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千千小说 > 乡村猎艳 > 乡村猎艳最新章节 > 第6章 偷窥的乐趣

乡村猎艳 第6章 偷窥的乐趣


    第6章 偷窥的乐趣 乡村猎艳 青豆

    ……不一会,两个人身上的汗就出来了。

    桃子说道:“大狗,把灯关了吧,难为情死了。”

    大狗说道:“关灯弄啥?看着你这样才美。”

    桃子伸手拉灭了灯,这边就一片漆黑,只听得见两人呼呼的喘气声,通通通打夯的声音。

    二狗这边正看得起劲,没想到桃子一句话说完,灯就灭了,什么也看不到了,他失望地离开那个洞口,靠在墙上,只得听着那混合起来的声音,鼻子能闻到两个人的浓浓的汗味。大狗那边声音一直持续着,二狗就一直靠在墙上听着。

    过了好久,大狗那边才平息下来,吧嗒一声,桃子拉亮了灯,那道光线又射到了二狗这边。二狗看见光线,急忙把眼睛贴到那个小洞口上。

    这下他看了一个真切,看到桃子下了炕,找了一卷纸,扯了好多纸,又上了炕,盖上被子,接着一团一团被用过的纸就从被窝里扔到了出来。

    大狗这边平静下来,两个人躺在被窝里,桃子枕在大狗的肩膀上,大狗的一只手绕过她的脖子,抓着她的肉球。

    大狗说道:“桃子,我给你说个笑话你听不听?”

    桃子笑了一下:“就你,还会说笑话?提前说好,你把我逗不笑我可要罚你。”

    大狗抓她肉球的那只手捏了一下她的脸蛋,又回到了肉球上,说道:“我要是把你逗笑了,你说咋办?”

    桃子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道:“你要是真把我逗笑了,你说咋办就咋办。”

    大狗清了一下嗓子,说道:“你听好了,有弟兄两个,哥哥叫蛋蛋,弟弟叫毛毛,蛋蛋娶了一个媳妇,在两个人睡觉的时候,毛毛就去偷听,毛毛听他嫂子说,把毛毛分开,毛毛听了这话,就不依不饶,在外边喊着,哥,你千万别听我嫂子的话,不能把我分开。”

    大狗说到这的时候,桃子早已经笑了起来。

    大狗说道:“你笑了,你说咋办?”

    桃子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和大狗打过赌,应该忍住的,说道:“那你说咋办?要不你现在再来一次?”

    大狗说道:“你现在能待起客,我却送不起礼,先给我欠上,到时候我有精神了在给我加上。”

    二狗那边刚才听见了大狗说的这笑话,开始听他说起弟弟听哥哥的墙根,心一下就吃紧了,等他说到最后把毛毛分开的话,自己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急忙捂住嘴巴。对着那个小孔又看了一下,已经没有节目了,两人也不再说话了,他就离开那面墙,悄悄地堵上那个小孔回到了炕上。

    二狗平面躺着,大狗那边送不起礼,可他这边礼却是多的没地方送,憋得难受。没办法,去了外边小便了一下,那直挺挺的东西才屈服下来。

    过了两天,大狗才打定主意要去县城找他的那个同学,刘茂根脸上一直挂着笑,心里盘算着这一年出去大狗会挣多少钱回来。不用说,大狗这两天也没少折腾桃子,每次都把自己搞的有气无力才罢手。

    大狗要去县城当工人,金锁和柱子都知道了,他们来找大狗。

    柱子说道:“大狗,现在地里没活了,我们也想到外边挣几个零花钱,你同学的建筑队,你能说上话,把我们也带去吧?”

    大狗挺为难的,说道:“这,我同学只让我去,我要是把你们也带去,这不太好吧?”

    金锁着急地说道:“大狗,你看我们这关系,你挣钱不能看着我们要饭吧?”

    柱子也说道:“就是,你先把我们带去,你同学要是不要我们,我们也不怪你,我们再回来不就行了?”

    大狗说道:“那好,你们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咱明个一早就走。”

    金锁和柱子欢天喜地地走了。

    柱子回到家,见着小翠,高兴地说道:“小翠,我明天就要跟大狗进县城当工人去了。”

    小翠不相信地说道:“真的啊?你还有这本事?”

    柱子自豪地:“你把黄河看成一条线了,你老汉也不是平地卧的,以后,我当工人挣了钱,给你买新衣服穿。”

    小翠笑着说道:“我还要你把挣下的钱都交给我,让我给你保管。”

    柱子说道:“那当然,小翠,这一走,我好长时间都见不上你了,你现在挺着大肚子,我有点不放心。”

    小翠双手抱着自己的肚子,说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再说,咱妈和枣花都在屋里呢,不会有事的。”

    柱子说道:“咱娃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了,到时候我就回来。”

    小翠笑着说道:“嗯,你记住日子,到时一定要回来,生娃我害怕,你要是不在身边,我就更害怕了。”

    小翠和柱子妈给柱子准备明天带的东西,枣花回来,高兴地说道:“哥,我听人说,杨村晚上有电影,你陪我和嫂子去吧?”

    杨村距离桃花沟三里多路,靠着大路,是一个大村,那儿的人有时给娃结婚了就去镇上叫上一场电影。

    柱子笑着:“看电影,那好啊,好长时间没看上电影了,你没听说放的啥片子?”

    枣花说道:“听说了,可我没记住,是一个打仗的片子。哥,那就说好了,咱们晚上去。”

    柱子妈听见了说道:“一个女娃家,疯张少势的,晚上胡跑啥呢?你嫂子身子不方便,这黑灯瞎火的,要是栽一跤咋办?你两个都不能去。”

    枣花过去对着柱子妈哀求:“妈,就让我们去吧,咱们这一年多没放电影了,今晚再不去看,就再也看不到了。”

    柱子妈说道:“那你去行,你嫂子不能去。”

    枣花到了柱子跟前笑着:“哥,嫂子不去了,你陪我去吧?”

