我明个就去找生过。”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妈,枣花是不是帮二狗卖桃的那个女娃?”

    贾彩兰说道:“对对,就是她,你们见过?”

    桃子说道:“见过她和二狗在一起卖桃。”

    贾彩兰笑着说道:“枣花是个好娃,我早看出来了,她挺喜欢二狗的,要是他们能成,那是多好的事啊。”

    刘茂根说道:“好事是好事,就不知道二狗心里咋想的。”

    贾彩兰说道:“他还能咋想?枣花能嫁给他是他的福。”

    后边的话桃子就没听进去,一想到二狗要和枣花说亲,不知咋地,她的心里感觉到酸酸的。

    二狗没在家,带了黑子去了村外边。到这时候,野兔正肥着呢,他和黑子满山架岭撵野兔。那黑子见了野兔撒开腿跑起来,直到把野兔撵的当场挣死。

    二狗在崖塄塄看到一架野枣树,上边挂满了拇指蛋大红艳艳的野酸枣,自己先吃了一颗,又甜又酸,当下爬上去,连吃带摘,装满了两个衣服口袋。

    这一日就撵到了两只野兔,二狗提着野兔进村,村里人羡慕的不得了,眼馋他能吃到兔肉。

    二狗回到家里,把兔子扔到地上,找了一个锅上用的盆子,把口袋里的野酸枣掏出来,整整盛了多半盆子,先拿去给爸妈抓了一把,然后把盆子拿给了桃子。

    桃子知道他摘回来了酸枣,早已馋的直流口水,原先在家里当姑娘的时候,就和村里的小伙伴去崖塄上摘酸枣吃,后来长大了怕村里人笑,就没再去过。桃子抓了一颗酸枣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品尝着酸酸甜甜的味道,冲着二狗笑了一下。

    桃子最后把那多半盆酸枣都端到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二狗笑着说道:“爸,今天黑子立功了,撵到了两只野兔。我给咱拾掇拾掇,煮到锅里。”

    刘茂根高兴地说道:“二狗,这野兔有啥吃的?明让你妈拿到集市上去卖了,还能换两个钱。”

    二狗说道:“爸,那能换几个钱?还不如吃了。”

    刘茂根说道:“一天竟给嘴谋耍,啥时候能像你哥那样我就放心了。”

    二狗不高兴了,说道:“啥都是我哥好,你以后跟我哥过去。”

    贾彩兰看两个人的火药味出来了,急忙说道:“好了别说了,我的意思,这两个兔子都不卖,吃了它,二狗这些天干活重,想吃肉了就吃吧,以后要是再能撵到兔子,咱再拿去卖钱。”

    二狗听了这话才高兴起来:“爸,你以后要学着我妈,别整天想着钱。”

    二狗提了两只兔子,到了园门前,把野兔吊在一棵树上,拿了一个割麦用的刀片,划开野兔的脖子,双手拽着野兔皮,使劲向下一拉,那兔皮就拉了下来。黑子早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在旁边,二狗把野兔内脏刨开,把那些人不能吃的扔给了黑子。

    最后,他在山泉边把野兔洗干净了,拿回到屋里,桃子马上给锅里添了水,把兔肉下到锅里,生上火,煮了一会,锅里就发出咕嘟嘟的声响,满屋子都弥漫着肉香。

    等兔子肉煮熟了,二狗掀开锅盖,先捞了一根兔腿,张开大嘴就咬了起来,桃子看见他的吃相,抿着嘴偷偷笑了。贾彩兰把剩下的兔肉切成碎块,剥了一辨蒜头,让桃子砸碎了,调上调料,蒜泥,整整弄了多半盆子。

    贾彩兰盛了半碗兔肉,说是要拿给杨生过,这两家关系很近,刘茂根的爸和刘书田的爷是亲弟兄,算是门中人,平常有个啥事也互相帮衬,下来还要杨生过给二狗说媳妇,贾彩兰就借给送兔肉,去和她说说二狗和枣花的事。

    桃子在院门外洗衣服,看见二狗说道:“二狗,把你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让我给你洗洗。”

    二狗说道:“不了,还能穿。”

    桃子说道:“啥还能穿,老远就能闻出味道来了,快脱。”

    二狗不想脱,在那儿犹豫着。

    桃子白了他一眼:“是不是你怕担人情啊?你以后再给我摘点酸枣补回来就行了。”

    二狗这才脱了,把衣服扔给桃子,自己光了上身。

    二狗说道:“我不知道你喜欢吃酸枣,到了明,我给你多摘点。”

    桃子说道:“以后,出去撵兔子要小心点,别翻到沟里。”

    二狗感觉到了一丝温暖,心里也甜甜的,说道:“我知道。”

    桃子在他光着的上身看了一眼,说道:“天凉了,回去找件衣服穿。”

    二狗听话地回去穿衣服了。

    这一晚,二狗睡在自己那边的土炕上,一直想着桃子,知道了她喜欢吃酸枣,自己今天和爸顶愣,不愿意卖兔子,就是想让桃子也能吃上兔肉。

    自从大狗走后,二狗在没听见隔壁房间传出的那种通通通的声响,这个时候,他倒希望能听见那声音,以前,他听见那种声音就烦躁,就想跟人打架,现在有这种想法,自己也觉得奇怪。

    桃子进了自己的房间,扫炕拉被子的声音二狗都能听见。二狗爬起来,乍起耳朵,屏住呼吸,仔细听着隔壁发出任何细微的声响。

    二狗在想着桃子下一步的动作,桃子该上炕了,该拉开被子了,下来就会脱掉自己的衣服,裤子,最后钻到了被子里了。

    一道细小的亮光,从木板墙照射过来,这道亮光以前没有,这光线的那一头就在桃子的房间内,二狗看着这道光线,想着隔壁房间。

    二狗下了炕,只穿了一条裤头,到了木板墙边,眼睛凑到了那道光线的根部,想看到隔壁房间的情景。木板墙有一个松木漩涡松动了,露出了细小的缝隙,要从这个缝隙看到隔壁房间的一切,还是很困难。他费尽力气,只能看到桃子土炕上一点点的地方。

    二狗有点泄气,变换了一个角度,还是看不到更多的情景,无奈只好回到土炕上,钻进了被窝里。

    二狗苦笑了一下,对自己这种行为感到好笑,也感到了羞耻,用手轻轻在自己脸上打了一巴掌,心说:“不要脸,连你自己的嫂子都偷看,以后再不许这样了。”

    二狗一直看着那道光线,这道光线给他带来了一点希望,一点慰籍,他不知道桃子为啥睡觉不关灯,心想着她现在心里想啥,会不会想他?又自嘲地笑了一下,她为啥会想你啊?要想也只会想大狗啊。

    过了好久,吧嗒一声,这道光线没有了,桃子拉灭了电灯,二狗这边一片漆黑,他立时感觉到了失落,可怕的失落,他的心里也变得漆黑一片。

    小翠的肚子越来越大了,算算日子已经有七个多月,她开始准备起小孩穿的衣物。枣花在那天包谷地和二狗见了一面,回来后就一直闷闷不乐,有时和小翠在一起,笑的时候也很勉强。

    小翠知道枣花又有了心事,就想跟她好好谈谈。

    这天,小翠到了枣花房间,枣花坐在炕边,头靠在被子上,小翠进来后,枣花就坐直了身子。

    小翠坐下,说道:“枣花,这些天嫂子看你有些不对劲了,咋回事啊?”

    枣花苦笑了一下:“嫂子,我好着呢,真得没啥。”

    小翠说道:“你别骗嫂子了,你的心事都在你脸上呢。你给嫂子说,是不是为了二狗?”

    枣花见提说到二狗,心里有点委屈,强装笑着说道:“没有,二狗算啥东西,我根本就没往心里放。”

    小翠知道她没说心里话,笑了一下:“你真得不在乎二狗?”

    枣花伤心地说道:“我就是在乎他又有啥办法?他心里根本没有我。”

    小翠替她打抱不平:“这个二狗,太不像话了,我要是见了他,非要好好说说他不可。”

    枣花急忙说道:“不要,你说他,他就更不理我了。”

    小翠笑了一下:“那你要嫂子咋样帮你?”

    枣花说道:“嫂子,这件事你帮不了我,还得靠我自己。”

    小翠拍拍她说道:“那你一天要开心点,嫂子看你整天愁眉苦脸的,嫂子的心也揪成一疙瘩了。”

    枣花冲她笑笑:“嫂子,别为我担心,我没事,你一天只要把我的小侄子照顾好就行。”

    这天,杨生过来到了柱子家,和柱子妈整说枣花和二狗的事。

    杨生过脸笑成一朵花,说道:“婶,我来给你报喜了。”

    柱子妈笑着:“还不知道生男生女,要是生了男娃,我给你买喜糖。”

    杨生过说道:“这是大喜事,我今天来给你说的是另外一件。婶,有人看上你家枣花了。”

    柱子妈笑着:“谁啊?哪个村的?”