    柱子笑着:“你不会叫上二狗陪你去?”

    枣花没好气地:“别提那个没良心的,我就是一个人去,我也不会跟他去。哥,我出去在找几个人,咱们一起去。”

    枣花想到要去叫上二狗,但是拉不下脸,她就去找桃子,把这事给桃子一说,二狗也就知道了。

    枣花到了大狗家,贾彩兰在院子里,枣花笑着打招呼:“婶,你在啊。”

    贾彩兰高兴地说道:“是枣花啊,二狗在家,你去找他去。”

    枣花说道:“我不找他,我是来找桃子嫂子的。”

    枣花就进了屋,二狗在屋里,枣花见了他瞪了他一眼,就进了桃子的房间。

    桃花笑着说道:“枣花,很长时间没见你到我家来耍了,今天来了,就陪嫂子多说说话。”

    枣花看见桃花的会说话的眼睛,红殷殷的小嘴,还有胸前的两个撑破衣服的肉球,一点自信都没有了,和桃子比起来,还真得不如她。

    枣花说道:“嫂子,你想看电影不?今晚上杨村放电影,你跟我一起去看吧。”

    桃子心动了:“去啊,还有谁去?”

    枣花说道:“本来,我想叫上我哥我嫂子,我嫂子去不了,我哥也就不去了,就我们俩,你敢去不?”

    桃子忽然想起一件事,就是自己和大狗结婚后回门从娘家回来,路过包谷地的时候,冲出来的那个蒙面人,那次以后,她只要一想起那个蒙面人心里就发怯。

    桃子摇摇头,说道:“就我们两个啊,那还是不去了吧。”

    桃花拉着桃子的手,说道:“嫂子,今晚上要是不去看,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不去多可惜啊,你就跟我去吧。”

    桃子想了一下说道:“就我们两个女的去,要是半路上遇到坏人咋办?咱们要去,也得找一两个保镖。”

    枣花眼珠转了一下,高兴地:“叫上大狗哥跟我们一起去,你看咋样?”

    桃子说道:“你大狗哥那来闲时间看电影啊?要不,你去叫二狗,你只要叫他,他肯定去,把黑子也带上,就不怕坏人了。”

    枣花犹豫了一下:“嫂子,还是你跟他说吧。”

    桃子笑了一下,说道:“咋啦,羞脸还蛮大的,你不说,我替你说。”

    桃子到了外屋,对着二狗说道:“二狗,枣花要你陪我们去看电影,你去不去?”

    二狗说道:“去,我也想看电影。”

    枣花听了这话,心里乐开了花,不管咋说,今晚上能和二狗一起去杨村看电影了,兴许,自己还能和二狗多拉几句话,二狗会多几分喜欢她。

    枣花欢喜地说道:“那好,天黑下来,我在村口等你们。”

    枣花离开后,桃子并没有急着回房间,知道二狗看着自己,就站在那儿,大方地让他看。

    到了天快黑的时候,桃子给大狗说,自己和枣花一起去杨村看电影,大狗本来不想让她去,但经不住她一再央求,就答应了,桃子高高兴兴地先去了枣花家。

    枣花穿上平时出门穿的一件新衣服,正准备出门,桃子来了。

    枣花笑着叫道:“桃花嫂子,我正准备去叫你呢,二狗呢?”

    桃花说道:“我先走了,咱们去村口等他,他知道你去,肯定会去的。”

    枣花抿着嘴笑了一下,说道:“那咱们走吧。”

    桃花和枣花一路出了村子,过了软索桥,在桥的那一边等着二狗。二狗迟迟不来,枣花就有点着急了,一双眉毛拧了起来,一脸的不耐烦。

    枣花着急地说道:“嫂子,这个二狗咋搞的嘛,说好的事,他咋还不来?”

    桃花笑着说:“枣花,我向你保证,二狗绝对会来的。”

    两人正说话着,二狗就出现在村口,一边四下张望着,一边向软索桥走了过来。

    枣花看见了二狗,高兴地跳了两下:“嫂子,二狗来了。”

    桃花也笑着说道:“我说过吗,只要你去,他肯定去。”

    二狗走到两人身边,笑了一下:“你们该不是等急了吧?”

    桃花说道:“是枣花等急了,你要是不来,枣花非要到家里揪着你的耳朵拉来不可。”

    枣花跺着脚埋怨地说道:“嫂子,你就爱拿人家开心。”她虽然嘴里说着,但是心里还是很喜欢的。

    二狗不自然地笑了一下:“走吧。”

    走在路上的时候,桃子和枣花走在前边,两个人开始隔着一个人的距离,后来说着话,就挨得近了,手也拉着手,说着笑着。二狗一直不远不近跟在她们后边,倒像一个忠实的保镖一样,只是目光大多数时间落在两个人不停晃动的屁股蛋上。

    三个人走在弯弯曲曲的山道上,天全黑下来的时候,就到了杨村。他们看见三三两两的人拿着小板凳往一个地方集中,也不用问路,跟在他们身后,就到了一个大场。

    大场的一边已经挂起了白色的帐幕,前边坐满了人。大场中间放着一张桌子,放电影的机器就立在桌子上。桌子旁边还没有人,估计放电影的人还在结婚这家吃饭。

    大场的周围有好多柴草垛,一些小孩就爬上柴草垛上。二狗和桃子他们找了一个靠近边上有柴草垛的地方,等着电影放映。

    桃子和枣花站在一起,两人说着话,一说一笑,二狗站在她们后边,也没注意她们都说些什么。前边不远处有几个姑娘娃也围在一起,有两个小伙子就往她们跟前凑,没事找事搭话。

    还有一个小伙到了枣花和桃子跟前,问道:“妹子,哪个村的?以前咋没见过你们啊?”