    杨生过笑着说道:“婶,是咱村的,二狗。”

    柱子妈知道枣花常去找二狗,但她没往这方面想过,乍一听还是有点惊讶,说道:“生过,这二狗,合适吗?一个村的,总感觉别扭。”

    杨生过说道:“婶,一个村的咋啦?一个村的就不能结亲了?以后两个娃的事成了,你看多好,你想到你女子家,你女子想熬娘家,几步路就到了。”

    柱子妈心思转过弯来:“你说好就好,只要枣花没意见,我就没意见。”

    杨生过高兴地说道:“婶,这就好,我给你说啊,两个娃早都喜欢上了,现在就兴自由恋爱,这样以后娃才能幸福。”

    柱子妈连连说道:“好,好,自由恋爱的好。你给二狗他爸他妈说,我没意见。”

    杨生过来的时候,枣花不在家,小翠也是后半段时间回来的,杨生过来的目的她是听明白了,就是给枣花和二狗说亲。她心里也替枣花高兴,不知道枣花知道这消息有多高兴。

    等枣花回来,还没等柱子妈给枣花说这事,小翠就把枣花拉到自己房间,欢喜地给枣花说起了这事。

    小翠笑着说:“枣花,看你整天想着二狗,二狗家今天就让媒人过来了。”

    枣花将信将疑,说道:“我才不相信,你是哄我开心吧?”

    小翠说道:“真的,嫂子咋能骗你?是生过嫂子来的,这下你该相信了吧?”

    枣花脸上全是欢喜,还带点害羞,说道:“我还以为他们家把这事忘了呢。”

    小翠说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看把你一天急的,到了时候,自然就有媒人登门,哪有姑娘家整天想女婿的?”

    枣花说道:“好了,嫂子,你别在笑人家了。”

    再说二狗家,二狗这时候正在和刘茂根和贾彩兰耍脾气。二狗是从杨生过那里知道贾彩兰让她到枣花家说亲的,当下阴沉着脸回到家里。

    二狗气呼呼地说道:“妈,谁让生过嫂子到枣花家去了?一天没事找事。”

    贾彩兰茫然地说道:“咋啦?你老大不小的,该给你娶媳妇了,再说你和枣花的事,我们都看在眼里,这有啥不对了?”

    二狗生气地说道:“我和枣花不行,她不能给我当媳妇。”

    刘茂根不高兴地说:“咋啦?由了你了?你不喜欢枣花是吧?你不喜欢为啥整天和她黏糊?”

    二狗说道:“我哪儿和她黏糊了?你们没证据,就不能胡说。”

    刘茂根说道:“还要证据?我给你证据,你和枣花卖桃子那阵,哪天不在一起?”

    二狗没好气地说道:“就卖了几天桃子,我就非得娶她当媳妇啊?”

    刘茂根气得吹胡子瞪眼:“我看行就行,我还看上了枣花了,非让她给你当媳妇不可。”

    二狗不在说了,负气出了屋子。

    二狗和家里人说的时候,桃子一直在自己房子里听着,初开始时,贾彩兰和刘茂根说起二狗和枣花的事,她心里还泛酸,但最后也想通了,自己和大狗结了婚,二狗也要娶媳妇,自己吃的哪门子醋啊?那个枣花确实不错,稍微在收拾一下,谁不说她是个漂亮女子,她要是能嫁给二狗,自己心里那些对二狗的愧疚还能减轻一点。

    贾彩兰说道:“这个二狗咋啦?以前他闹活着要媳妇,现在给他说媳妇却推三阻四。”

    刘茂根用手指了指桃子的房间,压低了声音:“他妈,二狗的心病你还不知道啊?”

    贾彩兰担忧地:“这下咋得了?这媳妇还得给他赶紧说,省得以后麻烦。”

    贾彩兰这句话桃子听见了,猜测着刘茂根那句说的是啥,最后估计是和自己有关系,不由心慌慌起来。她决定,如果有合适的机会,跟二狗说说,让他答应和枣花的事。

    到了下午,一家人吃过饭,刘茂根和贾彩兰就出去窜门,桃子在家里涮锅,二狗也要出去,桃子叫住他:“二狗,你等一下。”

    二狗木桩一样停在那里。

    桃子在围腰上擦了一下手,走到二狗身边说道:“二狗,我有话问你。”

    二狗说道:“啥话吗?”

    桃子说道:“你和枣花的事,你为啥不愿意?枣花多好的女娃啊,那点配不上你了?”

    二狗闷声闷气地说:“她好与我有啥关系?”

    桃子说道:“这就是你不对了,枣花一心对你好,可你却耍人家,你说你这件事做的仗义不?你要早不愿意,早早就给人家说清楚,干嘛一天还跟她在一起?”

    二狗说道:“我给她说过,她不听,我有啥办法?”

    桃子说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咱爸咱妈也喜欢枣花,你为啥不答应了这件事,让一家人都高高兴兴的?”

    二狗把脸转过一边:“她,她就不是我喜欢的那种女娃。”

    桃子说道:“那你给我说,你到底喜欢哪种女娃?”

    二狗转过头看着桃子,犹豫了一下说道:“我喜欢的,就是和你一样的女娃。”

    二狗说完就走了。桃子从二狗这句话里听出来,他对自己还没有死心,这个二狗心里不知道咋想的,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自己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他的嫂子,他咋还转不过这个弯啊?

    二狗带着黑子上了软索桥,站在上边,桥下边不远处有几个女人在洗衣服。一个女人看见了二狗,叫着:“二狗,在那看啥呢?”

    二狗想走,一个女人叫着:“二狗,得是想媳妇了,想媳妇了嫂子赶明给你说一个。”

    二狗不愿意搭理她们,转身就向回走,冤家路窄,半道上碰到了枣花。枣花端了半盆衣服,要下河去洗。

    二狗看低着头就想过去,枣花拦着他不让他过去。

    枣花有点不高兴:“二狗哥,你干啥要躲着我?见了我也不跟我说话?”

    二狗说道:“我,我没有。”

    枣花说道:“二狗哥,生过嫂子已经到我家去过了,我妈已经同意了,这下你该高兴了吧?”

    二狗哭笑不得,说道:“这事,我还没考虑好,等以后再说吧。”

    枣花急了,说道:“二狗,你这话是啥意思?你真得嫌弃我不想要我?”

    二狗急欲离开她,说道:“也不是,现在说不清,以后再说吧。”

    等二狗离开后,枣花冲着二狗的背影喊了一句:“二狗,你不是人,你连黑子都不如。”

    枣花也没心思洗衣服了,抱了盆子嗵嗵回到家,咣当一声把盆子扔到地上,进了自己房间,扑到被子上委屈地哭了起来。

    小翠听见了急忙过来,拉着她的胳膊问到:“枣花,枣花?咋啦?谁又惹你了?”

    枣花抽噎着,肩膀一动一动地,说道:“二狗,他说他还没考虑好,没考虑好让媒人来干啥?现在满村子人都知道了,生过嫂子说过媒了,可他,可他还这样说,让我以后出门咋见人啊?”

    小翠心里也生气二狗,但现在还得安慰好枣花,说道:“二狗脸皮嫩,你还要他一口一个喜欢你啊?这事他家都同意了,他还能说个啥?”

    枣花坐起身子,还在抽噎着,说道:“我恨死他了,以后我就是把自己剁碎了喂狗,他也别想沾一口。”

    小翠笑着说道:“好了好了,大姑娘家,为这事哭鼻子,让人知道了,还不把哭的人逗笑了?”

    枣花还委屈着,爬在小翠肩头流着眼泪。小翠轻轻拍着她的肩膀,两个人的肉球顶在了一起,小翠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急忙向后挪了一下身子,和她保持着一段距离。

    这天,二狗带着黑子去山沟里撵野兔,运气不错,早早追到了三只野兔,有两个都是活的,一个当场就挣死了,他找了一根藤条绑了野兔的后腿,用一根棍子挑上,顺着山梁上走着。

    二狗并不急于回家,他想起桃子喜欢吃酸枣,就想给她摘一点。崖塄塄上的酸枣树有的太小,结的酸枣也不大,风干了只剩下枣皮,就继续找着。他到了一处地方,看见半崖上有一棵野枣树,结满了繁华的野枣,颗颗肥大饱满,不由心里高兴起来。

    二狗到了那里,左右看了一下泛起愁来,这枣树长在半崖上,人无法下去,也没有踩脚的地方,要想摘到酸枣很困难。他打起了退堂鼓,但一想到桃子那天说的那句话:“你以后再给我摘点酸枣补回来就行了。”就下决心,不管有多难,都要摘到酸枣。

    最后二狗看准了位置,顺着野枣树的位置溜了下去,正好踩在野枣树的根部,这下满树的野枣伸手可及,他先摘了一颗尝了一下,又酸又甜,被上次摘的酸枣还好吃,当下左右开弓摘了起来。

    他的胳膊手上脸上都有枣刺的划痕,有的地方都出血了,但为了能摘到更多的酸枣,这些伤痕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啥。

    胳膊粗细的野枣树承受不了他的重量,根部的土已经松动了,可他没有发觉,踩在枣树上,还想摘到树梢的酸枣,就在这时,野枣树连根拔掉了,野枣树和二狗一起掉落到山坡下。二狗和野枣树滚落在一起,身上扎满了枣刺,全身都感觉到火辣辣地疼。

    黑子一直在上边看着他摘野枣,没想到二狗会和野枣树一起滚落下去,急忙连滚带窜下了土崖,到了他身边,吱吱地叫着,有心帮他却无从下爪。

    二狗一点一点取掉身上的枣树枝条,慢慢坐了起来,拔掉身上的枣刺,对着黑子苦笑:“黑子,今天我这跟头算是栽大了。”