    桃子有点心慌,低下头。枣花伶牙俐齿说道:“我们是哪个村的用得着给你汇报吗?”

    小伙子笑了一下说道:“呦,年龄不大,脾气到不小,交个朋友咋样?”

    枣花说道:“不稀罕。”

    小伙子说道:“妹子,别那么大火气吗,人常说不走的路都要走三回,有了我这个朋友,以后有啥难处了就来找我,咋样?”

    枣花有点生气,说道:“瞎狗都不挡道,你走开。”

    那个小伙子伸手就来拉枣花:“你咋还骂人呢?你骂我,你说咋办?”

    枣花打着他的手气愤地说道:“那是你活该。”

    桃子见这人缠上了枣花,四下顾盼着找着二狗,二狗遇到一个熟人在那儿正说着话,桃子急忙叫道:“二狗,你快来一下。”

    二狗急忙过来,知道了咋回事,往那个小伙子面前一站,说道:“你想打架啊?走,到麦地里去。”

    那个小伙子看到自己没二狗长得高,也没他长得壮,就灰溜溜地走了。

    二狗对着枣花说道:“枣花,没吃亏吧?”

    枣花气呼呼地:“你要是晚来一步就吃亏了,我们叫你来是干啥的?有事了你躲得不见人影?”

    二狗笑着说道:“好了,我哪儿都不去了,就陪着你。”

    枣花这才高兴了,站在二狗的身边,不时抬头看一眼二狗,抿着嘴笑一下。

    这时候,放电影的人到了大场中间的那张桌子旁,开始摆弄机器,一高一低两个圆盘一样的东西转动着,一束强光从机器里射出来投放到帐幕上。电影开始了。

    这晚放的电影是洪湖赤卫队,电影放开后,二狗就专心看起了电影。站在二狗旁边的枣花小心地抓住了二狗的手,二狗发觉了,也没说啥,枣花又大着胆子抓住了他的胳膊,二狗躲了一下,枣花就用手指甲掐了他一下,二狗就老实下来,不再动了。

    桃子斜着眼睛看到了这一幕,心里酸酸的,眼睛看着电影,心里却胡思乱想,最后被电影里的情节吸引住了,一心一意看上电影。到了电影里那个小姑娘唱小曲好唱口难开时,桃子看的更入迷了,张着嘴在心里哼唱着。

    枣花悄悄对二狗说道:“我去方便一下。”

    枣花松开了二狗的胳膊,到了远离大场的麦地里,脱下裤子蹲下来方便。等回到大场时,看到柴垛后一男一女两个人搂在一起亲嘴,手伸进衣服里乱摸,她不敢再看,急忙回到二狗和桃子在一起的地方,重新靠在二狗身边,抓着他的胳膊。

    电影放完了,大场里的灯光亮了,看电影的人向四面八方散去,一些小年轻故意在人堆里挤来挤去,二狗怕把桃子和枣花挤散了,就一手拉着枣花,一手拉着桃子,向回家的路上走去。

    开始的时候,桃子有点不自然,不想让二狗拉手,二狗又拉了一次,她才把手递给二狗,到了小路上,人渐渐少了,桃子才把手抽回来。刚才二狗在拉上她的手的时候,她的心就快跳起来,脸发烧,知道是自己的脸红了,还好,天黑没人能看到。

    他们三个人顺着来的路往回走,要经过一个地方,就是上次枣花帮二狗卖桃子正好下雨,枣花和二狗躲雨的地方。到了这个地方,枣花不由自主就会想起那天的情景。

    他们到了村口,看得见还有几家人的灯火亮着,二狗也望见了自己家亮着灯光,那正是大狗的房间,想着大狗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睡,肯定是在等着桃子,心里不免又狂躁起来。

    枣花和二狗桃子分了手,依依不舍回家去了。

    二狗和桃子走上了那条通往自己家里的石阶路,快到门口的时候,二狗的脚步停下来,桃子感觉到了,也停下来,两人都没说话,桃子望着二狗。

    两人站在门外,没有推门进去,静静待了一下。二狗叹息一声,桃子知道这声叹息里包含的内容,心又跳了起来,她不敢再停留下去了,推开门进去,随后,二狗也跟了进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屋,走到了各自房间的门口,桃子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二狗,二狗也正好她。

    “桃子,回来了?看的啥电影?”大狗躺在炕上问道。

    桃子急忙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房门,二狗带着失落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桃子说道:“看的是洪湖赤卫队,里面是打仗的,有一个女的,叫韩英,双手都会打枪。”

    大狗高兴地:“真的吗?有这么厉害的女人啊?”

    桃子一边脱衣服一边说道:“有啊,那一大群男人都听韩英的话,最后有一个叛徒,叫王金彪,把韩英出卖了,敌人把她关进了监狱。”

    桃子在说这话的时候,二狗那边已经拔掉了木板墙上木塞子,把眼睛贴到那个小洞口看着他们这边。

    桃子坐到了炕上,把身上的薄衬衫也脱掉了,大狗一看到她胸上的两只肉球,就变得迫不及待起来,一只手伸上去抓到了一个。

    桃子躺下,说道:“后来,韩英的手下有一个叫刘闯的,带人把韩英救了出去,你别动我,让我给你说嘛。”

    大狗说道:“别说电影了,我明天就要走,你在喂喂我。”

    桃子有点不情愿:“大狗,这几天你倒停过没有?我真服了你了,今晚上就算了,养足了精神,明天还要赶路呢。”

    大狗说道:“这你就别管了,你想想,我明天这一走,一两个月都回不来,你还不把我管饱了咋行?”