    二狗站了起来,动一下就全身疼痛,不停地吸着气,离开的时候,看到了野枣树上还有很多酸枣,伸出流着血的手,又摘了好多,这才离开。

    二狗挑着兔子回到了家里,刘茂根和贾彩兰不在,他把野兔挂在墙上的一根木厥上,就去拿了一个盆子,把衣服裤子口袋里的酸枣都掏出来,放进盆子里。正好桃子进屋,看见了酸枣,惊喜地叫了一声,就把盆子抱在怀里。

    桃子给嘴里填了一颗酸枣,冲二狗笑笑,二狗僵硬地回应了她一个笑。

    桃子这才发现了二狗脸上脖子上的划痕,吃惊地说道:“二狗,你咋啦?伤的这么重?”

    二狗笑了一下说道:“没啥,和枣树一起翻到沟里去了。”

    桃子有点感动:“二狗,你这是干啥啊,就为了摘这些野枣,就不要命了?”

    二狗说道:“你不是爱吃酸枣吗?可这枣树长在半崖上,我没办法,好了,不说这些了。”

    桃子鼻子一酸,说道:“二狗,你真傻。”

    二狗说道:“过了这个季节,就没有酸枣了,你省着点吃。”

    二狗说完就走了,桃子手里端着一盆子酸枣,心里不是滋味,就为自己的一句话,让二狗遭了这么大的罪,懊悔自己为啥要给他说自己喜欢吃酸枣。

    桃子把酸枣拿到自己的房间,半躺在土炕上,嘴里吃着酸枣,心里想着二狗,心想着自己这辈子怎么啦?偏偏要和这两个男人有着斩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但又一想,不管二狗对自己咋想,对自己再好,都要拿捏住分寸,不能和二狗做出羞耻的事情。

    二狗顺着屋后的一条小路去了半山坡,带着黑子在那儿待了一会,他脸上脖子上有划痕,不想让人都看见。黑子理解他的心情,静静地卧在他的旁边,一只蚱蜢挑衅地跳到了它的鼻子上,它都没有发作。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二狗才带着黑子回家,屋里黑暗,刘茂根还没有拉亮电灯,没人能看见二狗脸上脖子上的划痕。他喂了黑子两块馍,早早回自己的房间。

    桃子坐在锅灶下烧火,灶膛里火苗窜出来,映着她的脸,脸蛋儿红扑扑的,很是好看。她有意无意看着二狗在屋里走来走去,直到二狗最后进了房间。

    桃子热好了馍,切好了萝卜丝,给刘茂根和贾彩兰分了一点,自己留了一点,叫了一声:“二狗,出来吃馍。”

    二狗在房子里说了一句:“我不想吃。”

    桃子不再叫他,端了菜碗,拿了一块馍到了自己的房间。她拉亮电灯,坐在炕边吃着东西,圆润的小嘴巴一动一动,那半盆酸枣就放在她的炕头。

    桃子吃完,关上门就睡了。大狗不在家的时候,她一直开着灯睡觉,直到一觉醒来后才想起要关灯。为这,刘茂根没少和贾彩兰唠叨,可两人也没和桃子说起过。

    二狗躺在炕上,身上枣刺扎过的地方还有点疼,不敢翻身,不是碰到这儿就是碰到那儿,就一个姿势躺着。

    二狗那边又看到了那道从桃子房间里射过来的光线,就一直看着那道光线,虽说只是一道光线,对他来说,看着心里觉得亮堂,觉得温暖,觉得踏实。

    他一骨碌爬起来,身上的伤痕也不觉得疼了,到了墙根下,眼睛紧贴着那道缝隙,这次他幸运地看到了桃子正在脱衣服,正好面对着他,桃子穿着一件紧身的红毛衣,脱毛衣的时候,把里面穿的一件薄衬衣带了起来,正好露出了她胸前一对白嫩嫩圆鼓鼓的肉球。

    二狗的喉结咕噜了一声,咽下一口唾沫,很快,桃子脱掉了毛衣,把卷起来的衬衣拉下来,衬衣就把那两个肉球给盖住了,桃子躺了下来,钻进了被窝,二狗眼前什么都没有了。

    不过二狗还没有离开那面墙,还在那儿看着,听得见桃子嘴嚼酸枣的声音。就这样看了一会,他希望桃子能坐起来,就能看到桃子的身体,可是桃子再没有起来。

    二狗失望地离开了那面木板墙,重新回到了土炕上,想让自己睡着,可是睁开眼闭上眼都是桃子的那两个东西,就好像中魔一样,老是在他眼前晃悠。他想着桃子,想邀她进入自己的梦里,再做一次和上次一样的梦。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那道光线没有了,二狗知道桃子睡了,自己也感觉到了困乏,也就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第二天不等天明,刘茂根就拿了那三只野兔去了镇上集市,摆在大街上卖。