    桃子说道:“我倒没啥,就是怕你身体受不了。”

    大狗说道:“你放心吧,我还没见过那个男人弄这事给弄死的。”

    桃子没好气地说道:“好好,你来吧,你有多少劲就全使出来,想吃多饱就吃多饱。”

    大狗不说话了,开始在她身上动了起来。

    桃子不由夹紧了双腿,都囊了一句:“你干啥啊?”

    大狗嘴上用力,桃子不由叫了一声。大狗知道她想了,一翻身就到了桃子身上。

    二狗那边眼睛不眨一下看着这边,看的自己血脉喷张,自己好像变作大狗一样,也在暗中使着劲。

    大狗很辛苦地干着体力活,直到打了水枪,才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有了力气,软瘫下来,只剩下出的气没有进的气了,这边二狗也好像干完一件体力活一样,累的全身散了架子。

    二狗上了炕,半晌还没有回过神来,仍然沉浸在刚才偷窥的乐趣中,脑海里全是大狗和桃子在一起疯狂的场面。

    二狗痴痴在想,男人和女人在一起真得有那么舒服吗?那肯定舒服,要不为啥对这事乐此不疲?如果自己和桃子……那怎么可能,桃子现在是自己的嫂子了,就是和别人也不能和桃子,不管咋样,都不能做出让人骂的事来。

    大狗和桃子睡在炕上,桃子侧睡着,大狗从她后面搂着她。大狗被一泡尿憋醒了,一看窗子,窗子变得灰白,天马上就要亮了,他穿上裤子,去外边尿了回来,重新脱了裤子,钻进被窝搂着桃子。

    桃子睡得正香,大狗紧紧贴着桃子的后背,下边紧挨着桃子的屁股,一只手也抓上了桃子的肉球,不觉间底下有了反应,那东西抵着桃子的沟渠。

    桃子摆脱掉了他,迷迷糊糊地说道:“你干啥啊,别打扰我睡觉。”

    外屋的贾彩兰拉亮灯起来,穿上衣服下了炕,对着大狗的房子喊了一声:“大狗,天亮了,快起来。”

    大狗放开桃子,坐起来穿好衣服。桃子也穿上衣服,跟着她下了炕。两人到了外屋,贾彩兰在给大狗做吃的。桃子先去了一趟茅房,回来洗脸洗手。

    桃子给贾彩兰帮忙,两个人一个擀面,一个烧锅,很快就做好了饭。大狗吃着饭,柱子和金锁就过来叫他了。

    贾彩兰和桃子把大狗送到村口,荷花和小翠也站在村口送金锁和柱子。大狗和他们两个背着行李,过了软索桥,一路去了镇上。

    三个人路上开着玩笑,走得很快,到了镇上,坐上了去县城的班车。昨晚上三个人都没睡好,都忙着跟自己的女人补课,等车子动了,摇晃起来,他们都感觉到了困倦,闭着眼睛睡觉。

    班车到了县城,进了车站,售票员才把大狗他们叫醒。三个人背了自己的铺盖卷出了车站。

    一到大街上,他们感到啥东西都好奇,一双眼睛东瞅西看,看到女人更是用目光迎过来又送过去。

    大狗按着同学李强给的地址,穿过县城的一条大街,到了县城边上,到了李强的建筑队。大狗让柱子和金锁在大门口等着,自己进去了找人。

    大狗问了几个人,才找到了李强的房间。李强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架着二郎腿,旁边还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娃,叫孙红梅,两人眉来眼去,一看就知道两人的关系很不一般。

    大狗进来,李强见了高兴地迎上来,抓着大狗的一只手摇着:“大狗,我知道你会来的,你来了就好,就能好好帮帮我了。”

    大狗笑着:“李强,我还带来了两个人,我们一个村的,关系都不错,你看?”

    李强说道:“他们会不会砌墙啊?你我知道,绝对能拿下这活,我就怕他们干不了。”

    大狗说道:“这你放心,我平常给人家盖房子的时候,也叫过他们,这活他们没问题。”

    李强笑着说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收了他们,不过,他们的工资没你的高。我只能给他们开到每天两块钱,你给他们说说,干就留下,不干就走人。”

    大狗说道:“那好,他们就在大门口,我去跟他们商量商量。”

    大狗到了大门口,把这事给金锁和柱子说了。

    柱子说道:“两块就两块,这一个月下来也能挣六十块,我干!”

    大狗问金锁:“金锁,你干不干?”

    金锁想了一下:“既然来了,就不想回去了,干吧。”

    大狗说道:“那就好,你们跟我去找我同学。”

    李强让孙红梅带着大狗他们先去了宿舍,这是一间很大的房子,里面是一溜通铺,现在里面已经没有工人,估计是上工去了。

    孙红梅说道:“你们就睡在这吧,今天就不用上工了,等明天再给你们派活。”

    孙红梅说完就走了。金锁和柱子一直瞅着孙红梅的屁股蛋看,大狗看见了,说道:“这个女人是李强的女人,你们可别打歪主意。”

    柱子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只是看看,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啊。”

    大狗他们把自己的被褥铺好,金锁和柱子躺在铺上。金锁说道:“今天不用干活,好好睡一觉。”

    柱子笑着:“金锁,昨晚上你和荷花上了几次?”

    金锁回味了一下:“就一次。你呢?”

    柱子说道:“我老婆是个大肚子,就是想也不敢上,不管咋样,也得为后代着想啊。”

    金锁问大狗:“大狗,你和桃子上了几次?”

    大狗说道:“你们说点别的好不好?这以后日子还长着,整天把女人挂在嘴上,还咋干活?”

    金锁说道:“我们现在见不上自己的女人,也就是给嘴上过生,大狗,我敢保证,你昨晚上和桃子一夜都没睡。”

    大狗笑着说:“看你说的,我那东西又不是铁打的。”

    金锁说道:“我要是有桃子那样的女人,我一天啥都不干,就干这事。”

    大狗踢了他一角,说道:“那你不要命了?两天没出去,你就见阎王了。”

    三个人睡了一会,孙红梅来了,对着大狗说道:“大狗哥,李老板叫你去一下。”

    大狗跟在孙红梅身后,到了建筑队大门口,李强已经等在那里。

    李强说道:“大狗,走,跟我去喝几杯。”

    大狗说道:“我不会喝酒,就不去了。”

    李强笑着:“大男人不会喝酒咋行?就是红梅到了酒场都会喝酒,走吧,我还有事跟你说呢。”

    孙红梅好看地笑着:“大狗,你该不会输给我这个女人吧?”

    大狗跟着李强孙红梅到了县城的一家饭馆。李强经常到这家饭馆吃饭,跟这家饭馆的人很熟,三个人进了包间,孙红梅就去点菜,李强和大狗坐下来说话。

    李强说道:“大狗,我干建筑队两年多了,是挣了点钱,但都是小打小闹,干些修修补补的活,要想盖一座大楼,我手下没几个得力的人不行。”

    大狗说道:“你已经很不错了,和我比起来强多了,我自离开学校,学了这门手艺,也就是给人家打打家具,盖个房子,一年看起来也忙忙碌碌,挣不上钱。”

    李强拍了大狗一下肩膀:“那你来我这里算是来对了,你就是我的铁哥们,你知道啥叫四大铁哥们吗?同过窗的,扛过枪的,分过脏的,嫖过娼的,我们就是同过窗的,有你帮忙,我以后就敢接大活了,你也可以挣大钱了。”

    服务员陆续把菜端上来,又打开了一瓶酒,李强叫着:“倒酒倒酒,倒三杯。”

    大狗端了一杯酒,说道:“那好,今天和老同学在一起,我就喝了。”

    李强和孙红梅端起酒杯,跟大狗碰了一下,三个人一饮而尽。

    李强给大狗添上酒,说道:“大狗,你到了我的建筑队,你就是我的弟兄,以后,那些工人,就要靠你调教了,我让你当工头,让你管着他们。只要我挣了钱,我是不会亏待你的。”

    大狗心里很高兴,说道:“李强,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大狗还说啥呢?你放心,我会豁出命给你干好的。”

    李强微微点头:“那就好,红梅,你给你大狗哥敬一杯。”

    孙红梅很听话地端了一杯酒,到了大狗面前,说道:“大狗哥,你要是看得起妹子,就把这酒喝了。”

    大狗接过酒,说道:“妹子,说这话就见外了,你是李强的朋友,也就是我大狗的朋友,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大狗仰起脖子一饮而尽,李强和孙红梅相视一笑。

    孙红梅去了洗手间,大狗偷偷问李强:“老同学,你和这个孙红梅到底啥关系啊?”

    李强笑了一下:“她是我的干妹子,我对她好,她就一直跟着我。”

    大狗说道:“那你老婆知道不?”

    李强说道:“这事那能让她知道?大狗,这事我还要请你给我保密,以后要是见到我老婆了,千万别说出去。”

    大狗笑着:“你放心,我会给你保密的。老同学,你不错啊,家里有一个帮你管娃管老人,外边有一个跟你风流潇洒,这日子跟神仙差不多。”

    李强说道:“你以后挣下钱了,也可以像我这样,钱这玩意,真是好东西啊,有了钱,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活的体面,活的有味道。”

    孙红梅过来,笑着说道:“李强,你们两个说啥呢?”

    李强说道:“没说啥,哦,你去结账,咱们该走了。”

    三个人离开了饭馆,大狗喝了一点酒,脚底下轻飘飘的,三个人到了建筑队,李强说道:“大狗,你去休息吧,我和红梅走了,到了明天,我带你去工地。”

    李强从房间里推出自己的摩托车,踩着了摩托车,孙红梅斜着坐在他的身后,两个人离开了建筑队。大狗看着李强走远,才回到了宿舍。

    金锁和柱子正在焦急地等着大狗,他们早已经饿得饥肠辘辘。有的工人拿着饭碗去建筑队的食堂去打饭,金锁和柱子也准备去。

    金锁说道:“大狗,你跑到哪儿去了?我们到处都找不到你。”

    大狗说道:“你们去吃饭吧,我已经吃过了。”

    柱子说道:“那你不早说,那我们去吃饭了。”

    金锁和柱子走了,大狗躺在铺上,心里说道:“从今天起,我大狗就要成为一名建筑工人了,以后,我还要挣大钱,桃子,你等着我,等我挣了钱,我就让你过上好日子。”

    第二天,大狗早早起来,和金锁、柱子在饭堂吃过饭,其他的工人吃完饭就陆续去了工地,大狗他们三个等着李强。李强用摩托车带着孙红梅来了,今天孙红梅又换了一件衣服,上身穿着一件桃红的夹克,下身穿着一件紧身的牛仔裤,很是惹眼。

    大狗到了李强身边,说道:“李强,你带我们去工地吧。”

    金锁和柱子的眼睛瞅着孙红梅看,孙红梅也不避他们,对着他们轻轻笑了一下。

    李强说道:“最近我的建筑队正在盖厂房,监工的蛮挑刺,说工程质量不行,我带你去,有些技术活,你跟工人们好好说一下。”