    镇上乡政府的一个干部买走了一只,也没有还价,给了他两块钱,剩下的两只兔子不好卖了,买的人就给他一块钱,说得好的时候给他还到了一块五,刘茂根非要卖到两块钱不可。到了集散的时候,他还没有卖出去,最后没办法一只一块算是换了钱处理了。

    大狗离开家不觉有十多天了,他临走的时候给桃子说过,半个月就能回来,桃子一想着大狗回来,想着和大狗的那些事,她的心里就发颤,自己当姑娘的时候,一个月几个月就过去了,可现在不行了,常想着那种事,有时渴望着还想再来一次。

    大狗过了他给桃子说的那个时间,还没有回来,桃子就有点着急,有时会心不在焉,有心没心到门口站一会,望一望石阶下通往村口的那条小路,她没有看到大狗的身影,脸上就会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这天,桃子从门口回来,问贾彩兰:“妈,盖房子要多长时间啊?”

    贾彩兰听她问这话,知道她是想大狗了,笑着说道:“桃子,大狗走了这么多天,也该回来了。”

    桃子嗯了一声,就不再说了。就在桃子心思全放在了大狗身上的时候,二狗心思也没闲着,他在琢磨着木板墙上那道透过光亮的缝隙。

    这天,二狗等家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去了一趟桃子的房间,找到了那个透过光亮的缝隙,这个位置有点高,缝隙很小,他不可能通过这个缝隙看到土炕。

    他又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看着那个松树旋窝,用手指轻轻动了一下,那个旋窝没有动,他苦思冥想着,想取下那个旋窝。

    二狗找了一颗钉子,把那颗钉子砸进旋涡里,然后轻轻摇动着钉子,那个旋窝终于松动了,他在一使劲,核桃大小的旋窝终于被他取了下来,他心里一阵紧张,做贼似的,连忙把那个旋窝又放回原来的位置。

    二狗怕桃子会看出这个旋窝发生了变化,又进了一趟桃子的房间,看看那旋窝,和原来的一样,才松了一口气,接下来他又试了一下取下旋窝,这边会不会发现,还好,这松木板墙上到处都是这样的旋窝,如果不是刻意去找,还很难发现。

    二狗并没有急着离开,他躺在炕上,想象着桃子往常会睡在哪个位置,吸着鼻子闻着枕头的香味,听到了刘茂根贾彩兰走进院门的声音,他才急忙离开了桃子的房间。

    桃子怕天黑,天黑了她就要一个人睡那面大炕,自觉不自觉就会想起大狗,就睡不着。二狗和她想的正好相反,他盼着天黑,天黑后,他就可以透过那个小洞偷看桃子睡觉,他还要试试从这个小洞看过去的效果。

    天黑下来,桃子给一家人准备了吃的,刘茂根和贾彩兰先睡了,拉灭了外屋的电灯,桃子进了自己的房子,关上房门,二狗也回到了他的房间内。

    二狗没有开灯,也没有急着上炕睡觉,他到了墙根,轻轻取下了那个松木漩涡,把眼睛贴了上去。

    这一晚,二狗满怀希望想从那个旋涡里看到桃子,但是他失望了,桃子一进房间,连毛衣也没脱就钻进了被窝,让二狗空欢喜一场。但是从这个旋窝看过去,那边大半个炕都能看见,不管咋说,这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桃子的身体裹在被子里,她侧睡着,虽然隔着被子,但还是能看到她凹凸有致的身躯。

    二狗没有看到想看到的东西,就轻轻盖上那个旋窝,上了炕睡觉。

    到了第二天大中午的时候,大狗挑着工具,风尘仆仆地走进了村,径自进了自家的院子。

    大狗叫着:“桃子,桃子!”

    桃子正好在房子里,听见大狗的呼唤,急忙出来,扶着门框惊喜地看着大狗:“大狗,你回来了。”

    大狗过来,放下工具包,手上来就想抱桃子,桃子打掉他的手,示意家里还有人。

    大狗进了屋,和贾彩兰打了一声招呼:“妈,我回来了,我爸和二狗呢?”

    贾彩兰笑了一下说道:“你爸窜门去了,二狗带了黑子去撵兔了。这一次盖房,咋用了这么长时间?”

    大狗说道:“他家盖了房,最后又加了一间牛棚,才耽误到现在。”

    贾彩兰说道:“走了这么长的路,饿了吧?妈给你弄点吃的。”

    大狗一直笑嘻嘻地看着桃子,桃子知道他有话给自己说,就说道:“妈,让我来吧,你去歇着。”

    贾彩兰说道:“好,那你给大狗先弄点吃的,我去你生过嫂子家坐坐去。”

    贾彩兰说完就走了,桃子洗手,准备给大狗擀面。大狗上来从背后抱住她,一双手就从她的毛衣底下往上塞。

    桃子躲了一下,说道:“大狗,你干啥嘛,我先给你做饭。”

    大狗着急地说道:“先不忙着做饭,这么多天没见着你,把我都想死了。”

    桃子笑着说道:“你想我了还不回来?”