    大狗说道:“我以前盖的是农村的房子,跟这不一样,我先去看看再说。”

    李强点头:“那好吧,咱们走,红梅,你去办公室接电话,有人找我,你就让他过半个小时打过来。”

    李强带着大狗他们走了大约十分钟就到了工地,厂房的墙砌了半人多高,有的工人和着砂浆,有的工人推着砖块,有的工人在忙着砌墙。李强过来,本来懒散的工人马上变得勤快起来。

    李强对着金锁和柱子说道:“你们两个去那边筛砂子,筛好后用车子转到和砂浆这。”

    金锁和柱子应了一声,就去干自己的活了。

    李强带着大狗,在工地上转了一圈,大狗还专门看了几个砌墙的工人,见他们拉的水平线不直,就过去紧了一下,墙的中间就凹下去好大一节。

    大狗说道:“这一段,砂浆厚一点,把这段补起来。”

    大狗走到一个墙角,用一根线绳吊着一块砖头,闭着一只眼睛看了一下,说道:“这一段要拆了重砌,偏了半工分。”

    一个叫王虎的工人不高兴了,说道:“你是干啥的?你说让我们拆我们就拆啊?”

    李强过来,对着王虎训斥道:“你说啥?这个是新来的工头,叫刘大狗,他的话就是我的话,让你拆你马上就拆。”

    大狗说道:“这只是墙基,你就偏了半工分,要是到了上边就可能偏上几公分,这面墙不用人推,风也能刮倒。”

    王虎气呼呼地对着身边几个工人说道:“拆,还愣着干啥?这两天算是白干了。”

    李强和大狗走后,王虎和几个工人嘀咕:“啥东西吗,等放了工,看我咋收拾你。”

    李强又把大狗介绍给其他的工人,然后就走了。

    李强一走,王虎和两个工人就到了大狗的面前,一副挑衅的样子。

    王虎皮笑肉不笑地说道:“你就叫大狗啊?你和老板啥关系啊?你刚来就敢找我们的晦气,你把你的真本事亮出来让大家也看看,看你能不能当这个工头。”

    大狗笑了一下说道:“你不服咱们就比试一下,我输了我把这个工头让给你,你要是输了,以后就乖乖地听我的话。”

    王虎说道:“那好,就这段墙,一样的高度,咱们也不用别人供砖供砂浆,一个人来干,看谁磊的整齐,磊的快,比比谁厉害。”

    大狗说道:“比就比,输了不能耍赖。”

    大多数的工人都停下手里的活来看他们比赛,金锁和柱子站在旁边,为大狗喊着加油。

    两个人就开始干了起来,大狗和王虎两个人分别和好了砂浆,把砖端到了墙根下。

    到了砌墙的时候,大狗的优势就显了出来,他每次把砂浆挂在砖上,挂好砂浆的砖只往墙基上放,弯下腰,只见他手上下翻飞,不一会就放好了一排,接下来又开始砌第二层墙。王虎那边的工人喊着王虎加油,可是王虎已经落后了好大一截,眼看着是赶不上了。

    王虎停下来,说道:“大狗,我比不过你,你赢了,以后,我听你的。”

    大狗笑着说道:“咱们都是出来下苦挣钱的,只要把活干好,李强那里好交差就行。”

    王虎说道:“看不出来,你兄弟真有两下子,以后还得向你多学学,求到你门下,你千万别藏着掖着啊。”

    大狗笑着说道:“看你说的,只要你后你能用的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大狗从今天起,和金锁柱子一起白天去工地干活,晚上就住在建筑队那间宿舍里。李强原来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工程质量,现在有了大狗盯在工地里,他就放心了,很少去工地上,一天和孙红梅在一起过着鱼离不开水的日子。

    这一天,工地上的材料不够了,有十几个工人要停工,大狗就急忙回到建筑队找李强,李强不在,他又问出李强住的地方,风风火火去找他。

    大狗找到了李强住的地方,这是靠县城街道的一间民房,李强和孙红梅租住了这间房子,每月给房东三十块钱的租金。

    大狗到了门口,敲了一下门,李强答应:“谁啊?”

    大狗说道:“我,大狗!”

    李强打开门,一只手提着裤子,上身还没穿衣服,站在门口,问道:“有啥着急的事,你还找到我这里来了?”

    大狗瞥见里面有一张大床,孙红梅躺在被窝里,旁边放着孙红梅的裤子和上衣。大狗说道:“工地上没材料了,十几个工人没活干了在那歇着,你看?”

    李强有点不情愿:“那好,你先去吧,随后我就去打电话,让他们送点材料。”

    大狗又去了工地。

    李强回到房子里,关上房门,说道:“真扫兴,刚到美处了,让他给搅和了。”

    孙红梅从被窝里露出头来说道:“那你快去打电话,我在这等你。”

    李强说道:“等我把咱们的事干完,再去打电话吧。”

    李强重新脱了裤子上床,钻到被窝里。孙红梅光溜溜地躺着,看到他的,说道:“你都成这样了,还咋样办事?算了吧。”

    李强不甘心地:“你用手动动,它就起来了。”

    孙红梅就用手动了几下,那东西果然昂起头来。李强翻身到了孙红梅身上……完了事,趴在孙红梅身上休息,一只手还玩着她的肉球。

    孙红梅说道:“李强,是我好还是你农村的老婆好?”

    李强说道:“当然是你好了,我农村的老婆是属于三放心类型的,一辈子不见她都不想她。”

    孙红梅撒娇:“那你跟她离婚好不好,咱们结婚,我就可以给你生儿子了。”

    李强放开她的肉球,坐起来找到衣服穿着,说道:“我家里有老人,我跟她离婚了谁来照顾老人啊?咱们这样不挺好的吗?”