    大狗说道:“我也想回来,可由事不由人,没办法啊。”

    大狗从桃子身后抱着她,桃子已经感觉到了他下边有了变化,用棍子一样的东西顶着她的屁股蛋子,心跳一下子就加快了。

    桃子说道:“现在不行,一会家里人回来,知道了不好。”

    大狗可不管这一套,说道:“回房间去,我有话给你说。”

    桃子知道只要进了房间,就不止说话这么简单,说道:“有话就在这说吧。”

    大狗着急起来:“桃子,我身体都快憋爆炸了,你快救救我吧。”

    桃子一点都不着急,说道:“到了晚上吧,现在大白天的不好。”

    大狗固执地说道:“就现在,晚上还有晚上的事。桃子,求你了,走吧。”

    桃子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说道:“你还真把这事当饭吃啊?少一顿都不行?”

    大狗拉着她的手,向房子里面拽,说道:“这比吃饭重要,你三天不给我吃饭都行,三天不让我碰你那可不行。”

    桃子被大狗拉进了房子,大狗用脚关上房门,就抱着桃子,要和她亲嘴,桃子躲了一下没有躲开,就被他亲上了。嘴上亲着,一双手也没停下,摸着她的两个肉球,像揉面一样揉着。

    桃子闭上了眼睛,感觉身体内升起一股火苗,那火苗渐渐越烧越旺,把持不住了,两条腿也变软了,就想往大狗身上靠。

    大狗抱了桃子,放在了炕上,掀起她的毛衣,露出她的白嫩肉球,一只手抓了一个,另一个咬在嘴里。

    桃子现在身体软的像一根面条,根本不能做主,放开了让大狗随意折腾。大狗把她上身的目标攻击完了,又转到了下边,脱下她的裤子,就像二狗剥兔皮一样,一下子扯到了她的脚脖子,照着她平铺的身体压了下去。

    大狗办完了事,躺在炕上,桃子去清理后事。

    桃子红着脸说道:“看你,那次不是由着你,可每次都像没吃饱一样。”

    大狗笑着说:“桃子,去做饭吧,我真得饿了,还是早上喝了一碗开水,吃了一口馍,现在早都不见了。”

    桃子清理完毕,说道:“我还以为你干了这事就吃不用吃饭了。”

    桃子去了外边,大狗在房子里躺了一下,恢复了一下体力,穿好衣服到了外屋。

    桃子洗干净手,开始和面擀面,大狗坐在一旁看着她。大狗说道:“桃子,这次我去南疙瘩岭,遇到了我一个上初中的同学。”

    桃子心里一紧,说道:“她长得好看吗?”

    大狗笑了一下说道:“是男的,长得黑不溜秋,还不如我呢。”

    桃子这才放下心来,抿着嘴笑了一下,继续擀着面。

    大狗带着凳子向她身边凑过来,说道:“我这个同学,上学是不咋样,没人瞧得上他,可现在有出息了,自己成立了一个建筑队,在城里盖大楼呢。”

    桃子说道:“咋啦,你眼红了?咱别眼红人家,一天多少挣点钱就行了。”

    大狗说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呢,想让我成立建筑队我也干不了,他是要我到他的建筑队干活,一天给五块钱,你想想,这一个月下来就是一百五,赶上公社里那些干部的工资了。”

    桃子心动了,说道:“这么多啊?那你是咋想的?”

    大狗说道:“我也想去,但是舍不得你,就没答应他。”

    桃子说道:“那你整天守着我,就别挣钱了,没一点出息。”

    桃子做好了饭,端给了大狗,大狗像饿狼一样几下就吃完了一碗饭,说道:“再来一碗。”

    刘茂根和贾彩兰回来,刘茂根问起给张老三盖房的事,大狗简要说了。大狗说起同学要他去县城盖大楼的事。

    刘茂根高兴地说:“这是好事啊,去,干嘛不去,别人想去他还没这个手艺呢。”

    大狗低下头犹豫着:“县城可远着呢,去了就要住到那,一个月两个月的别想回来。”

    刘茂根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你是舍不得我们还是舍不得你媳妇啊?”