    孙红梅嘟着嘴说道:“一点都不好,你把我肚子搞大了,又不让我生,把几个都打掉了,我也想生儿子,也想当妈。”

    李强已经穿好了衣服,下了床蹬上鞋子:“好了,一天别在胡思乱想了,好好在家待着,我去打电话了。”

    李强拉开门出去,孙红梅气呼呼地说道:“王八蛋,每次都不同意。”

    不觉半个多月就过去了,大狗和金锁、柱子白天在工地干活,晚上就在宿舍里说着关于女人的笑话。这十多天,真让大狗他们难熬的,每次,金锁和柱子要是看到孙红梅,那眼神就要剥开她的衣服一样,但他们都明白,孙红梅是李强的女人,只能看不能动。

    金锁对大狗说:“大狗,咱们出来这么长时间了,我想回家去看看娃。”

    大狗笑着:“你到底是看娃还是看娃他妈啊?”

    金锁笑嘻嘻地说道:“都一样。”

    大狗说道:“没出息,说想女人我也想,但咱们出来挣钱来了,一天光想着那点破事,咋能挣到钱?这几天活路正紧着,等过几天再说吧。”

    金锁不高兴地说:“大狗,你要等憋出人命了才肯放我们回去啊?”

    大狗笑着:“好了好了,等忙完这段时间,我给你们去请假。”

    金锁看着柱子,柱子躺在铺上。金锁说道:“柱子,没想到你还能沉住气啊?”

    柱子说道:“我也想媳妇啊,再有一个月,她就要生了。生娃要花钱的,我现在要赶快挣钱。”

    大狗笑着:“我刚结婚就去了南疙瘩给人盖房,一走就是半个月,那滋味我知道,我也想回去,可没办法,工地上离不开人,马上就要上冻了,要在上冻之前把现浇干完。”

    金锁说道:“这是李强的工程,他不着急,你着啥急?他有女人,也不让你碰一下。”

    大狗不高兴地说道:“你说这是放屁的话,女人不是东西,说借你用一下就用一下啊?谁把你老婆用一下你愿意不?”

    金锁闭紧嘴巴不说了,大狗也躺下来,闭着眼睛。

    孙红梅推开宿舍门进来,找着大狗,宿舍里还有好几个工人都过来打趣。

    一个工人说道:“老板娘,你越来越水灵了,看的我们心里都冒火了。”

    孙红梅没好气地:“心里冒火了尿泡尿浇灭不就完了。”

    另一个工人说道:“老板娘,你一天和老板形影不离的,也为我们考虑一下啊,我们都有三个月没见着老婆了。”

    孙红梅鼻子哼了一下说道:“这好办,门外头有一条母狗,看看能不能给你解决问题。”

    这几工人都回到了自己的铺上。孙红梅到了大狗跟前,说道:“大狗,李强让你过去。”

    大狗坐起来问到:“啥事啊?”

    孙红梅说道:“这我那知道啊,你过去了不就知道了。”

    大狗起来,跟着孙红梅离开了宿舍。金锁小声说道:“柱子,你说是不是孙红梅那儿痒痒了来叫大狗去?”

    柱子说道:“是李强让大狗去的,孙红梅只是个跑腿的,再说,大狗的媳妇多好看啊,他能看上孙红梅?”

    金锁说道:“这不是急着嘛,桃子再好看,那也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大狗跟着孙红梅到了李强的办公室。

    李强正在打电话,用手示意他坐下,李强对着电话听筒说道:“张科长,今天你一定要去,无论如何都要给我这个面子,那好,春风酒楼。好,待会见!”

    李强放下电话,从办公桌后走了出来,对着大狗说道:“大狗,我今天约了工商局的张科长吃饭,还有水泥厂的王厂长,砖厂的吴厂长,这些人咱们以后都用得着,借这个机会你也认识一下。”

    大狗为难地:“人家都是一些头面人物,我算啥?我就不去了。”

    李强责备地说道:“看你说的,你现在是我的工头,是我的二把手,出了门也是个人物,再说,你认识了这些人,以后办啥事情也方便,走吧。”

    大狗不好推辞了,就答应下来,跟着李强和孙红梅走了。三个人到了春风酒楼,直接上了二楼的雅座包厢。这春风酒楼在县城的中心地带,档次较高,吃饭的人也很多,进出的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

    李强他们到了包厢坐下,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女娃服务员拿着菜单过来让他们点菜,李强说不着急,说领导还没到,先把茶水端上来。

    大狗说到:“李强,这县城有多大啊?”

    李强笑了一下说道:“你还没好好逛逛县城吧?等你那边空闲下来,让红梅好好带着你逛逛。”

    大狗笑着说道:“我还是两年前到过县城,没想到,这两年县城发展的这么快,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李强笑着说道:“那你看啥发展的最快?楼房!所以我们这行发展的空间最大,你和我一起干,不出几年,咱们就能挣大钱!”

    大狗受到了鼓舞,说道:“好啊,我跟你干。”

    孙红梅高兴地坐在旁边,看着李强和大狗。这时水泥厂的王厂长、砖厂的吴厂长到了,李强急忙站起来跟他们握手。

    李强高兴地说着:“贵客,你们都是我的贵客,快坐。”

    王厂长看着大狗:“这个是谁?看着眼生啊?给我们介绍一下吧。”

    李强说道:“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初中时的同学,叫刘大狗,现在是我的工头,大狗,这位是王厂长,这位是吴厂长。”

    大狗站起来对他们笑笑,说道:“以后,还要靠你们多多帮忙。”

    吴厂长在一旁逗着孙红梅:“红梅,几天没见,你是越长越漂亮了。”

    孙红梅笑了一下:“我的吴大厂长,你就会拿我开心,我在漂亮,你也不会放在心里。”

    吴厂长说道:“大家都在这,只要李强愿意,我现在就把你带走。”

    几个人一阵笑。

    王厂长说道:“李强,你真得把张科长请到了?”