    桃子听了这话,急忙躲开了。

    贾彩兰用胳膊捅捅刘茂根,用眼睛示意桃子还在,让他说话注意点。

    大狗下不了决心,说道:“让我再考虑考虑。”

    刘茂根着急地:“你还考虑个屁,等你考虑好了,黄花菜都凉了。我的意思,你明天就去。”

    贾彩兰说道:“大狗才回来,就是让他去,也得让他多歇几天。”

    二狗和黑子运气不好,没有撵到野兔,他和黑子都垂头丧气的回到了村子。走到软索桥时,枣花正站在桥的另一头,枣花本来是要走的,看见二狗就停下来等他。

    黑子先跑过了桥,围着枣花摇着尾巴,还用身子挤挤枣花。二狗走过了软索桥,到了枣花身边。

    枣花瞪着他:“二狗,咱们的事你考虑得咋样了?”

    二狗有点紧张,说道:“我,我还没考虑。”

    枣花生气地说道:“生过嫂子去我家给咱们说媒,村里人都知道了,你说这事咋办?”

    二狗说道:“你先别生气,你要真嫌村里人笑话,就说你不同意我。”

    枣花委屈地说道:“二狗,你说这话是啥意思?我不同意你我能那样?你,你把我糟蹋了嫌弃我了,我以后还有啥脸活下去?”

    二狗心虚地说道:“枣花,我对不起你,求你,以后在不要提这件事了。”

    枣花说道:“那不行,你是见过我身体的第一个男人,我以后不会再让第二个男人看了,要是嫁不了你,我这一辈子都不嫁人了。”

    枣花说完就走了,二狗心绪烦乱地站在那儿,呆了一会,才和黑子回家。刚进院门,二狗就听里面说话声音,知道大狗回来了,想到他心里的那个秘密,不由一阵激动。

    二狗到了屋里,大狗问他话,他没理他。刘茂根看见他两手空空回来,心里就不高兴了,脸阴沉下来。

    桃子说道:“二狗,你等一下,我给你下面。”

    桃子坐到灶下烧火,不一会水就开了,她揭开锅盖,一团白色雾气升到了空中,遇到屋顶就散开了,像一个蘑菇云一样。她在案上抓了一大把面条扔到了锅里,用筷子搅合了一下,盖上锅盖。

    桃子煮好了面,舀到了碗里,双手递给了二狗,二狗在接碗的时候,碰到了桃子的手,桃子急忙缩回了手,悄悄看了一眼大狗,还好,大狗没有注意他们。

    天黑了下来,二狗早早进了自己房间,他没有开灯,躺在炕上,等着屋里出现那道光线。

    那道光线有了,照射在二狗的炕上,二狗屏住呼吸,开始听着隔壁的声响。

    大狗先是进了房子,上了炕,桃子端了一盆水进来。

    桃子说道:“大狗,洗洗再睡吧。”

    大狗有点厌烦:“整天洗,还能洗出个花来?”

    桃子轻声说道:“听话,我给你把水都端过来了。”

    大狗说道:“你自己洗吧,我不想动。”

    桃子有点不高兴:“你这人,真不讲卫生,你下来,我给你洗。”

    二狗听了这话,急忙下了炕,轻轻取下那个松木漩涡,眼睛凑在那儿,向里面张望。只见大狗坐在炕边,两条腿吊在下面,桃子蹲在地上给大狗洗脚。

    二狗开始他以为桃子会给大狗洗其他的东西,现在看到只是给他洗脚,大失所望,收回目光,靠在木板墙上,等着下一个节目。

    那边大狗洗好了脚,重新回到炕上,很快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钻进被窝里。桃子把脸盆的水倒在了外边,回到房间关上门,上了炕。

    二狗跪在地上,眼睛贴在那个洞口,看见桃子已经脱掉了裤子,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像莲藕一样,很快就伸到了被窝里面。接下来,桃子脱下她的毛衣,钻进了被窝。

    大狗说道:“脱光吧,我都脱光了。”

    大狗和桃子上了炕,隔壁的二狗眼睛紧贴着那个洞孔窥视着他们。桃子听大狗要自己全部脱光,就很听话地脱掉了上身穿的薄薄的衬衫,光溜溜地躺在大狗的怀里。

    大狗抱着桃子,一只手玩着她的肉球,说道:“桃子,我要真得去了县城,一个月两个月见不了你,你咋办?”

    桃子说道:“只要你能扛过来,我就能扛过来。”

    大狗说道:“那我现在就把你喂饱,省得以后你想我了没办法。”

    桃子笑着说道:“你嘴上说是为我,心里却是为了你。”

    大狗说道:“那你今晚上就把我管饱。”

    桃子不相信地说道:“你大白天才干了一次,现在还真得要啊?”

    大狗说道:“那当然,这事那有个尽头,我现在就要。”

    桃子轻声嗯了一声。

    大狗得到了许可,两只手就全部到了她的前胸上,揉着她的两个圆滚滚的肉球,反转正转,不一会,桃子就受不了了。

    桃子梦话一般说道:“大狗,你上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