    李强给他们二人扔了一支烟,又给大狗递上一根烟,大狗连连摇手,李强拿着打火机点着烟,说道:“这你放心,我说能请到张科长,就一定能请来。”

    王厂长笑着:“还是你兄弟面子大,我上次请张科长吃饭,他一下就推远了,还说啥要廉政,就吃顿饭,那会影响他廉政啊。”

    吴厂长说道:“就是,今天就是个好机会,咱们吃完饭后,再带他去打打麻将,顺便在牌桌上给他送点礼物。”

    李强笑着说道:“哎,你们可不对啊,今天是我请张科长,让你们陪酒,倒成了你们去巴结张科长了。”

    王厂长笑着:“看你说的,咱们弟兄,谁跟谁啊,分的那么清干啥?兄弟我以后讨饭了到了你门上,你还不上给我一口饭吃啊。”

    几人说笑着,孙红梅和大狗插不上嘴,就在一旁看着他们说话,这时张科长来了,几人起身跟张科长打招呼。

    张科长四十多岁,长的白白胖胖,笑起来眼睛就眯成了一条线。

    张科长笑着说道:“没想到,在这能见上这么多大神,王厂长、吴厂长,一会,你们要陪我好好喝几杯。”

    李强殷勤给张科长倒上酒:“张科长,今天咱们是不醉不归,一定要喝,还要喝好。”

    张科长看见了孙红梅,搬起椅子向她身边凑了凑:“这是谁啊?李强,你咋不给我介绍一下?”

    李强说道:“张科长,都怪我见了你太高兴了,忘了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的干妹子孙红梅。红梅,给张科长看酒。”

    孙红梅站起来,端起一杯酒笑着说道:“张科长,这是妹子敬你的,你一定要喝。”

    张科长笑着:“喝,不过我要和你一起喝,把你的酒也端起来。”

    孙红梅为难地:“张科长,我真得不会喝,你就饶了我吧。”

    张科长说道:“那不行,你不喝那有啥意思?喝吧。”

    孙红梅求助地看着李强,李强对着她点点头。孙红梅端起酒杯笑着:“张科长,你就体谅妹子一下,妹子就喝这一杯,说好了我就喝。”

    张科长端着酒杯和她碰了一下:“先把这杯喝了再说!”

    孙红梅没办法只好喝了,其实她能喝一点,也就是一两多不到二两的酒量。孙红梅喝完,大家笑着重新落座。

    接下来,你一杯我一杯互相敬酒,劝酒,喊着嚷着,李强坐东,先打了一个通关,王厂长也走了一个通关,吴厂长的酒量不好,自罚了三杯算过关,轮到张科长走关,张科长划拳划的好,连赢了王厂长三杯,到李强和吴厂长,他两个死活不愿意跟他划拳,就改成了老虎杠子。

    这几轮下来,孙红梅也喝了四五杯酒,小脸蛋红彤彤的,一双眼睛蒙着,舌头就有点不听使唤,看着眼前的人影直晃悠。

    张科长看着孙红梅醉了,咧着大嘴哈哈大笑,端着酒杯还要灌她,大狗急忙端过酒杯喝了。

    李强对着大狗说道:“大狗,红梅不能再喝了,你先把她送回去。”

    张科长不愿意,说道:“这不行,酒还没喝完,人不能走。”

    李强笑着:“张科长,以后咱们还要去打麻将,带着她是个累赘,还是让她走吧。”

    张科长勉强同意,大狗看到李强示意,急忙起身拉着孙红梅的一只胳膊离开了包厢。

    大狗拉着东倒西歪的孙红梅出了春风酒楼,在门口辨了一下方向,就带着她向李强租住的地方走去。孙红梅遇到冷风一吹,酒劲就上来了,全身软的像一根面条,两条腿站立不稳,大狗没办法,只好把她的一只胳膊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孙红梅胸前的饱满肉球磕碰着大狗的身体,大狗的心不由揪紧了,就这样两人到了李强的住处。房门锁着,大狗推了推门没有推开,问孙红梅要钥匙,孙红梅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没办法,大狗就翻孙红梅的衣服口袋。

    大狗在孙红梅上衣口袋没有找到钥匙,又把手伸到了她的裤子口袋,刚一伸进去,手触到了她的内胯部位,触电一样,一颗心狂跳起来。大狗摸到了房门钥匙。

    大狗拿着钥匙的手有点哆嗦,费了好大劲才把钥匙插进了孔里,打开门进去。屋里一片漆黑,他架着孙红梅,摸着了电灯开关绳,拉亮了电灯,把孙红梅放到了床上。

    这时候,孙红梅胃里一阵翻涌,一股胃液和着刚才吃下的菜吐了出来,她的前胸上到处都是吐出来的东西,就连大狗的一只胳膊上也沾满了。

    大狗本来要离开,一看这情形又站住了,心想着孙红梅这一身脏兮兮的咋样睡觉啊,明天她一觉起来知道了,还不埋怨自己啊?再一想,孙红梅是李强的女人,李强不在,他要是给孙红梅换了衣服,李强知道了他以后还咋在县城里混啊?

    大狗左右为难,在一旁看着孙红梅呆了有几分钟,孙红梅躺在床上,闭着眼睛,嘴角还残留着刚才吐过的东西。即使这样,她对大狗还充满了强烈的诱.惑,大狗看着她,在和自己做着思想斗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举报断更错误